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体,灵念飞升


评分: +55+x

6月28日 晴

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不得不说,大城市就是比老家那个小破村好,机会、财富、美女……应有尽有。“快来吧,这里遍地都是黄金。”我现在还能想起来学哥对我说的话。

作为一个我村第一个大学牲,凭借我的能力、文凭,绝壁可以出人头地。芜湖,未来的人上人将于今日升起!



1月22日 阴

我结束了我的第一份工作……不装了,我被炒了。不过也无所谓,医院临时搬运工的工作并不值得让我留恋。在昏黄的走廊里拖地,给双目无神的病人送快递,将一具具腐烂的尸体推到太平间,一具又一具……

半年了,我每天累死累活的干只能勉强果腹。出人头地?呵呵,我只期望不要饿死街头,成为一个月薪800的医院临时搬运工运往太平间的东西。

被辞了也好,至少,我终于能好好的睡一觉了。



1月23日 晴

我梦到了…..我梦到了那狂欢之城,上下颠倒,左右重叠,只有无尽的假面欢笑着,堕落着……我又梦到了那血与肉的宫殿,一只只巨兽……人的脸,七个角,数不清的口与喉,祂们咀嚼着,吞咽着,似乎享用着一切,又似乎一无所有……恍惚间我彷佛在战场上,用铁与火摧毁一切,又彷佛在一位位绝色簇拥下,尽情缠绵……

淦,我是不是在医院里累出毛病了。这家伙,快赶上好莱坞大片了。头疼,特别疼,MD,真要是出什么毛病,我就去告那个医院!

不过更让我头疼的是,我剩下的钱只够两天开销了。唉,挨过一天算一天吧。



1月24日 多云

我又一次梦见了潜藏在世界污秽表面下的光芒……钴蓝色光芒穿过无尽的黑暗深林……光的源头是那扇纯白之门,一位浑身尸臭的老头跪在门前……

那个老头……那个老头我认识!我在医院里的时候见过他,快递就属他的最多。他知道我来自武宁村,说和我是老乡。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补:更诡异的事情来了。我,我收到了一份遗产……当然,我没有一个迪拜舅舅,这份遗产来自于我的老乡,那个老头。嘶——,浑身毛毛的。里面的钱够我花一阵子了,但占大头的是一堆书。



@%&月#¥%日 混乱

漫宿,性向……狱卒,焚书人……永宁教团,“杯”……

女娲娘娘……司辰……具名者,长生者……

难以理解……不可相信……疯子的呓语,胡说八道…..毫无意义……

真理!


2月2日 阴

呼,浑浑噩噩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清醒了。我真不敢相信现实之下还有这样的恐怖,但……但这是那么的让人向往,我想起了家乡小村子里的教堂,习俗,与书上说的是那么的……契合。

我可能真的疯了,居然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但我看到了让我真正“活着”的可能。

我能感受到“母亲”在呼唤我。



2月3日 小雨

我再次翻看那些书籍,却无法在汲取新的养分。我渴求着更多。还好,老头遗留了一个地址。

那是一条照明不佳的书店,位于一个景貌不佳的小河弯处。积灰的窗户透出柔和的黄光。店长莫兰小姐向进门的我点头致意,却没起身。“我从不过问客户的名字。”她不等我自报家门便如此告知道。

我能听到了那禁忌之语,他们彷佛突破了纸与墨的禁锢。我感受到了知识的甜美与欲望的饥渴。



2月7日 大雨

我对禁忌的渴求日益加深,而自己能获得的却寥寥无几。老头遗留的钱早已花完,我只能重复沉重的体力劳动,换取只能果腹的钱财。如果继续一个人支撑,我的精神将会彻底崩溃。

我寻求到一个伙伴,也是老头遗留的联系。那个叫“埃尔里奇”的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出乎意料的博学。我们交谈甚欢,又感叹未来的渺茫。

既然司辰真的存在,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创教来取悦祂,获得超越凡人的力量,获得渴望的未来呢?



