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507-3B

前言:以下是所有SCP-507所经历之“位面转移”的资料档案。每个条目以如下顺序安排内容:

  • 位面标签(因“新”位面的发现而设置,便于未来引用)
  • 回收(用于记录SCP-507每次转移后带回来的任何症状和异常物质)
  • 位面,以及因访问该位面所引起之后果的描述
  • 要求(列举507归来后提出的任意特殊要求,或者从位面转移中得到的任意“纪念品”)

1B7-55E-728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沙漠环境中,傍徨近一个小时才发现另一人类。后者穿着深棕色皮大衣,被描述为“完全不刮胡子。”该男性因发现个体而十分惊讶,要求对方跟随他,回到有食物和庇护所的地方。

个体最初跟随着该男性,但在发觉他的皮大衣没有任何缝合线和针脚之后,刻意离开。

  • 要求:无

9E2-66V-7HG5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没有任何工业化特征的雨林栖息地中。没有发现更多的异常现象,但是当个体饥饿之时,他发现收割或嚼食当地植物,会引发它们的“心灵尖啸”。个体因此放弃了第一天的进食,但从第二天开始因饥饿而忽视尖啸,以植物果腹。

体检显示个体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生理变化,但它反复强调它因此“感觉心里很难受”。

  • 要求:无,但个体在本次位面转移后的二周半,都以胶状食物和布丁为主食。

J75-R63-3TF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性别倒换的位面中。除此之外没有发现更多的显著不同,但它注意到该位面的女性与现实位面的女性“看起来基本一样”。

  • 要求:无

000-000-000(无效)
回收:通过追踪设备。便衣特工发现个体坐在███████, ███████的一条小巷中。

个体回收后极度反应迟钝,并且持续到惯常质问程序之时。当被问到这一次去了哪儿的时候,个体回答,“哪儿都没去。这一次我大概错过了。”
在这次位面转移的大致一个月内,个体体验到少量运动技能障碍,且降低了活跃程度。

  • 要求:一个小夜灯,以及当秒针移动时会滴答响的腕表。两个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J7Q-53Y-8ST
回收:个体在它的住所中被发现。它在地面上瘫卧,尝试咬穿它正穿着的拘束衣的“袖子”。在该次位面转移中得来的拘束衣,腿部缚具,以及运动功能丧失,使得个体无法站起来,或者开门求助。

个体在睡眠中经历转移,醒来时受到束缚,躺在病床上。一个护士告知个体它依然是████ ██ 精神病院的病人,患有严重的痴呆症。个体随后被注射镇静剂,在半清醒和无意识状态下经历了剩余的位面转移过程。

  • 要求:除了“把这[删除]玩意从我身上弄掉”,没有别的。

9E2-66V-7HG5-2
回收:个体在它的居所中被发现,用手遮住耳朵,身体缩成球状。

个体再次来到9E2-66V-7HG5的雨林中。植物记得它的上一次来访,它们在它长达四天的位面转移中一直尖啸不停。

  • 要求:一个拥抱。准许。

6K3-21B-I0S
[数据删除]

BN2-AL6-CTE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一个遭遗弃的大都会中。个体找不到任何人类,但是在它涉及的各个区域都发现了大量猫咪。这些猫科动物与普通家猫没有不同,于是个体花费这次转移中的大部分时间来抚摸任何接近它的猫咪。

在回收之后的常规检查中,个体的衣服上和鞋子里检测出了大量弓形虫变体。近一步的体检显示个体没有感染这些虫类,多半因为这次位面转移时间较短,使得它没有时间因饥饿而寻找食物。

