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无垠,我心不止
评分: +31+x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一颗K类恒星将它淡橘色的光芒懒洋洋地洒向大地。科学院Cσ部门的2号生物园坐落在郊外,举目可见苍翠的草地延伸至天边。Thrus-1行星的气候不比Spurbliig的家乡,太过潮湿和温暖了,适合星海中其它的物种,却不适合它。如果不是为了毕生所向往的科学,它绝不会来这里工作。

这束阳光也洒进了Spurbliig所在的主会议室,使得桌面上的全息投影有些黯淡了。投影正显示着一份文件,来自科研中心。他们刚刚揭示了一个惊人的、机密的发现:Cσ-163-j-1,一艘被Cσ部门收容中的,已坠毁的超光速飞船,它的动力系统可以压缩局部时间。

“……因此我认为,”Spurbliig向它的同僚们抖动菌盖,“有一定可能,Cσ-163-j的家园早已毁灭。这可以解释它的文明为何从未与我们沟通。”

余下的科学家们拍打附肢以示赞同。

科学家Hoblorgh接话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应该帮助它繁衍。而感谢科学家Spurbliig最新的发现,”它转身向后者致意,“我们已知晓了Cσ-163-j的繁殖方法。”作为回应,Spurbliig又骄傲地抖抖它的菌盖。

此时,科学家Elgothuum用触须敲打了一下桌面,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我不同意。”它说,“我们对Cσ-163-j文明的价值观几乎一无所知。如果它们是出于观念,比如说排外,而不和其它文明沟通呢?在我们做出上述尝试后,它们有可能会产生敌意。”

“科学家Elgothuum,你可能忘记了Cσ部门的第二条宗旨。”Spurbliig不满地答道。

“守护星海。”Elgothuum说。

“是,所以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我们也应该试一试。”Spurbliig说,“有多少科学家同意?”

六名同僚的身体低了下去;包括Spurbliig自己,只有Elgothuum没有动。

“但我们对它的物种也一无所知。万一它因繁殖而死去呢?”

“如果是这样,”文化学家Hingorgh在一旁补充,“它们的价值观会与它们的生死所契合。它们不会认为我们是谋杀。”

Spurbliig却动摇了,触须轻微地晃动;它一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Hoblorgh看出了它的担忧,向它保证到:“我们在恢复它的种群。我们负责提案,让和平守护部审批吧。”

Spurbliig被说服了,它的触须重新垂下。

“就这么定了。”科学家Hoblorgh重新浮起,“根据原初理论,我们来自同一个太古物种;它或许与我们没有生殖隔离。”

Elgothuum的触须互相敲打着,带起表皮的一阵闪烁:它对此有些不屑。“这种理论早就过时了。那只是我们跨入星际初期,一些狂热和平主义者的构想而已。”

“成功,我们拯救了一个物种。失败,我们也不会对它造成损伤。”Spurbliig说。它不太赞同原初理论,但它依然为科研而感到期待。

“有多少科学家同意?”科学家Hoblorgh问。

五比二,通过。

“项目组的科学家们,我很荣幸能与你们混合孢子。”Spurbliig带着得胜的姿态,优雅地舒展触须。“有此机会,科学院最聪明的个体们的基因可以融合一体。”它不忘恭维了几句。


生物园刮起了微风,让绵延的草坪泛起阵阵波澜,那一座座小型设施就像许多闪闪发光的小船。科学家Spurbliig在风中微微摇晃:自从子囊开始膨胀,它的身躯便沉重了许多,也难以把控原本沉静、优雅的仪态。但它满怀鼓舞,期待理论被证实或证伪的那一天。

“早上好,科学家Spurbliig。”当它飘进会议室时,其余六名项目组成员已在等待。星际生物学家Vagglog向它问好,“我们将探讨生殖隔离实验的具体操作。”

“当然。”Spurbliig回答。

“第一个问题:在所有成员的基因混合后,我们应该用基因技术筛选出优秀孢子,还是放任不管,像传统繁殖一般,让适者生长呢?”

“我提议,自然筛选。”Hoblorgh拍打着触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自然,若实验成功,Cσ-163-j的基因也会混合进菌丝之中。它的基因是大部分未知的,也没有定数。先前所选的基因优秀的孢子,很可能在混合之后失去了优越性。”

一片附肢拍打而形成的荧光跃动: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一看法。

“第二个问题:根据生物分析,孢子中有三种不可替代的化合物可能对Cσ-163-j有害。幸运的是,它们的功能是储存营养。”

“去掉,当然去掉。下一个问题。”科学家Hingorgh说。

“第三个问题,”Vagglog微微浮起以示严肃,“我们如何将孢子接入到一个生物的体内?”

