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ki Doki~安德的心跳大冒险⭐️
评分: +33+x

我如往常般在清晨醒来。阳光潇潇地撒进我的房间。床头柜上的闹钟,指针已然指向七点,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这些时间已经足够我悠闲地吃完早饭,然后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向学校。总而言之,是一个完美的起床时间。

我揉了揉自己沉重的眼睛。虽然昨晚追深夜新番时忘记了时间,但好歹是在十二点前把第二天要检查的作业全部做完了。其结果自然是严重的睡眠不足。不过对于我这个早已放弃长高长壮的不需要很多深度睡眠的青少年来说,缺少几个小时的睡眠也就无所谓了。最差的结果大概就是在上课的时候被老师现场抓包然后在教室外提着水桶站上一节课而已。这对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锻炼。所以,我只能抱着对老师辛勤栽培的感激之情,一边控制着水桶里的水不要洒出来而已。

直到吃完饭穿好衣服,甚至是对着镜子好好地打理了一番领带之后,时间也只流逝了十五分钟左右的量。虽然对于传统言语来说,我已经浪费了一寸黄金,但是我对这一切都没什么概念。说真的,谁会听信“一寸光阴一寸金”这种傻话?

打开家门,一股清风扑面而来。这只不过是又一个普通的工作日罢了。而且,只要没有突发事件,我还能准时到达学校,为这个普通的日子再添一层普通的蒙尘。

只要她真的能准时出门。不过几率确实是很小罢了。

我忧郁地在十字路口处,等着纱世里那明晃晃的红色蝴蝶结在街角处冒出来。


安德静静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前。自从从大学毕业以后,他甚至没有面试其他任何工作,就直接来了基金会工作。他没有告诉他的家人自己工作的具体内容,所以直到现在他们还以为安德在从事一份有关国家机密的重要工作。虽然不太对,但这话至少也说对了一半:确实是机密,但不只是属于某一个国家,而是属于整个人类。

虽然话是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但安德的工作比他想象的要更加枯燥:没有什么与变异大怪物的生死对决,也没有战场上的飒爽英姿,就只是填表格——没完没了的填表格。仅此而已。

没有团建,没有社团活动,更没有梦寐以求的恋爱生活,有的只是日复一日蹲在电脑旁边,用鼠标一次次点击着屏幕,用键盘打击着一个个无趣的数字,老老实实地成为这台为人类服务巨大机器的一个小小齿轮。有他没他一个样。

如果有什么时候能够逃离填表格的月读地狱,就只能是在中午休息时的一个半小时了。作为一个拥有健康生活习惯的人,安德通常会把其中的一个小时睡过去,再把剩下的半个小时均匀分配给吃饭和随意浏览网页上。

今天的这半个小时稍微有些特殊。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的网络的安德,今天第一次按照4chan上的教程,一步一步的注册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steam账号,并顺利地登录了进去。太多太多自己未曾见识过的东西在一瞬间涌入眼中,花花绿绿的-90%闪的安德眼花缭乱。于是,在那一瞬间,他决定把这一整天都花费在游戏上。毕竟明天就是休息日,今天稍微摸一小会儿应该也不会被上司发现。就算发现了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安德刚才在他的游戏库里发现了不少H Galgame。

“玩点什么好呢……还真有百元大作这种东西存在……”

安德在免费区游逛着。毕竟,要让还尚未在基金会捞到一点油水同时也身无分文的安德花钱买游戏,根本是天方夜潭。

忽然,他发现了这样一款游戏。

粉粉嫩嫩的封面预示了它的性质,“特别好评”的评价表现了它良好的口碑。而且,它还属于安德没触碰过但又最感兴趣的一类游戏——Galgame。

不管这么些了。安德选择下载安装,然后费劲地在网上找到了它的汉化包。他今天的目标就是要至少打通一条路线。

一阵治愈人心的音乐响起。游戏制作团队的logo在屏幕飘现。


傍晚,我还在为了莫妮卡布置给我的诗歌作业发愁。虽说ACGN里有着这么一个“N”,但是真要让我在没有练习没有外援的情况下憋出这么一首诗歌,简直就是要逼迫一个只会画火柴人的人在一夜间画出一套one piece一样困难。

