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故事
评分: +23+x

狗是孤儿,他和狼群一起住在森林里。

狼族总是神秘的。它们匿动在夜色的山林中,崇拜着野蛮的性。每逢黄昏的礼颂中,它们的嘴里呼唤着的总是名为“旋木雀”和“圣女”的神——在那百骸的纷争中。就是在这种畸形的环境下,以血肉为基调的怪诞文明应运而生。

而狗狗是畸形的狼。它懦弱,寂寞,它由于残缺的灵魂而无法勃起。它还记得自己年幼的时候,在暴雨的浇灌下浑身湿透。其他的狼都躲在洞穴里,狼们在洞穴口种满了长着尖牙的嘴。以防止外敌侵入洞穴。

可狗不敢进去,他害怕洞口的尖牙。他瑟缩着抬起头,魁梧的首领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黑色的巨影挡住了火光,首领吐了一口吐沫,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憎恶——

“你畸形的不是肉体,是心。”

当时的狗被吓得流出眼泪。他浑身发冷,且不敢进入洞穴,直到他昏迷在雨夜里。

狗认为自己的弱小是有原因的,毕竟狗是孤儿。狗将此作为自己畸形的借口。将此当成自己作为弱者的理由。他在族群里负责研究人类,这是唯一能让他快乐的事情。

狗就一直过着弱者的生活。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尊严破碎后流出的血没有溜走,而是在行尸走肉般的身体里积蓄,逐渐化为腐臭的毒汁。

于是狗一直继续着这样的日子,他每天都死去了一点点。


直到狗遇见女孩。

女孩闯进狼群所在的山林,被抓住成为囚犯。最了解人类的狗负责看守她。

女孩想和狗聊天,因为女孩害怕寂寞的死去,她早预感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女孩个子很矮,皮肤很白。

她开始和狗倾诉,讲她的生活,讲繁重的学习,家中严厉的父母,讲烟头,伤口,纵欲,和被母亲丢弃的玩具熊。讲女孩的姐姐,那个受人爱戴,被所有人喜欢的少女。女孩嫉妒她的姐姐,女孩恨所有人。女孩离家出走,女孩抱着自我放弃的愿望冲进了荒无人烟的山林。

女孩说着便哭了,她的泪水滑过纯白的皮肤。

狗笑了,女孩嘴中的痛苦生活对他来说与天堂无异。

“我恨所有的人,人是用衣服与艺术伪装自己的丑陋裸猿。他们在内心深处野蛮残暴,愚昧荒淫。却将自己的野蛮掩盖成文明,将自己的贪婪掩盖成发展。”

“他们把自我欺骗粉饰为文化,把自我麻痹扭曲成思想。他们是活在虚伪梦境里的生物,会驱赶一切试图叫醒他们的存在。”

“哪怕是我这种坦诚者,也会因为异于常人而遭受嫌恶与伤害,也无法逃离自身的局限性。我希望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死去,我们会腐烂,但不再令人作呕。”女孩喃喃道,泪水混杂汗水滴落地面。

女孩以自杀的目的舒展开身体。

“操我。”女孩说,女孩厌倦了生活,想在受虐中死去。

狗自暴自弃地展示自己皮包骨头的身体,他打开布满稀疏黄毛的腿,露出那根毛线绳。

“我做不到。”

女孩笑了,她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哭泣留下的泪珠。她小小的身体抱住了狗的毛线绳。

“这感觉和我的那只被母亲丢弃的玩具熊一模一样。”女孩莞尔一笑。

娇小白皙的女孩与瘦弱畸形的狗拥抱在一起。第一次,他们感觉不再孤单。

女孩爱上了狗。

狗和女孩开始漫不经心的聊天,狗越来越向往人类世界。而女孩对丛林中的自由有着一种被掩藏在恐惧下的隐秘渴望。狗劝女孩逃离这里,回到人类世界。可女孩却拒绝听从狗的建议。

“留在这里,你会死的。”狗瘦骨嶙峋的身躯挺了起来。“我们走吧,一起逃往人类的世界。”

