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推广“明镜之心”的提案,2014年5月29日
评分: +14+x

相关Nibel:Dusk-514“明镜之心”

提议人:暮光图书馆成员Indus

参与人员:山地议会成员Muralis,暮光图书馆成员Vulpecula,涓流旅团成员Mensa,尘世守望者成员Eridanus

记录人:山地议会外围成员Gideon


第一部分,阐述,由Indus进行:

Indus:“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大家手里应该都拿到了一份简单的使用说明和一管红色的‘明镜之心’药剂。那么我先说说我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个东西的。”

Indus:“我们都知道,我们周围的一切事实上都可以用数据和信息进行描述。基于这种理论,人类开发出了大量的数据库来收集和维护各种描述这个世界的信息,但是出于自私以及其他一些原因,这些数据库之间往往缺乏交流,信息出现矛盾,甚至调用也十分麻烦。另一方面,人类的数据保存技术原始落后,仅仅是1PB的数据就需要一个大型服务器进行存储,而一只普通鸟类的全部实时数据就占了20~30PB,一个人类的全部实时数据就占了600~700PB,其中感情的数据占了一半。这还不包括记忆和大环境模拟。根据我们的实验,模拟一个大约一百人口,自给自足的小庄园需要70~90ZB的数据。这个实验结果就在爱丽舍花园之中,位于西-62区,大家会后可以去看看,运行得十分稳定。”

Indus:“这个实验无疑成为了万物皆信息这个理论的铁证。那么我们回过头来想想,如果我们能够将我们周围所收集到的信息以数据的方式展现在我们的脑海里,是不是就能减少大量的错误判断呢?更深一步讲,如果周围的一切都能以数据的方式被感知,是不是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谎言和猜疑了呢?”

Indus:“基于这个目标,我们成功研究出了一份药剂,也就是大家手里的‘明镜之心’。它的使用方式很简单,喝下去。效果也很明确,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它会在使用者的大脑中产生一个新的处理核心,用于数据化分析使用者周围的一切信息,给使用者一个直观透明的世界。不过相对应的,由于使用者长期用数据化的思维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使用者的情感将会慢慢消退,最终完全丧失情感。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给这份药剂加上了有效期四个小时的限制。”

Indus:“不过我相信这种程度的代价对在座的各位以及各位所属的支派应该都是可以接受的。而它的效果,对于议会来说,它能让你们更好地隐匿自身,因为你可以顺利处理所有人对你的疑虑;对于守望者来说,这是你们抵达彼岸的捷径;对于旅团来说,它能让你们听见人们埋在心底的诉求;而对于我们图书馆,它能让我们随时保持最好的实验条件。因此,我希望借这次会议提议在Nirvana内推广‘明镜之心’,至少人人应该随身带着一支备用。以上就是我全部的阐述,现在欢迎大家提问。”


第二部分,提问,由Muralis进行,Indus回答

Muralis:“我目前没什么想问的,Indus先生的这份药剂我会带回去体验一下,然后再作下一步考虑。我弃权。”


第三部分,提问,由Vulpecula进行,Indus回答:

Vulpecula:“我没有什么想问的,因为‘明镜之心’的研究我也参加了,基本上技术方面的问题都在实验过程中解决了。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疑虑,‘明镜之心’是有永久生效版的对吗?”

Indus:“没错,不过永久版的‘明镜之心’因为效果无法逆转,需要和图书馆签下免责和完全自愿合同之后才能获取。目前只有一支永久版的‘明镜之心’被领走,据我所知已经被使用了,是基金会的人,具体信息我不方便透露,不过你们可以自己来‘看’。”

Vulpecula:“好的,那我没有问题了,我同意提案。”


第四部分,提问阐述,由Mensa进行:

Mensa:“我代表涓流旅团全体成员,拒绝使用‘明镜之心’。我们相信情感是智慧生物最珍贵的部分,哪怕是一点情感上的缺失都是我们不希望发生和看见的。人们的痛苦和诉求,我们可以用眼去看,用嘴去问,用耳朵去听,用心去感受。使用‘明镜之心’去偷看——原谅我使用这个词——在我们看来是极其不光彩的行为,也是毫无必要的行为,因此,我否决提案。”


第五部分,提问,由Eridanus进行,Indus回答:

Eridanus:“我已经喝掉了,感觉很不错,会后我会来找你拿几份。同意提案。”


第六部分,总结,由Gideon进行:

Gideon:“现在公布讨论结果:两票同意,一票否决,两票弃权。我宣布,Dusk-514‘明镜之心’将在会后于暮光图书馆和尘世守望者当中进行推广使用,其他支派仅开放领取。会议结束,感谢各位的出席。”

——刊于山地议事录2014年6月刊,第21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