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響
评分: +7+x

對於一名音樂遊戲玩家而言,什麼事情才是最可怕的?

我會回答你:控制器壞了。

對於住在這個連機廳都沒有的鬼地方的我而言,唯一的救贖就是從老家帶來的PS2,最新版的家用版"狂熱節拍IIDX",還有配套的專用控制器。但偏偏,控制器的按鍵現在全失靈,壞掉了。

沒控制器
|
v
遊戲玩不了
|
v
附近又沒(有音樂遊戲的)機廳
|
v
人生完蛋了

音遊玩家的末路,似乎出乎意料的簡單。

萬幸的是,我竟然能在附近的二手市場竟然找到一個控制器,雖然外表又殘又破,轉盤上的防滑膠也千瘡百孔的,但最少它能完好運作,而且價錢又很便宜,就二話不說買回去了。

回到家裡,接上控制器,啟動遊戲機,然後隨手選了首曲子開始遊玩…咦,這首是…

—」兩行連著紅色,藍白相間的橫線在鍵盤上炸響。

“The Dirty of Loudness”,是一首風格沉重的電子樂曲,雖然它並不是最難玩的曲子,但有項特色只有在這首樂曲上能體驗到。

全押。

狂熱節拍IIDX這遊戲和很多音樂遊戲很相似,都是看準從畫面上落下的方塊,按對應的按鍵而已。而這首曲子,在一開始就要求按下所有的按鍵,連旁邊那轉盤也要撥動,也即所謂的「全部押下來」。

開頭兩次,中途六次,最後連續八次全押作收尾,玩起來很豪快的一曲。

不過這個控制器還是不是用的很習慣,不知是不是裡面的彈簧老化或者潤滑油變質什麼的,按下去有點使不上力,就像用手指戳豬肉一般,而且還帶著黏液嘎吱嘎吱的聲音。用它拍出一個全押,那聲音,那手感,都像用手猛力拍在一大塊生肉上一般,噁心而醜陋。

在能抽空回老家去買個全新的控制器前,唯有先忍受一下這種微妙的感覺了。

不過老實說,這感覺並不壞就是了。

應該說,這種感覺…不知怎的,很是令人著迷。

自從買了這控制器之後,每次啟動遊戲機的時候幾乎都下意識選擇了“The Dirty of Loudness”這首曲子,為的就是想重溫這手感。

但是,這樣還不夠,漸漸地,我玩其他的曲子時也會順手拍幾下全押,到後來,只要是有按鈕的東西,我都會設法一下子全部按下去。

這聲音,這感覺,太棒了。


鬧鐘準時地把我叫醒過來,在我順手「啪嘎」一聲關掉鬧鐘,梳洗一番之後,就按下主機上所有按鈕打開了電腦。然後拍著鍵盤上所有的按鍵輸入好網址,用滑鼠同時按下左中右鍵來點擊連結,全押地瀏覽著都市傳說網站

現時最流行的都市傳說就是那所謂的「連續怪死事件」,好像是世界各地範圍陸續有多人突然暴斃的離奇怪案,而且死因都是上半身被什麼東西打的血肉模糊而死的樣子。

據說首次傳出這傳聞的時間是二月十三日,正是我把控制器替換掉的那一天。

嗯,真奇妙的巧合呢。

上了一會網我就關掉電腦出門去了,因為今晚有重要客人過來吃飯,可不能用即食麵招呼她。

拍生豬肉似的同時按下上下行按鈕,下行的升降機就到了;啪嘎地一下往控制面版拍下去,升降機就會把我帶到底層去。雖然我這般什麼都全押下去的行為常常吸引了無數奇怪的目光,但管他們呢。

