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的末日

O5-2的前言:基金会近日发起了一项针对“对SCP-083进行收容和研究的价值”的调查研究。在此次调研中,我们平衡数种因素,例如维持收容将发生的危险和采购处子血液的经费消耗,最后得出结论:应立刻处决SCP-083。此决定获得了O5众的一致同意,并即刻下发至19号基地(Site 19)管理层。在对处决一个拥有再生能力和超人力量的潜在Keter级对象的危险进行研讨后,此次处决立即执行。此次处决的执行人从常备人选中选出,他是一个在排除和摧毁人形SCP方面具有专业技能和丰富经验的人士,并以毫不拖泥带水的外科手术式手法而闻名。他迅速通过审核,开始执行任务。

不幸的是,事实证明他并不可靠。

████████ Kondraki博士并不是靠同僚和下属的推荐而当选此次执行人的。而是通过一个管理系统的漏洞获得了相关的权限与许可,迫使O5层勉强接受了他的自我任命。O5-8*通过举证Kondraki博士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忠诚平息了O5层的恐惧,并声称赋予他如此重要的职务会使他最终能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

*应注意O5-8为一个新上任的O5人员,并且不了解此博士过去的违规记录。

下面为此次对“公爵”进行处决的相关记录与文档。

注:欲了解这次处决导致的附带损失的相关信息,请见Document 083-D-Kk。——O5-2

收容室日志█████083-DK █-██¬-████

Kondraki博士带着一张折叠桌和两把椅子进入了SCP-083的收容室,按照原计划,放好三者,坐在其中一端的椅子上。

Kondraki博士:嗯哼,真是个不错的住处。他们待你挺好的,公爵,这里和Bram Stoker的小说里写的一模一样。

SCP-083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

SCP-083:好吧,看来我最近一定是做了些什么…你知道,我不认为我在19号基地里见过你。

Kondraki博士:是的,你当然没见过我。现在,让我们立刻继续访谈,我可还有比和吸血鬼(bloodsucker 有水蛭的意思)聊天更重要的事要做。

SCP-083:[大笑]我可没限制你的食谱,不是么?另外,这次访谈是我要求的,你应该知道,在这里我从来都会得到我想要的。

Kondraki博士:是的,是的。尽管我记得你是想要一个女人,希望你没太失望,伯爵(Count诺曼底爵位伯爵)。[Kondraki博士点了一支烟,拿出一个装着经过特殊处理的液体的容器。在执行处决前的汇报中,他以保密为由没有对其详细说明。]

SCP-083:我不能说我因得到一个像你这样的粗鲁人类而感到高兴,、特别是在我品尝过美丽少女的味道后。但别担心,我们完事之后██████小姐会满足我的。

Kondraki博士拧开了容器盖子,把它放在桌沿上。SCP-083看起来有点害怕它的味道。

> Agent Infred stepped forward to frisk Doctor Kondraki. He swiftly liberated a hand gun from Kondraki's person.

> Agent Infred: Sorry sir, this isn't authorized.

Kondraki博士: Right, whatever. 所以,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说你的事,小德古拉(Drac)?你是折磨人类心灵的神秘黑暗力量?或不过是一个在玩吸血鬼游戏的被宠坏的小屁孩?

SCP-083:[看起来有点恼怒]我想我不喜欢你的态度,或是你那缺乏教养的表现。

Kondraki博士:[向SCP-083的方向吐了一口烟] 有趣,我可不在乎你怎么想。

Kondraki博士拿起容器,把液体泼向SCP-083,此时基地守卫和后备特工还没有进入各自的位置。

SCP-083:你…你他妈向我的泼了什么?

Kondraki博士:猫尿和蒜汁,蝙蝠小子(batboy),还掺了点硝酸银。

Kondraki博士把桌子向SCP-083掀翻,并掏出手枪。他向SCP-083的脖子和胸口连开七枪,弹头事后证明为银合金。最后从实验袍中掏出一个木钉。这些行动都不在计划中。

Kondraki博士:我得把这些从“我这一生里一定要做一次的事”清单里划掉了。

事后访谈 DK-083
采访者:███博士
受访者:Kondraki博士

███博士:你是怎么得出SCP-083拥有传统意义的吸血鬼弱点这个结论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Kondraki博士:诚实的说,我是瞎猜的。我指,要么它管用,然后我就来得及去吃点午餐,要么就是我得在他杀了我之前灵机一动。

███博士:灵机一动?那是什么?