灵性渴望着超脱,肉身却囚禁着灵性。在灵性的挣扎中,肉身产生了种种欲望,这些欲望追逐着我们,驱使着我们,让我们不得安宁。人人都是欲望的仆从,但不应该永远是。欲望与灵性交杂,使我们被囚禁在尘世,不能踏足真实。让欲望燃烧吧,沸腾吧。灵性与欲望分离,直抵漫宿。

以“杯”为名,“欲壑至圣”侍奉“生命的母亲”——女娲。愿你的欲望永不满足。



2月8日 暴雨

我奉献出我的决心与虔诚,顺从欲望的指引。伴随仪式的进行,那源自于灵魂的饥渴越发强烈。我大口吞食着我的肌腱,筋脉,血液,骨髓,头颅……从未感觉过如此鲜美与充实。“母亲”慈爱地注视着我,在血肉的蠕动中,我又长出来我的头颅,骨髓,血液,筋脉,肌腱……

最初印铭刻在我的身,我吞食了我,使我更加完整。

作为见证者,埃尔里奇震惊于神迹的降临与我的牺牲,成为我最初的信徒。“欲壑至圣”至此成立,作为教主的我,将开始改变这个世界的伟业!



2月9日 晴

打工搬砖。



2月16日 晴

打工搬砖。



2月27日 晴

打工搬砖。



2月28日 晴

教主呀!教主!你接受“母亲”馈赠的人,是注定要改变这个世界的人,看看你最近都在干什么!



3月1日 晴

打工搬砖……

我有什么办法,教主也是要恰饭的呀。这具身体力大无穷,不知疲惫,但也是会饿的呀……

这个月也不是毫无收获,教团已经发展到十几个人,而且还在不断扩展。不过,搬砖生活真的不能继续了。



3月10日 多云

我找到新工作了,强大的体魄意味着敏捷的头脑,对秘史的钻研带来了不一样的气质。当然,还有我的本科文凭,我在格洛弗父子公司得到了一份文书工作。呵,比医院搬运工或搬砖人要体面的多,但还不够……

据说“996”是常态?凭借这具身体,我可以挑战一下“007”,加班有薪水,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4月20日 晴

我升职了,这可能打破这里的晋升时间记录。果然,没有那个老板会拒绝一个拼命加班的人。

我的新上司叫奥尔登。呵,说实话,这还不如让我搬砖,至少那不会有喋喋不休的抱怨和这样那样的无理要求。



5月12日 雾霾

那个叫奥尔登的蠢猪!我真想知道那层皮下面的是不是一个小心眼的老太太。他就是TMD没事找事。想要事情分毫不差,根本就没相信过我能胜任这个职位。“我认定工作完成后,工作才算完成。”这叫什么话,想让我继续加班就直说!

时间都被无效的加班占据了,既不会有更多的加班费也没时间钻研秘史。不能继续下去了。埃尔里奇说他有渠道解决这个问题,哦吼,这就是教主的福利吗。



5月13日 多云

奥尔登疯了,那个自称是“经验丰富的骗子”干的。干净、利索,让我直观地感受到了我们与普通人的不同

全公司的人都因为这个工作狂没来而沸腾。一个紧张兮兮,骨瘦如柴的家伙从四楼下来,成为我的临时上司。呵呵,希望他不会让我加班。

先把手攥成合适的形状,然后开工。



6月28日 晴

我已经来到这座城市一整年了,事情的发展远超当时懵懂的想象。

随着我业绩的攀升,公司上面的人开始注意我了。小格洛弗,这家公司的二股东,他被他的父亲派到这里学习管理。但他另一个身份让我更熟悉,学哥。难怪他说这里遍地是黄金。他很高兴,如此出色的打工人居然是他的学弟,这在未来将是一大助力。他邀请我到MC&D俱乐部共享午餐,希望我追随他闯荡这商业帝国。

