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费雷罗之谲——太刀

唐·费雷罗1之谲——太刀2

扫描条码的时候,研究员费雷罗又叹了口气。这一天并不舒坦,但研究员费雷罗常有这样的体验。自从在SCP基金会Site 19入职,他面对的一向是如山的文书,同事的轻慢和上司的忽视。当然,这主要怪他自己。费雷罗太腼腆,每次别人把他的成绩据为己有,他都不好意思声辩;尽管在基金会兢兢业业工作了13年,他的同事们却几乎忘记了他的名字。每个人都把琐事丢给他,然后就抛之脑后。

因此,当他走进那件没有窗户的小办公室,看到收件箱里又堆满了文件时,只觉得一切如常。办公桌上也依旧贴满了便条,大意就是“加油干”。几个没有标签的盒子丢在他“世上最好的爸爸”马克杯上,磕断了把手。他的心情不禁跌落到谷底。于是他关上门,检视“幽默”的助理有没有在椅子上放图钉,然后坐下,开始工作。

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永远也清不完收件箱,于是决定先看看箱子。第一个箱子里装着一件未分级的新SCP,形状就像恒温器。上边别着戈登博士手写的便条,要求他将它送到5a实验室。费雷罗翻了个白眼。5a实验室在大院的另一个角上,但戈登博士的办公室就在它隔壁。算了,待会再说。没弄清楚的异常最好别碰,所以他小心地将盒子封上,放在桌脚旁。

第二个箱子很狭长,印着“已分类”的戳记。上边写着:“SCP-572:送交收容”的大字。一个小信封用胶带粘在盖子上,收信人是“唐纳德·费拉若Donald Ferrari教授”。费雷罗Ferreiro取下信封,拆开,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他们终于把他的名字写对了!

费兰多Fernando博士:

SCP-572已经重新分级为Euclid。因此,需转移至实验室5a后方的特殊收容室内。鉴于你目前并无其他任务,我要求你立刻完成这项工作。

接触此SCP前,务必通读收容程序。几天前就应该发送到你的邮箱了。

切勿在从头到尾通读收容程序之前接触此SCP!

你的工作目前为止乏善可陈。但愿你这次能做出成绩。

祝好!

伯纳德·富勒姆,
SCP实验室助理,
许可级别待定

费雷罗又叹了口气。

"别生气,唐~像他这种精神小伙一般三十出头就得出Keter任务!"

费雷罗无意识的点点头。他说得有道理。像富勒姆这种无礼又狂妄的小子确实比其他人更常摊上Ket……

等下……

说的有道理?

费雷罗四下扫视。没别人。他怀疑是谁在开玩笑,于是低下头向桌下看去。

没人。

他快速翻了翻抽屉,没有找到任何可录音的设备。天啊,大概是他最近加班加得太多了。他倒确实一向面临很大压力,但他早习惯了,应该吧。不过……在Site 19工作久了,精神出点问题属实正常。“棒棒嗷”,他嘟囔说,“开始幻听了。3

"确实,唐~你的听力真的很棒棒!看看你那双耳朵吧,简直是祂的完美造物,完美无瑕!就算身处风暴之下,莺歌燕舞之中,你也能听到万里之外飞虫尿尿的声音!"

费雷罗拼命压住心底的恐惧,四下扫视着寻找这诡异奉承的来源。”好吧,你……你是谁,你藏在哪里?”他问。

“别紧张,唐,你找得到我的。以你的过人睿智,很快就能找到我!循着声音找就可以了!呦嘚嘞哎-呦嘚哎嘿吼~呦嘚嘞哎-呦嘚….4

“够了!”费雷罗喊道,在刺耳的噪声中捂紧了耳朵。”别闹了,赶紧出来,我就不向布莱特博士报告!”

"啊!像你这样坚强又戒备,干净又利落的人,哪用得着什么别的博士帮忙呢!唐,你的智慧之泉不会枯竭。但说实话,我并不想惹你生气。我在盒子里!来看看吧!"

