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QUEEN
评分: +18+x
西 部 梦 神

烧毁女王的左边骨骼

1.jpg

"大骨封建王朝和议会"

抓取: 脑 | 查询: 独角兽 | 搜索: 新生幼猴
其它过滤 | 不要: 红色 | 保留: 昨日小丑,懒惰的王冠


阿兰-曼三世用颤动着粘稠液滴的心脏杀死第一只独角兽的右眼,海盐风味的水滴碎成她的手肘,这使得她回想起自己曾经稚嫩的身躯融入眼球时的悸动。她被迫站在湿漉漉的巢穴一角,王冠里的阴影向窸窣的紫色葡萄糕点走来,四截阿兰-曼三世的肢体凝结成的节肢动物欢愉着啸叫着死去。

粉红色的高塔蜷缩在腐烂的青色蚯蚓洞,无骨的长尾与一张烂纸币结合。哗啦啦的鼻涕吃掉女王的浓密森林。充盈的乳汁灌溉贫瘠的月亮沙地,里面奔涌着同样独裁专制的议会呐喊。在托尼•索菲娅冻掉三十四分之二十七的左耳耳垂上,挂着金色金属金光闪闪熠熠生辉的新生猴子。阿兰-曼三世放声哭泣,捧起猴子遗体挖出里面的自己。

献上,哦,献上我们的忠诚。献给黑夜里划拉出的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上面用荧光蘑菇的粉末写着爱情,但爱情圈养起三只臃肿的家猪,哼哼唧唧。哼哼唧唧。尖利的刀子永远离可恶的深绿色皮毛3.25毫米,锈蚀,刻薄的金属板冻裂,白色的霜淅淅沥沥铺满浅绿色的镜面。哼哼唧唧始终盘旋在泔水和敌人的血液深处,鼓动起一串又一串通透明亮的蛙鱼珍珠。啪的一声珍珠破裂,露出一排蓝色郁金香盛开的货轮遗骸。船底生有五彩斑斓的长须珊瑚,最尖端一头戳进了女王的右眼眼窝。女王微笑着抽出长剑,砍-砍向你你你我我我他他他的脑壳,她背叛我们的忠诚,像血腥的红光朝向日晷的另一个端点。

网状的植物张扬深深剪影下的手指,缠住灰色报纸下瘦弱的腿骨。主人捏住两段密集软组织的衔接处,大声呼喊报纸上的名姓。然后所有人都看到。

女王将无法被赦免。

红色的三角和蓝色十字架搭建成礼帽。层层叠叠,白色瓷砖拼接成的金字塔。女王的巢穴被捣毁。

焚烧,焚烧。到焚烧那里去。

女王死在众人昨日的梦。

落寞的骑士白马,64

吃掉最后一颗宝石!

杀死所有高脚杯里漂浮的深紫色渣滓。

女王的葬礼如期举行-在塞米赛维纳斯广场的炽烈阳光。三面完全无色的凹面镜聚焦起深蓝色火焰。

不幸,药物带来欢愉。

敬-敬告,请勿过量服食以避免错过人潮沸腾的顶点时间。

人,人堆叠成新的人,旧的人融化成妈妈温暖的乳汁。街道旁新刷漆的红色砖墙不幸染成白色,奶香柔和地撕扯人的左脑,跳动,鼓动,她的肌肉神经奋力挣扎,牵扯白色丝线拉起皮的膜。短人,人成一体,蠕动向街道,尽头点着光亮,左脚踩着的石砖痴迷地伸展四肢。延长成的肉块兼具弹性与韧性,杂技演员爱德华•阿塞克,侏儒的身体在上面弹跳。漫漫漫漫长,没有尽头,走不到终点,缓慢得不如女王昨日吃下的所有蜗牛总和。

我带着沮丧的蓝色香烟,意志力量被迫扭曲,三面完全无色的凹面镜狂欢着,裸体女王的身上升起朝阳。四条地平线从阿兰-曼三世黑黝黝的深喉中流出,红蛇的舌头无处安放,丰厚的嘴唇四处跳跃,伴随着颗粒状的新生猴子和脱落的棕黄色毛发。猴子们欢悦地一头撞死在街道的石砖上,脑壳开裂成女王砍下的脑壳。
我听见所有不幸混合在药物中挥发成蓝紫色的广袤烟雾,与强烈的致幻性和成瘾性一并吸入干瘪的心脏,心脏裂出一道长着独角兽右眼的伤口。长长的人肉都在呐喊,喊声融入长长的烟雾所以无法向远处递交处刑的请辞,但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在呼唤所有的仇恨。仇恨。仇恨里的猴子永无止境地欢呼雀跃。

狭长的人群疯狂地呼唤,女王的名字,爱人的名字,仇人的名字,死人的名字,活人的名字。名字和名字混合成新的名字,新的名字又被更新的名字推翻在王座以下成为痛苦的名字。缠着,拥着,咬着,吻着。咕噜咕噜冒出比泔水还要值得下咽的冷油残渣。油渍占据血渍的领土,粘稠和丝滑蔓延在黑色土地懦弱的深我。它是自由的雄性孔雀,繁殖的本能支配它凝固阿兰-曼三世每一洼呼吸着的毛孔。此外的一切不正当理由都分割成红色线条拉成的粪便,顺着瓷砖般光洁的双腿下流成小溪。

女王像巢穴一样湿漉漉地把自己绑缚在橡木板上,火的前兆侵蚀她由内而外的兴奋。尔后亮起血的惆怅,巨大的火蛇抽搐着露出让所有人安心的笑容。粘稠的液体被允许贴合,贪婪地舔舐她洁白的两肩暴露的每一寸悲愤。欢愉的水汽反复蒸腾,旧的血腥和暴力断气前跑到了王座跟前。铜锈痴痴地爱,新生的太阳,新的血腥和暴力自甘生于旧的夜面。

焚毁,焚毁。像索尔纳里马路边公认的美人,融化成人和人共性的守,贴合身体与身体的狭缝,渴求扭动的熵增加于层层生长的蓝色郁金香。
未曾伸出左手无名指的托尼•索菲娅被人群点燃。老的躯壳轻易咔嚓裂成几瓣跳脱的眼珠,地上打着转好像焦炭。猴子的尸体与人的尸体一同火葬,牺牲于绝对平衡的伦理道德。

白色而坚挺的骨骼从泥土里探头,粉末开裂烧成最小的沉默。黑色金属的仇敌在幕布以下挣扎。女王撕咬着火焰以赡养最肥腻的优质。火蛇长长地断绝长长的人。

幸存逃离不幸又牵动黑色素蔓延,长人依依不舍地分裂成猴子和短人。
阿兰-曼三世凝固在心脏末梢精密复杂的节点,焰里呻吟,重铸的欲望响亮。统治的聚变,婴儿伸手探寻新一批成人尸体,周而复始,就永远致死。

阿兰-曼三世不复,四十六只庞体人类抱成一族。
浅蓝色薰衣草,棕色小熊。骑士白马死于寻常的饥饿。饥饿死的植物侵蚀白马的尸骨,繁殖出新肌肉与菌丝。人,仍然是人。人们高声呼唤,主的名字,人的名字,兽的名字,物的名字。人,人渴望,人的欲望有蓬勃生机,于是重建死后的极乐世界。

阿兰-曼三世不复。黑色珍珠和红色宝石的洗礼中,第一只独角兽高傲地扬起头颅。人,人,人指出全新的覆辙。阿兰-曼四世吞掉第一声权力的尖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