坦白的说,我很心动。或许我可以解散教团,成为学哥的副手。不再用担心被“狱卒”,“焚书人”抓住,不会为以后的生活困惑。



6月29日 阴

对不起,学哥。我想要的,更多。



7月20日 晴

小格洛弗的消失在董事会中留下了空席,而我得到了它。

公司的心脏是会计部,那里的资金如潮水般往来。公司的四肢是来来往往的员工,公司依靠他们活动。而我与其他董事,就是公司的头颅。现下,我不惧丑闻,不缺金钱。



8月15日 晴

成为一家大公司的董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有了大量时间,充足的资金,足够让人信服的社会地位。我的教团迅速扩大,已经有数千人追随我,侍奉“母亲”。我能感到,“母亲”很满意,新的恩赐即将降临。

而让我更开心的是,我恋爱了。哦,克罗薇特,你是“母亲”座下的天使!是抚慰人心的圣女!是欢乐与活力的化身!克罗薇特的快乐是那种容不下不快乐的快乐。在她的身边,我感受到蓬勃于心中的爱意。她那种对无形之术的好奇与懵懂的神情,让我好想对她爱怜一番。

我想我会让MC&D的人设计婚礼,那为富人提供的特殊服务总是可以让我满意。然后我会带她环游世界,让她为我生几个孩子……



9月13日 晴

照例前往莫兰书店,莫兰小姐第一次迎了上来。“我打算改行了,”莫兰小姐告诉我,“我的存货售出了大半,也引起了”狱卒“和”焚书人“的注目。所以就此道别吧。最后这本书内容不知所云,不过我在封底塞了几页有趣的文章,作为对你常来光顾的谢礼。”

没想到,这位敢在都市里卖禁书的莫兰小姐都有感到害怕的时候。”狱卒“,”焚书人“,如雷贯耳,从老头遗留的语句到我招募帮手战栗中的透露,甚至MC&D那里听到的传言里,他们都是凶神恶煞,无可匹敌的存在。

不过我怕什么?我有”母亲”的庇护,有千余狂热的信徒,还会怕他们?



9月14日 晴

我将总部迁到了莫兰书店,不得不说,那里真的合适。

莫兰的离去让我失去了一个补充神秘书籍的地方,不过我发现了另一个好地方——MC&D拍卖场。那里更贵,但更好。



10月6日 晴

凭借我对无形之术的钻研,“母亲”对我的眷顾,我终于可以在满怀激情的梦境中遨游漫宿。

每一个研习诸史的人都知道,漫宿无墙。林地生长于漫宿墙外,辉光不能触及林地,因此林地是一片黑暗。没入黑暗前的林地与其莹绿好似带毒的果实、其色如肉红石髓的根茎。

我必要穿越这里,抵达圣居。



10月15日 大雨

克罗薇特,死了。

她不想总是依赖我,一直想帮我分担,就单独率领一支小组。或许是现在为之我们都太顺了,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伪装。然后,他们被焚书人发现了。

当我再次看到我的天使时,她已全身焦黑,浑身破碎。源于灵魂深处爱意让我战栗,我抚摸着她的脸庞,撕扯着她的皮肤,喰吸着她的骨髓。一块块,一片片,一丝丝,我的爱人呀,你依旧是我的。

第二印铭刻在我的心,我与我的爱融为一体。



十月二十日1 寒冷

在那无尽的林木中,我高举左手的“火焰”,握紧右手的“钥匙”。伴随着光明,我在迷茫中穿行,划破了皮肤,扭伤了脚踝,与“巨虫介壳种”搏斗……最终,我达到了漫宿的边缘,跪拜在那纯白之门下。

门扉的寒意使我颤抖,同行的亡者不加掩饰恶意。我不为所动,在门下诉说着自己的欲望。对金钱的渴望,对权力的向往,对爱情的执着,对满足感官的追求……

我把手指按在上面,感受它的冷冽,看着它敞开了。随着门开,我的嘴阖闭、缩紧、愈合如一块畸形消去。我四周和身上是漫宿钴蓝色的光。

第三印铭刻在我的灵,我直视了自己的欲望。



11月2日 阴

情况开始不利于我了,“焚书人”和“狱卒”顺着克罗薇特的线索不断追溯,已经有不少教众落入他们的手。老格洛弗也在明里暗里的排挤我。难道……

不!绝不会!