个体在此次经历中的所有衣服和随身物品都已焚烧,它也必须经历特殊净化程序,排除任何感染的可能。

  • 要求:一对橡胶手套。遭到拒绝,因为手部保护并不能防止个体遭到感染。

125-28P-OS4-3
回收:通过追踪设备。个体尝试自己回来,但因为受到阻碍而比通常难以实现。

个体再次来到附近有沉默呼吸的黑暗地带。个体最终发现它处于某个尽头有光线的通道口。个体发觉该现象之后开始向光线跑去。

光线突然在接近它的时候提高亮度,个体暴露在“灼热的痛苦”之中。个体昏厥,在它转移回来之后才苏醒。

回归后的检查表示,个体的暴露于阳光之下的表皮全部剥离至颗粒层,在衣物遮盖之下的则剥离至透明层。

  • 要求:无,但个体回到现实位面的时候戴着一副巨大的有色太阳眼镜。个体在被他人指出之前没有意识到这点,这应当就是为什么它的眼睛没有承受与皮肤相同的伤害。

7F2-WA3-193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到达城市地区,与现实看上去没有大分别。个体使用图书馆电脑来查找该位面与现实的区别,最终找到亚伯拉罕·林肯是被想夺取他职位的副总统所暗杀。这最终使得总统成为一个“部落酋长”的职位,当前的在职者可以被适意的候选人挑战并废黜。

个体极惊讶地注意到,这并没有改变大多数“主要”总统的任职次数。许多不起眼/失败的总统,通常因为从看似不可能的地方或角度吃了子弹而死,从而打消了大部分人的起义念头。

  • 要求:无

WS6-ECU-83D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环绕着“几乎无法忍受”之热度的洞穴口。个体走出洞穴进行探索,发现周围地带是一个烤焦的荒原。大部分热量似乎是来自天上的两个太阳,个体无法判断它们是极度巨大还是十分接近地球。

进一步调查后,两个“太阳”眨眨眼,转而离开,把大部分热量都带走了。

个体在洞穴中尽量深入的地方消耗了该次转移的时间。

  • 要求:无

Q56-DRU-865
回收:咀嚼着看似[删除]的个体在小餐厅中被发现。

在回收[删除]之后,个体说着,“还要!还要!还要!”直到失去意识。

个体两小时后苏醒,表达要吃布丁的强烈愿望。接受质问时,个体宣言见到了“史上最大的布丁山”。当被询问他归来时为什么在咀嚼[删除]时,他声称自己当时是在吃“一团布丁”。

个体报告看见[删除]绕着门厅滚来滚去。24小时后幻觉消失。

  • 要求:布丁。要求得到准许。

F24-9S6-33C
回收:个体在工作隧道6r3bk被发现,缺失了带去的装备。个体穿着与基金会D级人员设计类似的简单制服。

个体在小餐厅吃饭时经历位面转移。目的地位面有一个基金会设施的对等物,建造在相同地点,虽然内部布局有显著不同。警卫将个体报道为入侵者,立刻拘捕了它。在此过程中个体被投狱且剥夺了所有装备,包括跟踪装置。在剩余的位面转移时间里,个体不断接受质问,基金会对等物拒绝接受它关于位面转移的解释。

位面转移归来后收集的报告指示出,F24-9S6-33C的社会里有一个收容超自然事物的基金会对等物。该对等物受到明显的英式风格影响,与地下密教和修缮之神教堂为敌对关系。更多的细节无法确定,因为该位面中的居民拒绝回答个体的问题,仅仅是假设后者已知晓事实,才不知不觉泄漏一二。

  • 要求:替换的装备。要求得到准许。

4GT-F1Q-H17
回收:个体在site-██的餐厅厨房中被发现,全身湿透,沾满泥污,有严重的体温降低。

个体来到似乎经历暴风雨的宽广旷野中。个体试图寻找遮蔽处却一无所获,因此停留在雨中直至回归。经历无法确定的时间后,个体报告在远处发现了实体。虽然大雨使得它无法给出清晰的报告,它将实体描述为模糊的人形。这些实体开始从各个方向接近它,它报告从最近的实体处传来了吃力的呼吸声。

  • 要求:一套暖和的衣服。准许。

2AW-9U2-E5T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出现在室外半空,坠落在地下岩洞底部的水源之中。虽然承认在此过程中体验了肾上腺素的激增,个体报告它在接近岸边之时游了“很长一段距离”。在随后的勘察中发现了个体可能从中掉下的洞穴顶部的巨大洞口。它还报告发现了通往其它更大洞穴的岔道,那些洞穴大部分都泄出柱状阳光,说明存在表层坍塌。尽管洞穴巨大,墙壁上常见的垂直凹槽显示可能存在挖掘。没有发现其他任何生命体。