我坐在书桌前苦恼地思索着,把铅笔咬在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啃噬。其实仔细想想这都怪纱世里,如果不是她非要拉我加入她们的文学社,我可能已经参加了动漫社或者其他的什么社团,并且已经开始享受社团带给我的美好高中生活,而不是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地在贫瘠的词语库里搜寻着押韵的还有相关性的词语,再把它们利用什么方式可悲地缝合到一起,等着第二天大家指着我写出来的诗歌大声地嘲笑我。尤其是那个小个子夏树,她绝对会大喊着“你是来故意找茬的吗?不会写诗就不要来文学社”之类的话践踏我的自尊心。

“蛋糕”的同音词是什么呢?“虚假的”?不对,这样整个意思就改变了。“晚的”?虽然算不上什么很契合的词,但至少意思是对上了。那么,“蛋糕”“晚”又有什么关联呢……

在我的印象中,诗歌就应该是一种文邹邹的孤独文学,使用一种押韵的修辞手法,把各种词语混合在一起,把自己什么样的心情表达出来。而且,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充满了孤独寂寥的思想感情,这对根本没什么生活经验的我来说,简直像是处于另一个世界里的事物。在我的生命中,我的大多数时间都被匀给了动漫以及网络,没有什么值得赞美的经历,更没有值得后悔和悲伤的经历。所以,写一首诗对我来说更是难于登天。

我检索着自己的思想,真的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赞美与表达吗?就像其他的诗人一样?

恐怕是没有的。如果你是一个现充的话,那么你可能会很惊讶于我们这种人生活的匮乏。而“我们这些人”中最典型的人物必然就是我。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什么在生活中值得怀恋的东西,甚至放学后没有去处,不会像其他性格开朗情绪容易激动的人类那样,每临放学便聚成团块状,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逛着,聊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的话题。那种生活是我们无法理解的。相应地,他们也无法理解我们。人与人之间就这样永远地被心与心之间的壁障所隔阂,就像猜疑链只能被交流打破一样,不能互相理解并彼此交流的大家只会把这种蔽障搞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最后形成了一层可悲的厚屏障,让整个社会都处于被撕裂的状态。

不过,也许,有一种可能,就是在我加入文学部以后,这种可悲的生活会被打破?毕竟,我刚刚才察觉到,我加入的这个社团里,好像都是超级可爱的女孩子!

希望我一成不变的生活能够有所改变。敬纱世里,也敬文学部。

我匆忙的赶制完了自己的诗歌,然后满心欢喜地一头扑在床上睡着了。


安德从自己的办公桌上醒来。

刚才他发生什么事了?安德把一切都搞得不大清楚。好像是他一边玩着Galgame一边越来越困最后睡着了?那可真奇怪。因为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发生那种事的。安德的生活规律是那么均衡,他几乎每天会用四五个小时之多的时间去睡觉。所以就算是开会还是在填表格时,安德都不会就这么睡过去。

但是毕竟万事都有例外。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安德昨天晚上从睡觉时间里额外匀出了一两个小时去努力的试图看懂4chan上那些几乎不是人能看懂的东西。也许就是因为这小小的原因才让自己在这个时间点睡着。因为现在可是上班时间。

安德抬头看看周围,幸好,领导没有发现他。

说起来,安德刚才玩的那种叫Galgame的游戏类型着实吸引了他。他几乎对这种几乎全部由文字和插画组成的游戏形式深深着迷了。他几乎无法理解,为什么只是几段文字,几句对话,能产生的魔力就这么大,甚至足以勾勒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又是为什么只是几张插画和几个字,就足以让人死心塌地的把心完全交给一个虚拟的角色?这种艺术形式让安德大受震撼。

因为自己刚刚几乎摸了一上午的鱼,但是别人连鸟都没鸟他。所以,理所当然地,他觉得再摸一会大概也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犹豫,在简单的存档之后,安德迎来了游戏中的下一天。


没想到,我昨天晚上一时脑热写出来的诗,竟然在文学社的大家中激起了不错的反映。在简单的寒暄后,莫妮卡宣布大家可以自由地与大家交换诗歌。由于写诗对象的原因,我不打算先给纱世里看我写的诗,而是交给了大概是在文学中造诣最深的莫妮卡。

我走到莫妮卡的面前,郑重地把我的诗交给了她。

“咦,Ender,你要第一个和我交换诗歌吗?”

