摧毁糖果屋
评分: +12+x

阿D,你完全可以申请不参加这次任务的。甚至说,为了防止感情用事,你应该避免接触这次任务。你仍然坚持要执行这次任务吗?

别说我了噬菌体。在这次任务,你不远避嫌吗?你就忍得下心,下的了手吗?

我下的了手。

你没有完全回答我的问题。“忍得下心”和“下的了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你忍得下心吗?

……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去吧。你不应该一个人担这个罪,你一个人也担不起这个罪。

“申请入站人员:MTF-辛辰-07‘血色夕阳’全体人员。”

“验证密码正确,准许入站,欢迎来到Site-CN-34。”

Svba早早的来到了34站点的附属机库里,溜达老半天了,现在终于等到了那一架V-22稳稳的停在停机坪上。他扭了扭脖子,做了做热身运动,瞄准机舱门刚刚完全打开的时刻,一蹦而起,把刚走下飞机的Phage和Mr.D“砰”的一下扑倒在地上。

“哇,svba你这也太猴急了吧。”

“大猫的满分猫扑。”

“哈,这怪我咯?”Svba坐起身子,笑着说,“你们这一直在外面跑啊跑的,大半年没来34了。现在你们回来一趟,我高兴,你们还管我啊。”三个人坐在地上一起哈哈大笑。

“对了,不是我说啊,为啥你们的飞机来的这么慢啊?你们这次不是和特遣队‘风之旅人’一起行动的吗?应该很快才对吧。我还想看看他们的大飞机呢。”

“哦,‘鲲鹏一号’跟着他们有其他任务,走了。”Phage眼睛转了转,搂住Svba,一脸坏笑的说:“话说,那么大的一架飞机,你很明显知道这个机库停不下吧。说,你真实目的是不是想见见他们的美女队长斑羽呀?黑长直似乎一直很合你的口味……”

Svba一巴掌糊上了Phage的脸,死死捂住他的嘴巴。

“我这是着急你们怎么还没来!汉娜姐还给你们泡了茶呢!过了这么久,怕是都凉了!”

“嗯?有茶喝?”Mr.D原本蒙着一层阴霾的眼睛顿时擦出了一丝雪亮,激动的全身开始颤抖。就在此时,她的后脑勺被Phage敲了一下。

“先把正事干了!”Phage挣脱了Svba的爪子,眼睛死瞪着Mr.D。“34站点要的那些模块啊资料啊什么的都运来了,阿D你就帮Svba把那些模块单元搬过去吧。”介于一直被盯着,不好偷袭,Mr.D叹了一口气,如图鬼泣般吐出一声“是~”就又头也不回的向飞机里走去。没人看见转身时她把掏出一半的手枪又塞了回去。Phage也走进飞机里搬箱子去了。当他把那两个几乎完全挡住自己视线的纸箱子抱在怀里时,还被Mr.D狠狠踩了一脚。

“不让她去找Hannah?”坐在靠近舱口的Kunai问道。

“哼,她要是去了,能给那‘茶叶之神’祭奠一个下午。”Phage回答到,眼角余光却一直瞟着机库墙角摄像头的位子。顿了一下,他回过头,对着机舱里其余几名成员喊道:“你们几个,该去逛逛了,解散!”


“嗨,噬菌体你好呀,D呢?咋,有茶喝她还不来?”汉娜手中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悠闲的躺在办公椅上。

“哦,我当然不能让她来咯,她来了我喝啥。”

“心机。”汉娜自顾自笑了笑,直了直身子,“来,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Blues博士。”

噬菌体抱着那两个大纸箱子转了半圈,才看到原本被挡住的另一个人。

“哦哦,不好意思啊博士,我这两个箱子挡着脸,没看见你。真是失礼。”

“说什么呢,我还没帮你把这两个大纸箱子拿下来呢,你不是更累。”

“呵呵,噬菌体,你这在路上就叫我们来见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那个,就是这些。”Phage找了个地,把那两个纸箱子放了,边摸耳垂边说,“都是那一台‘刷石机’的资料。”