在归来前,个体意识到若在如此深的地底回归现实,可能会使它出现在岩层之下,因此花费剩余时间寻找回到地面的路。在成功后,它发现那下沉洞口从上面看起来要宽阔得多。

  • 要求:潜水课程。拒绝。

2UU-5I9-Q3D
回收:在████████, ████见到基金会成员后,个体接近它们,要求被回收,表示出它具有3级SCP许可的知识。

个体此次转移的历时值得注意,长达近三个月。然而这一次它有了一些重大发现,包括一些平行位面的基金会所容纳,但现实世界基金会未容纳的SCP。这些SCP如今已成功由基金会容纳。

在三个月里,个体成为2UU-5I9-Q3D位面基金会的成员,比假若让它在现实位面中成为正式成员有着更快的迁升速度。在归来之时,它似乎正处于实战中,努力捕获2UU-5I9-Q3D与现实位面SCP-███对等的物体。有趣的是,我方基金会在同一天,因同一原因派出了特遣队。关于2UU-5I9-Q3D位面与现实位面的联系,正在进一步调查。

  • 要求:成为基金会正式成员。拒绝。

3JT-3MD-DIG
回收:个体通过植入的追踪器得到回收;急救直升机应命令前往Site ██。

个体体重有巨大增长,达到███千克,这使得它无法动弹。研究院主管██████准许紧急使用SCP-394,确保个体生存以得到报告。

复原之后,个体报告被“真[删除]巨大”,类似██████████的生物所围绕。他们迅速将它困在透明容器里。它经过不可知的距离被转移到一个光滑的表面上,在那里那些生物们开始研究它。大概一天之后它的试管被放入[数据删除]未知液体里,回归检查后并没有发现这些液体的残留物。

个体报告在回归之前,试管被从液体中拿走,[删除]看似出于提取物质的目的而接近它。

  • 要求:个人体能教练Dr. ████████同意个体借用她的锻炼录像带。个体现在对布丁表现出强烈厌恶。

9J3-Y6X-GTY
回收:个体被绑在踝关节的绳子倒挂在基地附近的树上。回收之时,个体部分包裹在绝缘,反光的钛合金装甲中。

个体描述它抵达的世界“特别闪闪亮亮”,且它一出现,就被当地执法机关逮捕。被捕获后,它被转移到附近的工厂中,头朝下放置在流水线上,有一系列金属薄片被切割以合宜包裹它的身体。它有短暂的时间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对方回答这里太阳的辐射极其有害,钛合金装甲是用来保护任何人或建筑因此受到伤害。

  • 要求:防晒霜和视力检查。准许。

52J-O79-3GH
回收:通过跟踪设备。个体在███████, ██市郊一间弃屋后方的上锁铁皮棚子里被发现。

个体抵达放置了几具干枯尸体的小房屋中。除尸体外,小屋基本空无一物;个体唯一注意到的是一扇无格玻璃窗,以及悬挂在天花板上偶尔闪动的光源。个体尝试站起来,但因为突然发生的不停歇向前滑冲运动,而难以站立。

个体最终来到窗前,从而发现他的“房间”其实是用粗大锁链悬挂在半空中的集装箱。个体看到类似的集装箱从它眼前经过,而它所在的箱子也在移动——通过锁链所链接的复杂网状轨迹。除此之外,个体在任何方向看见的都只有黑暗。

个体尝试以睡眠等待转移结束,但因为周围的新鲜尸体而难以做到。在灯光闪烁间歇的黑暗中,尸体会更换姿势,成为仿若活生生的人类应采用的姿态。如果个体向窗外看,尸体会为了得到更好的视野而围绕在它身边,如果个体坐下尸体也会坐下共同形成环状,如果个体尝试碰触光源,尸体会表现得像要支持/把它往上推,诸如此类。

  • 要求:无。个体离开的现实位面地点已划为警戒区,接受调查。如果在██/██/██之前未发现值得基金会注意的现象,一封匿名信会寄往当地警方,让它们可以“发现”犯罪现场并自行展开调查。

