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oric-Dmatix的提案

项目编号: SCP-001

对象类别: 人形

威胁级别: 绿型(Green)|部分情况红型(Circumstantial-Red)

收容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001个体将被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中。任何情形下禁止将多个SCP-001个体收容于同一站点、允许其以任何形式发生互动或是得知该群体其他成员的任何相关信息。 被分派到任何单个SCP-001个体的所有人员不得得知其他SCP-001个体的存在或它们之间的联系。

除了经由批准的测试外,SCP-001项目将不会与任何其他异常物品进行直接接触。

修订于██/██/20██: O5 特别指令A-1130-X

由于SCP-001-05死亡事件的后果,特此禁止将SCP-001项目用于任何异常项目的无效化上。必须尽全力保证SCP-001项目的生存和无恙。对SCP-001项目的寻找和收容将被最优先考虑。一但死亡事件发生,必须以最快速度开始执行衔尾蛇协议(Ouroboros Protocol)。

描述: SCP-001是一组36个人形个体的集合,分别命名为SCP-001-01至SCP-001-36。在SCP-001项目之间没有任何可见的在种族、性别、年龄或宗教信仰上的统一模式。

每个SCP-001个体自身展现不出任何异常性质。但是,任何异常物品、实体或特性在靠近SCP-001个体时都会较其原本特性发生极大程度改变:一般而言,这会导致其异常特性的削弱或是彻底无效化。那些没有被无效化的特性会被变得与具有类似特性的对象相一致。所有这些效应都是瞬间的且会在没有任何来自个体的接触下发生。这些效应的范围会在多个SCP-001个体相互靠近时扩大,其变化的强烈程度也是如此:多个SCP-001项目有能力在不察觉到其存在的情况下将对象的异常效应无效化。

所有的SCP-001个体似乎都本能地了解其他SCP-001个体的相关信息,一般是这个群体的总人数和其他大约二至三人的详细信息。这种了解是模糊的,这也给锁定未被收容的个体带来了困难。

SCP-001个体的死亡会导致多种异常实体和现象在其死亡地点显现。此类显现的严重程度将会使传统收容措施根本不能实行,并造成严重事故和一系列相关破坏。被收容的SCP-001个体宣称这是因为那些死亡个体的缺失“让那些东西穿过来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还会有更多更严重的的事件。此外,已收容个体还宣称任何一个死亡个体都会被一个拥有相应特性的新生儿代替,但当前尚没有这样的个体被发现。

要了解SCP-001对物品造成的值得注意的变化的列表,参看文档001-EX。对所有无效化的完整列表可以在文档001-N找到。

附录-01:

已知的SCP-001成员如下:

编号 人种 性别 年龄 当前状态 备注
SCP-001-01 犹太裔德国人 94 已收容 当前处在人工抑制中以防止其死亡。在其左臂上印有数字表示的身份识别。
SCP-001-02 泰米尔人 88 已收容 收容时正处于怀孕中。孩子平安出生,当前正处在基金会观察中。
SCP-001-03 不列颠人 91 已收容 个体被记录是一名于1943年死亡的英国随军护士。
SCP-001-04 中国汉族人 97 已收容 一名全真教道士,第一个向基金会透露与其他个体相关信息的个体。
SCP-001-05 普什图人 101 死亡 个体于收容期间死亡。详情参见事故报告001-05-EX。
SCP-001-06 意大利人 39 未收容 最早被回收于布达佩斯的一处旅馆中。八天后在SITE-90的一次收容失效中逃跑。当前位置未知。
SCP-001-07 波兰裔阿根廷人 52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8 俄罗斯人 5 未收容 被未知个人或组织控制。没有发现其家庭成员。
SCP-001-09 土著澳大利亚人 31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10 非裔美国人 28 未收容 被GOI-16“地平线倡议”控制。
SCP-001-011 尼日利亚人 45 已收容 SCP-001-011的家人在对其进行回收的过程中出现。他的长子不顾其反对对基金会人员进行武力抵抗,被杀。其余家庭成员已接受了A级记忆删除。
SCP-001-012 阿拉伯人 14 死亡 在回收过程中被GOI-03“混沌分裂者”成员杀死。详情参见事故报告001-012-RC-EX。
SCP-001-013 韩裔美国人 未知 未收容 尚未成功回收。
SCP-001-014 纳瓦霍人 23 已收容 在对象和SCP-1295联系后被基金会人员回收。详情参见文档001-EX。

