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安全性搖擺舞步

跟著安全性搖擺舞步 - VAElynx的收容措施指南

引言

控制、收容、保護 — SCP基金會的宗旨

你在最近某天有了個文檔的點子,不論是一尊雕像、一隻貓、一對骰子,或者可能是一顆像貓一樣毛茸茸的滾動骰子的雕像,而且清楚(或者不太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你開始琢磨出它的描述,目前為止一切都好,對嗎?然而不用多久,無法避免的問題來襲:基金會怎麼收容這個東西,其他人又是怎麼避免受它的影響?換句話說,是時候來寫特殊收容措施了。

嗯,你並不是唯一一個這樣的人。在我的暴躁成功擊退我的鴿之後1,我決定要拼出一篇合理地短的指導,可以當成還湊合的關於寫收容措施的(而且不會讓人看了瑟瑟發抖的)小指南。

我何必在意這些?

關於SCPs2重要性的議題本質上分成兩個面向。

基金會宇宙外,收容措施比較像是鹽巴。沒人(或許除了 老饕 操蛋的美食假文青以外)去吃一家餐廳的理由是「天啊!他們的鹽巴真是超讚的。」不過大致上來說,搞砸你的鹽巴會讓你的菜餚得到低分,不論它本來可以多好。

它們的存在,以及我們收容著收容物這件事--而非燒死它們的思維模式(例如GOC表現的那樣),或著宣告「沒法子了」然後舉雙手投降--是我們這裡討論的概念的中心。

你可以就接受Gears對此給出的解釋3,或者認為O5議會就是一群什麼都捨不得丟的傢伙,又或者對這整件事嗤之以鼻,但事實是那些未收容的或者已經明確地無效化的項目如果要活下來,一般而言必須比平均標準寫得更好。

在宇宙內,收容措施是所有文檔中最重要的部分,因為它告訴我們該做甚麼以確保大家安全,並且跟簡明的描述一起給人好的出發點去思考如何處理一個可能難以挽回的(通常叫做收容失效的)事件。你不會想在讀過(最好是好幾次)收容措施之前接近任何一個。上述的觀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這樣詮釋--那些看起來像是Dr. Wondertainment 手寫出來的收容措施會用大鐵球砸毀讀者的懸置不信,讓你文檔的其他部分毫無用武之地。

你該做什麼

  1. 收容: 如上述所暗示粗暴地明示了的,基金會為了收容項目會做出任何事,儘管這個「收容」有多種不同的意義。以SCP-343為例,收容表示我們知道他在哪而且他看起來不打算去任何地方。而對SCP-610來說,收容是指我們建立一道邊界不讓它跨越出來或平民偷溜進去。

    一般而言,宣告一個SCP無法被收容會被視為作者缺乏想像力的表現,除非其他部分好到讓人回味再三,否則通篇內容也會被這樣評價。
  2. 再讀一次:人們多半會把一個項目從頭寫到尾,就算你不會這麼做,你也可能會在寫第N個附錄的時候突然給項目加上神來一筆。這結果也許會讓更有效的收容方法變得可能,或者單純的讓目前的方法變得無效。
  3. 研究: 我常說,寫作本質上是一個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太懂的人試圖說服一群懂得更少的人。你讓知識代溝越大這就越容易成功。說真的,不管是為了維持讀者的懸置不信或者讓點子真的變得更好,多研究你打算寫的主題大概都是你的最好選擇。維基是你的朋友 伴侶 媽媽、爸爸,以及阿姨。Google則是叔叔。也不要害怕在群聊發問,從蟑螂的生殖到黑客行為,幾乎任何主題上,總有人懂得比你更多。
  4. 優化: 基金會的資源很多但不是無限的。讓收容措施盡可能的合理--用合理的成本可以建造、購得、完成會為你的文檔加分。同時它也增進基金會作為一個有效率且有能力組織的形象。
    1. 典型類別的項目有個經驗法則:盡你所能想像最小的、最簡單的收容方法(給物品一個合適大小的保險箱;給人形一間牢房),然後想想如果我們就把它們放在裡面可能出什麼錯,接著在尺寸、配備,以及收容方法等層面上進行擴增。至於材質方面,底線是鋼筋水泥,且加倍適用上述法則。

除了別跟西西里島人找死以外,你不該做什麼?

