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声部
评分: +19+x

藏锋站在街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锡制酒壶,手指搓了搓壶上雕刻的雪绒花,拧开壶盖,将最后一口酒灌入口中,辛辣而清亮的烧刀子流进食道,一阵暖意冲遍了他的全身。暖意消退后,凛冽的风再次吹进他的衣领,他搓搓有些发红的脸,转身走进了身后的酒吧。

来自巴赫的音符在空中跳动,大提琴的声音悠扬清远,引人沉醉。酒吧里空空荡荡,酒保坐在红木柜台之后,对着一本书发呆,他的面前放着一杯浓茶,白色的雾气飘出杯口,消散在空气中,他走到柜台边,敲了敲桌面,把酒壶放在台面上:

“白兰地,灌满就好。”

酒保抬起头,接过酒壶,看了看上面的图案:“壶不错啊,哪买的。”

“不是买的”他摇摇头“一个朋友给我做的。”

酒保麻利地灌好酒,递给他,说到:“今天有个人拿着和你一样的壶来买酒,你朋友?”

藏锋愣了一下,随即肯定地说:“不,不应该,这个壶应该只有我有。”他付完款,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酒保冲着他的背影喊:“说不定呢?”

半个身子已经走出大门的他顿了一下,回头对酒保笑笑:“对啊,说不定呢。”


藏锋站在一栋公寓楼的天台上,看着手中PDA屏幕上跳动的光点,耳机里传出的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Cavalry,情况确认,第三次。”

“一切正常,我这边的终端收到车队的信号了,预计10分钟后通过。”

那个声音高了几度:“不应该啊,车队应该还有一段距离才能进入你的监控区域啊?”

“也许司机开得快了点,5分钟后第四次情况确认,Cavalry,完毕。”

他收起终端,从天台边缘望下去,路灯在这条主干道两侧形成了一条橙黄色的光带,行人们在料峭的春寒中裹紧外套,商店的橱窗射出温暖的光,晚高峰刚过不久,街上车辆还很多,他不敢掉以轻心,但是他也告诉自己不必太过紧张,附近所有能架设重武器的地点自己都检查过了,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就是个常规任务,没什么的,他这么对自己说。

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出现在街角,他看了一眼,输入车牌号,是了,是基金会的车。他直起身,数着车队的数量。

两辆帕萨特打头,一辆上汽大通G10压队尾,位于中间的是一辆解放牌冷柜车……嗯?要员车队里哪来的冷柜车?

藏锋愣了一下,再次确认了下终端上的信息,是基金会的车辆,没错啊?

他按下衣领上的PTT按钮:“HQ?目标车队里有冷柜车吗?”

话筒那边也是一愣:“应该没有啊,我查查。”

他慢慢地蹲了下来,拉开了脚边的步枪包,取出了一支HK G28E巡逻型精确射手步枪,架设好脚架,趴下身子。他的视线从瞄准镜中射出,默默地跟着车队。

大街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天台上的黑影,喧闹依旧。

那支车队停在了500米外的路口,耳机里,那个声音一扫之前的懒散劲:“刚刚和车队通信过了,他们现在还在3公里外,正在规划新路线,基金会在附近有两架武直9,离你不到80公里,正在赶来,完毕。”

“收到,我等着,Cavalry,完毕。”

他看了眼风速计,全速风,10MPH,精确测距的结果是……576米,合630码,那么按射表来算,修正风偏……5MOA,综合气温海拔和高楼间的上升气流来算,仰角抬高……15MOA,直到他调校完成,车队也没有离开当前的位置,他们被一辆面包车堵在了路口,那辆面包车似乎出了问题,一直无法启动,帕萨特不耐烦地按响了喇叭,而面包车的驾驶员好像受到了喇叭的惊吓,直接熄火了。

忽然,那辆冷柜车的车底地面忽然向上鼓起,紧接着就是一声炸响,地面被精准安放的格拉努诺托尔炸药1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整辆车往下一沉,瘫在了那里。

