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评
评分: +46+x

今天是T.D第一次出外勤。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因为他要对付一个Keter。正如《新人手册-SCP分级标准》所言,Keter是SCP中具危险性的一类,他们会吃人、杀人、让人发疯、释放模因、到处乱跑、毁灭世界。理所应当地T.D向上级提出了不同意见,这样一个危险任务交给新手来完成是不是太那什么了。

“按照文件里所说,SCP-3542是一个,嗯,具有模因性质、能扭曲现实、具有敌意、并可能有亚伯拉罕宗教背景的实体。至少记录上来看,他一眨眼蒸发了两打的D级敢死队外加3架驱动装甲。”

“没错。情况属实。噢不用心疼,那些驱动装甲是要淘汰的,我们省了处理费。”他的上级是如此回答的。

T.D确认了一下:没错,作为特长人员被正式征召,接受了为期1年的培训,现在他是SCP基金会外勤特工,安保权限1级。是的,自己不是D级人员。不是D级敢死队,他是享有人身保险、年终奖励、退休福利和人权关怀的SCP基金会员工。1级和D级不一样。

“所以,我要一个人去对付它,只用带一把霰弹枪?”

“没错。其实那个都属于例行公事了。当然为了保险你也可以申请重装出征,装备损坏的费用从你薪水里扣就是。”

上级看出了他的担忧。他很理解。是的,对于这些刚刚跨过帷幕的新人而言,担忧是理所应当的,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当初他的上级要他一个人去解决一只恶龙,他也这么害怕过。虽然评分结果为不合格,但毕竟危险级别还是Keter,风险总还是有的,理论上

上级拿出了新人手册,翻到了其中一页递给T.D。“把这一段再读一遍。”

新人手册-SCP评分标准

针对SCP之相关信息是否足够引起观察者给出大体一致的正面评价,SCP基金会对被编入SCP的异常项目建立了评分系统。在之前的新人指导中我们已经讲到,异常之存在与SCP基金会本身对其的关注及评价存有关联:我们对一个异常本身给出何种评价,将直接决定其是否持续存留在世界上。目前尚无广泛接受的理论来解释此现象,但从基金会成立至今,这一联系已被无数次印证,从未有过例外被记录到。这也是基金会得以在众多同行组织间获得重大优势的原因——我们天然地担任了异常的裁判,其他的异常组织、人员若要利用他们的造物、发现,要么不被基金会所察觉,要么就必须使之尽可能得离奇。

故,SCP评分是收容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于某些高价值项目,保证其获得较高评价是使其被基金会所控制保有的前提;而对于某些难以收容、具有高危险的项目,使其因低评分被消灭亦为安全且有效的无效化手段。当前,基金会SCP评分委员会是负责这一评价任务的专门部门,他们对SCP进行的评级及结果在基金会不受任何级别的组织、个人干涉。虽然这一任务理论上可被所有基金会正式员工执行,但除非经评分委员会提议,其他人员不能参与其中。

在初步调查清楚SCP之异常性质后,基金会评分委员会将首先根据报告对SCP进行处置。原则上,除非异常本身具有极其重大的正面价值,委员会将对异常进行正常评分。除Keter级SCP因重大风险需要立即派遣人员执行无效化,其他获评不合格的SCP可予以忽怠或仅进行监控,一般而言它们会在48小时内自行无效化。
当前,SCP评分委员会对SCP给出以下评级:

不合格——评分委员会超过半数的成员给出否定评价,或是合计达三分之二及以上的成员给出非肯定评价。不合格的SCP会自行无效化或是变得非常脆弱,迄今没有发现例外。
合格——评分委员会高于二分之一、少于三分之二的成员对此SCP给出肯定评价。得到肯定评价的SCP会持续存在,对其进行无效化一般较为困难。
优秀——评分委员会高于三分之二的成员给出肯定评价。对此类SCP,尚无成功无效化的记录,除非其无效化过程本身被纳入评价之中。
传承——特殊评级。对于某些必须保留的重要SCP,委员会将启动特殊评价程序来将其列入传承列表。这一类SCP不会、也不可被无效化。

可以想见,评分委员会委员对基金会是至关重要的。要加入评分委员会,你至少要为3级人员,且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再加入后,你将享有特别保护待遇,也将承担更为特殊的责任。如果有此意愿,欢迎向你的上级及委员会咨询详情…

不过T.D当然是熟读过这一部分了,作为SCP基金会的人员不熟悉规章就是找死。他只是正常地担心是否会被对方扭曲掉。

“我的第一次任务,是对付一条黑色巨龙,它有智慧,自称是什么黑之王,全身有几千米长,喷的火能融掉钛合金,会使各式魔法,差点没把三峡大坝给炸了。”

T.D莫名听着有点耳熟。“我怎么感觉这…”

