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ite的提案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62+x

项目编号:SCP-CN-001 6/CN-001级
项目等级:Thaumiel 最高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1不需要被收容。SCP-CN-001-1应当保持其编制在Site-CN-91下,并秘密地享有四级权限所对应的薪资和安保待遇,其特殊性质应当对其他相关组织绝对保密。每周应对其进行一次例行体检以确认其身心健康且并未受现实扭曲效应影响。

描述:SCP-CN-001指代的是基金会战术神学部,建立于20XX年7月,由现任O5-13领导。

SCP-CN-001-1是一位基金会Site-CN-91站点的现任二级研究员,代号为Infas。SCP-CN-001-1是一名不具有任何异常效应的人类,其智力、身体素质、体内休谟浓度和Akiva辐射等方面和正常人类完全相同。SCP-CN-001-1属于并将始终属于常态的一部分,将其纳入SCP-CN-001档案的唯一理由是其与SCP-CN-001本体存在不可分割的关系,并直接促使了SCP-CN-001的组建。

尽管SCP-CN-001-1并不具有任何异常效应,其仍然具有少数和常人不同的特殊性质。具体而言,SCP-CN-001-1可以通过向至高神性实体挥击出直拳或上勾拳,以对其进行彻底的无效化。这一属性是完全非异常的,但属于目前人类科技水平可以解释的范围之外。

基金会最早发现SCP-CN-001-1的这一特性是在03-20XXA收容行动中。当时至高神性个体SD-0011“破碎之神”因一起意外而被重组,这是第一个被基金会发现并定义为“至高神性”的异常实体。SCP-CN-001-1当时因外出派遣恰好位于现场,在无意间对SD-001实体挥出一拳后导致其被无效化。

音频记录:Site-CN-91指挥部与战术小组CN-47A的通话
Site-CN-91, 03/04/20XX


<记录开始>

指挥部接线员:稍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死了?

CN-47A队长:破碎之神死了。

指挥部接线员:破碎之神怎么了?

CN-47A队长:死了。

指挥部接线员:我需要确认一下。用专业的语言来描述的话,你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破碎之神,或者叫Mekhane,或者代号为SD-001的至高神性实体,已经被无效化?

CN-47A队长:是的。

指挥部接线员:怎么死的?

CN-47A队长:被打死的。

指挥部接线员:被打死的?

CN-47A队长:是,被一拳打死的。准确来说,被一个人类一拳打死的。

指挥部接线员:让我再次确认一下:你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就在刚才,有一个人型实体在你们面前出现,并对破碎之神进行了一次物理攻击,直接导致了它的无效化?

CN-47A队长:随你怎么叫。至少在我、我的反模因目镜和我的部下看来,那就是个人。地球人。

指挥部接线员:好,我明白了。考虑到目前不能排除这个人型实体是高危异常的可能性……请你们立刻尝试对他进行收容,但务必不要打草惊蛇。

CN-47A队长:我觉得不用了。

指挥部接线员:为什么?

CN-47A队长:因为这人我认识,我觉得你也可能认识。是我们站点新来的二级研究员,代号Infas。

指挥部接线员:操。

<记录结束>

在事件03-20XXA后,基金会以“发生大规模奇术战斗”的名义撰写了SCP-XXXX并对其进行了掩盖,并对SCP-CN-001-1的特性进行了研究,最终建立了战术神学部。战术神学部名义上为一研究利用宗教相关奇术,并对宗教相关异常予以针对性的收容的部门。其实际目的则是:将对人类安全构成重大威胁的敌对性实体通过神学手段批量地论证为至高神性,并写入到其收容档案中,以进一步加强人员对此性质的认知。在这些实体可能造成收容突破时,空投派遣SCP-CN-001-1对其发起攻击,以使其无效化。

备忘录:Dr.Varitas(Site-CN-91站点主管)在战术神学部筹备会议上的汇报节选
Site-CN-91, 06/17/20XX


……综上所述,过去三个月中的测试和对03-20XXA事件中回收资料的分析表明,PoI-CN-3312的数种攻击,主要包括直拳、上勾拳、[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等,具有无效化至高神性个体的能力。而且,按照神学研究处的说法,这一无效化能力是和“至高神性”这一概念深度耦合的。换言之,一者,PoI-CN-331无法对未被定义为“至高神性”的实体造成伤害;二者,如果我们能够将一个实体成功地论证为“至高神性”,那么PoI-CN-331就可以给它来上致命一拳。