整条街上的人注意力都被那声爆炸吸引了过来,有些好事者已经拿出手机凑了上去打算拍照,他调整了一下因惊吓而紊乱的呼吸,慢慢地把手指放进了扳机护圈里。

车队反应倒是够快,帕萨特和商务车上的人纷纷跳下来,依托车辆在冷柜车周边形成了一条简单的防线,一个看起来像是技术人员的人拿出一件不知道什么仪器,开始围绕着冷柜车做起了检测,商务车的车顶升起了一挺M2重机枪,枪手穿着水冷式重型防弹衣,警惕地扫视围在街边看热闹的人群。

他把弹着点放在了机枪手的脑袋上,想了想,微微调整枪口,锁定了技工的后颈,车队的防线依托着商务车,已经成型,看来那辆商务车进行了大量改装,足以成为防御支点,十几个警卫手持轻武器,警惕着扫视着周边的人群。

一支卡尔·古斯塔夫M3式无后坐力炮悄悄出现在了200米外的一个阳台上,射手粗略瞄准后直接扣动了扳机,FFV597式超口径破甲弹划过空中,直接命中了商务车,足以击穿T72正面装甲的射流轻松烧穿了改装商务车那薄弱的装甲,引起爆燃,巨大的火球包裹住了全车,枪手全身燃起火焰,从枪座上滚落下来,被引燃的机枪子弹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四处飞散。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面包车后备箱门忽然掀开,露出一挺LWMMG机枪黑洞洞的枪口,8.6mm弹头组成的火舌瞬间扫倒了几个去救援机枪手的特工,在这挺机枪被打哑前又有两人被打倒,防御圈弱了一大半。

直到此时,旁边的平民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剧组的布景,而是实打实的武装冲突。附近几个巷口冲出了大量武装人员,他在巷口布设了遥控的反步兵定向雷,但是并没有起爆的欲望,武装分子借着人数优势,对车队护卫形成了绝对的压制,警卫们借着车辆的掩护勉强支持着,手中的冲锋枪火力在武装分子的步枪机枪压制下显得羸弱不堪。阳台上,那个无后坐力炮射手又一次出现了,解决掉车队中的重火力点后,射手的瞄准从容了很多。

他把步枪的准星移到射手背后,虽然不明白这支莫名其妙的车队和这群更加莫名其妙的武装分子直接是什么关系,但是直觉告诉他,如果车队被消灭的话不是什么好事,他再次调整了一下呼吸,手指轻轻地放在了扳机上。

嘭,300余米的距离对于子弹来说转瞬即至,射手身上的软质防弹衣扛不住7.62mm子弹的侵彻力,他从瞄准镜里看到射手的身体像一个面口袋一样瘫倒,沉重的无后坐力炮掉下阳台,重重地摔在铺了砖石的地面上。

他吃了一惊,不是因为自己在远程弹道学基础这门课上只拿了B+却打出了精准的一枪,而是因为这枪不是他开的。这意味着自己这个方向上有第二个狙击手。

正在诧异之时,又有一个操着M249的武装分子被打死在机枪阵地上,他的副射手刚接起机枪,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就挨了另一发子弹。武装分子根本没想到会有来自背后的火力,他们对车队的包围圈没有分出人手去组成对外正面,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后武装分子不得不抽出一部分人手转向身后,去寻找那个窝在他们背后打黑枪的人。这么一折腾,攻击车队的火力配系就出现了几个漏洞,在火力压制下不断遭受伤亡的警卫们趁着这个机会喘了口气,开始抢救伤员,组织反击。

藏锋这边也打出了第一枪,在弹壳落地之前,一个带着一支看不清型号的AR短突击步枪的武装分子被打倒在地,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接通了和指挥部的实时通讯。

“Cavalry?我们听到激烈交火声,你那个区域的民用网络被切断了,报告情况。”

“可疑车队正在和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交战,冷柜车上可能有重要货物,武装分子携带重武器,让直升机场外待命吧。”

“知道了,我们的内线报告有解放军车队进城了,但是解放军那边没有通知我们,你小心。”