YTF-5N2-Q00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拥挤的赌场类区域中。个体发现唯一的机器是类同于吃角子老虎機,但它们无需花费钱币,在“胜利”的情况下也不会有任何奖赏。

确实坐在该机器面前并尝试使用时,个体发现伴随着每次拉下杆子和不同符号的显示,机器会吐出一小张纸片。个体在符号和纸片所书写文字之间没有发现任何模式,但写下了它每次尝试的结果列表。

  • 要求:无。

FN3-05P-KHC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出现在两侧排列着铁门的白色走道中。每道门有一个键盘,一个小型对话系统,以及一面有无法辨识文字所书写之表格的剪贴薄。

当个体接近一扇门调查剪贴薄的时候,门上的对话器发声了。个体被告知声音来自于该门后锁着的人,而他是被投入冤狱直至死去。他请求个体将他从牢房中释放。

个体以开玩笑的语言表示,它会打开门,假若门后的人在出来后不用刀刺它的话。大概七秒的沉默后,门后的人问什么是“刺”。思虑之后,个体将“刺”描述为“用有尖头的物体制造一个新的开口。”

再一次的沉默。犯人最终确定他不能刺杀个体,因为他所有的物体都“十分钝”。

个体自然没有打开这一扇,或者任何一扇门。

  • 要求:无。

I52-37G-Z8M
回收:通过跟踪设备。个体在███ █████警察局的牢房中,因公共场合猥亵罪而受审。它成功地被保出,没有节外生枝。

个体抵达至发生大型风雪暴的地带。个体试图寻找遮蔽物,但是在风暴中找不到路,在一个穿着皮草的人将它拉进洞窟之前,它几乎要屈服于死亡了。

男人帮助个体除去湿透的衣服;虽然他没有多余的衣服,他将它引至洞窟连接的地下温泉。当男人确定个体恢复了体力,他脱掉皮草,一起进入温泉。

个体极其惊讶地发现男人是第二个SCP-507。个体没有在两者间发现明显的外差异;不过异世界的507在躯干和肢体上分布着“部落印痕”般的规则图案。个体和对方在洞窟中对话,直至回归。

  • 要求:个体凭记忆画出了异世界507身体伤痕的图案,询问它们是否蕴含着什么可能的文化和符号意义。没有这方面的发现,但基金会研究者注意到,这些线条与标准[删除]过程中将切割出来的印迹相吻合。

S43–51U–P09
回收:通过跟踪设备。个体在██████,█████████的一片玉米田内被发现,脸上溅满了不明的棕色液体。它手中还握有一个在上以同样液体书写着“我需要你”的人类心脏。个体声称在位面转移过程中他并不持有该物,也不知道该物体为什么会出现在手中。研究员正在试图识别此种液体。

个体出现在一片漆黑中,附近有哭喊的声音。当它打开手电筒时,个体发现在前次位面转移中遇见过“笑面人”正对着它倾斜着身体。棕色液体从该笑面人的墨镜周围漏出来。笑面人把脸凑近对象的脸并且说了如下的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后笑面人用手把眼睛周围一部分棕色液体抹去,并且开始抚摸个体的脸颊。

个体用力将笑面人推开。个体描述笑面人的西装上有几个洞,棕色液体从其中流出来。个体拔出武器并扣动扳机。但是由于未知原因武器未能开火。笑面人则开始慢慢走向个体。个体奔跑了大概十分钟,该次转移中剩下的时间内它窝在一个角落里度过

  • 要求:一支更可靠的手枪。拒绝,因为哑火的原因未知。

9E2–66V–7HG5–3
回收:通过跟踪设备。个体在设施东北七公里(6.4英里)处被发现。

个体在收容间内读书时位面转移。个体发现自己回到了产有会心灵尖啸的树木的森林。当个体在森林里时这些植物保持着安静。个体供认说如果不管它前两次在这里的经历,它其实还蛮好奇为什么这个位面没有人类存在。个体推进到它能找到的最高的地方来越过树冠进行观察。

