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艾斯西皮》思维阁指引
评分: +35+x

你好,研究员,这是你的思维阁。

我们知道,你在这个世界已经行走了许久,见到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

或许也喝了很多酒,抽了很多烟。还有镁片、思必得?嘘。

主管或许不会开心的。

无论如何,一些只言片语开始在你的大脑皮层之下徘徊不止,飘忽不定,像散落一地还滚来滚去的珍珠——晃一晃脑袋,听!

你已经意识到了,对吗?这些纷飞的思绪终有一天会在你的躯壳中扎根,它们其中的一些已经下定决心跟你生生世世了……比灵魂伴侣还长长久久。

它们可能是一段回忆,抑或是一种总在深夜造访的冲动。

无论如何,它们属于你。

它们来自你所经历过的一切,你应该知道的,即便有一些事,你不愿意承认,或者不愿意写在报告里……没事的。

我们知道就够了。

你将会从我们这里得到新的思维,将你的思绪珍珠串起来的丝线。

一旦你选择接受,它们会内化在你的大脑里,悄悄地,无声无息,像银色药片在你舌尖融化。

来吧。


获得思维:灰域巨星




“当那支乐队从灰域中走来,开着一辆风尘仆仆的货车,随着他们的旋律,现实物质缓缓凝结在血红的夕阳中。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问题:“暴龙曲臂”是谁?几乎没有人能够清楚地描述。他们穿越灰域,来到新新大陆的人民面前时,即宣布一场剧烈而又悲情的革命在文化领域席卷而过——然后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们发行了数百万张专辑,让几万名观众在他们演唱会上疯狂扭动身体,但这些旋律和歌词,曾经在灰域中流浪的音乐,就像风一样从所有人都指间溜走了,就像这支乐队本身。他们是否回到了灰域,回到那片动荡诡异的荒原向某种可怕的敌意性回忆歌唱?你真的很好奇。



解答:不,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他们去世了,就是这样,自残或者是生病,死亡,在你们给他们的可笑牢笼里,四只曾经乘着自由的音符飞越灰域的鸟儿死去了。而那些音符依然在飞翔,没有为任何人或者回忆驻足。当他们的旋律为灰域中的稀薄物质赋予规则,他们也会预见到这一天吗?


获得思维:空白小动物简介




“它就在这里,用看的是看不见的,只能听……”那个威尔逊的照护员这么说。
她就坐在码头上,无论你什么时候经过那个破破烂烂的船屋,你都能看见她,穿着一件蓝色的雨衣,一双黄色的塑料靴,坐在旧木板铺就的地面上,直直地看着海面。
“只要我在这里,它就在,我能够听到。脚步声,很近,还有轻柔的说话声,它和他一起,就像他还在我身边……
“我的照护小组有两个人,是的,一直都是两个人。从三十年前,我们被分配到它开始,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工作,时时刻刻。
“只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另一个人陪着它而已。”照护员看着平静的海面,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海风吹过,掠起她的白发,就像一团冬日的芦苇。




问题:偶然间,你是否会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突然在耳边炸响,又无影无踪?不,不是来自周围一千米内的声音,你抬头四望,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荒野,而身旁空无一人。鸟儿无声地从草叶中窜起,飞入天空。

而身边的哭泣声从未停止过。


解答:一个苍老的WWE照护员将这只生物的事情告诉了你。但当你和她坐在一起,你听不到她所形容的一切。当然,她也听不到属于你的声音。

这只生物很聪明,懂得人类内心的区别,你会喜欢和它聊天的。


获得思维:站点黑冰预警




黑冰不是冰,是黑色的雪花。
收音机里的话语带有次次啦啦的质感,像粗糙的金属。“黑冰预警。”她这么说,你抬起头,看着荡然无存的天花板,天穹是铁一般的灰色,穿过四层楼的瓦砾凝视着你。
“0摄氏度,请各位站点职员注意保暖。”她这么说。
黑色的雪花缓慢而无声地落下来,在你的鼻尖和同事的断裂肢体上越堆越多——0摄氏度,是啊,如此冰冷。
你行走在血迹斑斑的废墟之中,在漫天的黑冰里,寻找她的声音。
“黑冰预警,请各位……呲呲呲呲……幸存……呲呲呲呲呲呲务必待在室内。”




