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
评分: +15+x

仿佛身处翻涌的巨浪之中,没有可以依靠的木板,没有搜救船只上发出的探照灯光,更没有希望。当初得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我自认为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只到真正踏上去后才发现却是如此泥泞不堪。周围下着大雨,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的我却在极力避开光线,耳中只有脚步和隐约的机器声,而心脏跳动的声音,喉咙里的喘息,这一切都被大雨所吞噬。在我身后,虽然只是无尽的黑暗但我知道有那必须逃离的威胁,我只能不断的跑。曾经的我不断追赶着生活,现如今生活却不肯放过我这个背叛者。可说实话,现在的我却没有一丝后悔,内心充满的是兴奋,直到被巨浪所吞没之后我才第一次感受到了宁静。

我是一名隶属于SCP基金会的科研人员,或者说曾是,现在我背叛他们逃了出来。同我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一位小女孩,大概16岁左右吧。虽然年纪很小,但却是我的同事。她有些与众不同,初次见到她是在我开始工作后两年,我刚被调到了新的职位开始负责新项目,而她就是这个项目的一员。她外观上要我说是个现在换上校服说是来这儿参观学习的高中生我一定深信不疑的人物,平时总是面无表情,大概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几乎不与别人交流,大多数时候你都能发现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什么也不做,“发呆”可以说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了。然而她却具有与年龄不符的高超的电脑能力,不但能完成常人无法完成的高难度作业,效率也是极高。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来到基金会的,毕竟我的权限太低了,但我或多或少觉得这就是她被基金会招募的原因了。这个项目小组的人员经常更换,好像是因为起初负责的博士离开了,留下的都是棘手的烂摊子,可唯独她却一直待在这里,自从我认识她开始她一直是一个人,周围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疏远她,平日里的交流也在刻意回避她。我也曾试图与她交流,她对我的搭话总是毫无反应,有时我甚至怀疑她是否能理解我的语言,我想大概就是这样才让大家难以接近吧。

看到她的身影,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说起我自身,我这一生走来没有什么精彩的经历,没有难忘的回忆,更没有称得上朋友的人,回过头来一直是孤独的一个人。我的身边一直有一面透明的玻璃,把我与整个世界隔开,而我能做的唯有努力。努力离开现在的环境,努力改变命运,当我竭尽全力到达基金会后才发现一切都不曾改变,我时刻能感觉到命运对我的嘲笑,笑那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的努力。渐渐的,我开始自暴自弃,开始得过且过,开始迷失了人生的目标。而她如假包换是个和我有着一样悲惨命运的人,甚至可能有着更加惨痛的过去,但一样的是我们都没有希望……

有一天,我在离开实验室的时候ID卡落下了,因为进出实验室都必须刷卡所以我很快就到发现ID卡不见了,等我返回去寻找的时候,遇到了还留在设施内的她,她朝我伸过手,手上拿着那张ID卡。我一边感谢她一边接过了卡片,这时我听见她小声地念出了我的名字。

“白——城”

这是第一次听见她说话。她的声音很细微,仿佛随时就会消逝一般,但却是一脸严肃,认真地确认了读音后十分郑重地念出了我的名字。

那一刻我明白了,她也是想与他人交流的,并不是她选择了孤独,而是孤独选择了她,她不曾有过选择的机会,而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还是会坚定地抓住了它,这点与我不一样。

从此我开始尝试主动接近她,我常常和她聊天,偶尔还会和她分享我的午餐,这一切她一开始都只是默默接受。她似乎没有名字,抑或是不愿提起,每当我问她的名字就只会换来沉默。听说大家都用代号叫她,于是我私下给她起过一个名字叫Emilia,不过我更习惯称呼她为艾米。第一次给她起了名字后,她没有任何反应,在我纠结是我得寸进尺招致的厌恶还是单纯的命名品味不行时,她轻轻地点了下头,我觉着其实她完全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难以接触。从此,在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开始称她艾米,她也明白是指自己,可能是对我给她起绰号的回敬,她也不叫我的名字,反而是称呼我为“shiro”。我告诉她来这里工作曾经是我的梦想,可真的来了之后却发现并非如此美好。

“世事难料,我就像那伊卡洛斯,我的过去都是蜡制成的,就为了让我接近这个太阳,结果却反而堕入深海。“

听到我的抱怨,她平静的脸上短暂的闪过一丝落寞。这一闪而过的变化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又打趣地说:”你的是否也讨厌这里的生活呢?”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情绪上的动摇消失了,她又换回了平时的冷静。那转瞬即逝的波动我本以为是触碰到了她的痛处,后来我逐渐意识到,那是曾一度被我抛弃的,称作希望的东西。如果我注定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了,那么我就要去改变她的命运,而这也是我对命运的复仇!