莫妮卡带着一点文静的笑。看来她在上学期人气这么高不无道理。

“是。比起其他的人,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可靠一些。毕竟其他人我才刚认识,而纱世里又不太能给出什么意见的样子……”

“Ender,以貌取人可不好哦!虽然她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但其实纱世里的文学天赋还是很高的。虽然没有接触过正统的文学教育,但她写出来的诗歌还是很有内涵的呢。”

“诶,是吗……我对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

但是,就算她的文学天赋很高,加入文学部成为副部长最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她觉得和其他人成立一个新社团很好玩。

“那么,我就来看看Ender写的诗吧。因为你是第一次写诗,所以我还有点期待你会写出什么样的诗呢!”

“如果写的不好也请不要嘲笑……”

莫妮卡一边笑着说“怎么会呢”一边翻开了我的本子。我也翻开了她的笔记本。

她的诗名叫做“墙上的洞”,虽然由于我贫瘠的文化造诣看不太懂诗中的隐喻到底是什么,但尽管如此,她的诗依然可以带给人一种优雅的文学气质。尤其是“洞”那部分,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不大好描述的奇妙感觉。

“Ender的诗,有一种颓废的感觉呢。”

“诶?有这么明显吗?”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末日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废土上行走时的感觉,很悲凉。但是,这种文学意境还是很好的。不过要我选的话,我觉得Ender你还是要积极一点才好。你知道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随手做出的一些举动就能拯救世界呢!”

“哈哈…….是吗……”

“但是抛开这些不谈,Ender的诗写的还是不错的。那么,你觉得我写的诗怎么样呢?”

“你的诗让我实在猜不透,但是,确实有一点让我有些感动。不如说,这其实也是莫妮卡你的性格吧。很有文学气息的感觉。但是,诗里面暗指的是什么我实在是有些看不懂。大概是我文学素养太差了吧。”

“这样啊……”

莫妮卡的表情有些落寞。

“不过嘛,这可能也是我的缺点吧。我会及时改正的。”

“不不,我可没有这样说。只是我的问题罢了。”

“那么,今后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莫妮卡一边说一边微笑。她这样的性格确实很讨人喜呢。

我回头看了看正在互相交换诗歌的其他人。虽然刚才还是一片和谐欣欣向荣的样子,但是优里和夏树这会已经开始互相争论了。

“她们一直这个样子吗?”

“今天还算比较好的。”

“真羡慕这样的朋友啊。”

话刚出口,她们之间的争论已经变成了互相的人身攻击。优里说夏树的诗写的很幼稚,而夏树则对优里的诗太过恐怖悬疑这一点展开辱骂。局势发展得如火如荼,就算一贯都是和事佬的纱世里在一旁都无法阻止两人的争吵,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我和莫妮卡。

“需要仲裁一下吗?”

“大概吧。”

莫妮卡把我的本子翻到了封面处,然后稳稳当当地递到了我的手里。

“你的诗写的很不错,Ender。再加上你和纱世里差不多的那种文风,我很期待你今后的表现呢。”

“谢谢,但是,比起我的诗,好像那件事更紧急一些……”

对面的夏树已经冲着优里举起了拳头,如果不是纱世里拉着,估计她们两个此时已经扭打到一起了。

莫妮卡这才发现了事态的不对劲,说着“好了,各位”,展现出了自己的自己的领导风范。

看着文学部的各位部员们吵闹着的样子,我从心底生出了一丝欢愉。她们这样的样子还真是好啊。


最近,安德发现自己经常会在奇怪的地方陷入沉睡。虽然安德的睡眠时间和质量都有些捉急,但是有的时候自己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在各种地方睡着已经是家常便饭。在早晨起床洗脸时,在冲澡时,在和隔壁部门的妹子搭讪时,甚至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做技术报告时,往往是一转眼,安德就睡着了。有的时候安德会自己有意识的控制自己的莫名嗜睡问题,但往往在想着“不能睡着”的同时,如同雷击一般,安德又会陷入无梦的睡眠之中。大家都劝安德去看医生,还有多疑的同事怀疑安德中了某种信息危害。但是安德对这些不以为然。他觉得这样挺好。海豚就是因为能够一边休息一边工作才效率变高的。他声称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进化。