个体在一座山上发现一小片空地。个体报告说看见了一片半透明的蓝色穹顶覆盖着整个森林。树冠延伸到穹顶边缘,树木的枝叶是如此的茂密以至于向上看穿它们是不可实现的。个体报告说它自己看到的穹顶偏离中心,因此推断它不在穹顶正中心下。

  • 要求:无。

5Z4–75T–7YB
回收:个体在它的住所中被发现,俯卧着失去了意识。个体大量流血。个体的左侧身躯发现数个深长的伤口,就在腋窝下方。爪痕一直延伸到胸腔。个体受到常规急救并被送进站点医务站。

个体在一片被大雪覆盖的平原上醒来。进行位面转移时个体正在睡觉,没有带背包。和他一起进行转移的只有床单和睡衣。个体报告说转移前曾经看过有关如何在寒冷环境中生存下来的电视节目。个体在被一头巨大的白熊攻击时正在建造一个粗糙的雪洞。

它的记忆到此为止。

  • 要求:一支合适的武器。准许。如果个体死在一只没有异常的北极熊手里对基金会来说是个损失,而且会让人感到很尴尬。个体会收到一把刀,刀鞘与皮带,并且个体被要求随时携带这些物品

3G8–14H–9UX
回收:在厨房内被收容,个体少了只左手并且不受控制地骂娘。个体被移回医务站。

个体转移到一个一眼看起来很像我们的位面的位面。个体在医务室内被(那个位面的)基金会逮捕并被询问起有关他的小“犬齿”的问题。个体说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当审问者打开它的嘴并指出它门牙两边的虎牙时它就搞明白了。审问者还评论了它的略微圆胖体型,在那个位面里这被认为是不平常且迷人的。

除开这些不同,个体描述审问者还是比较友善的。他们给个体带了很多食物。个体注意到在提供给它的食物中明显缺少绿色蔬菜。而当之后他被告知食物是基金会精心制作时它说:“全都是肉!”吃完这餐后,两个生物将个体从那个位面等同于医务室的地方护送到附近的一个小房间。房间内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小盒子。他们叫个体脱去衣物站在小盒子前。当个体根据指令这么做了之后它们打开盒子,并将个体暴露在(盒子内的)绿色球体下大约8分钟。个体注意到它左半边身体上的疤痕组织消失了并且它总体上有一种很健康的感觉。

第二天一个生物来找他并且要求它的一小部分皮肤与肌肉组以进行“不同基因的研究”。对这个要求个体表示:“除非你再给我吃次美味大餐!”生物对这个结果表示出明显的激动。个体的大腿右上方被做了一次组织切片。个体描述这次经历为“疼但是完全值得。”大量不明肉类在切片结束后被送到。之后个体被释放并可以自由探索设施。

接下来一个半月内生物持续提供给个体以成堆的肉类,并且和蔼地与个体交流。个体的脂肪含量在此期间增加了十四千克(30.8磅),在2015年4月16日,个体被护送到厨房并被放到砧板上,左手被砍去。

  • 要求:一个替代的左手。准许。

8A8–91T–710
回收:无事返回

个体来到一个巨大的不透明的穹顶内,穹顶内到处生长着植物,没有人类栖息的痕迹。个体陈述在穹顶内走路既困难,又不舒适。在继续探索过程中,个体找到一扇窗户,窗外被描述为一片漆黑,地平线上有地球的影象。

几分钟后,一个高大的人形生物遇到了个体,并针对他的短小身材进行询问。个体回应了,询问自己在哪里。人形生物回答他们在“12号基地,氧气与蔬果侧”。个体问地球怎么在天上,人形生物表现出困惑并指着地球的影象回答:“那是月球啊。”接着双方有了一次简短的争执,人形生物离开了。

个体注意到当地球“下山”后,一个由岩石构成的地标变得可见,并在一个小时左右后可以被判断出是月面的景象。个体试图进行进一步探索,但在地球“下山”后没多久就转移回了现实位面。