“嘿,12号。你知道封锁行动吗?“

“就是那个,紧急措施。应对有人逃跑的?”

“差不多,我们这个队伍啊四舍五入就是为了这个而建立的,可说实话这可是千年一遇啊。你看我,工作十多年了,从来没碰到过一次,本来以为是多么光荣地工作,结果就是一保安,真他妈操蛋!”

此时我正坐在休息室内等待我的轮班,和我说话的是队长。我说的队长是我们机动特遣队的队长,准确的说应该是编号Epsilon-11九尾狐其中之一的北极狐小队的队长,12号是我的代号。表面上特别随性的一个人,说的话经常夹带脏字,相比起来比较内向的我反而看起来稳重的多了。但实际上,我才被调到这个组织半年,而队长已经是十年以上的超级前辈了。虽然队长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十足的混混,一旦开始工作,他总能干净利索地完成,对我们的指导也很和善。说真的,只要他能改掉平时的松散劲儿,他绝对是一位完美的长官。我们这个小队的驻扎位置对外隐蔽,要我说就是荒郊野岭之中,本来也不会有人想来。平时负责着附近几所实验机构的安保任务,轮班前往各站点巡逻,盘查进出人员。其中一所实验室地处偏远,内部的实验人员不多,是我目前负责的站点。头一个月我几乎就已经记熟了所有科研人员了,我常和他们打招呼,但得到回应的机会不多,我也曾有所疑惑,同事告诉我这里的人换得很勤,现在这批人也不知道还会待多久呢,他们和我搞好关系也没有任何好处。到最后,我能交流的只有同属一个小队的同事们。

“话说我当初还是一个实习人员的时候,曾见识我当时的队长参与过一次封锁行动哦!虽然作为一个实习人员,队长没让我参加就是了……”

果然,每次队长的话题最后都会回到他那次宝贵的经验上去,虽然我是很想和人聊天的,但也耐不住重复听一个糙汉子反复用庸俗的表达能力讲同一个故事。正当我放弃抵抗准备再一次装出一脸敬佩的表情时,04号,我的其中一位特遣队同事快步走进了休息室。

“关队,出事了。上头传来了命令,是O4通讯队。”

“怎么说?”

“LRC。那个白城从实验室逃跑了,上头要我们封锁周围区域,同时彻底调查实验室,优先度C,级别代号:超蓝。AR-500已经启动了”

“……”

“队长,这是封锁行动。“

就这样,平静的湖面上被投入了一颗石头,在最不可能发生封锁行动的地方,封锁行动发生了。



“这个基金会就没有底线吗?”

今天上午,上午又下达了最新的实验指示,说实话这些实验在我看来毫无意义又就极其残忍。似乎上头的人们完全不会被道德所约束,我曾经多次向上级反映,几乎都是石沉大海,唯一的一次回复却是要我不要多管闲事的警告。今天我积压着的不满终于达到临界,我找到今天值班负责安保的北极狐12号理论,反而被推搡着赶了回去。回去后我反而冷静了下来,我不怪那个12号,因为他也是奉命行事罢了。终于,我对这个组织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我立马想到了逃跑,因为这是个机密组织想要离开只有叛逃一条路。我惊讶于自己在做出这个决定时的镇定,甚至内心还有一丝激动。