十一月十三日 迷惑

拦着一支血痕道道的兽角作为尖刺路障,宽度大到容得下一艘船通过。它很久前便已破损,伤痕至今也没太愈合。我看到那无穷大的大蛇缠绕在牡鹿之上,背上背负着难以计量的知识,必要以所有已写、未写、将写之书才能容纳。

大蛇看向我“非凡格者不能够祈请智慧,更加不能通晓知识。”

又说到“是有的。非凡格又为通晓者的,是有的。

假若你能回答我的十个问题中的其中一个,我便承认你也是其中之一:

耀阳何地颂唱?

黑月何时嚎叫?

现在哪一位掌握秩序?

过去何存在流下眼泪?

飞升至尽头是何处?

藏书地在哪儿?

何物的血与肉永不被吞噬殆尽?

何人行大恶逆人道却不受罪责?

第十个问题是什么?”

[部分内容无法辨认]

第四印铭刻在我的脑,我知道,我了解,我通晓。



11月20日 晴

伴随着我成为通晓者后,我知晓的更多。眷顾我们的,不止是“母亲”还有“父亲”。那是同一伟大存在的不同侧面,那自战争之红升起的君王,是我们欲望的指引者,是我们严酷的“父亲”。

“母亲”赐予我们欲望,”父亲“让我们掌控欲望。



12月12日 暴雨

风声越来越紧了,该死,我小瞧了”狱卒“的规模。已经有数个据点被摧毁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将我的股份全部抛出,辞掉了董事的职位。老格洛弗很乐意送走我这尊瘟神,高价回收了所有股份。现在我已经不在为金钱担忧。

我将信徒们召集到秘密大厅,讲述着我在漫宿窥探到的一切,并宣告最终飞升即将临近。他们狂热地嘶吼着,热泪盈眶,为自己将一睹神迹而颤抖不止。这一刻,教众们放弃了理智,所有的情感都被宗教狂热所取代。在那一声声整齐地欢呼声中,我知道,成为永恒的日子即将到来。



十二月二十四日 干渴

丝滑沙地会发出沙沙耳语。灰色的沙砾筛抖,灰色的杂草颤动。沙子如水般流泄排干,其下是许久以前诸神由之诞生的石头。前方即是那扇门,晶亮如雨滴,血珠自黑色的表面渗出,颗颗饱满如胀大的蜱虫。

它们干渴,更甚于我在荒漠中的踟蹰。为了缓解痛苦,它们渴望着鲜血,不论是同类的,还是我的。在濒死的惨叫中,我于”错误“中醒来。



12月25日 多云

蜘蛛们渴望鲜血,我便要奉上鲜血。不能是普通人,他们的血不会让看守满意。即使可以,这样做也会直接将狱卒招来。

AWCY的流浪艺术家,银河联邦的传教士,我的老乡,那些接受我招募的家伙……让我给你们一份意想不到的圣诞礼物吧。



12月28日 阴

埃尔里奇,我最初的教徒,于今日回归父母的怀抱。

他是为了搜寻”父亲“的遗物而被狱卒囚禁。今日,他终于得到了解脱。我们追封他为圣徒,愿他重生。

狱卒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我惊恐却又期待。



一月一日 空虚

蜘蛛总是干渴。总是如此。我献出的血液穿过世界的表皮丝丝缕缕地漏下,门遂啜饮之,于片刻的满足中胀大开启,容我通行。

我穿过错误,到达了那欢乐与痛苦的城邦。大使亲自迎接我,就如我为最最尊贵的客人。在他的带领下,我见到了”父亲“的具名者之首,战争中自缢的君王。

祂锚在那,神圣的镣铐捆住祂的尸体周围,就像手和喉咙,祂的脸藏在面纱下。躁动的生物在祂身上爬来爬去,爱抚着祂扭曲的身体,如同是要安抚却将系绳越缠越紧。长兄在颤抖着,灰白的卷须从祂破碎的法袍里滑出滑进。