“我看见他们了,转入通讯静默,Cavalry,完毕。”藏锋没管指挥部那边的反应,直接挂断了通信,ZBD-04A步兵战车那150系列6缸可变功率水冷柴油机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他收起步枪,取出望远镜看向下方,车队护卫似乎受到了援军在望的鼓舞,反击火力变得凶猛了起来,而已经接近到冷柜车附近的袭击者们则开始收缩战线,两辆小货车开了过来,打开货柜门,准备接应他们逃走。

步兵战车发动机的咆哮声越来越近,袭击者也越来越惊慌,他们似乎没有想到支援会来得这么快。几个人已经顾不上向车队扫射,把枪甩到背后就开始往小货车的方向狂奔,有一个人的手已经能摸到货柜门了,好像爬进那个加焊了大量锰钢板的盒子里自己就能把一切危险挡在外面。

可惜,迟了一步,一发100mm杀爆弹从远处飞来,将其中一辆小货车像火柴盒一般撕碎,紧接着一串30mm炮弹打坏了另一辆小货车,三辆ZBD-04A式步兵战车出现在街角,25吨的车体在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直冲而来,几辆被惊慌失措的车主丢弃的小轿车被嫌弃挡路的驾驶员直接撞到了一遍,步战车放下步兵后就开始用7.62mm并列机枪和30mm火炮挨个清理四处逃散的武装分子。藏锋见状,收起了自己的装备,慢慢地退下了天台。


整片区域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兵站,一个临时指挥部在街边公园设立了起来,一架米17在紊乱的气流中努力地控制着姿态,在附近放下了几个身穿防化服的人,然后接走了伤员。有的人还微笑着向藏锋招了招手,临时检查站的人用黑光手电扫了一下藏锋的基金会特制警官证,又采集了他的瞳孔和指纹信息,拍了拍他的肩膀,放他进了指挥部,但是把他的枪械都扣在了外面,只留下了他的佩刀和刺刀。

安保程序和基金会一致,藏锋默默地想。

一个戴着上校军衔的中年人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微笑着迎了上来,他握了握藏锋的手,刚想张口说话,藏锋就抢先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外勤鲁南三队,我姓赵”一个穿着防化服的人在远处向上校打了个手势,“看来东西没事,这次多谢你了。”

“这次是什么货物,这么大费周章?”

“嗯?你负责押运你不知道吗?”

“负责人没告诉我,我就没问,而且我的权限似乎也不足以让我在基金会的数据库里畅行无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藏锋赶紧找了个看起来还算合理的理由圆了过去。

“8823号毒气,某个项目的副产品,具体效果性质都是绝密级,”

“那我就不问了”藏锋转了个话题,“善后工作也得麻烦你们了。”

“没事,多亏了你第一时间切断这边的民用互联网和电话信号,网络组那边工作量小了很多,记忆清除和工程方面的事情明天凌晨之前就能搞完。”

工作程序和基金会一致,藏锋第二次确认。

“你们来的路上有没有在城外看见两架武直9?”

“看见了,敌我识别显示是基金会的人,但是呼叫他们没有应答,可能是在执行别的任务。”上校搓搓手,“总之,这次押运任务多谢你了。”

这时,临时检查站那边传来一阵骚动,上校撇下藏锋,抽出手枪走上前去。藏锋四处看看,按下头上的帽子,不管其他人异样的目光,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这个临时指挥部。

他离开指挥部后,瞅准巡逻队巡回的空隙翻进了一家水果店,藏锋借着柜台后的台阶摸上没开灯的二楼,打开通讯。

“Cavalry?”

“是我。”

“刚刚基金会检测到一次全球范围内的现实重构,接总部命令,从现在起不要和任何未确认身份的基金会人员沟通,回到最近的站点,等待下一步通知。”

“了解。”藏锋挂断通讯,摸出酒壶喝了一小口,从二楼的后窗跳出房子。

藏锋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骚乱,自言自语道“又不得安生喽。”

他裹紧了夹克,消失在了小巷尽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