Kondraki博士:是的,灵机一动。当时我完全无法思考,所以我决定随机应变。

███博士:你是说你根本就没事先做好计划?面对拥有如此能力的SCP,这难道不是一种严重的失职么,

Kondraki博士:他死了,不是么?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所以我不需对此作出解释。

███博士:好吧,很公平,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

Kondraki博士:说。

███博士:为什么是猫尿?

Kondraki博士:嗯,即使我弄错了,它不管用,那么他仍然是一个蘸着猫尿的家伙。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激动。

事后访谈083-963-21摘要

采访者:然后,看过这些记录后,你是否认为Kondraki行动鲁莽?

Bright博士:(无言)

采访者:Bright博士?

Bright博士:这…这盘带子没经过处理?

采访者:是的,Bright博士。

Bright博士:(Bright博士看起来很激动,用数种语言咒骂Kondraki,并把设备摔到地上。)

采访者:Bright博士!你怎么了?

Bright博士:我竟然和这傻逼赌了5000美元他不敢向083扔猫尿,而且老天爷竟然没让他死在执刑中!你能理解我的感受么?我竟因为这个而输掉那么多钱!妈了个逼的!

在这个时点,我们从日志中无法知道Kondraki博士是怎么在执刑失败时活下来的,因为当时收容室内的监控设备全部被摧毁。外部保安摄像头记录到Kondraki博士和SCP-083在大约半个小时后离开收容设施。法医开始通过摄像头检查两人的损伤情况。但无论结果如何,指挥中心发布了红色警报,并派遣包括机动特遣队ρ-2“霍桑的英雄”(Mobile Strike Force Rho-2 “Hawthorne’s Heroes”)的安保部队收容SCP-083和确保Kondraki博士的人身安全。事后总结时,我们认为当时如直接射杀Kondraki博士会更加具有经济效益。——O5-2

事后访谈083-KPC-13摘要:

Kain Pathos Crow教授:我真对083感到可惜…我还想对他做各种这样和那样的事呢…像是把他塞到914里,用不同的设置处理他,看看会发生什么。或者测试他断头后还能否再生。或者观察他将对217作何反应。或者他也许是一个很棒的器官捐献者。或者他也许——

采访者:唔…先生,能请您回答一下问题好吗?

Kain Pathos Crow教授:嗯?哦好的,看起来的确是Kondraki博士导致了这些状况。一个惹麻烦的大师,可以这么说。

采访者:所以,你认为他是个轻率鲁莽的人吗?

Kain Pathos Crow教授:当然。毫无疑问。

采访者:唔-呼,所以他对基金会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Kain Pathos Crow教授:哦,我可从来没这么说。他当然是一个像一个致命的手雷一样不精确的家伙,唯一安全的地方大概就只有他的体内了。但是他总能做好交给他的事,只是代价为他周围所有人和物都经受不起的爆炸。

采访者:……

Kain Pathos Crow教授:怎么?他的确是这样的家伙。

安全日志C-083-K

Kondraki博士进入R-14通道。之后SCP-083追击而至,遭到Kondraki博士的照相机(見:SCP-515-ARC)的致盲射击,造成了相当大的损伤,但立刻开始再生。

SCP-083康复了,然后追击Kondraki博士至收容设施中央区域。

Kondraki博士用他的权限进入了无意志物品收容区,并出示他的身份***过了两处武装哨位。

SCP-083进入了无意志物品收容区,杀死并吸干了数个研究员。在此区域搜索Kondraki博士时,造成了进一步的伤亡。

Kondraki博士进入了一个保险室,从中拿走一个圆形物体,然后离开收容设施,进入R-17通道。

SCP-083继续追击,两人距离渐近。过了一会,一道照相机的闪光自通道的一端射出,然后一个闪着银光的碟状物击中SCP-083。SCP-083失去了一条腿,倒下了。

Kondraki博士停下来去观察他造成的损伤,而那个碟状物(被证实为SCP-388)继续穿过19号基地,最终在距离基地2千米处落地停下。Kondraki博士掏出手枪靠近SCP-083。

