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17信息安全部的一天,又名数据库围追堵截大决战
评分: +47+x

Matt将自己的左腕接缝连着的尖刀化形为他的左手,然后纵身跃入光子流中向前快速遁去。

就在两分钟前,他用幻化出来的利刃与一个张牙舞爪的信息畸变体鏖战了数个回合并将其开膛破肚。他将那令人作呕的虫子脑袋割下扔进角落,谨慎的观望着直到它腐烂成几段冗余数据飘散开来。这是他的工作。他想起队长Chris在他入队时拍着他的肩膀说的那番话:“那啥,既然来了就好好干。咱是基金会网络保安,保护基金会数据平安。”

Matt对这份新的工作本是抱有热情的。之前的他好像是一个研究员?或者一个普通文员?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早就想尝尝奋战在第一线是什么感觉了。为此他长年累月的奔波于健身房与武术道馆之中,造就了一身的腱子肉与精湛的格斗技巧。正当他准备在新职位上大展拳脚之时,他终于悲哀的发觉,在与数据实体的战斗中身体素质好像派不上什么用场。Matt的前辈Brian带着他渡过了新人期的第一个月,在这个月里他见识过了长着六只钢铁触手的红色蜘蛛,手持三柱香而面色可怖的竹熊,以及身高大概是自己两倍有余的灰色鸽子。每当Matt还在盘算着自己的三拳两脚能抵抗得了多久的时候,Brian总是叼着烟轻描淡写的三下两下将那些玩意儿碾成几串乱码。

Brian吐了个烟圈,解释道:“哥们儿别慌,这是咱们(结构体幽灵)的地盘。那些没有自主意识的贵物敢来咱直接拽它脑袋踹他脸就完了。”

Matt似懂非懂的挠了挠头。他隐隐感觉这段对白有股古早互联网的尘土味儿。


平时的日常工作相比于之前在研究室里的996生活,简直可以说是带薪休假。Matt每天除了整理自己块儿区的几份数据,就是在各大结构体中悠闲漫步,欣赏基金会员工每天提交上来的垃圾代码的同时还能顺手杀几个BUG练练手。咱天天端着爪哇咖啡乐得清闲,而其他部门的员工每天累死累活一个月还休息不到一个周末,真是令人感叹,Matt不由得这么想道。

当然,作为信息安全部的隐藏力量,偶尔也需要处理一些意外事件——就比如这次。Matt正在内部网络遨游之时,突然接到了上边儿传来的指令:“各位队员,站危,速归!!!”联想到平时没个正形儿的队长形象,Matt突然深深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赶紧连续三个寄存器寻址快速回到了站点所在的那个扇区,做掉几个门外游荡着的畸变体以后冲入站点。“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望着面前的残垣断壁,Matt不由得惊叹出声,“瞧瞧那墙体,底层代码都被砸漏出来了。”

突然远处的废墟里冒出个灰头土脸的脑袋,他定睛一看,这不Brian老兄吗。Matt连忙哼哧哼哧的跑过去把前辈挖了出来。站点的深处不断传来爆炸声,衣冠不整的Brian侧耳听着这天大的动静,顶着满脸灰尘严肃说道:“咱们有麻烦了。”

Matt不由得一愣神:“没事儿,咱们‘圣灵’不惹事、不怕事、能抗事。”

Brian摆摆手:“你不懂。这次的目标是有备而来,不是之前那些没脑子的玩意儿,背后是有人操控的。电子游戏你懂不,叫脚布啥的来着……”

“脚本。”

“啊对对对,就你说的那个。它就跟开了脚本似的,在站点里可就那个横冲直撞。我和Chris过去想阻拦一下,它是好悬没把我头盖骨给掀了哇。Chris更是重量级,被一拳打裂了核心数据,现在估计在回收站等复活呢。”说罢Brian突然嘿嘿一笑,“好似喵,让你上个月安排我加班,早该死死了。”


于是两人朝着站点深处赶去。这次的数据畸变体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由外部植入进来的。Brian一路解释道,这种畸变体要智能的多,目的性很强,而且更能打,之前碰到的对手和这个一比简直就是臭鱼烂虾。