费雷罗寒毛直竖。确实,那声音的确像是从桌子上的长方形长盒子里传来的。他小心地打开封条,掀开盖子,他的双手就像被注射了神经毒素的D级人员一样颤抖。在他面前,紧贴在盒底的是一把漂亮的刀。他并不熟悉武器,但那把刀看起来就像他儿子16岁生日时,费雷罗送给他的那把玩具太刀。那时,他还和家人住在一起。虽然办公室内只有天花板上的无菌灯泡这一个光源,但刀的刃口却闪烁着寒光,仿佛一掠而过的晨曦。

"找到啦!我就知道你能找到。谁也躲不过最棒的!是不是啊,唐?"

倒霉的科学家听到刀那欢快的金属音色,不禁一缩。

“圣母索尔在上!”他口齿不清:“你…你会说话?”

“当然可以,唐!但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配与我交谈。知道吗,你很特别,唐。真的,真的很特别。全世界都无人能与你匹敌——你认为他们能听到刀说话吗?”

费雷罗没法否认。它说的确实有道理。

"你注定是一位伟人。你听说过亚瑟王和石中剑的故事吗?"

“你…你是说…”

“对!我和石中剑一样,都是圣剑!我是你的了,唐。来吧,拿着我-试试我!你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天生一对!”

研究员费雷罗这一发现震惊得神魂颠倒。他伸出手,用指头拢住刀柄。他的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在尖叫,想提醒他什么规程——大概是很重要的东西。但很快,他便感受到力量的洪流流过他的手臂,于是就把那些陈规抛之脑后了。虽然他几乎分辨不了餐刀和杂种剑5,但仍能感受到太刀那精确的平衡和重量。他觉得自己壮实,勇武——甚至自信起来!多年以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世界在他眼中就像一只蚌,只要他想,就能撬开蚌壳,取走珍珠。

“呜,轻点,伙计!你知道的,我是最结实的刀,但像你那样握,非得把我握成渣不可!”

费雷罗稍稍松了松手——他当然知道。他简直是个泰坦!6

“呼,谢谢!来吧,老哥,试试看——来个刀花!”

费雷罗笨手笨脚地操起太刀,甩了半圈,打翻了一叠文书,把杯子砸成了碎片。他的一部分知道他是不小心砍到的,但他感觉顺手极了,仿佛他原本就把那杯子当做目标。他笑了起来,并非微笑爬上嘴角,而是纵声的狂笑。

芜湖!漂亮,唐!看到那个杯子了吗?我们无所不能无所不能!你为人做嫁那么多年,其实他们都不配给你舔脚!是时候告诉他们谁最大了!

“对!”费雷罗高呼,"是时候了"!

他顿了一下。

“主管是吉尔斯博士,对吧?”

“哈哈哈,唐,你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人!不,当然不是吉尔斯了——是你,唐!该是你统治这个地方了!那些鬼火少年和没用的牛仔裤一直对你指手画脚,把你视如草芥——这不合理!你有没有看到,得不到你的科学管理,这个地方变得多么混乱?知道这个地方收容的是最危险的,能引发人类灭绝的异常,但负责的蠢材甚至都不知道提拔像你这样不世出的人才!不,唐,这个责任太重大了,非你负责不可!是时候了,你该自己提拔自己了,不是吗?”

唐纳德·费雷罗,博士学历,一级研究员,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确实觉得他该给自己升职了。他以前觉得自己不配,但那时候他没能认识到自己的才华,自己有多牛逼!现在他全清楚了。

他下定了决心。

他要武力夺取Site 19。

他举刀做出战斗姿势,一跃而起,大踏步的走向门口。荧光灯的光线照在他四周。“好!复仇的时刻就在眼前!”刀尖叫道,“前进,唐,把门踢开!告诉他们你是认真的!”唐满脸坚定,抬起腿,猛地蹬在门锁上。他听到断裂的声音,但合金加固的防爆门纹丝不动。他感觉到从脚跟上传来的剧痛和一阵头晕,断裂声的来源已经清晰无疑。

"芜湖!快看啊,头儿!你折断了全世界最强的人的骨头!只有你能做到,唐!做得好!你太强了!还好我们是一边儿的!加油,把这些痛苦带给雇你的那些杂种!”