SCP-083开始再生,并撑着墙站起来。Kondraki博士可以被看到在说话,之后他离开R-17通道,进入Y-8通道。SCP-083停了一小会后,开始单腿蹦着追赶他,直到另一条腿再生完毕,可以看到他在大声诅咒着。

日志结束

音频记录083-D-K-4

Kondraki博士 – 不错,至少你还能金鸡独立,伯爵。

SCP-083 – 在抓到你后,我会慢慢的杀死你!你甚至不知道你把自己置身于怎样的麻烦之中,但是我会杀死你,并且摧毁你所珍视的一切!

Kondraki博士 – 那是什么?我能听到你的动脉在喷血。[指着SCP-083的独腿] 嘿,如果你不想当吸血鬼了,你还能成为一个很棒的海盗!

SCP-083 – 我的腿在5秒内就会重生,然后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Kondraki博士 – 祝你好运,小德古拉。[Dr. Kondraki departs]

SCP-083 – 你会被我撕成碎片的,撕成和你那些蠢话一样多的碎片!

在这个时点,Kondraki博士和SCP-083已离开了所在区域,同时MTF-ρ-2小队到达收容设施。对SCP-083的处决被认定为失败了,命令更改为限制其对基地的损伤。不幸的是,其他的安保部队仍未就位,无法对MTF-ρ-2小队提供援护。如果当初没有命令优先撤离Euclid级物品的话,他们也许就可以及时就位了。——O5-2

安全日志Y-083-K

Kondraki博士来到一个三岔路口,一辆叉车运送着一个巨大的金属箱从他身后经过。

SCP-083冲过拐角,但是撞到了被Kondraki博士用来堵路的叉车上。Kondraki博士被观测到在中央楼梯间的门口。此时他们在第15层。SCP-083懊恼的把金属箱扔飞,然后开始搬动叉车。

Kondraki博士开始下楼。金属箱摔到了地上,开启了。一个由金属物体组成的巨大的蓬乱的球体顺着楼梯滚下。

MTF-ρ-2小队从楼梯到达了目前SCP-083所在位置。Kondraki博士从小队旁边经过。

与MTF-ρ-2小队联络中断。

事后访谈083-CLEF-01摘要

采访者:你当真?没搞错?

Clef:我真的没发现Kondraki博士的处决计划有什么错误,一点也没有。

采访者:真是这样?

Clef:完全正确。他有一套基本的处决机制,一套后备方案,还有一套***方案。他的计划没起作用这个事实并不是他的错。MTF-ρ-2小队的损失是一起令人悲伤但又不可预见因移动Euclid级物体而引起的….

采访者:我知道了。那么告诉我,Clef博士,如果他所做的都不在他的计划中,而是随心所欲恣意妄为呢?

Clef:<大笑>如果是这样,先生,那我就得说Kondraki博士是一个有自杀倾向的白痴。但他当然不会…

采访者:

Clef:…他这么做了?

采访者:我这有一份Kondraki博士的处决计划复本。第一步是用猫尿和上了银弹的手枪。第二,三,四,五后备计划分别为“即兴发挥”,“随机应变”,“船到桥头自然直”和“把头埋入膝盖并和我的屁股吻别”。

Clef:[记录删除]

机动特遣队MTF-ρ-2战斗记录

MTF-R-2-1 – 我们正在沿楼梯接近SCP-083的最后位置。楼上有奇怪的声音,请求传送相关情报。

MTF-R-2-6 – 他这次真他妈是被狗操了。蒜味尿,他从哪弄的?

MTF-R-2-1 – 闭嘴,六号。

MTF-R-2-3 – 长官,有物体接近,为人形!

MTF-R-2-9 – 它…他穿着实验袍,不是公爵。他冲我们这来了,长官,制服他?

MTF-R-2-1 – 准备失能注射器,当我…这他妈是什么声音?

[无法确认人物] ……操操操操操操操!想活命的都他妈的快滚!

MTF-R-2-2 – 他下楼了,他一定是Kondraki博士!但我没看见SCP-083!

MTF-R-2-1 – 未发现目标,继续沿楼梯向上移…

MTF-R-2-5 – 那是什么鬼东西?真他妈的大!