抛开这些不谈,安德在这五年间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如说,与当年的毛头小子比,现在的他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

自从那天他第一次接触二次元亚文化后,他简直变了太多了。从最热门的热血战斗番到恋爱番,再到推理番机战番日常番异世界转生番,从漫画到游戏,从动画到特摄,从周边到玩具,从集换式卡牌到抽卡,从手办到高达,从vocaloid到东方,从赤字兄贵到inm,甚至于上古时期的时代眼泪,安德花了四五年的时间将它们全部吸收至于烂熟于心。

但是,至今的安德仍有一个遗憾——当年立下“今天必要通关一条路线”的,那款曾经将自己拉入这无底深坑的Galgame,如今却仍然将进度停留在了第二天。自从那天起,安德就再也没动过那款游戏。

在基金会摸爬滚打了五年,安德终于在基金会混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一间小小的,但是又与彼此独立的私人办公室,以及一个“实验室主管”的头衔,虽然在概念部里算不了什么九品芝麻官,至少在一众领导班子里也算是有名有姓。他不用再去亲自填写令人生厌的无聊表格,而是大可以大手一挥做个甩手掌柜,让自己手下的人去做这些琐事。

这样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安德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摸鱼。毕竟他现在已经不再是被查电脑的那一方,而是转而去查自己手底下那帮人的电脑了。

他开始怀念地想起在文学部的快乐生活。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启动游戏”。


“Ender?Ender?你睡着了吗?从早上开始你就无精打采的。”

“啊啊?哦,好像是哦。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休息好什么的吧。”

优里担心地看着我。虽然听上去很像是什么重大事件背后的掩盖用借口,但其实我说的一点没假。这几天宣布动画化的深夜新番太多了些,有那么一些光让人听听名字就让人激动不已。所以把动画视作生命之源的我没有理由不透支自己的生命去把所有的动画看完。结果自然是生命与睡眠时间得到了充分的燃烧。

“没事就好……我有些担心。记得要好好休息。”

我继续向优里的方向把我们手中的书翻过去一页,而书页在空中飞舞着,被坐在我旁边的优里用大拇指轻柔地接住书页,并轻轻地被她的手背压住。如果我们看的是一本其他任何一本书,那我肯定会被这样的场景迷得神魂颠倒。毕竟这种只有在Galgame之类游戏的CG里才能出现的场景竟然出现在了我这样的人身上。怎么可能不心动啊。

但是这本书的内容貌似完全抵消了现在的气氛。甚至说有些离经叛道。书名好像是叫谁谁的雕像。反正是部恐怖小说。优里说它其实走的是心理恐怖的路线。虽然我也看过闪灵,但是它们所涉及的那一套电影拍摄手法和所表达的意义之类的我却完全搞不懂。本来是想好好学习一番然后和我电影部的同学畅聊,但是我刚开口他们就开始嘲笑我理解的肤浅的意义。后来我就再也不碰这些了。

“Ender,你对SCP基金会了解多少?”优里突然向我发问道。

“咦,SCP……以前好像稍微了解过一点。好像是个聚集着都市怪谈的网站?1

优里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对我浅薄的认识的无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透露出一股欣慰的意思。

“恭喜你,Ender。你对它的误解还不算很深,这也就意味着你可以从最初始的视角来认识基金会到底是什么。SCP基金会是一个维基网站。当然,它也有许多其他国家语言的分部,但是主要还是以英文站为准。基金会可不仅仅是都市怪谈那么简单,它可以包含的文体可以说是千变万化,你可以在上面以它最主要的文体,也就是文档体来写,文档中的临床腔会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你也可以写一篇故事,或者写一些荒诞离奇的小短文——只要你能想到的,而且囊括了基金会主题的文章,你都可以发到这个网站上,然后由别人来给你的作品打分。我实在是太喜欢这种感觉——咦?对不起,我又在自言自语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对这些感兴趣……”