我已经将提案在开场之前分发到各位的桌上,各位可以打开看一下。这一提案的主要内容是:提议成立“战术神学部”以整合各站的宗教学研究部门,有计划地将已知高危异常实体论证为至高神性,在其可能造成危害时利用PoI-CN-331的性质对其进行打击。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请各位先翻到第25页左上角:PoI-CN-331的性质必须被定义为常态的一部分,因为只有异常才可能是“至高神性”个体。若将PoI-CN-331定义为异常,则可能导致其在概念上进一步演化为至高神性,并引来对“攻击”这一概念的自我指涉与随后的毁灭。我们担不起这个风险。

你有什么问题?请讲。

好,不错,是个好问题。为什么要为一个人单独成立一个部门?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其事地对待这件事情?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命运依赖在上帝的这个低级玩笑上?

因为你得先活着才能讨论它到底是不是个低级玩笑。异常就是异常,异常不讲道理。

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的汇报到此结束,请下一位汇报者上台。

截止到目前(2020年4月)为止,基金会战术神学部已经成功地将大量包括神性实体、神性实体衍生物、概念实体、大型异常生物和高危人类实体等在内的事物论证为至高神性实体,并举行了多次无效化作业以摧毁具有潜在风险的至高神性实体。

附录:SCP-CN-001无效化任务记录列表


编号:SD-002
别称:SCP-2845,牡鹿
现状:已摧毁。
任务简述:SD-002自身已是至高神性,因此未提前进行额外论证,仅对其赋予编号。在进行充分准备后,SCP-CN-001-1佩戴氧气面罩和记忆遮断合金护具,在收容小组的陪同下进入Site-100的中央收容隔间。因其护具所提供的保护作用,SCP-2845未察觉其敌意。SCP-CN-001-1起初略有犹豫,但在收容小组催促后最终朝对象挥出一发直拳,对象应声消散,变为一团氢气。所有SCP-2845-1个体亦同时失去生命体征,其尸体很快腐烂。此后的三年里未能监测到后续的额外效应,Site-100随后被封存。


编号:SD-003
别称:大术士亚恩
现状:已摧毁。
任务简述:SD-003实体原为欲肉教所崇拜的至高神。在SD-001个体被摧毁后,破碎之神教会下属的齿轮正教教派因信仰破灭遭到毁灭性打击,其与欲肉教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平衡被打破。欲肉相关异常实体在此后的几个月内进入活跃期,多次导致收容失效和人员伤亡,并对常态构成严重威胁。2016年4月,欲肉教会中的潜伏卧底回传消息,告知基金会欲肉教正在计划一次降神行动,召唤SD-003的一个投影至本位面,基金会随即制定了反制计划。在降神仪式即将完成时,SCP-CN-001-1在基金会部队护送下闯入仪式大厅,对投影挥出一拳,实体随之破碎成血肉,场内的欲肉教徒也均随之陷入永久性昏迷。当日,大部分已收容的SK-BIO个体失去异常效应。在此后的数年里未监测到SD-003个体所对应的Akiva辐射。


编号:SD-004
别称:亚大伯斯,Važjuma
现状:已摧毁。
任务简述:在SD-003被摧毁后数年内未监测到其活动,推定其在SD-003(被认为是操纵SD-004的寄生物)被摧毁后也一同死亡。


编号:SD-007
别称:SCP-2317,诸界吞噬者
现状:已摧毁。
任务简述:SD-007实体在最初的定义中并非至高神性实体。为此,战术神学部动用了一套基于igN流体系的分析系统,将“SD-007实体等价于深红之王”这一断言成功刻入了基金会大部分的相关记录中,并藉此成功论证其属于至高神性。在完成准备之后,SCP-CN-001-1被带入SCP-2317-Prime位面,朝SCP-2317挥出一记上勾拳,对象随即失去生命体征,遗体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失水风化,但始终未腐烂,也未脱离其第七条锁链。无效化行动被认定为成功。


