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神授说
评分: +50+x

死亡不是一个人的终点,你懂的。其他人……会为死者们的“人生”添上几笔。


101.

Ninth躲在一个小小的深网里。
她为了逃过基金会的追捕化为了网络中的电子幽灵。而现在,她已经在墙内的网络游离了足足有两年。
她身前的这个赌场广告,闪烁的每一个比特都让Ninth如同光敏癫痫发作般反胃呕吐。对她来说,这些网络的狗皮膏药肮脏程度不亚于真实世界里下水管里流的脓。

“……他██的,让Omega-0物理穿墙,可真有你们的啊……”
Ninth看着那群挂着基金会标识的数据流人形从自己面前走过后,便一溜烟地钻到了另一个服务器里。
基金会为了抓捕Ninth,特地从总部花大价钱拷贝了Omega-0几个成员的数据,将其接入了墙内的互联网里。而现在,他们正按照基金会的规则办事,试图猫捉老鼠般将姒玖昊拿下。
当然,作为一个钻了两年下水道的网络老鼠,Ninth对于网络社工反侦察这一块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看目前没有迫在眉睫的追捕危机,Ninth便开始逛起了网站—— 一如她还在现实里无聊会做的事情。


在社交网站里,Ninth看着这群人不断重复着历史:先是私人小圈,而后一战成名,大量非核心成员涌入,最后溶解在“主流文化”这个庞然大物里,成为它身体的一部分。
Ninth看着这出戏码,已经麻木到毫无感觉。虽然毫无感觉,但Ninth却不知道如何解决这种社会性动物都会有的闭环。最后,Ninth只好和一些同样麻木的人,对着一些已经成为乐子的meme笑了笑,便扫兴地离开了。

而在另一个用来分享的社交网站里,随着第一个官方的入驻,这里彻底成为了商业化甚至是政治化的战场。
Ninth甚至看到了几个和Omega-0一样的存在——直到Ninth对着它们挥了挥手而它们毫无反应后,Ninth才明白,这只是将田园牧歌吃干抹净的互联网财主们手下的机器狗。它们没有意识,只会对设定好的字段发起冲锋,以至于一些乐子人们会将它们当做真狗一般遛它们。

最后,Ninth点开了视频网站。
只不过……她看到了自己的寻人启事。


110.

Angela,女,17岁,身高1米55,黑色长发,穿着如同天使翅膀一般的白色长袍,胸部很平,戴有黑框眼镜。此人于2019年11月24日走失……
我编不下去了,安宝😭😭😭,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安宝😭😭😭
四年了,这四年我D的每一个主播,横看竖看都像你😭😭😭💔💔💔

……其实通篇看下来,这篇文章严格来说并不是寻人启事,只是自己还在当虚拟主播时吸引来的那群粉丝,在自己神隐毕业后给自己的整活遗作。
这种电子烧纸的行为让Ninth又哭又笑。说白了,在毕业跑路时只有五千粉丝的主播,又会有多少人能记得呢?
她是你的全部,但她自己却只有属于躯壳下,和你一般空虚的生活。于是在这份就连光速都是需要五成“现代之神”意见的视频网站,人们看形形色色主播的眼神,与看着货架上的商品的眼神无异。
当然,如同现实里有人反感烧纸,这些到处发祭稿的缅怀者们被打上了“引流狗”的标签。随后这群人就像是用自己也不明白其中深意的词汇写作的小朋友,互相用着新潮的互联网词汇,试图在绕过监察的情况下问候对方的女性直系亲属。
当然,骂战没啥好看的,Ninth很快离开了。抱着“反正看看也无所谓的”想法,Ninth点开了自己留下来的作品。

而她那份无所谓的态度,在看到自己一个十万播放量投稿的时候消失了。
“什么……”
艺术家死后才出名,这是现实里经常有的事情。只是作为玩网大手子,Ninth却没能预料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虚拟躯壳上。
那是一篇Ninth突发灵感而创作的一个MAD,用蒙太奇的手法讲述了“Carmen·Angela”的背景设定。而其中对SCP基金会的隐蔽暗喻,也是Ninth被基金会追捕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无风不起浪的,我查一下……”
大数据的推送就像高档餐厅的服务员一样,将Ninth最想要的东西端了上来——
几个十万粉的画师联合创作的同人二创手书。
……而其中,就有“Carmen·Angela”的出现。
“啊……只是因为一个大手子的手书,我才会死后火一把啊。”
Ninth不由得感叹,这些二创就如同一个人死后对自己的评价,在自己的尸体送进焚化炉后再度塑造起属于大家的整个虚构人生。
这个尸体可以是Ninth,也可以是Omega-0,甚至可以是死后的在座各位。
这些无名的评价,或许公正,亦或是被水军和别的什么烂梗带偏,会将你的虚拟人生化为一份meme,与其他meme一同在“现代之神”授意的光流中奔涌。


“——姒玖昊,怀念够了吗?够了的话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只手,拍了拍Ninth的肩膀。


111.

“你们——”
“别吃惊,只是基于你未能删掉的聊天账号,我们用大数据推算出你是个喜欢怀旧的家伙。而我们当中正好有会画画的……也算是稍微利用了一下所谓的流量吧。”
被囚禁在牢笼里的Ninth,被基金会的社会工程学技工和守卫羁押着,断绝了她的逃跑路线。
“……真阴险啊,基金会。居然会利用我对互联网的怀念。”
“这片地方……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
“放你█的屁!”戴着虚拟手铐的Ninth突然一跃而起,踢翻了一个基金会的守卫,“你我年龄相仿,难道就他█的没在网上找过黄片?”
“正因为找过,所以才会忌惮。”
技工摇了摇头,在屏幕外示意同事加大防火墙力度。
“我█你█!”
犹如困兽的Ninth现在只能发出咆哮般的谩骂,随后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你们……你们也想在这片虚构的土地上分一杯羹吗?”
“别忘了,我们可是SCP基金会。网络上这么多的异常,如果不去陷入这片泥沼,那就真的没机会抓住它们了。”
“……”
Ninth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毕竟……像你这样化为meme的存在,还是这样抓会更省力气一点。”
技工喝了一口咖啡后放下了杯子,显示屏前Angela的周边被杯子震得晃来晃去。


65536.

“……想必这样的话,你们的这个技术岂不是可以捏造‘命运’了?”
被关起来等候发落的Ninth已经认命,只好聊点其他好让她发散注意力的东西。
“此话怎讲?”
“利用大数据,安排一个人和其他人的所有相遇,让他像可怜的楚门·伯班克一样,被你们当做牵线木偶而浑然不觉自己的处境。”
那个技工思索了一下,然后在基金会内网的聊天软件里这么回复Ninth:



01:23

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收容那些有能力而不自知的现实扭曲者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