MTF-R-2-1 – 射击!射…

[无法理解的尖叫]

[不明] – 它把他压死了!快出去!快…

[尖叫,音频记录中断]

在此时点,指挥中心开始意识到在此次事故中,对19号基地来说SCP-083并不是唯一的威胁。至此时点为止,SCP-083已造成了17名员工死亡,但同时Kondraki博士已间接或直接导致了三起收容失效。死亡员工多为低级雇员,所以相对来说损失较小。MTF-ρ-2小队被基地安保人员在楼梯间的最底层发现,已经完全纠缠进SCP-162中了,其中数名队员被直接碾压身亡,另有数名因无数的撕裂伤流血过多身亡。对SCP-083的收容立刻变为不可能。Kondraki博士从可视范围内消失。与此同时,在基地的另一侧,已经有其他的SCP破坏了收容设施,在一片混乱中我们无法确认详细情况。而SCP-083正在横冲直撞地试图找到Kondraki博士。指挥中心一片混乱,做出了一个本应更早做出的决定。完全迟到的决定。——O5-2

事后访谈083-Iceberg-42摘要

采访者:所以你的观点是Kondraki博士做事鲁莽?

Iceberg:是的,当然。

采访者:你认为他对基金会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吗?

Iceberg:这是很明显的。他就是一个移动的危险品。

采访者:我知道了。那么,Iceberg博…

Iceberg:我的意思是,你看看他,那家伙是个疯子,并且被赋予了过多的权利。

采访者:是的,那么…

Iceberg:他明显应该被撤职。也许应该被处决。

采访者:Iceberg博士,现在还…

Iceberg:看着吧,这只是一个开始。17号基地的首席研究员。真是个好活。现在,你知道,他撤职后,我们得找一个人…一个可靠的人接替他的职务。

采访者:

Iceberg:然后,我认为我就是那个人。我很可靠,又勤奋,擅长空手搏斗,有学识,完全理智,善于组织。我知道超过40种的临时爆破方法,我…

采访者:足够了,Iceberg博士。我认为我的采访已经结束了。

Iceberg:采…采访?你的意思是…这些都被记录下来了?

采访者:是的。

Iceberg:然后Kondraki有可能看到这个?

采访者:也许是的。

Iceberg:……我得去写遗嘱了。

安全日志C-083-K

Kondraki博士在七楼进入可视范围,被看到正在强行进入一个实验室,拿走了一套试做型的高压电缆,它由SCP-143合金和纳米级碳材料制成。

SCP-083追击Kondraki博士来到七楼。安保部队到达并对SCP-083进行收容,但毫无成果。第4,8,和14小队被消灭。SCP-083继续追击。

Kondraki博士从一个Safe级物品收容设施中拿走一对手持扬声器。他看起来开始加快移动速度。他离开收容区域,进入通道D-3。

SCP-083继续追击Kondraki博士,开始破坏收容设施。他虽然因为Kondraki博士的加速而不能追上他,但也没拉开多少距离,因为他穿墙而过。物理上的。

Kondraki博士开始移向Keter级物体收容区域,靠他的安全权限通过了自动安保系统。向下一个安检节点移动。所有的机动特遣队都被通告了目前的状况,进入警戒状态。

SCP-083被安检节点阻碍,接着受到基地安保系统的攻击。SCP-083的再生速度完全赶得上他受伤的速度。基地进入完全戒严状态,所有的部队都被调往Keter级物品收容区。

Kondraki博士继续通过节点。进入了一个有一道巨门对着入口的大型收容室。Kondraki博士以他的安全权限无法通过最后一个节点。他从实验袍中掏出一个物体,看起来是一个有着枪把的圆锥体。

SCP-083到达此收容室。他走到房间的中央,看起来很困惑。Kondraki博士的身影似乎消失了。SCP-083走到巨门处。

探测到Kondraki博士的声音,Kondraki博士在入口处从SCP-408的掩护中走出。他通过手中的物体(通过视频证明它是一个普通的手持扩音器)和SCP-083交谈了数句。