大使掀开了长兄的面具。我看到了,一个神性的空洞。一次堕落而失败的造物过程所成就的贫瘠荒原。我看到了长死星的光芒。我的存在只是垂死神明尖嚎的回响。不可见之物在汇集。包围了我,如同套索勒紧。

我明白了”父亲“的意图。通晓了飞升的方式。



1月2日 新生

我将信徒们召集到总部。我们不着寸缕,尽情地展示着“母亲”的恩赐。粉红的雾气弥漫,欲望的仆从开始战栗,他们面红耳赤,喘息连连。在"母亲"的注视下,性的盛宴开始了。

娇喘声,呻吟声,惨叫声……在爱与欲的交错中,成为献给“父亲”的赞歌。汗液,尿液,银液……在灵与肉的相融下,是取悦“母亲”的熏香。抛弃世俗伦理的枷锁,感受身、心、灵的自由。男人,女人,男男,女女,缠绵在一起,欲望在燃烧,在沸腾。我已感受到了那种激情,乳白的精华在下体释放又回归自身。我的腹部在肿胀,发育,妊娠。

最终,我诞生了。我是我的严父,我亦是我的慈母。

第五印铭刻在我的新生,我孕育了我,使我更加荣耀。



1月18日 阴

最终之日就要来临了,我能听到,能听到父母的呼唤……我能看到,能看到祂们的慈爱……还需要再等等,再等等.

为了仪式的需求,我在MC&D买到了我想要到。那副戈雅晚年的作品,在旁人无法理解的画面中,我看到了阿拉卡达的景色。我抿了口由血酿成的Rubedo珍藏,第一次喝时,正是在学哥的午餐中。当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1月22日 暴雨

狱卒来了。

伴随来的,是火光与爆炸。我的教众们用血肉之躯抵挡却毫无用处。最终他们闯入了神圣的祭祀之地,看到了恢弘的祭台,看到了我完成仪式的最后一步。无尽的红光从未知的地方撒满这里,在战争之红的伟力下,我们的身体坚不可摧,我们的意志激异狂热,我们的欲望磅磅无尽。

[部分内容无法辨认]

我拿着长矛刺杀了最后一名狱卒。我们的血与敌人的血交织在一起,我们的尸体与敌人的尸体重叠交错,铁与火的温度还未冷却,沁人心脾的硝烟味尚在弥漫。这是何等的神圣!屠戮的欲望得到满足,灵性在平静中望向漫宿,我看到 了”父亲“的赞扬。

第六印铭刻在我的体,战争赐予我勋章,让我更加璀璨。



无法计量 无法理解

敌人的尸体就是最好的祭坛,自己的欲望就是最好的祭品。

在战场中央祭坛上,在所有教众的祈祷声里,伴随着仪式的进行,我已释放压抑的欲望。霎时欲望的火焰吞没一切,所有人,所有物,都是欲望的使徒。战争的红再次降临,从战败者的尸体里,从枪炮的轰鸣声,从弥漫的硝烟里。祂切断了多余的欲望,以免我沉沦其中。

我的六印在欲火中锤炼,在红光中洗礼,祂们与我融为一体

第七印铭刻在我,我即第七印。

我的身体被欲火焚烧,发出凄厉的惨叫。我的灵魂却无比安宁,不再受欲望的干扰。我看向阿拉卡达的风景画,骤然发现大使就在里面,祂带领我的灵跌入难以描述的画卷,穿过不可名状的风景,跃进”父母“的神国。信徒们热泪盈眶,他们亲眼见证着欲火焚体,灵念飞升。

我在漫宿高处的房间居住了一小段时间,而后由三尖之门返回,我撕去了我旧肉体那湿黏的条条褴褛。我的新躯体外表光滑,内里像甜美的果实般鲜红。我的四肢牢固如缆绳。我的五感好似刀子。我再不会变老。我将为侍奉”父母“行走世间,大快朵颐,孳长壮大,而我死去的爱人将随我左右,与我同食,直到她成为里外全新的某种东西。也许我们将反叛。也许有朝一日,我们将升得更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