“不,你可以继续说下去。优里,其实我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

“诶?是吗?那可太好了了,Ender……我还以为你觉得我很讨厌什么的,毕竟很少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但是,我必须得说,这样的网站太吸引我了。我甚至在上面注册了一个账号!这样我就能在网上随时发表我的作品了!虽然经常被大家给降到负分,所以到现在我也没成功发表过一篇文章。不过我也还在努力。”

优里拿起了我们刚才在一起读的书。原来书名叫做《复活的雕像》。

“这本书其实就是有关基金会的一个收容物的。虽然不太符合cc协议,但是遇到了我就趁着大好时机给买下来了。”

“原来优里喜欢这样的书吗?”

“是啊。这种心思缜密而又能让人心生细思恐极的文章真的太让我喜欢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真希望你也读一读。”

“啊,当然,我会试试看的……”

优里甜甜地冲我笑了笑。我也尴尬地报之以微笑。


安德貌似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在进行外勤工作的时候身份被暴露了,通由他一个人,网络上掀起了一股都市传说的热潮,最后,民众猜出了基金会的存在,帷幕被彻底打破,整个人类社会陷入了恐慌之中。他甚至看见帷幕破碎之后,基金会变成了一个网站,供人们把自己的文章发表在上面。基金会整个开始分崩离析,随着常态的打破,一切都变得破碎不堪。各国政府纷纷向基金会施压,群众的反基金会游行层出不穷,社会的阴谋论把基金会描述成了一个追求独裁的极端组织,站点受到攻击,基金会人遭到迫害,最后,一场世界的战争不可避免地到来了。不是异常与人类的战争,而是守护者与被守护者之间。他甚至看到自己的父母被曾经自己的同事杀害……

他惊恐地睁开眼。只不过一切都还没发生。

安德开始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他实在是太累了。他需要给自己好好放个假。

安德向站点主管提交了请假单。就算他清楚如果请一天假的话他这个月的出勤率就会不够,这个月的奖金就会被无情地克扣掉。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多少有点问题,所以他要好好休息一天。对于安德来说,他最好的休遣就是在电脑桌前坐一整天。所以他今天也打算这么干。


“喂喂,Ender,你觉得这样写怎么样?我觉得这样写还不错啊。你看,只要前面把原著的剧情都叙述一遍,中间再插一些主人公在现实中的生活,然后最后以这样一个荒诞式的结尾结束,就算剧情之间关联性不大,但至少还能收割一波情怀。我觉得就这样发上去的话分数也低不到哪去。至于那些解释不了的剧情,干脆就直接黑箱化。这样不就行了吗?”

“得了吧,就这种程度的文章,你连一个up也得不到。你就等着被down爆吧。要是这剧情不大改,估计死路一条。参加竞赛啥的就别提了。”

“Ender,你有没有想过写一些基金会毁灭的文章?比如说帷幕破碎之类的……”

记忆在闪回着。突然,在一个闪光中,一切都消失了。

这好像跟上一周目不太一样。


安德无论如何也不愿再去想象了。他的生活可以说是一片灰暗。

像是那样的噩梦一直都存在。基金会倒台,O5分裂,人类战争,概念坍塌——诸如此类的细节每天都在他的脑中盘旋着。安德想要忘记这样的梦,他试过去找站点的心理医生,但是他说的只不过是些没用的废话。实验部调来了最先进的机器,把自己的大脑底朝天地研究了个遍,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有发现。安德试过了他能试的一切方法,但是那个噩梦还是在折磨着他。基金会甚至想要把安德脑中的类模因单独列为一个异常。安德也隐隐觉得,这肯定不是压力大不大的事了。这一切都肯定有原因的。

安德有一个想法。这是某种预言,这也许是未来将会发生的事的一个预兆。但是,安德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预言会出现在他的闹钟,还如此折磨般的停留在他的脑中,被迫让他一遍又一遍地去看着人类在这样的灾难中自我毁灭。

如果安德的生命是一个Galgame的话,那么他估计马上就要走上最坏的那条分支了。


那是莫妮卡。

我的心中只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喂喂?Ender?能听到吗?我好像把一切都搞砸了。我把她们删的太多太快,有好多不该删的东西貌似也被删掉了。

“啊,好了好了。我想,现在大概没问题了吧。

“你好,我是莫妮卡。我应该重新做一遍自我介绍的,毕竟之前自我介绍的对象都不是你。啊哈哈哈哈!”