我爽就好。


肉店大嬸的店今天竟然沒開,無奈之下唯有先去菜欄大叔那買菜了。

「你說為什麼今天肉店沒開?哎,不就是因為大嬸她老公昨晚突然死掉嘛。她現在到處在搞喪禮的事,怎會有空開店呢?」當我問及肉嬸大嬸的事情時,菜欄大叔是這樣回答我的。

「她老公死掉了?!但我聽說他可健康的很,不怎招惹人又沒什麼壞習慣,是出了車禍嗎?」

「他好像是在家裡被重物砸死的,一整個上半身都被砸爛了。哎呀呀,都不知他是招惹了何方高人,竟然用上這種殘忍手段來對付他….」

一股寒氣直湧上腦門。

這…這種死法不就跟網上流傳那怪死事件一模一樣嘛?!

危險的感覺在心中醞釀,不行,不能讓她過來!

和大叔交代一下後,我拿出電話準備打給她,當我快輸入完號碼的時候…

我眼前的菜欄大叔嘎吱一聲爆裂開來。

大量的鮮血濺了我一身,大叔腰部以上的部份像被壓路機碾過一般一塌糊塗,眼珠腦漿肉塊內臟骨頭通通被壓成分不清你我的樣子。看到這情景,我的消化系統已經反射性地把肚裡的東西都吐出來了。

而且不只是大叔,附近還有六七個人遭遇到同樣的命運。市場內的人們毫不意外地,在短短幾秒內迅速陷入混亂之中。鮮血漫流,臟物遍地,伴隨而來的是傍徨的尖叫和無序的混沌。

至於我,也顧不上「全押」電話了,抹了抹嘴就躲避著推擠的人群逃離了市場。


連滾帶爬地逃到家中的我癱在沙發上呼呼大喘。實在太可怕了。

活生生一個人在眼前爆散的衝擊絕非暴力遊戲那種虛假的畫面能比擬的。

足足用了五分鐘,我才從剛才的經歷中回過神來,一把抓起了電話。

不能讓她過來這裡了,讓她早早回家吃自己吧。

但就在拿起電話的同時,門鈴響起了。

「哥,我過來玩了。」

「你來的真不是時候……」我洩氣了。

在門外候著的,正是我今天的重要客人,也即是我的妹妹。


「妳不是說今晚過來吃飯嗎?現在才中午阿?」

「在家裡無聊嘛,哥你家玩具又多又好玩,反正今晚又是在哥你家吃飯,就早點過來了。」妹妹坐在我旁邊晃著雙腿,又接著問:

「哥,今晚吃什麼呢?」

「唉,菜市場那邊好像出了事,菜也買不成了。妹唷,今晚哥家裡只有即食麵哦,抱歉呢…」看著眼神灰暗下來的妹妹我心裡有點過意不去,不過我還是接著問下去:

「對了,你知道菜市場那邊怎了嗎?」

「唔…那邊好像完全被封鎖了什麼都看不見呢,只看見幾架南櫻桃角醫院的救護車進出的樣子。」

被封鎖嗎…鬧出這麼大的事會有這樣的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不管了,打機打機,打著音遊把今天的事情忘掉吧。

妹妹聽到我要打機就歡呼著跳了起來,主動把家裡的PS2抬出,啟動放在裡面的"狂熱節拍IIDX",畫面中跳出我的喜好歌曲"The Dirty of Loudness”。

我妹妹最喜歡看我打音樂遊戲了。

一切準備就緒後,畫面上兩行連著紅色,藍白相間的橫線直墜而下,我看準時機,狠狠拍下老舊控制器上的所有接鍵

轟轟—」我的視線染滿了血腥。

我扭頭望去,在因無人遊玩而斷斷續續的沉重電子樂下,只剩下下半身的妹妹進入了我的視線。

她的上半身在沙發後的牆壁上濺出了一片紅彩。

疑似腦漿的物體在我臉上滑下,滑膩的觸感令我醒悟到很多東西。

就像,連續怪死事件的真相。

還有

是誰害死肉店大嬸的老公,菜欄老闆,以及

我最愛的妹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