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Domain
评分: +25+x

Domain今天过生日。

他从今天早上员工宿舍硬邦邦的上铺起来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见身边不断哀号着的闹钟上的日期,2019年5月5日。他一直记得很清楚。

他想起了以前,自己还小的时候,一家人将他围在中间,握着手许愿,然后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

还有,虽然他不太愿意回忆,作为寿星的他,总是事后脸上奶油最多的倒霉蛋。他姐姐还经常很欠揍地问他是不是因为奶油涂得多所以长得一直这么白。

当然,在基金会里,一般是不会给员工庆祝生日的。

一方面是因为可怕的工作量,干外勤的特工们就不必说了,就连文书站点的研究员们也要每天周而复始地经历一次“愚公移山”的过程,有办生日派对的时间还不如为自己以后可能的休假铺垫点工作量;

另一方面,毕竟,能活到自己在基金会第一个生日的人,真的没有多少。


早上七点。

他端着咖啡,嘴里叼着巧克力甜甜圈走进了办公室。

他小心地把咖啡杯放在自己办公桌上仅存的巴掌大的空位,硬生生把土豆饼整个吞了下去,然后高高举起双拳:
“好,那么就开始充实的一天吧!”


早上七点半。

他在美梦中被人用手狠狠地掐到了 排骨 腰,随着一声响彻整个楼层的惨叫,他拧过头看到满面青筋暴突一看就是昨晚游戏没通关的站点主管Dr.Strike;
“吃完早饭就给我打瞌睡,不好好干活,你养春膘啊你,滚操场跑10圈去!”


上午九点。

一坨尚未成型还冒着水蒸汽的五花肉瘫软在Site-CN-56的楼梯间里。


上午十点。

终于把手头的文案暂时清理干净,他一边揉着酸痛的脖子一边垂头丧气地走向自动售卖机,掏进裤兜的手僵住,然后战战巍巍地捧出三枚一毛钱硬币。

他再抬头扫视一圈价格表,很明显,上面的数字多出的不只是一两个零那么简单。

他回头看见身后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其他研究员们,默默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看了看电脑上的系统日期,他愣了一会神,之后抱着一丝希望探出头问身旁的研究员熙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熙程听了问题以后有些莫名其妙,“啥日子?等下我看看。”他翻开日程表,“哦,对,今天啊……”

“对啊,今天……”

“听说要有一个新的Euclid运过来,好像还要有一支MTF短期留观啥的。”

“……”

“哦对了今天不是还有体质测试来着?呃,Domain?你还好吗?”

熙程非常奇怪地摇晃着瘫软在桌子上的他。


上午十一点半。

他想逃命一样冲进员工食堂,冲向那个熟悉的面食窗口,蛋炒饭在食堂提供的饭菜里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不仅好吃量足,3块钱的价格也不知救了多少兜比脸还干净的研究员。

铁盆里空空如也,像往常一样。他感觉自己的内心自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体质报告后又一次碎裂。不仅如此——
身后包括研究员熙程、研究员嘉伟等一众人低头一声不吭的享受着盘子里的佳肴。还有一个Strike在角落一张桌子上大啃鸡腿。

“干!”


下午两点半。

头晕眼花的他走进了小卖部想要找一块巧克力提提神,一进门跟正要往外走的Strike撞了个正着,他的眼睛迅速锁定在Strike怀里捧着的一大箱什么东西上。

即使脚步匆匆,他的目光还是成功捕捉到了箱子盖缝隙中的几个字符:“Dove”

他发出悲鸣一般的叫声冲向柜台,结果被告知全部的巧克力库存全部在10秒之前被站点主管Dr.Strike装箱带走。

于是小卖部多了一尊雕像。


下午五点。

整个人都要干枯的他被站点收容突破警报吓得一个激灵站起来,一个Euclid级异常,那种只在空白打印纸上传播的那种。

正想跑去厕所躲一躲的他被刚从厕所里出来的Strike抓了个正着。

“哟,Domain,手头没有啥活要干吧,碎纸机那边没人,你过去搭把手。”

可恶的站点主管看人的眼光极其精准,这个站点常识再一次以一种格外不幸的方式应验在他身上。

结果就是,他在嗡嗡作响的碎纸机与漫天飞舞的受到模因影响的打印纸们之间奋战了整整四个钟头。


于是,晚上十点半。

好歹从一天的工作中解脱,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倚在宿舍门上,费了好大劲说服自己拿出钥匙开门。

屋里,一个蜡烛闪耀烛光的生日蛋糕,和几乎所有认识的研究员们。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片掌声和欢呼,包裹着啥都没反应过来的Domain。

Strike亲手把烛光摇曳的生日蛋糕端到Domain面前,“Domain,生日快乐。”

Domain感觉啥也看不清楚,机械性地向着烛光的方向狠狠地吹气,然后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

黑夜之中,万籁俱寂;此时的Site-CN-56,因为一个人的生日而醒来,又一次充满了活力。

生日快乐,Domai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