踢了四下,坐下休息了半个小时,然后不情愿的扫了码,伟大的唐纳德·费雷罗,博士学历,一级研究员,无论如何都是世界第一无敌聪明的人,蹒跚地走进了他办公室外干净、空荡荡的走廊。“Site 19”,他虚弱地喊道,“我是新任主管——你们都被开除了!”

“你这只是在说,唐!没吃饭吗!"

他忍住脚疼,甩开冷漠的世界,转过拐角,恰好看到他的一生之敌。

“啊,费尔南多!”戈登博士说,“我只是来看看你,看下你有没有按时把它送…哦,天哪,你手里是572吗?你应该知道的,你不能——

“蠢!货!””费雷罗尖叫着,怒目圆睁,青筋爆裂。“你!!对!我!说!三!道!四!”

戈登躲开了,572的钝刃从他头上半米处擦过,在房顶的管道上凿出凹痕。斩首的一击落空,费雷罗完全失去了平衡,他受伤的脚跟不自然地扭转着。费雷罗倒在地上,疼得动弹不得。戈登认出了这位受苦受难的科学家身边的报警器,他急忙抢上前来,按下了那标着“突破收容”的按钮。

“他叫了支援,唐,别放过他!他们马上就到了——干掉他!快!站起来!快啊!你能行的!”

在572持续不断的加油声中,费雷罗使劲力气,重新站了起来。

“别犯傻了,兄弟!”戈登一边逃向大厅,一边喊,“再有几秒这里就全是特工了!你赢不了的!”

“我赢!”费雷罗在一片警报声中拖着步伐,“我有这把无敌圣剑!”

安保人员如期而至,他们从奔逃的戈登博士身边涌过。六个SCP基金会特工,穿着凯夫拉防弹衣,头盔和面罩遮住了他们的面孔。他们站在走廊尽头,举起了制式武器。不懂刀剑的费雷罗同样不懂火器,但他清楚在这么近的距离上,无论枪械的装药和射程如何,都同样致命。自从决定擢升自己,他还是第一次觉得有些犹豫。

"别怕,唐 - 他们或许有几根炮仗,但是!有我的力量和你的才华,足能劈开他们的子弹!现在让他们看看,你是一条好汉!"

费雷罗的恐惧消退了。他提着刀甩了个“8”字,根本没注意到断指掉在地上的声音。马上TM让这群SB知道,我费雷罗是铁打的!13年的怒火都化作咆哮,他高举着572,蹒跚着向安保队伍冲锋。

训练有素的安保队伍向他降下钢铁的雨点。但费雷罗已经准备好了。他一边前进一边将刀刃横着挥过,就像是在打苍蝇。特工们射出的18发子弹,只在远处的白墙上留下两个弹孔。

"好棒,唐!”572大吹大擂,“你挡下了16发子弹!你甚至只靠自己就能办到!真是天选之人,唐!最伟大的!”

费雷罗低头看着他布满弹孔的躯干,冷静地注视着伤口处破碎的骨头和扭曲的肌肉。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反应过来,倒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血液四处流淌。572在他旁边的地板上叮当作响,顽皮的蹦跳,唱着赞歌。

当警报声停息,世界从他眼前隐去,唐纳德·费雷罗,博士学历,安全许可已被吊销,只意识到一个友善的声音在唱:“哇,看看那血!此乃国王之血!你真的向他们展示了你的高贵身份!你是最棒的,唐!最伟大的!”

唐笑了。

最伟大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