整个区域开始震颤,巨门所在的墙面发生了数处应力损毁。

Keter级威胁“SCP-682收容失效”状况发生。

事后访谈083-Gears博士-62摘要

Gears博士:“鲁莽的”是一个相对的措辞。回顾这次事件,Kondraki博士在执行对一个几乎免疫一切伤害的人型SCP物体的处决中,他所造成的附带损失只为中低等级。

采访者:所以你认为Kondraki博士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

Gears博士:他达成了他所预期的目标。然而,造成众多人员伤亡,数起收容失效,19号基地大面积损毁,并且广泛缺乏行动计划,这些的确是属于Kondraki博士在行动中的严重疏忽。

采访者:导致一大片基地被摧毁已经稍微超出疏忽的定义了。

Gears博士:…先生,恕我冒昧,我想我们弄错方向了。我们假设Kondraki博士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一个鲁莽又不考虑事情后果的人。然而,这是一个狭隘又危险的假设。

采访者:…你的意思是?

Gears博士:人类的大脑拥有一种会套用既定思维模式去思考突发事件的倾向。我相信Kondraki博士利用此次处决行动作为一次契机,同时利用破坏性的追逐和大量收容失效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采访者:所以你是说…整个事件都是他计划的?

Gears博士: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用数学来比喻的话,他从问题的解开始,反导出了整个问题。数起收容失效,物品的撤离,SCP-083和它对基地员工的攻击,所有的这些致使19号基地处在一种危险的防守薄弱状态。这使他可以达成我所假定的他的真实目的。

采访者:…是什么?

Gears博士:骑乘SCP-682。

事后访谈083-CLEF-01摘要

Clef:等会,你说什么!?

音频记录C-682-K

Kondraki博士:好吧,好吧,好吧,看看我们到哪来了,公爵。你想不想知道一号大门后有什么?

SCP-083:没兴趣,因为我所知道的是,在我进来后,我就把整个这片区域的出入口完全封死了。你被困在这了,博士,和我困在一起,然后我会享受从现在起的每一秒。

Kondraki博士:[大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我得承认这里不是一个最适合进行战术撤退的地方,但是我手中还有王牌。

SCP-083:是什么?那些蠢蝴蝶?你无法永远藏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Kondraki博士:哦天哪,我已经等不及想看到你的脸了![举起扩音器] 但首先,为什么不把我们的朋友从他的小房间里邀请出来呢?

Kondraki博士开始通过扩音器大叫一些下流的话语。SCP-083捂住耳朵,但好像没用。

SCP-083:你他…

[咆哮和金属断裂与墙壁倒塌的声音]

SCP-083:[看向身后]你个狗娘养…!

信号中断

在此时点,19号基地的指挥中心做出了全面隔离第三区(Sector 3)的七至十五层的决定,从顶部到底部把内部的一切完全密封起来。在对SCP-682失去控制,SCP-083仍为一个威胁,并且Kondraki博士还在呼吸的状况下,我们期望他们三个可以持续互相杀戮。当存活者在争斗中被明显削弱后,收容小组将进入区域进行回收作业。这个计划目光短浅地,没有考虑到SCP-682,或Kondraki博士所拥有的过人才智。如果曾考虑过这样的事的话,也许动用核武器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O5-2

安全日志C-682-K

Kondraki博士躲过了SCP-682的第一波攻击,又一次在SCP-408云中消失。

SCP-083正在与SCP-682交战,已经受到数处伤害,但立刻凭借高速再生能力康复了。SCP-083尝试与SCP-682交谈。

SCP-682稍停了一会,并且“说了”几句话。没有预告的,SCP-682突袭SCP-083,撕裂了他的两只手臂和一条腿,然后把他摔到墙上。

SCP-682把SCP-083整个吞了下去,然后停止了移动,直到做出了一个夸张的,用后腿直立的动作。

Kondraki博士被发现正在SCP-682的背上,手中拽着之前获得的高压电缆的两端。电缆剩下的部分被做成一套临时缰绳套。Kondraki博士一边“骑着”SCP-682,一边吆喝着什么同时用他空着的手挥舞帽子。

