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居高位者的梦
评分: +1+x

我站在一条宽广的高速公路上,在公路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在公路的两侧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城市占据了半片天空,从大地中提取出黑色的东西,然后把它播撒到空气当中。荒原上连一棵草都没有,一条裂缝都没有,仿佛是混凝土浇筑而成。

我看向城市的方向,很多的人在看着我,他们有的站在彼此的肩膀上,有的站在彼此的身前或身后,在高速公路上形成了一座小山,一堵墙壁。他们的眼睛在黑色的身体上闪烁,比我见过的任何星星都密集。这些人异口同声地说着同一句话:“你要去哪?你要去哪?你要去哪?”

这时,我认出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Anold,Charles,Mr.Macine, 都是我曾经的同事。

在与城市相反的方向又有一堆人在看着我,他们全部都跪着或趴着,有的跪在彼此的肩膀上,有的跪在彼此的身前或身后,在高速公路上形成了一座小山,一堵墙壁。他们的眼睛在黑色的身体上闪烁,比我见过的任何星星都密集。我在他们当中又看到了Anold他们,我意识到这些人是同一批人。这些人同样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话:“我们追随您!”

我转向了城市方向的那些人,说道:“有很多人追随我,我要带他们走!”

那些人继续问道:“你要去哪?你要去哪?你要去哪?”

我想要远离城市,但是我的视线被人群挡住,看不到公路的另一头。我看向荒原,荒原看起来可以通行,我朝荒原走去。

两个黑色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他们长得像人堆里面的人一样,但是像铁铸的一样推不动,冒着寒气。我不敢靠近他们。我转向了公路另一边的荒原。

公路的另一边有两个一样的人,他们又拦住了我的去路。原来挡住我的那两个人回到了人堆当中,我再也找不到他们。我心中没有感到生气,只是感觉害怕他们。

我回到了公路中间,指向城市的反方向:“我要去那里。”

两堆人欢呼了起来,声音高过了城市喷吐黑色物质的声音:“我们要去那里!我们去那里!”

我自信满满地往那个方向走去,挡住道路的人堆为我分开,在他们中间出现了一条隧道。在他们中间穿过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种铁铸的,黑色的人不止四个,在人堆中有很多,我却分辨不出来。我在隧道里走了很久,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话。

终于,我走出了隧道,我身后的两个人堆合成一个。我看到我的左右两侧又有四个人,这四个人就是刚才挡住我前往荒原的四个人。我尝试前往荒原,他们就靠近了我,把我逼退。我几乎被他们冻得发抖,不敢再走向荒原。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要对身后的人堆说,让他们赶走这四个人。我转过身,看着黑压压的人堆,问道:“你们是不是要遵从我的所有命令?”

人堆回应道:“是的!”

我张大了嘴,要说出驱逐我身边的四个人的命令,但是没能说出口。三只手捂住了我的嘴,两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三只手捆住了我的肩膀,我什么都说不出来。面前的人堆视若无睹地欢呼,好像我的话激励了他们的士气。我放弃了驱逐这四个人的念头,转身继续向公路的那一头走去。只要我保持前进的方向,我就能开心地领导所有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四个人已经回到了人堆里面,但我知道,只要我前往荒原,他们还是会出来阻止我。不过我也习惯了沿着公路行走,不再打荒原的主意。在荒原,很容易迷失方向,公路平坦而又笔直,我感到劳累的时候,公路会变得一弹一弹的,我走在上面又好玩又舒服,为什么要去荒原呢?

这时,公路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黑块。这个黑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这是一堵黑色的墙,阻断了公路,我无法再前行。我把脸凑近了黑墙,什么细节都看不到,它好像吞噬了所有的光。

我问身后的人:“这是什么?”

他们欢呼道:“我们去那里!”

我问身后的人:“我们怎么穿过去?”

他们欢呼道:“我们去那里!”

我注意到他们欢呼的声音好像小了些。突然间,有几个人从人堆中被丢了出来,软塌塌地不能动,像是死了一样。越来越多不能动的人从人堆中被丢出来,像洒水一样,但是人堆没有丝毫减少,他们还是在喊着:“我们去那里!”

我想起了荒原,我想从荒原绕过这堵墙,但是只迈出一步,就动不了了。我感受到那些冰冷沉重之人的寒冷。他们的手好像正握着我的心脏,身体好像挡在我的面前,但是我看不到他们。我用力挣脱了他们往前,还没走几步,他们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好像是在威胁我,不过我看不出他们的表情。

我放弃了走向荒原。当我返回公路中央,我感觉好多了。我重新看向那堵墙,鼓起勇气,把手放了上去。

突然间,一只像我的头一样大的眼睛出现在了墙上,在我的面前一臂远,直勾勾地盯着我。黑色的钢丝刺穿了我的手,沿着我的胳膊穿过我的肌肉和骨头,在肩膀处分成多条,刺穿了我的躯干,刺穿了每个肢体,搅烂了我的大脑。我感觉一阵酥麻,浑身没有了力气,头一阵胀痛,然后瘫倒在了地上。

人堆没有任何反应,好像看不到我发生了什么。那些冰冷沉重的人从人堆中出来了,把我扔到了公路的旁边,把黑墙折叠收纳了起来。然后人堆分开了,从他们中出现了一个人,温热而柔软的一个人,站到了两堆人中间。

一堆人开始问他:“你要去哪?你要去哪?你要去哪?”

另一堆人说道:“我们追随您!”

那个人自信地指向了城市的方向。这时我才注意到,虽然我像是走了很久,但是城市还在那里,仿佛一点没有远离,依旧遮蔽着半片天空,从大地中提取出黑色的东西,然后把它播撒到空气当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