  1. 錯誤分級: SCP项目分級指導是你的朋友。 要記得Keter並不代表一般意義上的致死性--SCP-871可能從未殺死任何一個暴露在它影響下的人,但它確實值得這個分級;而SCP-517可靠地殺死了所有暴露在它效應下的人,但它是Safe因為我們可以避免這發生。要注意很多舊文檔地分級沒有符合目前地使用標準--這也許是你能做得比前輩們更好的一個地方。
  2. 編輯/刪除收容措施裡的東西: 這會讓你被生吞活剝。想想基金會宇宙內:如果你沒有足夠權限閱讀收容措施(這些措施對你不會在處理項目時變成一大累贅上至關重要),那你TM打一開始幹嘛讀這東西的檔案?據我所知,唯一一個成功這麼做的項目是SCP-835,但那也是因為:第一、它的其他部分很優秀;第二、那些被刪除的內容終究還是公開了。
    1. 特別注意-Dr.Nobo██: 很多新人寫手似乎想公開表揚他們的人設(相信我,我也曾是其中之一)然後加上一些像是「對SCP-某某的測試與使用申請須經研究員Eisenberg書面核可」之類的東西。然而,大概是在別的地方看到了對這樣露骨的自我代入的負面評價4,讓人想去弄「合邏輯的修補」,然後拿起黑筆,結果是「……經研究員█████████書面核可」。看起來好多了,對吧?對吧?
      不幸的是,上面的句子表示了一種進退維谷的狀況,使用這個項目需要一個你不是很確定叫什麼名字的人允許。如果它還被放在某位無名士兵的辦公室裡,恭喜得到額外點數!
  3. 使用龐大的收容設施: 根據斯洛伐克法律,一個人住的公寓應有約十二平方公尺的居住區域,之後每增加一個人再增加六平方公尺。如果你的SCP符合Safe標準,而且不會發射無法阻擋的致命射線(或更糟的什麼東西),那麼沒有理由把它放在能容納一個平均家庭的房間裡。一個放在合適位置的保險箱通常已經是個好選擇。
    1. 特別注意-高聳入雲:除非項目真的會發射某種無法阻擋的射線讓你可以合理地把它懸吊在一個巨大腔室(雖然也可能是在戶外)的半空中,或者你正試圖收容一個巨人,否則沒有理由讓天花板超過大概三公尺。特別是那些立方體形的收容間--擺明了作者實在懶得正確搞懂立體空間。
  4. 把明顯胡說八道的科學當成收容措施的一部份: 從純鈦、「精製、不可刺穿的金屬」到試圖用碳纖維綁東西--如果有人寫出這種東西,電子紙會哭出九伏特的眼淚。如果加上#3來製造巨大的、結構上不健全的宛如致命樓層的大廳或者球形收容室,這一項會顯得特別迷人。這些胡說八道會打破讀者的懸置不信,而且很多時候這也是偷懶的、無聊的、老梗的收容措施的理由 --這真的超級硬的這真的超級抗酸性黏液的是屬於老式平台遊戲的材質分類,不是屬於科幻小說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使用真實性的材料以及合理可信的措施能幫你勾起讀者興趣,然後作為一個加分點:如果它因為現實生活的限制而不太能達成,可以讓這一切變得真的可怕。