SCP-682进入了暴怒的状态,向着入口做出了一次猛烈地冲击。很简单地就把SCP-083制造的障碍物犁平了,然后穿过了密封墙。

Kondraki博士和SCP-682已使隔离措施失效。基地进入全面疏散状态。

很显然,在这个时点上,事态已经逐步失去控制了。SCP-083已被假定为已無效,是的,但这是以把SCP-682在没有任何控制措施的情况下释放到19号基地为代价的。就和造成一场洪水来扑灭一次厨房起火一样。Kondraki博士的行为已经把整个19号基地置于极度的危险之中。基地的大部分员工已经撤出,紧急处置小组正在试图阻止更多的损失。整个状况已经变得彻底难以控制。讽刺的是,这种混乱正是平常Kondraki博士最善于处理的那种。——O5-2

安全日志C-682-19-K

Kondraki博士一直站在SCP-682的背上,而 SCP-682在奔跑时疯狂地试图甩掉他。

SCP-682身上有数处穿过各种障碍而导致的伤口。它开始适应目前的状况。骨质的针状物开始从他的背上射出,意图伤害或杀死Kondraki博士。

Kondraki博士大腿数处受伤,但躲开了大部分的攻击。他使劲拉紧缰绳,试图做一次急转弯,并且成功了,之后他学会了如何操纵SCP-682改变方向。

SCP-682继续向前突进,现在它正被操纵着朝向员工宿舍。在飞奔中,SCP-682闯入了SCP-173的收容室。在这时,SCP-682和Kondraki博士被注意到都在保持着与SCP-173的目光接触,但仍没停止斗智斗勇。

Kondraki博士被观察到正在对SCP-682说话,同时一系列的符合SCP-682声纹的狺狺声被记录下来。

SCP-682开始用它的后背撞击墙壁与地板,试图碾压Kondraki博士,同时交谈仍在继续。

Kondraki博士大笑,然后又一次猛拉缰绳。他检查了一下手腕上的设备后,操纵SCP-682指向员工咖啡厅。

SCP-682撞毁并穿过了第二道隔离墙,进入了员工生活区。

Kondraki博士一直等到SCP-682到达咖啡厅。他突然拉紧缰绳,然后以惊人的力量跃起,在空中翻滚一周越过SCP-682头部。

Kondraki博士被SCP-682咬落在地,但又爬起来坐到了一把放在一张桌子旁的椅子上。

在SCP-682一口吞下他后,Kondraki博士消失在可视范围内。

SCP-682继续在疏散区制造更多的破坏。

音频记录682-K

Kondraki博士:你现在十分不情愿,是吧?

SCP-682:你是到目前为止…在我遇到过的你的“同类”中…最烦人的一个。杀掉你就算我帮了你们族群一个大忙。

Kondraki博士:不需要你帮什么忙,酷斯拉,你都吃了一个吸血鬼做午餐了。为什们咱俩就不能快点完事,然后让我回家呢?

撞击混凝土和扭曲金属的声音

Kondraki博士:我就猜你不会选这个选项。那么你就继续…[嘟囔声]…带我兜会风,然后我再从你头上下来吧?

SCP-682:你不仅是我遇到过的最烦人的,而且是最缺乏常识的一个。这件事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你死,然后快点烂掉,尽管你现在已经在腐烂了。

Kondraki博士:很公平,我们就来这么做吧

SCP-682:这也许是在我听到的你那些令人厌恶的话里,唯一一句我认同的话。

金属砸碎瓷器的声音。以SCP-682的牙齿闭合声结束记录

疏散记录S-E-19

Safe和Euclid级物品的搬运持续进行中。在一片混乱中,直升机坪A到E都对临时移址收容进行了积极地运输支持。

[此处删除部分与SCP-298和发生在通道D-17的事件无关的记录]

因体积巨大, SCP-298由数名1级员工运送。它的宽度几乎堵住了整个通道。

SCP-298在被抬着的同时,一个员工坐在它的上面,假装在弹奏风琴。音频记录证实,这个雇员在事故之前曾经赢了一次打赌。

某处发生了一次爆炸,导致了一次震动。几个员工跌倒了,SCP-298掉落在地上。

那几个人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事后证明为空气流动的声音)。就在他们要躲到风琴后面时,他们又开始听到挣扎声。

Kondraki博士出现了,身上有数处损伤。他猛地一跳,跃上SCP-298。

SCP-083也出现了,覆盖着一种不明液体。他追着Kondraki博士绕过拐角,但只看见了几个员工和一架风琴。他开始说话。

Kondraki博士指示他身边的那个员工开始演奏。

音频记录C-298-K-083

SCP-083:[叫嚷]他在哪!你,你一定看到他了,告诉我他在哪,然后我也许不会把你们全杀掉!

