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工作
评分: +23+x

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但整个城市并没有因此变得相较之前更加明亮,因为严重的空气污染。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和雾霾,从相隔八分钟的路程的遥远空间艰难的向这个城市打着招呼。

“侬好。”1她和苍茫的天穹打了个招呼。

在她的这个年纪做这样的事已经完全不能用“天真烂漫”来形容了。但她依旧这么做了。

她不是在和阳光或者这个世界打招呼,她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

王奶奶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说完那句简单的方言之后,王奶奶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她的头发一丝不苟的被梳在脑后,这是她在这个年纪的自矜。就像街边卖白玉兰的奶奶说的:“今生卖花,来世漂亮。”

她的目的地是一家菜市场。这很容易理解,在那次事件之后,认识的那名老先生给她介绍的新工作是在一座高楼里做食堂阿姨。

SCP基金会。王奶奶想。

趁天还未大热,王奶奶要赶去菜市场,挑选最新鲜的,带着泥土和露水的一批青菜。在那么大的一栋楼里,每天的买菜由一个人完成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王奶奶没有这样的精力,她所购买的是她负责的小炒窗口的今天的菜肴。在出门之前,她把种在自家阳台上的玫瑰,薄荷,和茉莉浇了一遍,见那玫瑰开得正好就顺手剪了一些,晒在阳台上等待风干后做玫瑰糖。

“王奶奶做的饭特别好吃。”她想起了那座大楼的主管,是个女生,笑得眉眼弯弯对她说的话。她的唇彩稍微粘了一些在玻璃杯上。没关系,奶奶会洗干净的。

本应获得的美丽。王奶奶想。

她又想起来那些“过往”。这么说或许不对,应该说是分结局,或者外围不是官设里的结局。她作为一个配角在这些故事里沉浮,跟随着故事的主线前进,无法改变。而更不幸的是,她保留了每一次结局的记忆。

这让她着实痛苦了一段时间。她知道她可以逃离这个由写手控制的世界的中心,回到自己的儿子女儿那里。那样一切至少是有序的,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悲惨而毫无道理的结局发生在这帮年轻人(也有老年人)身上。

但她没有这么做,她很难说清楚这是为了什么。今年六十有二,她经历了这个国家最大的一场文化浩劫,所以她没有什么文化底蕴。她无法说清楚。但这是她的决定。

眼前的世界被分成了好几层,一层是眼前的现实。菜市场门口的人已经渐渐的多起来了,喧闹的人们说着王奶奶习惯听到的方言,争论着鸡毛蒜皮的几块钱。这是生活。在另一层里王奶奶的眼前不断地出现着她所目睹的一个又一个悲惨的结局,她无能为力。还有一层。

在另一层里王奶奶的眼前不断地出现着她所目睹的一个又一个悲惨的结局,她无能为力。还有一层。

这些文字出现在白色的背景板上,以Times New Roman 12号字体一个个跳出来。王奶奶看着。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吗?王奶奶问自己。

Dr.Prism打来电话。

“已经起来了吗?”

“都在菜市场了。”

“买个冬瓜吧。”

“你想吃?”她问。

“感觉炖烂了很合适你的牙,而且你会做冬瓜茶啊。”那边的声线给她熟悉的感觉。

王奶奶甩了甩头,努力把那些文字,那些结局从眼前剔除。

等她再有心情思考的时候已经是中饭将要结束的时候了,她看着眼前的杯盘狼藉,和外面已经寥寥无人的自助餐厅。给自己倒了一杯刚刚做好的玫瑰茶。

齿颊留香。

不管了,去找些好火腿炖冬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