    想想如果SCP-106身處的建築就被鑽石封鎖、鎢鈦█合金加固,永久且安全地把它封在裡面會讓它變得多無趣。
    1. 頻煩濫用科學數語會倒置損失: 說認真的。確定你沒寫錯字,然後確定你明智地使用了這個詞。「大量的電力」、「博士的補給」、「邊緣社會傾向」或者「溫度的數量」等表述,就算讀者知道這是故意這樣寫的,依舊會顯得作者對整個主題一無所知。你可以考慮去讀Technical Words,這會很有幫助,而且你也能循序漸進做得更好。
    2. 公制單位: 儘管基金會宇宙(跟現實世界)中,SCP基金會很大一部份是在美國運作的,它還是一個國際組織,並以公制單位為標準,因為轉換單位的隱含需求可以導致安全上的風險。弄錯公制跟英制單位很難被察覺到,因為誤差通常少於一個數量級,更糟的是這種誤差在關鍵的、緊張的情況下更容易發生,因為人們在這種時候傾向於轉換回既存的表現模式。當這類錯誤發生在NASA,我們會看到火星極地登陸號報廢;如果這發生在基金會,那世界可能就毀滅了。
  5. 輕率的措施設計: 讓你的項目(甚至可能經常)突破收容然後殺一堆人來展示它固有的危險性是很誘人。但結果會是某個 伊萬 讀者斯基-評論者洛夫 讀完你整篇文檔之後搔搔頭,說「他們為啥不做[已編輯]來收容它?」如果他說的是對的,場面會變得非常尷尬。記得基金會有一群聰明的研究員和無情的計算機,他們擁有的資訊至少跟上面的那個伊萬一樣多,所以也該早一步想到。世界被一群能力不足的人掌控,這樣的想法是很嚇人,但SCP基金會在這一點上基本沒辦法跟新聞報導同台競技。
  6. SCP基金會不是酒店: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你的SCP在Site-██的大廳閒逛,或者更糟的,被招募為基金會的私人X戰警。這是很陳腐而且惱人的,來自遠古愚蠢時期的遺產。 例子像是SCP-103最初的釋放導致一些平民賠上了他們的性命,還有SCP-1316準確展示了如果你放鬆戒備讓可愛的小貓在設施裡毫無限制地閒晃會發生什麼。同樣道理,如果你要准許一樣物品出現在知能SCP的收容室裡,想想它被濫用或者用來傷害自己的風險。刀子對收容物不是可接受的物品,不論他表現得多麼喜歡玩刀刺指縫的遊戲。儘管如此,什麼是可能濫用的物品或特質通常取決於收容物的能力--舉例來說,提供SCP-637寫字工具可能導致一次收容失效。
    1. SCP基金會也不是星巴克: 而基金會員工不是好辯的顧客。因此明令禁止沒有任何一個腦袋勉強還算正常的人會去做的事,像是在除了要求的D級人員以外的任何人身上測試明顯危險或有害的項目、進入有害生物的圍籬中之類的,比沒有意義更糟糕。這些不只讓宇宙中讀文件的基金會人員浪費時間,更暗示著這類事件太常發生使得那非得有個清楚的警告,讓基金會看起來像是聘用了一群八歲小孩而不是職業級專家。例外是強調避免容易發生但代價嚴重的事情,像是意外的使用了鋁箔而不是錫箔(在兩者的區別十分關鍵的情況下) --把常識當成指導。
    2. 不要過於詳細: 如果一個東西應該放在板條箱裡,不要把它說成是櫟木質、牆兩吋厚的板條箱。除了會讓收容措施的長度爆炸、讓閱讀體驗變得無聊以外,其實也是一個導致宇宙內災難的捷徑。從level-0安全人員的角度想想看--那天你需要執行第N個SCP的維修保養,然後你手上的收容措施有一整頁那麼長,大半還是沒什麼意義的內容。你那天很忙……於是你可能決定忽略一些小地方,也許在沒有可用的櫟木箱時換成胡桃木箱。但是接著……沒錯。沒事發生,因為那一條內容跟必須的收容措施一點關係都沒有。於是隔天你繼續這麼做,因為完成所有那些瑣碎的要求真的是件苦差事,沒錯吧?沒錯,除了某次你用了馬氏體鐵管而不是奧氏體鐵管運輸那群書呆子從南極州帶回來有生命的冰塊,還不小心把它碰到地上。向收容失效問好,然後跟你的雙腳道別吧。
  7. 不適當的人員調度: 跟科學錯誤會讓科學家氣炸一樣,不明智的人員調度可以惹惱任何一個管理過比石頭收藏櫃更複雜事物的人。除非是在控制下的實驗中,否則沒有理由讓D級人員拿著武器,那是安保人員的存在意義。你也不會讓他們在站點裡閒晃然後打破東西造成收容失效,那也是安保人員的存在意義--我是指避免那類情況發生。另一種極端情況,讓4級人員去做前述的D級就能達成的任務(例如哼出一段旋律)來強調緊要關頭的重要性,就跟讓美國水務公司CEO把屎從你堵住的排水管裡挖出來一樣合理。再強調一次,如果你不確定,那就去問知道的人,像是EchoFourDelta5 儘管並不算盡善盡美,這個頁面是已被接受的設定,可以幫助我們弄清楚誰該做甚麼。
    1. 雖然D級是免洗的,他們也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把批量屠殺他們當成收容措施的一部份需要很好的理由。想想SCP-1158--它喜歡狩獵人類,但我們餵它吃羊因為那已經是個夠好的替代方案了。
    2. 請不要把人當砲灰: 有其他人在這方面更有經驗,但機動特遣隊是由經高度訓練的專家組成的,配備精良而且有能力快速應對新的狀況。就算萬一遇到收容失效或者在回收物品的過程中事態無預警地急轉直下,也不太可能會整群被輕易地屠宰掉。SCP-1105的回收紀錄是一個好範例,展示了這類的行動看起來該是甚麼樣子。此外,我上次看的時候,達爾文獎也不是以恐怖為賣點,就這點我猜大部分的人並不覺得笨蛋蠢死很可怕,相反的,某種程度上還很好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