附录-02: SCP-001-01到SCP-001-05最初于██/██/1944在一次由HMFSCP对耶路撒冷地区发生的疑似奇迹和其他异常事件进行的调查中被回收。SCP-001-01到SCP-001-05被发现时由三人照看,此三人分别被归为POI-1458, POI-1459, 和POI-1460. 上述三人可能与GOI-16“地平线倡议”有联系,并有可能参与了该组织的创立。

回收尝试因HMFSCP的内部争斗被妨碍。SCP-001-01在交火中严重受伤,但还是被成功稳定住并和其他个体一起被回收,并被保护主义者派别控制。负责保护这些个体的那些人员在交火中逃走,之后再没有被逮捕到。

采访记录001-11-02

下面对SCP-001-05的采访记录于██/██/19██。

Dr. ████████: 你上次说你有一个特别的使命。你能解释一下吗?

SCP-001-05: 我在这里是为了把事情纠正到位。

Dr. ████████: 请继续。

SCP-001-05: 这世界是破损的,博士。我的兄弟姐妹和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将它治愈,我们集合起来并为将要到来的做好准备。进程本已经开始推进,但很遗憾出现了一些波折。

Dr. ████████: 请解释一下。

SCP-001-05: [SCP-001-01],他本是那个负责把所有其他人集合起来的人。 但因为他现在正在生死线上挣扎,这个任务落到了我们身上,但我们只能瞥见一小部分其他人。不过这本来也足够了。

Dr. ████████: 你不为他的安危担心么?

SCP-001-05: 死亡只是将要做的事的另一部分。没什么好担心的。

Dr. ████████:真是令人赞叹的处事态度。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使命的?

SCP-001-05: 我做了个梦。预兆,预言,幻象,随你怎么叫它吧。它在我脑海中种下了一颗种子,你可能会把这叫做一种直觉。那是在我见到 [SCP-001-01]的后一天.

Dr. ████████: 你能描述一下那个梦吗?

SCP-001-05: 那里有个男人,穿着很华丽,看起来像个国王或者皇帝。他不停地说“裁缝在哪?我的裁缝在哪?”,同时来回踱步。每一次他问出这个问题,另一个声音就会回答到“他就要来了,他就在眼前”。但是那个他并没有到来。男人变得越来越沮丧,突然一群飞蛾扑到了他身上,开始啃食他的衣服。随着越来越多的飞蛾扑到他身上,他的长袍开始磨损、腐坏,有些飞蛾甚至开始咬他的皮肤。但是突然,门开了,来了不止一个裁缝,而是许多个,由全王国最杰出的裁缝领导。国王万分欣喜,因为他明白,他们能从这群想毁灭他的飞蛾中将他解救。他找到了我,而我跟随他。

Dr. ████████: 如果你不用这种戏剧性的措辞,这就是说当你们所有人聚在一起时,这个世界就会走向终结,对吗?

SCP-001-05: [轻笑]博士,这个世界已经终结了。这只是最后一战。这世界的时辰已经到了而且已经过了,它只会被拉扯得越来越薄,直到有一天除了飞蛾什么都不会留下。但是,还是剩有一些时间。我们终能靠自己找到彼此。

Dr. ████████: 那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SCP-001-05: 在那平静的日子(Quiet days),博士。平静的日子,还有和平。

事故报告001-05-EX

事故报告001-012-RC-EX

文档001-EX

文档001-IC-3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