短暂的沉默。在一个和平主义者居多的国家,科学实验总是要受到许多限制:它们不能对生物造成任何可能的伤害,这是不可容忍的。

“我认为可以克隆。”Hoblorgh提议,但余下的数名成员敲打触须以示反对。

“根据我们的理论,混合繁殖的种族往往需要维持基因多样性。克隆对恢复种群毫无用处。”Spurbliig伸展着触须,它对这位外行的提议颇有微词。

“但哪怕概率只有万分之一,也值得一试。”Hoblorgh又说。这次,项目组成员们都赞同了。

“作为计划之一。有其它提案吗?”Vagglog又问。

“让它自行吸收吧。”Elgothuum突然说话了。尽管它不喜欢这个计划,但它无疑提出了一个不错的构想,“我们已经能够让Cσ-163-j进入繁殖临界状态了。它是一个智慧生命,它一定知道如何吸收遗传物质。”

“目前的理论认为,Cσ-163-j是通过伤口吸收遗传物质的。”Spurbliig恍然大悟。Cσ-163-j的繁殖方式是它发现的,也是它的专精,Elgothuum的话让它很受鼓舞。“出于伦理原因,我们不能制造伤口。但如果提供给它刀具,它或许会自行开始。”

“还有提案吗?”

“显而易见,剩下的提案都会被和平守护部否决。”科学家Hingorgh打趣道。这是一个没品的、嘲讽和平守护部的笑话,但引起了大家一致的热烈反响,挥舞着它们的触须。

“我有。”Spurbliig用附肢敲打了一下桌面,同事们都转向它。“我们需要对孢子做形态处理,让它看起来与Cσ-163-j物种的遗传物质一致。”

“你真是个天才,科学家Spurbliig。”Vagglog舒展触须,向它致意。


Elgothuum吃力地飘进监控室中。在为期40个自转日的催化与调理之后,它的子囊表面终于开始出现一丝丝裂纹。监控室的灯光已经调暗了,而且模拟出了风:这是照顾它们的本能喜好。Elgothuum是不喜欢这次实验的,但为了科学院,为了科学,它的责任感促使它参与进去。

它发现监控室被布置了一块Sharaaq树做成的毯子。这多少让它雀跃一些,又为同事们的细心而感动。它控制着Einog的力度,慢慢地从半空中沉下,躺在那块毯子上。温和的触感使它的表皮阵阵闪烁,淡蓝色的光轻柔地照亮毯子上毛糙的、细密的茎秆。

子囊的真皮开始破裂了。它感到疼痛:这是生物组织出于本能的警报。它知道到了临界值后,警报会取消,疼痛也会停止的;但它先前从未产生过孢子,因此有些难以克服对未知的恐惧。它想离开监控室,想停止这一切,但已经没有力气移动了。

它开始暗自咒骂提出这一计划的科学家Spurbliig,想象着自己的四条触须挨个狠狠地抽在对方的菌盖上。它又在脑海中抽了Spurbliig一下,并为此感到舒畅。但与此同时,它惊骇地看到自身发出的淡蓝色微光快速跳动,就像穿梭机的尾灯。它感到自己不该那么失控,而且疼痛还在继续。

Elgothuum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它开始想象Cσ-163-j的家乡,那可能是一个与Thrus-1类似的大陆星球,有着一颗淡橘色的恒星。会有很多草坪和蔚蓝的海洋,会有很多Cσ-163-j在来回行走。它有些委屈:与同事们所以为的不同,它从来就不是一个排外主义者,它只是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和热爱着头顶的那片星空。

疼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而Elgothuum也无法再集中精神。它的触须不受控制地抖动着,映着迷乱的淡蓝色光芒。它还在努力维持清醒,但它明白自己下一秒便会失去意识。

子囊完全破裂了。一大片孢子在原处扬起,然后很快被模拟风吹到墙壁,进入收集器中。监控室的灯光重新亮起,几位医疗者将它小心地抬出,送到休息室去。


随着Cσ-163-j轻点暗蓝色的窗户,它便有如深渊中的绽开缝隙一般,透出橘色的光线来。Cσ-163-j又调整了一下,窗户变得完全透明,展现出一片洒满阳光的郊野。

他望着这异世界的景致沉思许久。即使在白天,淡紫色的天空中也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排成阵列:他猜测那是停泊在轨道的飞船,或者某种他没有想象到的科技。他总认为他身处一个类似基金会的部门:外星人们将他收容起来,研究他,保持着最大的宽容与关怀。有些研究让他哭笑不得,但它们从未伤害过他。