“‘刷石机’?那是什么?”Mr.D问道。

“就这台大家伙的‘简称’。”Svba指了指面前这个自己正在进行最后组装的机器。“这个像反应堆的家伙,全称‘多位面跃迁物质引流与集束纳米科技综合构造指定人造建筑快速生成仪’。”

“我明白为什么有简称了,这长名字让我脑袋晕。但是我还是没明白为什么叫‘刷石机’。”

“其他的我不知道,这台机器是用来在站点受到大规模摧毁的情况下进行废墟清理与快速重建的。”Svba使劲摁下一个模块,整台机器似乎抖了一下,随即发出淡淡的蓝光。“看样子我装好它了。”

“我们申请这个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呀。现在整个中国分部,局势可是紧张的要死,多准备一道保险总是好的。”

“是这样啊,那我还是祈祷这台机器不用启动吧。”Mr.D摸了摸耳垂,若有所思的说道。


“快看,这就是收容SCP-CN-222的收容室耶,Kunai来,咱们一起来张自拍。”

“走开,南宫冥。”

“前面那10个MTF的家伙,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来这里春游吗?。”只见Tictoc穿着一袭黑袍,大步流星的从收容区域走廊的那一头走来。

“唉唉,这不神父嘛,好久不见啊!来来,咱们来张自拍合影。”南宫冥一溜烟蹿到了神父身旁,掏出手机,咔擦。

“我知道你们是血色夕阳的人,好久没来34了,过来看看。”神父按着南宫冥的脑袋,把他推开。“但是带着枪来收容区?要是碰上‘唯有暗香来’的人,你们怕是免不了擦枪走火。最近世道可不太平,你们这样很容易引起怀疑的啊。”

“放心,我们不会弄出什么乱子的。”Kunai摸了摸耳垂,督了南宫冥一眼。

准确点说,Kunai是按了按耳垂后的小按钮。当这最后一个按钮按下时,所有血色夕阳的成员手上的手表,都亮起了一圈红光。


“所以说,这些高层的死,都是自己人暗杀?”Phage倒吸一口凉气,把杯中的茶一口喝完。

“对,而且我们担心,会不会有些人,遭受了比死还可怕的事情。”Blues博士望着茶壶上的阵阵缥缈的气息,轻轻的摇着头。

“天哪。”Phage伸手,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可惜没放稳,茶杯从桌边缘掉了下去。Blues眼疾手快,马上伸手去接。

可毕竟Phage是受过训练的特遣队成员,自然要快得多。

就在Blues马上就要接住茶杯的时候,带有高效模因麻醉剂的电击弹已经打在了他的脖子上。而Hannah被打中时,茶杯才刚刚在地上摔碎。


Mr.D把Svba拖到墙角处和其他晕过去的工作人员放在了一起。那里比较安全,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特别加固过的天花板会不会塌下来。保护那些异常研究员和重要人员也是任务的一大目标,自己负责Svba,噬菌体负责搞定Blues和汉娜姐。想到这,Mr.D接通了Phage的通讯。

“Phage,我这里搞好了。”

“我也搞定了,快到天台了。仪器呢?”

“操作系统、主发生器等设备与你那两个箱子里的资料描述的一致,我应该可以操纵它。”

“好的,原地待命。”噬菌体顿了顿,补充到:“注意安全,小心34的特遣队。”

“没事,他们的火力应该都被收容区的β小队吸引过去了。而且就算来了,我还可以用‘刷石机’对付他们。”Mr.D笑了笑。“当然咯,你也注意安全。”


“可恶。”Kunai咒骂道。

神父不知道进行了什么改造,还是他的意志力异乎寻常的强大。所有的电击弹、麻醉枪统统不起作用,只有磁力限制器起一点作用。34的其他特遣队随时可能赶到。如果那时神父还在这里里应外合,收容区绝对守不住,那些MTF作业员就可能在打击后幸存,并对之后的工作造成巨大阻碍。整个任务很有可能因此失败。Kunai想到这,摇了摇头。

