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举杯
评分: +57+x


啊,基金会的贵宾,欢迎光临鄙人的小酒馆。

我不是GOC或者混分的人,诸位大可放心。能与您在此相逢,已是莫大的缘分。毕竟,即使是作为店主的我,也不知道这家店明天会出现在哪条世界线上呢(笑)

所以,您愿意在此稍坐,小酌一杯么?




Kondraki主管,这杯是为你准备的。用作基酒的伏特加来自波兰1新开的一家酒厂,就在你父母家旁边,他们——不不我发誓我没有掌握什么机密信息!你们长的太像了,谁都能看出来——呼,拜托不要突然拔剑指着别人啊……

他们是很好客的人呢。

而且,他们很想你。

……

flying grasshopper中的薄荷酒和白可可利口酒改为了相应口味的糖浆。这样的话,或许可以称这杯酒为flying 408?毕竟,谁不喜欢糖水呢。

味道如何?

薄荷的清凉应该会比原版更加突出,辛辣程度也会有所缓和。我用eve粒子分馏器降低了酒精浓度,同时保持了伏特加的厚重风味。无论是考虑到您的年龄还是精神状态,您都需要适度控制酒精摄入了。

还有很多人需要您、爱您,主管先生。辜负他们的期待而得到的自由,我想,不会是您所向往的自由

愿来自家乡的伏特加,能够唤起那些美好的回忆。




我们敬爱的Gears博士,请坐。

这是去掉了糖分的Dry Martini,虽然辛辣,却能消除疲劳。请你品尝其中的橄榄——我将其削成了子弹的外形,使果肉收到不同程度的腌制。这一点睛之笔来自安布罗斯和修正花卉的合作款。感受到爆浆了么?橄榄的核被替换成了解酒糖浆,柔和了酒本身的味道。这种糖浆会加快您的循环和心跳,来达到解酒的目的,期待这带给您不一样的体验




请放下你手中的燃烧瓶,研究员Iceberg。

我用去离子水将这杯特调在-7℃冰镇了一整晚,现在它的温度如何?

是的,这主要是一杯冰牛奶。放心,这不是心奶公司那种可怕的玩意,只是普通的牛奶,加上了一个弱镇静模因,不然我可能会有些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现在,您应该喝到我藏在复连通空间中的Margarita了。龙舌兰的基调能够衬托出柠檬的酸楚和海盐的苦涩。

人生中有太多东西是想得而不可得的,Iceberg博士。

不过,办法总比问题多的哦?(笑)




Bright博士,新的身体适应的怎么样?

为您准备的是red hot summer,葡萄酒来自您的家乡,内布拉斯加州。晚摘的雪绒花有着充分的甜度,闻上去则像是钻进了花丛的狐狸,和您很搭呢。2

另外四分之一加入苏打水,用樱桃和青柠装饰,水果的酸甜搭配二氧化碳的凛冽,如同雨后麦田里的风。

最后,加入一滴神的眼泪

这杯酒致不朽的记忆,致生命与未来




辛苦了,Glass博士,心理咨询刚刚结束么?

已经到了向日葵开放的季节,于是我准备了这杯日出。在龙舌兰中加入橙子、柠檬、石榴的混合果汁,希望能给您带来好心情。

承蒙您一直以来的关照,为表谢意,我在酒中施加了概念重构,现在,请看这朵向日葵——此刻,它将会面向您。




Draven特工,不要让绷带从T恤领口露出来,别人会担心的。

这一杯用了你父亲家乡的伏特加,说真的,找机会说服他回去看看吧,不要等到失去机会之后再惋惜。

加入棕可可利口酒和鲜奶油,咖啡因和热量的组合,大约会适合你这样的年轻人。

你不常喝酒吧?是件好事。这款酒的名字叫Velvet hammer,意思是“轻柔的锤子”。挥舞锤子可以攻击敌人,不过,想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一切,或许更应该成为一面城墙。我只是随口说说啦,没有特别的意思。

对了,我给Talloran做了这个,麻烦你带过去。考虑到疗伤的时候不宜饮酒,我把伏特加的味道植入番茄,调制了这杯Bloody Mary。

……

不用道谢,你们值得比三百万年更久的美好时光




欢迎,研究员Smalls,Heather Mason。很久没见过这么正常的地方了吧?(笑)这里大约是虚空和现实的重叠之处,总之,很高兴见到你们,请坐。

杜松子酒与波特兰市3的七种植物药草混合,再加入鲜榨柠檬汁和糖浆。这一杯Aviation(航行),献给两位旅人。

虽然无法真正亲口品尝,但是——可以麻烦你输入这段代码吗,Smalls先生?