食物已经送来了。大多数时候,食物是自动送到的;但这次,某个外星人研究员也静静地浮在门口,它表皮上的红光轻柔地逐渐亮起又暗下,像键盘的呼吸灯。与它们相处久了之后,Cσ-163-j学会了分辨它们:这个研究员的特点是橘红色的荧光,和菌盖下特定的褶皱。他仍然在试着弄懂它们表皮闪烁的规律,这闪烁似乎代表着某种情绪,又难以琢磨。

Cσ-163-j望向自己的午餐。他有些后悔把飞船上的黑椒牛肉都先吃光了:在坠毁时,仓库中只剩下了红烧丸子、蔬菜沙拉、杂粮馒头和营养液,而外星人们也忠实地造出了几乎一样的食物,日复一日地提供给他。但今天,他发现一个新的餐盒,里面有一些灰白色的粉末;以及一把小刀。

他喜欢这把小刀。人类与它们科技的悬殊差距,仅从日常物品中便能看出来。小刀的手柄是深棕色的,有着不属于他的世界的工业感设计与简洁大气之美;而刀身是一种他尚不认识的合金,刀尖锋利得在阳光下泛出奇特的光晕。若是在人类的认知中,所谓的神兵利器,也不过如此了。

他对午餐的变化有点困惑,向门口的外星人做出询问的手势。后者的菌盖抖了抖,四条触须飘拂起来:这代表着“自便”。

Cσ-163-j重新看向那些粉末,然后用手拿起一点,做出要吃的样子。门口的外星人没有阻止他:看来,这些粉末是可以吃的。他似乎别无选择,只能信任它们,因为他认为它们会保证自己的健康。这些粉末几乎没有味道,而且很干,让他想起了以前在地球时,为了赶时间空口吃蛋白粉的时光。他于是将粉末都倒进了红烧丸子,又兑了些水,将它们搅合在一起。

他瞥了一眼浮在门口的外星人。它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但似乎闪烁的频率微微加快了,不再那么轻柔。

他便不再理会后者,开始享用勉强换了个口味的午餐。事实上,除了口感,几乎没什么改变。

Cσ-163-j吃饱了。他拿起小刀把玩着,想着能不能回到地球后,留下它作为纪念品。他想着该如何向外星人们表达自己对它的喜爱,又想着如何能让基金会不没收他的私藏。然后他悲哀地叹了口气:这都是梦想罢了。他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理发了,头发和胡子已长到了烦人的程度。这把刀正好可以解决问题。

他试了一下:好刀,吹毛断发。哪怕一生都不得归乡,能见识到另一个文明的科技,一生也并非虚度。尽管他们几乎无法交流,尽管语言不通,尽管它们从不出声,但他能感受到它们的优雅与友好。那是一种以人类的社会水平尚无法达到的优雅:他时常想象它们在说话,带着神灵一般睿智的仪态。Cσ-163-j不禁轻轻哼起曾经在地球上常听的一首歌曲。1

Take my hand and watch this light
执我之手,共睹此光
Solar beams will cast the night
星芒烈焰,尽驱夜荒
Remember, when the stars align
仅需铭记,群星排列
Will we find our sign
吾辈印记,将现此方


Cσ-163-j理完了过长的毛发。他将小刀放在一边,拿起外星人们赠与他的记录仪。这是体现它们科技水平与设计理念的另一样物品:简洁的界面,简洁的操作。他记下了以下内容:

第224天
外星人赠与我一把小刀,它很精巧。我们的思维毕竟是不同的,不过我相信,这件美丽的礼物代表着它们的好意。
今天的食物中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很干,没有味道,吃下也没有什么不适。
我想是营养补充或者什么。不管怎么说,今天吃了顿不一样的午饭。
V.

家乡恐怕是回不去了,但他期望着这些外星人们有朝一日能找到地球,能将他留下的记载交给他们。他试着努力,或许是徒劳的,但他仍希望人类能够因他而了解这些友好、优雅的生物们。总有一天,他们和它们能够真正地交流,能站在同样的地位,能一同分享科学、进步与和平。

他放下记录仪。门口的外星人一直等待他完成记录,才谨慎地飘进房间。一般来说,对房间的清理也是自动完成的,而Cσ-163-j思考着即使在地球,一个研究员也不太可能亲自打扫收容室。难道这又是什么实验吗?

那个研究员小心翼翼地将他剪下的、散落一地的头发装进一个类似于培养皿的容器中,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