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tance
评分: +2+x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他再一次穿过湖水,这次他是一个人。她注视他湿淋淋的爬上岸。

“看得出你很失望。”她抿着嘴,一言不发。“让我想想,我承诺帮你找一个人,条件是让我和我的同伴脱困。你认为我没有守约,是吗?”

“或许,这一次你应该永远留在这里。”她说的是普通话,只是吐字十分生涩,“我一向将诺言看得很重。”她在一刹那间改变了什么,或者她什么都没做。天地间一片寂静,他只听到风声,风向变了,从那些摇晃的芦苇,纹丝不动的卵石,从脚边荡漾的湖水,到远方不可及的群山,四面八方的敌意朝他涌来。

“不愧是level.5,343在你的领域内或许都没有立足之处。”他笑了,“神话是对无法理解现象的解释?那是本末倒置。思想的力量被大大低估了,远古的人们仅仅凭借妄想造就了神明和数不尽的魑魅魍魉,我们至今不能确定它们之中有多少残存,你正好是其中之一,你的恋人也一样。

“两个造物神级别的现实扭曲者,连相见都做不到,不悲哀吗?”最后一句他是轻轻说的,因为空间的抹杀机制几乎碰到了他的脖子。“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据我所知,你已经等了两千年。”他感到她身上的犹豫,她似乎在颤抖,泪水流下她的面颊。“来吧,相信我。”


她独自徘徊于荒野之上。湖水一遍遍冲刷卵石,将它们打磨,光滑如岁月;芦苇抽条、飘絮、干枯,如此重复,生生不息。她魂牵梦萦的歌声却不再响起。

在无法记忆的漫长年月之前,在陆地与海洋断绝之前,在两滴水永远不可能在一条江河相遇里之前,他们的爱恋回响在群山与湖水之间。清晨他的歌声与朝阳同时到来,傍晚她的歌声随百川东流入海;她从他的歌里看尽浩瀚壮阔的大海,他从她的歌里望见雄浑苍茫的高原。

他们不了解彼此,他们熟悉彼此甚于熟悉自己;他们使用不一样的语言,他们之间甚至无需词句;他们从未相见,他们从歌声中描绘恋人的容颜;他们是流落在大陆两端的两具身体,同一个灵魂。

“跟你走?那要看你去哪里。”浑身浴血的男人露出微笑。

她想起他的最后一次歌唱,从夕阳西下唱到繁星漫天,又至曙光初现。那歌声不同以往,壮美而凄厉,使她泪流满面。

他说:我要去找你。


谢搭上了今天最后一班去海边的巴士,他随身的帆布包一侧装着一个保温杯。在一片寂静的车内他仍能听到她的声音。“根据你的推算,我和他要多久才能相遇?” 他没有回答。

车停了,他走下车,慢慢走过冒着热气的沙滩,一直到海浪舔舐着他的鞋尖。

谢拿出了那个保温杯。


“我有一个方法,一个可以让你脱离这里,行走在全世界的方法。但是,”他重重地停顿,“你必须自己去找。”

“没关系,我愿意。”


谢将杯里的湖水一点一点倒空,看着它们消失在海水里,那是她的湖。

“直到这里的两滴水再次相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