  • 要求:一台照相机。个体表示那里的风景“令人窒息”。拒绝。

7J0–175–35X
回收:个体在自由落体大约五米后在设施的屋顶上被重新收容。

个体在试图入睡时转移了位面,进入了一大片水体,从对味觉的描述上看是淡水。个体向上游了大概35米才来到了水面,以后个体开始踩水。个体记录到水中有几个黑影在移动,水下深处有明亮的灯光,但个体没有试图接近两者。在被发现时个体被记录为呼吸极端困难,随后的体检发现转移过程中个体吸入了大量甲烷。

  • 要求:将一个装着维生气体的容器加入装备。准许。

99P–UT1–24J
回收:个体在转移时的原处被发现,蜷缩着身体并且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当有人试图和它互动时个体尖叫着:“为什么我一定要走?!”并且在那之后抑郁了好几天。特工描述他身上散发异香。

个体转移到一个他只能用“美丽得不可思议”来形容的地方。个体表示那里就像“各地最美好的地方聚在一起”。这种压倒一切的美丽让他没有移动的意愿。当他开始饥饿口渴时,植物明显伸长了枝条并像他口中射入一种他描述为“他所喝过的最好喝的东西,甜蜜,口感丰富,所有感觉一下子就来了”。大概过了一天后(个体,由于全程没看表,对这个具体长度没有概念),一个无法估计年龄的女性人形生物遇见了个体。他们有了一次漫长的对话,个体描述她是“我知道我说了很多遍,但是她是我遇见的最棒的人”。个体勉强陈述道这次转移结束时双方正要接吻。此后不得不阻止个体的自杀行为。成功地进行了精神治疗后进行的体检显示尽管转移中没有进行锻炼或学习,个体的体格仍变得更加健美,智商提高了10。

  • 要求:不同的食物,酒水,以及被广泛认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女性照片。个体对所有被满足的要求都不满意,做出评论如“和那儿不一样…”以及“不,不,不是那样的!”个体随后要求一种可以永远待在到达的宇宙的方法,并被告知那是不可能的。

6A5–93W–132
回收:个体回来时营养不良并且遭受着不明毒素影响,不久后他从这种中毒状态恢复。稍后的分析表明该种毒液中包含了大量的硅元素。一个小小的硅基晶体生物在个体回来时挂在其手指上。该样本很快因为不明原因死亡,可能是饥饿。

个体来到了一个基本被不同大小与色泽的晶体所充斥的位面。根据个体描述,那个位面的太阳比我们的太阳更小更蓝。大地被不同颜色的暗色沙子覆盖。个体记录更多大号的晶体缓慢地移动,像是活的一样。它还看见一些小号的生物快速地奔逃,它们亦由晶体构成。个体花了点时间寻找水源,并最终找到了。它记录到水源附近似乎有更多小型的晶体生物。在个体转移回来之前它正被一个小号晶体生物攻击。

个体描述不论大号或小号的晶体生物的外表和行为模式看起来都很像甲壳生物。

  • 要求:食物和水,只要没有沙子的味道。准许。

7XJ-HG5-77B
回收:个体重新出现在房间内,高度紧张。D-3762和将两者铐在一起的手铐被报告称消失了。

在转移前,个体被用手铐和D-3762,一名被定罪的连环杀手铐在一起。个体被授意,如果他们转移到极端危险的环境中,个体可以处决D-3762。

507转移到了一个处于第二次冰河时代的地球上。他们两人一落地,D-3762和个体就被一群特工逮捕,他们来自一个经历过天启的SCP基金会。D-3762立刻被认出是一名D级人员并被一个自称特工███的人即刻处决。507则被关到站点██的底层设施的一间牢房中。个体回忆道在审讯中,那些特工坚信这次事件是由一个初级研究员策划,其意图是使D-3762从基金会逃脱。在审讯过程中,个体转移回我们所在的位面。

  • 要求:替换衣物。准许。

附录507-3B-00:因为一次经受大量困难的与 ███-███的接触,一些档案中的一部分被修改,破坏,或者技术上来说从未存在过。档案507-3B受到影响,正通过后备文件,参考文献和█████来分别重新建立。档案偶尔会因此增加,减少,或进行修改。-Dr.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