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博士不再被允许使用时间异常以返回过去并让他可以因此杀死希特勒

Bright博士身穿全套纳粹党卫军制服,手持瓦尔特P38号手枪,突然具现在希特勒的地堡里。他从枪套里抽出枪,朝他面前的铁门走去。

“站住!”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他转过身,把手枪放平。站在他面前的是和他着装类似的Cimmerian博士,他看上去一脸困惑。

“你他妈的在这里干什么?”Bright带着一丝愤怒说。

“什么?你是谁?”Cimmerian的手放在自己的臀部。

“Bright博士,你妈的。你们告诉我我不能回到过去杀死小婴儿希特勒。胡说八道,因为我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已经在考虑了。”

“哦。对。我现在想起你了。”

有几秒钟的短暂停顿。

Bright扬起眉毛。“你为什么在这里?”

Cimmerian目光撇向一旁。“我是,呃,我是来阻止你杀希特勒的。”

“在他的地堡?真的吗?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他也会在几分钟内死去。我想你们这些道德专家不会介意的。”Bright声音低沉下去,”等等。他们不会派你来阻止我。他们会找个特工什么的。”

当灯光闪烁的时候,外面正在进行的战斗的轻微震动从地板上传来。

“好吧,我意思是这样。很明显。但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用来……”

“少废话了。”Bright说,“你是来杀希特勒的。”

“我是,事实上,我是来这里杀死希特勒的。没错。”

“滚你妈的。你迟到了。这是我要求到的权利。”

“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权利?”

Bright向空中挥舞着他的枪。“就刚才。”

Cimmerian抿起嘴唇。“你无权要求杀死希特勒。”

Bright耸耸肩。“我是说,我们能一起杀死希特勒。”

Cimmerian想了想,鼻子皱了几秒钟。“好吧。我们怎么进这扇门?”

他们两个看着门。它由钢铁做成,没有任何明显的铰链。

Bright指着门。“我的意思是我们把它猛击而倒就行了,对吧?”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侧过身来,把肩膀重重地撞在门上。他们俩一个接一个被弹了回来,牢骚着做了个痛苦的表情。

Bright咬牙切齿地说:“好的,这门还真坚固。”

Cimmerian用他那戴着手套的手抓着他的右肩。“是的。这门坚不可摧。噢。”

“我想也许我们需要更好协调。如果我们同时撞击它,我们可能就能把它撞开。”

Cimmerian点了点头。“你来数三下?”

他们俩都做好了准备,Bright开始数数。“好。一。二——”

“等等等等。”Cimmerian打断道,"我们是要在‘三’的时候撞上去,还是说要等‘一,二,三,上’。"

“我们在‘三’的时候撞上去。”

他们又准备好了,Bright数着。”一。二。三。”

当他们同时把肩膀撞向门时又被弹了回来。这一次,门的另一边传来一声巨响。那是一声枪响。

他们俩都闭上眼睛,让疼痛和失败的苦涩冲刷着自己。他们刚刚错过了他们唯一的机会……

没有上锁的金属门的把手转动。Clef博士穿着全套纳粹党卫军制服,从另一侧打开门,看到Bright和Cimmerian揉着他们的肩膀。

Clef博士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哈。你们这两家伙是来杀希特勒的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