编号:SD-016
别称:SCP-3930SCP-000,相啸魔
现状:已摧毁。
任务简述:因SD-016实体的异常效应所限,证明其为至高神性实体的工作相当困难。知晓SD-016实体存在的人员在被告知SCP-CN-001-1的存在后主动申请接受了战术神学部门的相关训练,并最终自行制作了SD-016实体为至高神性的论证文件。SD-016收容部门随后向站点申请了战术神学干预。SCP-CN-001-1在被告知SD-016的存在后,尝试靠近SCP-3930的边界并朝其挥出多拳,未能得到回应。SCP-CN-001-1随后又尝试进行“概念领域的挥击”,经过多次的试验后,SCP-3930突然消散,在原地留下一个直径约1km的大坑。该实体的其余影响被推定也于当日一同无效化。SCP-000文件也于当日在SCiPnet数据库中被发现,据信该文件存放在数据库中已超过20年,之前却未曾有人察觉。


……
……


编号:SD-035
别称:第五海星
现状:已摧毁。


……
……


编号:SD-041
别称:深红之王
现状:已摧毁。


……
……


通信记录:O5-2 & O5-13


From: O5-2
To: O5-13

首先请容我恭喜你和你的小朋友所取得的成果。SCP-CN-001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它成功地将“至高神性”这个名词从令我们夜不能寐的梦魇变为了写着“可防可控”的便利贴。按照我刚收到的简报,被论证为至高神性的实体已经超过百个,其中大部分是此前曾经拥有着Apollyon或者Keter分级的SCP——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伟大成就。

但是最近有件事让我感到些许的不安。超形上学部发来警告,要求我们在SCP-CN-001的项目上“小心黑月”,至于这条警告具体的含义,他们自己也无法解答。战术神学部目前为止已经摧毁了超过3X项异常,几乎全是曾经令我们无能为力的实体,这一计划已严重地改变了异常学界的战略平衡。希望你警惕潜在的危险,最好及时收手。


From: O5-13
To: O5-2

哈哈哈哈哈,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没有及时收手。答案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烂透了。

你难道没有从一开始就觉得SCP-CN-001-1很奇怪吗?为什么他的属性是和“至高神性”这个概念绑定的,而诸如“鲨鱼”的概念就不行?为什么他能够在概念的层面上击杀至高神性实体,而自己却至今未被反噬?为什么他手握如此的权力,却仍然安于一个小小的研究员职位?每次当战术神学部出完任务,SCP-CN-001-1被从飞机上簇拥着下来,然后独自一个人走回到宿舍,我都通过路上的摄像头看着他。那不是正常人类的表情,那是冷漠和孤寂,是一个符号化的神像。

他已经是个实质上的至高神了,不管战术神学部是否给出证明,或者是你是否承认。

然后呢?为什么他仍在此地?为什么他仍然能每次精准地对至高神性一击必杀,从未失手?让我来告诉你。他是第四面墙之外渴望的产物。因为看着我们的那些人就喜欢看这个。他们喜欢看我们被各种强大的存在虐杀,然后为我们的赴汤蹈火流下鳄鱼的眼泪。他们喜欢看至高神性大战到边疆,连大道都毁灭了。因为他们喜欢看到某种东西,某种东西能点燃他们的荷尔蒙,能激发他们的同情心,这种东西才会存在于此。甚至是我们二人的对话记录。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慷慨激昂?因为某个人喜欢我们这么做,他们才不管O5应该怎么说话。

然后是他。超越一切的神拳,弑神的朗基努斯之枪。我们将他当作救命稻草,他们将他当作沙箱里的玩具。

收回你那不必要的担心吧,我会永久性的给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击杀这一切的源头。真希望此事结束之后你我还活着,到时候我们可以久违地找一家酒吧,坐在那里喝上一杯咖啡,四目相对,什么也不必说。

就像你我当上O5前那样。


From: O5-2
To: O5-13

你要做什么?!停下!不要打螺旋路的主意!它牵涉的东西太多了,太过危险!






<错误:信号丢失>












附&nbsp;:数据错䪨䬶烫烫烫烫烫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