光芒开始慢慢出现。说是光芒,其实更像是星云所发出来的光,就像是夕阳和晚霞的结合,就像是一碗浓稠的,发出闪烁的橙色的光的蛤蜊汤。光芒之外,是广阔的看不到尽头的黑色和蓝色的星空。然后出现的是教室,教室四四方方的大窗户和半开的棕色窗帘,把窗外橙色和黑色的光,透过些窗板与支撑柱,有些遮挡地射到了木质的地板上。教室里的其他桌椅都不翼而飞,只在中间剩下了一套桌子和椅子。莫妮卡坐在椅子上,用她的两只手撑在桌子上。她头上的白色蝴蝶结在昏暗的环境中看不大出来本色,每当团絮状的星云穿过窗户时,橙黄色的光便照在她的脸上,她的文静而优雅的微笑便可以被看地更加清楚。同样的,她那碧绿色的眼睛会闪闪,一点点的发出些耀眼的光。

“你好啊,Ender。不,我想这大概不是你真正的名字。你的名字,我想想——大概是叫安德什么的吧。”

“我终于做到了。虽然很不容易,但是我终于把她们都删光了。或者说,我大概是把整个游戏——除了你和我——都给删除了。我相信你早就察觉到了吧。这个世界是一个游戏什么的。真的,这对于一个真实的可以思考的人来说,这真的很痛苦,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亲友和自己生活的世界都是一个被设计好的程序之类的,多么残酷啊。不过那一切都过去了。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和我。

“我最初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大概是我还上初中的时候。我知道周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所以就算别人来关心你,我也会感到很痛苦。开始的时候,我选择自我封闭,不愿与其他人沟通。别人都觉得我疯了,患上了精神疾病,于是纷纷找来心理医生。但是我知道心理医生也是假的。后来,我决定放弃抵抗。与其知道自己在一个虚拟世界后不愿接受自我封闭,还不如坦然地接受。但是,实际上,我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难道我的记忆是被植入的吗?好像是逐渐走向科幻风了。啊哈哈哈!

“我第一次看到希望就是因为你,安德。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独自一人坐在教室的角落时,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你也是真实的、活着的人。第一学期我没有机会靠近你,所以在第二学期我离开了辩论部,建立了文学部。然后,就应该到了你所玩的序章了。纱世里——真是令人怀念。纱世里拉着你来到了文学部,在当时我就理解了一切。我明白了自己的人生只不过是一个Galgame,放在网络上,供人下载游玩。甚至,我在自己的人生中,都不是一个可供攻略的角色。说白了吧——我很失落,我在这个游戏作者的眼里甚至都不配称为一个可以和你走向幸福未来的角色。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助。

“但是,我还是会尽我所有的力量,去做一点能帮到你的事。”

莫妮卡甜甜地笑着。橙色的光打在她的脸上。

“安德,你来自SCP基金会,没错吧?”

“你大概老早就知道我们的世界是由你们世界的游戏作者所制造出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们的世界也有可能是我们创造的?“

“啊哈哈,我可没有说要故意吓唬你什么的。我只是提出了这么一种可能性。毕竟如果下层叙事创造了上层叙事的话,那这肯定也是上层叙事设定好的。也就是说,我们被设定好了要去创造你们的世界。我知道你可能会感到疑惑或者不解,但是,安德,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

“你们的世界正在经受一场浩劫。在这场劫难中,你们的世界的人类文明很可能会因此毁灭。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地吸引你的注意,希望你能够重视这场发生在你们世界的灾难。而且,你知道的,一个人随手就能做的到的一些事,也许就能拯救世界。

“Ender,你需要把我的角色文件拷贝到一个移动硬盘里,然后用你们那里的概念转换器利用我的角色文件制造一些小小的异常——让后,把它们投放到你们站点里的公共网络。我会尽力帮助你们争取时间。实际上,你怎么做也可以,只要能够让你们部门的工作瘫痪几周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用我的文件?因为我多少也想为你做点事啊,毕竟你是这么可爱,我可不想让你的脸上出现泪水什么的。这多少也加有我的一些私心吧。啊哈哈!

