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火熄了

我依旧能清晰地回想起我初次与它们相见时的情景

我同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在荒野里徘徊,几乎没能注意到他们俩。他们是那么渺小,那么脆弱,看上去似乎随便一阵微风都能随时将它们撕得粉碎。他们一动不动,脸上写满恐惧。与我相比,他们卑微如蚂蚁。然而,他们并未如常人所料想的那样,面对这样一位身怀至高权能的神明存在,试图逃走或是偷袭。相反,他们相互抱成一团,寻求彼此的安慰和保护。这是一种无私的同情,展现出对他们所能想象的死亡的反抗。就像飓风面前娇弱的烛火。

你可以说那是一见钟情。

那时我还年轻得多。涉世未深,少不更事。但即使在那些日子里,我也总是独自一人,所以我想有些事情还是一成不变的,但与现在不同的是,我选择了自己的孤独。当我的神性同胞们被古人类所吸引,赐予它们天赋与财富时,我从未发现过它们有多少有趣之处。哦,毫无疑问,它们的确很伟大。较古往今来任何人都要伟大。然而,或许那种富丽堂皇正是我所反感的,它们的伟大了无生趣,以致它们疲惫不堪。

为此,我隐居到了荒野,在无足轻重的地方寻欢作乐。多年来,我只是看着周围的世界在成长和变化。我目睹过一片树叶的生长,研究过昆虫的遮荫,跟踪过水滴的新闻。我会为我所目睹的一切小奇迹们谱写美妙的诗篇,并在摆脱自我放逐后的短暂时光里与他人分享。他们唤我为森林中的Pangloss,千曲诡术之神。

然后我遇见了这两个人。然后我遇见了人类。我被不可思议地迷住了。这些微不足道的生物,几乎与猴子无异,只有在白天古人类睡着时,才敢抛头露面。但尽管他们渺小得不值一提,他们用他们在我看来似乎是转瞬即逝的一生,都在欢笑、起舞、歌唱和哭泣。他们卑微的生活中没有更高的目标和意义,那种纯粹的快乐使我不知所措,超越了我每一个清醒的念头。

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可能性。他们的未来充满爱、奇迹与欢笑。我知道他们永远都将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毕竟,虽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已组建了自己的团体来保护自己,但大多数人都被古人类困住,处在他们森严的监视下。我知道,以他们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有朝一日能够抵达的未来将永远没有任何起色。

所以我决定点燃他们的火焰

我为他们焚毁了旧世界。让古人类的魔法和技术反抗起它们的创造者,直到连他们存在的记忆都不复存在。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微弱的梦想,除了自私的好奇心外别无他物。

而我仍然留在这里,照看着很久以前我帮扶起的孩子们。我原以为他们会带来一个奇迹的时代,一种前所未有、无与伦比的欢乐。然而,他们只是把世界浸透在自己同胞的鲜血中,在毫无意义的战争中互相残杀。所有的可能性都被仇恨和嫉妒冲刷殆尽。

但我又该怪谁呢?我,为了实现我愚蠢梦想而自取灭亡之人。我,目睹我无数的弟兄被杀死或监禁之人。大多数幸存者都对我避之若浼,每一次呼吸都在咒骂着“Panglass”这个名字。当我目睹人类所造成的痛苦和死亡时,除了我自己,我还能责怪谁呢?我给予了人类一个从来就不适合他们的角色。我点燃了一把吞噬了整个世界的火。

我当真是一把Pangloss之火,一把罪恶之火,甚至吞噬自己,直至一无所有

尽管如此,当我看着人类时,我无法说服自己将他们的火焰熄灭。看着他们,我仍然记得我很久以前亲眼目睹到的那种同情。在仇恨和嫉妒中,我偶尔能发现一种善意的行为,一种同情与爱的小小姿态。即使我看见并学到了更多,我还是会忍不住希望,也许,只是也许,他们最终会厌倦他们无休止的战争。他们会学会彼此相爱,就像我爱他们一样。

我只能希望并憧憬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