……啊,是的,我拜托了GAW和麦宗的朋友们,或许他们还认识你的母亲们呢。

(地面晃动)

和虚空的链接要崩溃了……那么,祝你们好运。

什么?

不。你们从未被遗忘




Light博士,请稍事休息,Alpha-9终于在一片混乱中启动了,最近一定很辛苦吧。

这是Alexander,冠以英雄之名的鸡尾酒,献给您。三分之一的白兰地,可可甜酒和鲜奶油,撒上豆蔻粉。

……我知道您更喜欢茶,不过,偶尔让酒精麻痹一下理智,或许也能润滑我们的轴承呢,您说是不是?

诶呀——哪里是套近乎了,我本来就是你们的“合伙人”啊~我可比队伍里许多人都要可信的多哦?

那份文件整理完了?里面有不少棘手的内容呢,比如死而复生的Iceberg——我真怀念他还活着的世界线啊,几百个里面也见不到一个……

好啦好啦,我还是正经一点吧,不然跟这里的风格太不搭了。

你担心Zyn吗?担心她成为新的Kondraki,又或者……你觉得被盯上的人是自己呢?

但无论怎样,我们都只能走向足够好也足够坏的未来。

祝一切顺利。




Iris!你竟然会来酒吧?看来那次派对让你“实质性的”长大了呢!所以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庆祝一下?

那么就必须是巧克力蛋酒了。来吧,把你的烦恼都倾注进去,然后一饮而尽,这可是属于节日的酒。

首先,混匀鸡蛋和白砂糖。美好的回忆即使带上了血腥味依旧有美好的成分,不是吗?

加入朗姆酒和牛奶。是的,你得学着和各种怪人相处。不是已经和Adams成为很好的朋友了吗?你会慢慢了解Dietrich和他的小伙伴的,还有Foxx,他经历过很多,但人并不坏。

一层重奶油,再撒上肉蔻粉。闻到香气中的层次了吗?事物也往往是有多面性的。锻炼自己拯救别人夺走生命,建立秩序,这些可能都是一件事的不同侧面。不要在其中一点上陷得太深。

最后,加上特制的香草精。这种香草不仅仅代表着希望——只需要一当量血清素的幸福,少许苯基乙胺的信心,再加上内啡肽的坚定,它就能真真正正的带来希望。

就像你一样。




最后一位……果然是您,Clef博士。

……请不要用那种“我想对你做低频寄生振荡”的表情盯着我领口下方十厘米的位置,谢谢。否则明天您某个部位卡着瓶子的照片就会出现在O5们的邮箱里,我保证。

(瓶罐碰撞声)

真是麻烦的作品,我还专门去借了个锚才能让它安静地待在橱柜里。

我想了很久该做什么,估计大部分经典鸡尾酒都不会让您眼前一亮了……可我怎么会在顾客还不满意时就善罢甘休呢。

于是,我准备了这个。

当我睁开眼睛,发现店面被传送到了那片齐腰高的蒲公英中时,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您真应该亲自去看看,那儿很美。

丢弃花儿,将流着乳白色汁液的茎与叶放进大锅里,加入三升康沃尔的雨,煮沸一句真相的时间,然后,一边搅拌一边滴加A’habbat的眼泪,酒液转化为玫瑰色后,加上沾着露水的鹿鸣少女的祈祷声蝴蝶翅膀上的鳞粉

这是您一生的蒲公英酒。




让我们举杯吧,致万千宇宙中,总有一个让我们今天在这里相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