“如你所想。评分委员会对此有个专门术语-‘流行文化雷同情形’,这对SCP评价而言基本是致命的。这位黑之王其实很无辜,如果它肩负更多文化背景,比如和某某神话拉上关系,或者有什么感人至深的故事,又或者有什么猎奇绝技,我们就有麻烦了。我被我的上级拖到了三峡水库,它就在那,眼睛得有坦克那么大。然后我掏出手枪对着它来了一发。结束了。什么‘言灵’、什么高温火焰,什么刀枪不入的龙鳞,我反正没见识到。所以你大可放心,大摇大摆走过去,对着它来一拳头甩一巴掌就行,不然踹一脚也可以。”

上级看着T.D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开玩笑,谨慎行动,该掏枪还是掏枪。放心,这就是个收尾工作,和打扫实验室、给群众喂药没什么区别,又不是攻坚收容。”

--几小时后--

“怎么样?动枪了?”

“没。”

“噢,很正常。不过也别太省。”

T.D有些难以相信刚刚的场面。威武的天使就站在他面前,二十对异样的羽翼在扭曲着空间,六条胳膊一手一把燃着蓝色烈焰的长剑,三张面容说出的话语犹如震雷(就是听不懂,也许是在叨颂经文,可惜T.D的特长不是语言),不可名状的金色几何体在它周身盘旋,大有把认知危害散播到全球的架势。

天使面露愠色,六剑高举,口中喷出雷霆大喝。不知怎么的,T.D感觉这该是某种能让你祖宗十八代都不曾出生过的因果扭曲攻击,或者单纯散发三千度高温把你蒸发的高能攻击;而他应该做出的反应竟然是迎面一拳。他听从了内心。

于是天使一声不吭地散成了一地白灰。接着连灰都不剩,消散在了空气里。一如不曾来过。

--晚餐时间--

“我们就像神一样。这简直就是个异常。”

“对。如果你是神,那你就是你所是,至于为什么是那是另一回事,对此已经有人提过无数理论。但无论怎样,我们一直都在以此保护世界,效果不错。”

“可是这好像…太容易了。所以基金会的工作就这么简单,只要打个分就好?其他组织还任我们摆布?”

“某种意义上是这样,但又不是。并非所有Keter都是如此简单而暴力,只是,能充当Keter的异常大部分都是简单而暴力。”上级吃了一口面,接着上起了课外新手指导:“但那也只是大部分,总还有一些威胁,有一些会杀人的怪物,或是会让你发疯的东西,危险又迷人。”

“评价有什么标准么?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做些什么?”

“没有,基本上不能。如果硬说有标准,那就是‘你觉得它很好’,这就像自由心证的裁判,没办法制定绝对准确的标准,事实上制定了也没用。委员会违心裁判是没有意义的,成立它只是行政上的便宜之举,真正起效的是所有基金会知情人的评价,我们只是把它分个工集中了。如果委员会为682评级为不合格,还是杀不死它——这是不是它能力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但在大部分员工看来,它虽然凶暴而危险,但确实很..特别。”

上级喝了一口茶。“同样,有些时候我们确实想留住某些SCP,但它本身又很无趣。无限能量的永动机,返老还童的不老泉,包治百病的万灵药,价值不言而喻,但对于异常这简直就像小孩的点子;对我最严厉的评委同事,它们简直令人作呕。”

“SCP-500仍然在那,还被列为‘传承’。”

“这就是微妙的地方。我们不能强迫所有人把有趣当作无趣,但要让一个东西变得有趣,至少说能触动观察它的评委们,却很容易,比如一两个感人至深的故事附录。委员会为SCP-500秘密启动传承评价程序的时候,特工A.A和鸢尾刚刚独自解决了两个Keter,代价是变得不成人形。于是O5先是配合唱白脸,来了一段感人至深的演讲,外加提前追授基金会之星,要他们等死;这时候唱红脸的队员就‘私自’动用了两片万灵药,然后就是伦理委员会乃至O5们内部的激烈辩论。如此戏剧性的故事,足够了。”

T.D有些不敢相信。他知道A.A和鸢尾顶着Keter的袭击处决他们发狂队长的事迹,他们是英雄,但是他不知道基金会能如此消费自己的英雄。

“信不信由你。”上级笑了笑。

T.D沉默着喝起了茶。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你刚刚说到了知情人。如果…基金会没人知情呢?或者如果有个SCP只有评委会知道,或者说被弄成只有他们知道,那…”

他没有问下去,因为上级的笑容实在有些诡秘。

“纠正你一点,不被我们知道的异常不是SCP,不受我们摆布。不过这对基金会也没什么实际意义,毕竟,我们基本支配了整个帷幕后的世界,很难说有什么不知情。”

沉默中手机响了。上级埋头看了看。

“好了,这次是位超能力战警,能力是冰火二重天外加心智影响,正在大肆催眠女性攻击平民。想再打一次脸么?”

“…这么快?”

“我在你这个职位干的时候,平均每天要手撕4个龙傲天,徒手。这次带不带枪随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