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梦的一环
85.7%14.2%
评分: +15+x



事件:2020/04/30晚8时25分,特工芜铭利用C级记忆删除药物使得监视SCP-CN-1649的Pieplus主管与看管该项目的3名武装人员暂时昏迷,然后其利用自备工具私自进入SCP-CN-1649收容间并折下7枝SCP-CN-1649-1。

在此之后,该特工将其在2020/04/30晚8时35分用于其家人。后据调查,其家人计划将在2020/04/30晚9时54分迁居至美国,没有满足时间限制,所以该项目的异常性质没有被触发。

驻站特遣队MTF-Theta-13“故人西辞去”在知晓该情况后紧急出动并成功逮捕了特工芜铭,但是未能回收到可能剩余的SCP-CN-1649-1个体。现特工芜铭拒绝对该事件进行解释,且对其的审讯工作仍在进行。

结果:Pieplus主管因前使用了W级记忆强化所以并未被删除记忆,只是昏迷。而3名武装人员因此而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现已在接受治疗。

同时所有的SCP-CN-1649-1均被折下,SCP-CN-1649宣告无效化。

2020.5.29

你想起了一些什么。

你甩了甩头,并没有当太大回事。

你去找站点L区负责人申请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你不过是一个D级人员而已。


2020.5.28

你想起了一些什么。

你甩了甩头,看向集体宿舍窗外的柳树。

你笑着对室友说,你看那树,真美啊。室友却只是用惊奇的表情看着你,随后问了几句。

“█,你哪来的闲情雅致?今天的任务你██是不打算做完了?”

你于是去找站点L区负责人申请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2020.5.27

你想起了一些什么。

你甩了甩头,似乎并没有太当回事。你看向你胸前的编号,1649。

你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一时糊涂,杀了人,最后进了这么一个鬼地方。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劳动,比在牢里还要恐怖。

但你不想回到牢里。

L区负责人走过来,对你说。

“发什么呆,快点去!”

你于是去找站点L区负责人申请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2020.5.26

你想起了什么。

你姓芜。不是刘。你不是D级人员。你是…

你姓刘。你是D级人员。你的编号是1649。

L区负责人走过来,对你进行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2020.5.26

你想起了什么。

你叫特工芜铭,3级权限特工,曾多次参与收容Euclid以及Keter级项目。你是因为…

你叫刘██,D级人员,曾因故意杀人而入狱。你正因此成为了基金会的D级人员。

窗外柳树仍青。

L区负责人走过来,对你进行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你看见了L区负责人20岁左右的脸。


2020.5.25

“…谢谢。”

你对站点主管Pieplus说着。

你走向去往Site-28的飞机。

然而飞机的舱门关上,你不知道你被什么奇术手段催眠了,于是你闭上了眼。你感受着空气的流动。你眼前是一片青绿。

你是一名D级人员。编号1649。你是D-1649。


2020.5.30

又是新的一天啊,又要开始新的一天的劳作了,想来还有些不情愿。不过,都已经1个月了,就快要适应了吧。

何况宿舍里还有很多兴趣相投的室友。

也许做一个D级人员也不错。

你想着,同时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宿舍窗外的柳树。

也许你想起了些什么。

不过你甩了甩头,去找站点L区负责人申请了记忆删除,这个月还只是第一次而已。










你从梦中被惊醒。你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已经许久没有翻过了。算来…今天大概是11月1日了。窗外一群打扮奇怪的人在走来走去…围着那颗被当成站点吉祥物的柳树。

哦,今天是万圣节啊。

你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过这只是你做过的几千个梦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梦罢了。

世上怎么可能会有有如此曲折身世的D级人员,而那也不可能是你。

早安,芜铭。又是新的一天,又可以生活在坦诚的阳光下了。今天晚上,还可以看见绚丽的南瓜灯,也可以在聚会上品尝到美味的糖果。

据说,所有人都会参与其中。而你绝对不会想到,

这是梦的一环。

但所有的梦都是现实的一环。

你去找L区负责人申请了记忆删除,这也许是这个月的第一次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