Matt一听立马就不想干了,哥们儿这才刚入队一个来月就要摊上这活儿,这就像让刚上任的特工去捣毁一个GOC的窝点一样不离谱。

“别急。咱们的队伍哪儿都好,就是人手有点不太够。每个站点都有独立的数据储存,而这些地方每天都需要有人来维护。咱本来就是被分配到这个站点的,再说你来都来了,现在立马又要走上头我也没法交代啊……我超你快躲开”

Matt被Brain猛地推开,就着这股势头一滚撞进了角落。待他回过神,只见刚刚站着的地方附近的墙体开始逐渐扭曲,随后钢板被一道白光掀开、撕裂,形成一条沟壑。烟雾散开,Brian正和一狼头畸变体扭打成一团。Brian的双手被流光溢彩的物质包裹着,一股股数据流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射向那怪物。而那怪物仿佛刀枪不入,顶着数据流的狂轰滥炸向Brain冲去。Brain立马从背后抽出一把黝黑的大剑,风卷残云般舞出一片刀光堪堪抵住了对方蛮不讲理的攻势,随后一咬牙怒劈脚下的走廊,冲击波随着金属路面的凹陷扩散开来,双方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被震开。

“到最里面去!把数据转移到其他区域!”得以喘息的Brain大吼出声,随后被一道黑色的身影卷入,不停传出悠长而低沉的金属碰撞声。Matt如梦初醒,避过战斗的余波向走廊深处冲去。


Matt一时化作光影沿着墙壁的缝隙流淌,一时又乘着巨浪般的数据乱流高歌猛进。他自然知道数据之海无边无际,但他也没能想到连一个站点的数据库都能庞大如此。

无数文档化作漫天残篇从他身边掠过,而他是数据世界的幽灵,更是哨兵。终于,他的双手在粘稠的信息流中探得一片空虚。Matt精神一振,穿梭进入其中,他要尽快找到Brain曾给他描述过的那个红色按钮,他说当遇到难以处理的信息危害的时候便试着按下它——然而这房间里只有一个按钮,很难不说比想象中要轻松不少。Matt将其按下,屏幕上赫然出现一个进度条,下面附带着一行小字“Start Scanning for Threats”,这使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正当此时,Matt背后的空间开始激烈震荡,那狼头畸变体撕开一个缺口,踱步进入了控制室,猩红色的双眼轻佻的打量着面前那瘦弱不堪的生命体。Matt心中叫苦不迭,但毕竟此刻已经退无可退,便顾不上后面跳转着的屏幕,双手再次重组为利刃直取对方咽喉。而那怪物身形一虚,错开交叉攻来的双刃,反而握住了男人的手臂,欲要将其一把甩开。Matt来不及惊诧于手臂上传来的怪力,下意识地腰部发力,左脚旋了一圈撩向畸变体的头颅。

只可惜这倒戈一击收效甚微,踹在狼头上的这一脚反而把自己的靴子踹开了线。于是那畸变体一爪洞穿了Matt的盔甲与胸膛,随后将他随手一丢,男人便像保龄球一般砸翻了几台数据单元被埋入其中。Matt无力的躺倒在一片狼藉中,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数据不断从身体被洞穿的地方流失,而他的结构骨架上满是疮裂,再也挤不出一丝气力了。他望着缓缓走向主存的狼头畸变体,叹了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Brian前辈。对不起,Chris队长。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我,到头来还是什么也阻止不了啊……

Matt心灰意冷的躺着,等待着存储空间的坍塌。但他闭目养神了快五分钟,不仅什么也没有发生,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儿动静没有。

“什么鬼?”男人从一堆机械残骸中探出头来,视野之内已经没有什么狰狞的怪物了,而储存单元也一个个排列整齐,完好无损。科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魔幻的剧情走向使他大脑有些短路,甚至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屏幕上的进度条已经变成了绿色。

Matt愣住了,脑内构想着的悲壮史诗荡然无存。这不科学啊,这么大一怪物说没就没了?男人感觉到自己的数据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Site-CN-17,信息安全研究室内,研究助理Peter正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本次扫描共检测出一处威胁,已为您自动隔离?这是在搞什么飞机,我的电脑怎么自己莫名其妙杀起毒了啊,我说怎么连看个新番都一秒一卡,给我整麻了。”

“都说了让你别用安全卫士了,纯纯流氓软件。听哥们儿的,给你拷一个电脑管家,保证好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