“对了,带上艾米一起逃吧……”我对自己说到。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处漆黑一片的暴雨中的山林,手上传来的触感告诉我艾米现在就在我身边,冰冷的雨打在我身上,我庆幸还好出来前帮艾米顺了一件雨衣。背后是铃声大作的实验室,昏暗室内闪烁着的刺眼的红灯,嘈杂的人声与脚步声,我最终还是带着艾米一起逃跑了。一阵刺痛从我身体各处传来,我这才意识到因为潮湿与崎岖已经让我在在这山路上摔倒过几次。阵阵刺痛似乎激活了我的大脑,我注意到正走在平时往返实验室的主路,再往前面有一个小镇。小镇是我们实验室的生活物资来源地,进出车辆也必须通过小镇,就算再迟钝我也马上明白我不能出现在城镇里,我甚至在脑海里设想到了特遣队先一步在城镇里设下埋伏,等我自投罗网的情形。“艾米,我们得进森林。”想到这我脚下一转,拉着艾米就进入了幽暗的森林。此刻的我们游离于整个世界之外,黑暗中若隐若现的树影总是突然出现在眼前,又随即消失在身后。脚下传来的是踩在泥潭中的粘稠感,每次拔开腿都会带起不少泥浆,想必会留下深深的脚印吧。还好有这场大雨能把脚印都冲刷掉,最后我只能寄期望于这场突然的大雨了。说来也奇怪,起初我还能感受到从全身渗透进来的雨水慢慢吸走我的体温,渐渐我开始不再感到寒冷,周围一切声音连同我的感官也被大雨所吞噬。脚下的触觉愈发柔软,周围的场景变换成汹涌的海浪,一阵阵地拍向我,终于我的意识也被浇灭了。此刻的我仿佛置身于深海海底,凝视着海面上的风浪我却意外地感到平静,海中是没有风浪的,说不定深海就是为了保护远航者才极力把他拖入其中的吧。和我一同下沉的好像还有一个人,她的身影很模糊,我没法想起她是谁。一串泡沫从她嘴里涌出,径直来到我耳边,然而我却不明白其含义。又是一串泡沫,也是同样的结局。接着第三串泡沫出现了,这次泡沫直接爆裂开来,我终于清晰地听见了那声音。

“shi-ro!振作起来!”

是艾米的声音,那声音还是平常的沉着,但我还是感受到了背后的紧张。我似乎走神了,逐渐放缓的脚步让艾米察觉到了问题。相比之下我真是没用,平时缺乏锻炼,到这种紧要关头甚至还没有一个小女孩可靠。清醒过来后,我明白现在必须找一个落脚点,因为头脑一热就逃了出来的代价找上了门,刚才转进森林的位置已经靠近城镇了,我只能寄期望于眼前突然出现移一间荒废的木屋。也真是心想事成,有这么一间建筑在交错的树林中出现。称它建筑其实我也不确定,环境恶劣加之情况紧急我只看到了一扇木门,来不及思考我就带着艾米冲进了门内。可能是实在太累了,我的眼中出现了幻觉,亦或者是我的身体在漆黑一片的山林间昏迷过去而现在正在一场梦境之中,总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间优雅的餐馆,想想也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门嘛……



“报告队长,实验室已经全面封锁了,我们正在核对项目确认损失中。目标应该已经逃出去了,周围我们已经布下了封锁,尤其是那个城镇,目标一露面我们就能抓住他,目前的进展已经在向上头汇报了。唉,怎么好端端的会出这种事呢?”

“情况我了解了,辛苦了12号,继续保持搜索,目标现在应该还在周围的山林里面,这里以前也是城镇的一部分,经过那件事后变成树林,可能是觉着这样反而比较隐蔽就建了实验室。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被外人发现,没想到同意也方便了人从这儿逃出去。树林里面还有一些荒废的建筑,目标应该就躲在其中一间里面。对了,我记得那天你正好也去了实验室吧?”

“嗯,白天的时候我和那个白城发生了一点争执,但也不是第一次了,当时也连一点逃跑的迹象都没有。之前一直没事的,谁想到今天就,诶……”

“诶,基金会里我们不了解的事还有很多,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抓住目标才是我们的使命,这一点还请牢记。”

“是,一定牢记!只不过这片森林也不小,地毯式搜索要花上好几天吧。”

“哈哈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找到目标。”

“……”

“我们在实验人员的ID卡里面都事先装有发信器,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可以随时定位其位置准备的。一开始还有信号,可最后在到达某个位置后就消失了,可能是被大雨或是跌倒给弄坏了。卫星显示那个位置有一栋建筑物,我现在去看看情况,你留在这儿继续监控。”

“是,队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