“如果你想去人类世界的话那便去吧。我还是打算留在这里。与其在冰冷的钢铁坟墓里每一天死去一点点,还不如在自然野蛮的美感下颤栗着被撕破喉咙。”女孩冷冷的说。

浑浊的眼泪从狗的眼角滑落,他被女孩的语气吓得颤栗。

“我想保护你。”

“我爱你,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能让你看见我垂死挣扎的丑态。走吧,去人类所居住的城市,我明白你向往那里已久。不要担心我,对我来说,在最美丽的时刻湮灭远比在温床里腐烂更有意义。对我来说,只有认为随时可能死去才算真正活着。”

狗沉默了。女孩转过身去,不忍让狗看见自己流泪的样子。许久后她终于缓慢但坚定地吐出一句话。

“我早已厌倦当别人身上的蛆。”

女孩不忍心看到狗痛苦,她告诉了狗人类世界的方向。并且教狗如何掩盖自己的身份。狗在狼族中是最瘦小的,只要他蜷缩起身体,再学一些媚态,就可以伪装成人类的大型宠物狗。

狗兴奋地冲出山林,他越逃越远,急剧地抽动鼻子,闻着空气中那股人类特有的气息。他快速地摇起尾巴,山林和人类城镇之间有一层铁丝网。看守铁丝网的守林人把它当成了猎人遗失的猎犬。放它进了城镇。狗发出高亢嘹亮的吠叫,叼起了一块地上的肉骨头。

而此时女孩孤坐在洞穴里,看着狗的身影越变越小,变成一个模糊的点,融进晚霞中的淡漠黑烟。


狗从未见过这样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街道上每一个人都穿着不同的服饰,却面带相同的微笑。

狗躺在垃圾箱里,拼命吞咽着一块被啃了一半的披萨饼。忽然间,他听见了轻轻的脚步声。一个面带同情的白衣少女朝狗丢下一块火腿肠。她白皙的手指夹起了一只肮脏的玩具熊。

“这是妹妹的东西,我要把它弄干净还给妹妹才行。”少女自言自语道。

少女看着狗大快朵颐的样子,蹲下摸了摸狗的头。

“狗狗,你说我那离家出走的妹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少女担忧的说,她眼角闪着泪光。

“大家都说我的妹妹是个坏孩子,其实我觉得她只是天真而已。我真心希望她不会有事,我想在她回来的时候,亲手把玩具熊还给她。”少女怔怔道。狗轻轻嗅了嗅少女的鞋。

少女看着狗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她把狗牵回了家。给他洗澡,喂他吃狗粮,并且在散步时带着狗出去遛弯。狗戴上了项圈,逐渐变得活泼好动。变得比过去更爱欢笑。有时有些雌性宠物狗会靠近狗,但最终都会由于狗的缺陷而离开,狗并不在乎。

于是狗就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简单快乐,他逐渐忘记山林。或者说,他强迫自己忘了山林。因为他明白那个爱他的女孩是无法在山林正常生存的,所以他就索性不再去想那个地方——他不想听见女孩死去的消息。

狗爱上了人类,爱上了作为宠物的生活。


狗睁开双眼,看见阳光,和少女的脸。

鼻子嗅出一丝早晨特有的清新气息。

狗将身体在少女身上摩蹭,少女咯咯直笑。窗外的光从少女背后照出,她嘴角微微上扬,伸出手摸了摸狗的头。

而此刻一阵剧烈的声响打破宁静。是叫声,人死去的惨叫混杂着恐惧的哭喊,以及——狼的咆哮。

恶臭的酸水滴下。墙壁塌陷,露出扭结狰狞的钢筋。狗拉着少女扑出窗外。

与此同时,大楼塌陷成一滩刺鼻的烂泥。

狗长期未经活动的肢体酸痛不已,他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少女脸上由于惊吓而留下几滴泪痕。她看向了狗,眼神里满是感激。

话音刚落,一根钢筋挑破了少女的肚皮。鲜红肠子和内脏一起溢出少女的身体。一个瘦小的女孩用脚跺着少女的头。一下,两下,女孩将少女肚子里的钢筋拔出来后插在少女的头颅上,炸出更多血。