“南宫冥,现在控制住他。”

“有什么话直说啊,控制住神父什么的我一直在弄啊。”

“我要上实弹。”


“斑羽,你在哪,我们到天台了。”

“西边。我把口子打开让你们进来。”

仿佛空气中撕裂了一个口袋,一架梯子横着从一个悬浮的洞口中伸了出来。噬菌体与其他几名MTF成员将Hannah与Blues从这里运上了竖过来的飞机上。

“你也真是做得出。要我把‘鲲鹏一号’开着隐身藏在这种地方。撞坏了我的飞机,你要负责。”斑羽对着刚见到的噬菌体就是一顿数落。

“我递交行动方案的时候,你咋没反对呢?”

“现在我反对,行了吧。你知不知道我藏飞机后面的T型翼的时候,花了多少心思。要不就怕撞着对面的楼,要不就怕带倒底下的路灯。还有,幸亏隐身效果好,如果出了一点问题,那那些平民就会看到比恶龙侧贴在大楼外墙上还要可怕的景象——轰炸机侧贴在大楼外墙上。再说,如果空间铆定锁出了问题,这飞机直接掉在路面上……”

“好了好了,哪来那么多问题,别骂了,冷静。我这还不是考虑到躲避破隐身雷达和防空火炮嘛。”

“事关我的飞行器,这我可冷静不下来。”话虽这么说,斑羽还是爬回了驾驶座,操纵着空间铆定锁,让飞机顺着大楼直直地,悄无声息地向上飞去,最终悬停在34的大楼上方。利用那塞满整个机舱的仪器,用一个四棱柱形的力场墙将34站点围了起来。外面还释放了一层光掩盖隔离带。这样,外面的人既不会看到这栋大厦会发生些什么,也不会被飞出的残渣砸到。

“噬菌体,告诉我,为什么要安排这么一个复杂的任务呢?为什么要摧毁整个34站点的建筑,而非别的进攻方式呢?”

“并没有摧毁,如果按照原计划进行,你启动‘刷石机’后,站点可以快速重建。这样,我们就只是消灭了站点内所有人员,行动完成后站点建筑本身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至于那些SCP,只要我们注意轰炸地点与强度,加强的收容室是完全可以做到保护他们的。这也就是要Kunai带着小队在打击期间暂时躲入收容室的原因。”

“也就是说,呆在收容区的人会活下来。”

“没错,这也就是要让他们守住那里的原因。不能让34的人呆在那里。只有汉娜、Blues和Svba需要活下来,因为他们有异常或者十分重要。其余的人,不能留下。”

“但,真的有必要选择这么复杂的方案嘛。我们可以直接强攻,里应外合。你说他们MTF多,那咱们加强火力;你说他们在人口密集区,交火容易被发觉,那就记忆消除。为什么要这么复杂的任务呢?”

“你说,打心底里,34值得你踹开门扫射吗?在我心里,她不值得我们这么糟蹋。葬礼,也可以隆重点,对吧。”

“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也许,我只是忍不下心吧。”


“所有‘血色夕阳’成员报告情况!”

“这里是Mr.D,一起正常,安全,仪器可以如期正常启动。”

“这里是Kunai,收容区仍处于控制下。3人重伤,无生命危险。敌方因为这里是收容区而有所顾忌,很少用重武器,给了我们优势。”

“这里是队长Phage。打击即将到来,Kunai可以带着β小队进入空余收容室中躲避了。Mr.D,预计12分钟后开启刷石机,重构站点。”

“是!”

“斑羽,开火吧,注意避开收容区与‘刷石机’所在地。”

“好。”

力场柱内,那一发发精确打击的炮弹呼啸着落下,34站点像腐竹一般被折断,撕扯,破碎。用不了好久,这栋昔日远近闻名的站点,就会被彻底撕碎,然后再一次站起,成为空荡荡的,完好如初的大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