问题:这段回忆让你困惑不已,你确信自己从未见过黑色的雪花,即便经常能够在站点食堂的收音机里听到这个词:“黑冰预警”——总是预警,黑冰从未真正到来过。



解答:后来你明白了,这不是回忆的一部分,而是逆流而上的未来,以及人类还是一颗种子时便经历的巨大冲击的稀薄印象。总之,黑冰来时,请待在室内。


获得思维:如果有时间




“如果有时间……”她冲你摆了摆手,满面笑容,鲜红色的围巾在海风中像一面招摇的旗帜。
她本来应该去哪里的?梅西纳,米诺瓦,还是更远的地方?
白色的小巧帆船破浪而行,一轮灿烂的金色夕阳为海面铺上滚烫的颜色,她渐行渐远。
如果有时间,你应该跟她一起走的。
即使前面不是梅西纳,也不是米诺瓦,甚至不是任何该死的远方。




问题:这是一句咒语,毫无疑问,当你彻夜在汗湿的被子里打滚,手指痉挛,这句咒语就会不受控制地从嘴里爬出来,对你的噩梦进行无用的安慰。



解答:如果有时间,你应该留下她。但你和她的所有时间终结在了那场过于美丽的日落中,并且你有大把的时间一遍遍咀嚼此间熔铸的懊悔。你久久地站在码头上,看着血红色和深绿色搅结的海水,感到肺中充满了浓重的腐臭气味,来自哪里?紫色的嘴巴大张,水草爬出喉咙……不。你只能在看到尸体的脸之前醒来。


获得思维:锈色的皇威




他登基的那一天,就连大殿上铺着的红色地毯都知道他将成为一个暴君。
没有神职人员为他祝福,没有任何人幻想过他能够成为一个仁义之君,即便是他自己,也没骗过自己哪怕一秒钟。他微笑地接过冠冕,上面甚至还残留着铁锈色的血迹。
传说他当场将上代无罪者的花冠放进嘴里,咽了下去,尖刺扎穿他的嘴角,流下的污血灼穿了崭新的皇袍。
而数年之后,旧大陆所有联合王国的国王和女王的头颅将在这红色的地毯上滚来滚去。




问题:锈色大帝,他的历史过于久远,甚至没人能够确定他的姓名。我们只知道他在初代无罪者佩里卡纳西斯死亡后不久便登基为旧大陆诸国的联合皇帝。他的统治是如何结束的?又是如何开始的?我们一概不知,只知道在很久很久之前,皇座之上曾经笼罩过一层浓重的血腥和阴霾。


解答:在绝大多数人民心里,这层血腥和阴霾似乎永远地停留在了那里。或许锈色大帝本身从未存在过,而仅仅存在于这顽固的恐惧中,在人民的俯首中微笑着将他的统治延伸了几千年。


获得思维:中继站的歌声




“在世上的一切过去之物纠结之地,回忆的荒原,灰域深处……也会亮起小小的灯光。”
“灰域信号中继站……独自驻守在数年之久的话,任何人都会完全失去心智。来自世界的回忆太过沉重而锋利了。”
“但那是必要的……我们需要中继站来维持ULAN电波的传递。为了将灰域压缩,为了让驾驶员们能够穿越灰域,联通这个本就破碎的世界。”
但在某个大陆的边缘,广阔的门廊区内,当一个灰域驾驶员驾驶着沉重的货车,经过一个小小的中继站,他惊讶地发现,他听到了无比清晰的歌声。
“我们不能想象,独自一人,在灰域中,看着现实从身边和自己的躯壳中蒸发,她在唱一首缓慢的牧羊曲。”