员工1/298/3:谁…谁?那个疯子刚跑过去,现在大概在这个东西后面!

SCP-083:很好。也许我会把你加到我的护卫人员名单上,这是多么荣幸的…这他妈的是什么声音?

Kondraki博士:婊子。这是婊子的曲子。我喜欢叫它“你真烂,序曲”。

SCP-083:[开始尖叫]什…我的血液怎么了?你在对我的血液做什么!?

员工1/298/2:停下演奏吗,长官?

Kondraki博士:你敢!一刻也不要停!

SCP-083:快…快停下!我会按你说的做的,一切事,请停下那个东西!我不能…

Kondraki博士:所以我是对的,你不能再生你的血液。

SCP-083:我…不想死。死的不应该是我,不应该!我和你不一样!

Kondraki博士:每个人都会死的,公爵。我还活着,只是时辰未到而已,而对你,今天则是你的幸运日。

SCP-083:狗娘养…[断气]

安全日志S-E-19

SCP-083的血液受SCP-298的音乐的作用而被从他的身体中吸出。它悬浮在空气中凝聚为一种胶体,形状像枯树的枝杈。

Kondraki博士走下SCP-298的演奏平台,指示奏者继续演奏。他消失在通道尽头的一个房间里。

SCP-083的血液已被完全吸光了,他的尸体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分解,在一分钟内变成了一具骷髅。

Kondraki博士拿着一个玻璃容器返回,指示奏者停止演奏。他开始用那个容器收集空气中凝聚的血液。不到一分钟,血液液化。

员工们似乎没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Kondraki博士密封了容器,然后走到骷髅旁,把它扛到肩上。Kondraki博士假装是疏散小组的一员,登上直升机,离开了19号基地。

员工们仍处在某种震惊的状态中。The klaxons remind them that SCP-682 is still loose within Site 19.

事后访谈083-AR9-59摘要

采访者:所以你认为Kondraki博士行为鲁莽?

Rights博士:我没这么说,但是差不多,比起其它一些他做过的事….至少这次他有个计划。

采访者:你已经浏览过全部的记录,是吗?

Rights博士:是的。所有的。实际是,好几遍,而且我还想再看几遍我最喜欢的那段。

采访者:你一点也不担心Kondraki博士是一个威胁或危险?

Rights博士:看,那个男人是一个随机应变的大师。然后有时,嗯…所有时候,都有附带损失。但这不会改变一个事实,就是他,在一些诡异的意义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然后…嘿,不是因为我被他救了几次,我才这么说的。

采访者:…..所以你的个人观点是他对基金会不是一个威胁?

Rights博士:就和Edward Cullen一样,对我们完全没有威胁。那个…我是说我不过对吸血鬼很有兴趣罢了,我可是读着安妮·赖斯的书长大的…呃,跑题了。但是,他往083身上泼猫尿!多么美妙啊!

采访者:…..然后,以你这专业的观点,过去和Kondraki博士共事过?

Rights博士:…你肯定没在17号基地呆过。专业…不是我的长项。或许Kondraki才是。我对19号基地感到遗憾…至少它现在已经没事了。

休息室监视日志S17-█-██-████

████博士:我的天啊,他怎么总是搞糟事情?

██████博士:不知道。这东西有延迟,现在他也许已经夷平整座基地了…他在骑682?!

████博士:我不敢相信我们为这种家伙工作。我现在有点想去骂他是个傻逼,然后辞职!

Kondraki博士:你们看什么呢?

████博士:没什么,不过是我们的老板在摧毁基金会的最大的一个基地。你能相信么?他就在这么做。

Kondraki博士:喔哦,真厉害。

██████博士:哥们…别多嘴。

████博士:没事的,就好像他能知道是我说的似的。要是他知道了,我就在他处罚我前亲手干…

Kondraki博士:干什么?我已经喜欢上这个对话了。

████博士:我…我想我已经看够了。我…得去溜达溜达了。

Kondraki博士:嘿,别急着走啊。没人想来点爆米花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