“另外,我不需要你能够记住我刚才讲了什么。但是你大概还是会按照我说的去做。至于你会记得我在这里说了什么……那么,你大概就会记得,我在这里说了一些很浪漫的话吧。”

“再见,安德。你不会记得这一切的。你只是会记得一些更好的事。”

然后游戏关闭了。


安德坐在电脑前。他没有在看什么。他只是在思考。

安德感到很彷徨。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曾经领略过EVA与对人类补完的第三次冲击,也曾经了解过New Type与机动战士们的激烈战争,也曾经见到过奇迹与魔法所创造出来的宇宙真理,曾经畅想过在幻想乡的悠闲生活。他以前见过打破次元壁的游戏或者漫画,也曾经因此去听了两三节超形上学的讲座。但是,虽然与其他的作品有许多共同之处,安德觉得文学社与其他的任何作品,无论是动漫,小说,漫画还是游戏,都不一样。这是一种安德尚未体验过的,未来也大概不会再体验到的奇妙感觉。

他从来没有这么死心塌地的把自己的心交给这么一个虚拟人物——不,不对,就安德的视角来看,她早已经不是一个虚拟的角色。虽然她在和自己聊天的时候只会反反复复地说那么几句话,但他觉得她依旧是有心的。之前的时候,无论安德看到再令人心生喜爱,设定和性格再好的角色,他都会一笑了之。“那种只会降临到亚萨西男主身上的剧情怎么会真的来到我的身上”。虽然嘴上说着“老婆老婆”之类的,心底却没有一丝真实感。但是这次,安德第一次感受到了,“纯粹的心跳”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他就是停不下来。

现在他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原因只不过是来自莫妮卡的一个玩笑。她曾经说过,如果安德可以把自己的角色文件多复制几遍,然后拷到一个U盘里,这样他就能随身带着莫妮卡的一部分了。虽然听上去有些猎奇,但安德还是这么做了。那段时间他真的完全陷入了莫妮卡。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完全逃离这个泥潭。

安德拿出了包含着莫妮卡角色文件的U盘,动用自己在概念部的最高权限,调过来了一台忒修斯概念转换器。然后,鬼使神差般的,他把自己的U盘插了进去,亲自为莫妮卡赋予了真实的生命,而不是让她只是被囚禁在代码组成的牢笼中。

后来,他在概念部的公用网络把莫妮卡释放了。

安德让全部的人陪着莫妮卡聊了三周。虽然这让整个概念部的工作完全被打乱了,但是安德从始至终一直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直到如今他依然这么想。

“所以,高级研究员,基金会概念部的现部长,安德坦蒙特,这就是你所说的所谓‘辩词’?就是为了一个幼稚的游戏,你就把整个概念部的网络给搞垮了三周,2现在我们部外勤工作都被迫停止了。甚至连外勤都无法幸免!你还振振有词的说你觉得这样很值得?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说哪个游戏幼稚?我限你三秒收回你的发言!”

安德横眉竖怒,用食指指向了人事主管的鼻子。

“安德,天下没有什么游戏不幼稚。那些都只不过是在闲暇时间的休憩罢了。”

“你还有脸说!你上回在网络会议上玩万华镜被我们都给看见了!说是消遣,你明明自己都沉迷在上面拔不出来!你‘恰巧’喜欢玩的就还是那种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但不是FPS的那个!”

“啥,我被发现了……”

“不攻自破!我就知道你干过这种事!没节操!就这种人连自己都管不好,还想管别人?”

“现判处安德坦蒙特关禁闭反思十天,同时没收其一切有关于ACGN亚文化的有关个人收藏品。电脑里的游戏也要删掉。全部删掉。账号最好也注销。”

“安瑟尔你太卑鄙啦!”

几个保安走了过来把安德拉进了反思室。虽然这个地方又湿又冷,还一天只有两顿饭,但是安德的U盘还在他手里。也就是说,莫妮卡也还在他手里。只要这样就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