笑声从女孩嘴里发出,伴随着咳嗽和干呕。

“你终于倒在我地上了,高高在上的姐姐。”

“我说过,我想杀死所有人。”

女孩依然在笑,但伴随着眼泪,她扒开少女的身体,看见了那只玩具熊,那只被母亲丢弃,又被少女捡回来的玩具熊。

女孩呆住了。她站在原地,手上缓缓滴下自己姐姐的血。

她一直保持站立的姿势,直到狗扑了上去,撕开了她的一只手臂。

女孩像一个婴儿一样哭喊,狗回忆起她过去向自己倾诉时流下的泪水。

“这感觉和我的那只被母亲丢弃的玩具熊一模一样。”狗回忆起她过去向自己微笑时说出的话语。

狗将爪子刺进女孩的胸膛里搅动。他还记得她曾经拥抱过自己。

狗举起女孩,咬住她的喉咙,以病态的力度奋力撕扯。

“我想保护你。”狗还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可他却没有保护她。他杀了她。

女孩的身体砸落在地,她眼睛睁得巨大,放射出垂死之人才有的光来,她好像想说什么,可不断涌出血的喉咙只发出怪异的咯咯声。

一只狼扑向了狗,狗用钢筋刺穿了狼头颅。

狗无法抑制的大笑起来,泪水与血液混杂在一起,凝固在狗的毛发上。他在血海里勃起了,这是他第一次勃起。

远处,狼族的武器——一只长满手臂的巨大阴茎攀在摩天大楼的玻璃墙面上,喷洒出黑色的液体,触碰到的人身体都开始溃烂,逐渐裸露出内脏和骨骼。

一个孤单的婴儿在废墟上哭。一个警察冲了过去,婴儿身体爆裂而开,爬出无数只蝌蚪状的眼珠,钻进了警察的口鼻。警察机械地向其他人走去。

这种武器哪怕是狗也是第一次听说。

狗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手枪,扯下黏在上面的一只烂手。开枪击碎了一只在啃咬尸体的狼的头颅。

狗眼睛圆睁,瞳孔放大。他对射击有着一种天生的热爱和天赋。

二只,三只,四只,击碎过去在山林里丑陋又熟悉的面孔。

狗浑身被同族的鲜血浸透,他站立了起来,步伐稳健,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负。他身体里积攒的白色毒汁从高傲的阴茎里喷洒而出,如同雨水般洒落在遍地的尸块上。

一只粗壮的臂膀将狗贯倒在地,一个黑压压的伟岸身影出现在狗的面前,它一脚踩住狗的胸口。是狼族的首领。

“你的心终于不再畸形。”它脸上露出了肮脏的满足感。脚继续施力,狗听见自己骨骼碎裂的嘎吱声。

狗的指甲掐进首领小腿的肌肉里,首领吃痛摔倒,狗扑到了首领身上,扣紧它的脖子。

首领翻身把狗压倒,浊黄的尖牙将狗的手臂咬成两截。它将狗的肉渣吐到狗脸上。

“看来……孤儿是不可能打败首领的。”狗叹了口气,吐出一丝血沫。

首领愣了一下,之后便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你难道真的以为你是孤儿?也对啊……前任首领生下了一个畸形懦夫的事情是不会公开出去的。”

首领用爪子撕裂狗的头皮,露出骨头。

“真是讽刺,拥有最勇敢血统的狼却变成了狗。而出生普通的我却成为了狼的首领。我真应该感谢你,若不是你我不可能当上首领,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好的人类密探……那个被你杀死的小女孩,她走之前还要求我不要伤害你。”

狗闭上眼睛,等待死去。

狗听见一声巨响,他再次睁开双眼,血沫与肉块在天空中爆裂,一串子弹打碎了首领的身体。

狼族的各种诡异武器被火焰喷射器烤成焦炭。由无数手臂组成的巨兽喷射着酸水,之后被一发地狱火导弹打成两截。一群身上戴着蓝色五角星标志的士兵拿着步枪慢慢靠近。

狗欢快地扑上去,摇着尾巴吠叫着——直到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心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