解答:在我们曾经试着去调查“中继站的歌声”,但主任阻止了我们。不过是压缩器发出的ULAN频率的特性罢了,他认为。

“这是集合了全世界所有无线电的频率,说不定这些家伙只是听见了一个什么古典电台的动静……”


解答:或许主管是对的,也或许,在不停生成的素数与融化的现实之间,这首缓慢的牧羊曲和它的主人一起走向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一条满不在乎、肆意遗忘的道路。


获得思维:精神原型化指南




“大脑中的窃窃私语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
“而且那不是什么‘窃窃私语’,那是你的感官们在对你说话,他们如此努力地向你反馈这个世界的诸多真相,要珍惜他们啊。我们都没有这么牛逼的天赋,伙计。
“今天吃药了吗?帮你放在你办公桌上了。”




问题:好的,讲座结束了,刚刚那位博士说了什么?

食髓知味:不清楚诶。

等下,你是谁?你在哪里和我对话?

你看着你的脸,并不确定自己应该感到遗憾还是庆幸,它看起来很好,虽然皮肤有些浮肿,但这是必要的,服药的副作用是理所当然的,这让你拥有每天的好心情,这就是重要的一切。几点了?该吃药了。

食髓知味:该吃药啦!



解答:博学多识:每天的药物都是健康且有益的,记得按时吃药,这非常重要。

逻辑思维:别胡思乱想了,你是一个敏感的容器,甚至能够察觉最飘渺的神奇生物的蛛丝马迹,基金会怎么会害你呢?完美的探测器对一个超自然组织来说是多么重要……你还好吗?


获得思维:起风之城




“将钢铁组建为人类形状,然后令他们走动?还要工作并说话?这过于轻薄了……”
这是起风之城化为一片沙漠之后三百多年,年轻的工科学生们说出的话。
起风之城在梅西纳的中心,考古学家曾经蜂拥至此,因为里面可能存在“巨大的古代雕塑”。
后来当然是一无所获。
毕竟全部原创的加密系统和最先进的干扰屏障是很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破解的。
过去了三百年也一样。




问题:我们创造了巨大的空中舰船,甚至将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无线电波引入机器,使用小巧的纤维方块存储信息……你不觉得,好像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吗?或者说,我们已经做过了?

只是被遗忘了?



解答:或许,所谓的起风之城的地下,真的埋藏着巨大的古代雕塑……很沉重,花了无数个工人和工程师的数千日夜,或是仅仅一人的多年热血。无论如何,它一点也不轻,也不薄。

它没在期望什么,而只是作为一个被绕过的时代代表,等待过去到来。


获得思维:追逐日落




“在旧大陆的某处……某个山脉中央,坠毁了一艘静风舰。”衰老的灰域司机说着。
“传说那是第一批穿越灰域的静风舰之一,威风凛凛,一日千里,和它的战友一样,有着一个漂亮的名字和外壳。
“没有人真的见过它的残骸,也没人知道它为何坠毁。
“但是……你知道吗……当你坐进去,握住舵把,你会发现它完好无损……都是谣传,它根本没有坠毁,它依然在那里,随时准备起飞。
“它带我去了很多地方……我没去过的地方……不对?”老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接着是沉默,他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问题:在莽莽山地之中,黑暗的山影遮蔽了一艘巨大的静风舰。它残破不堪,龙骨断裂,任何人都知道它已经没办法再飞了。但总有人确信,他们能带它飞起来,它的内部新得像刚刚出厂……

而它将忠诚地带他们去开疆扩土,前往无人曾经踏足的海岸和美丽的沼泽,就像这多年的岁月从未离去过一样。


解答:附近的山民都知道这艘静风舰的存在,当然了,他们一抬头就能看见一艘大家伙在空中打转,就不断地在山中打转,从未离开过他们的视线。


注意事项:

请根据自身情况,谨慎选择合适的思维进行内化。

你不会想把这么多东西——有些甚至互相矛盾——通通塞进你的大脑吧?

我没开玩笑。

之前没人这么做过,我们也不知道后果为何。

或许,你是第一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