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终醒
评分: +12+x

唐缓慢地走向远处的写字楼,在这么热的天气里人总是打不起精神。更何况他现在正被心事困扰,眼神中流露出深深地厌烦和无奈。日复一日地工作,本应早已习惯的,自己怎么突然开始怨天尤人了呢?

到了办公室,唐摆出的微笑依然无法掩饰他的憔悴。同事卡特已经在办公室里了,看到唐的神情,她向他笑笑:"又做噩梦了?"没错,又是那个噩梦……唐最近一直在做的那个噩梦。

那是一条昏暗的走廊,走廊尽头是一扇门。唐无数次从走廊这头赶向那一头,然而每一次门都推不开。门上似乎有字……不,唐记得很清楚,在梦中自己能够读出这些字,能够回想起这些字,但每当他醒来,这些字又消逝在他的脑海里。

卡特看到唐皱紧了眉头,自责地说:"抱歉让你回想起了不怎么愉快的事。你不要紧吧?"唐也意识到自己的神情太过严肃,旋即向卡特笑笑:"没事,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太过敏感了。"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是自己太敏感了吗?唐的头又疼起来,为什么自己就一直不能忘记那个梦呢?

午后,唐走漫步在狭长的楼梯上。阳光透过玻璃从扶手间的细缝处射下来,在楼梯上投射出一道道光带。唐很喜欢看这些光带,也很享受在楼梯上漫步的感觉。他喜欢这种"原始"的上楼途径,喜欢走在楼梯上的那种踏实感及踩在上面的那种浑厚声音。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时候,唐不觉已经走到了顶楼。34楼……唐看着楼梯间内的标识,既是惊讶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这么高的地方,又是好奇这层楼有什么。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34楼呢……抱着这样的好奇心理,唐走出了楼梯间。

34楼的布局和其它楼层无异,但是装潢却很朴素。阳光从南面的玻璃幕墙射过来,配合楼层淡灰色的色调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唐在34楼转了一圈,发现除了一间办公室外其他房间都是空的。那间办公室正关着门,门上挂着一个小标牌:

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唐从来没听说这栋写字楼里有心理咨询室。唐有一种想走进去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尚不清楚这间心理咨询室的资质、口碑如何,何况自己也并不急着需要心理咨询。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下楼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快下班之前,唐心里还是很在意。于是他装作很随便地问卡特:"对了,我们这栋楼什么时候开了一间心理咨询室?""……什么?"卡特正和一堆档案忙得不可开交,头也没抬一下。"没事,忙你的吧。"唐放弃了追问。是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一间心理咨询室呢?就只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心理咨询室而已,光是这座城市里就有很多了。忘了它吧,光是噩梦就已经够让自己头疼的了。

晚上,唐在床上翻来覆去仍然没有丝毫睡意。明天还要上班,如果现在不休息的话明早一定起不来。尽管唐尝试放空思想,闭紧了眼睛,一件件事还是在唐的脑海里闪过。"算了吧……"唐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走向书桌。既然睡不着,就看会儿书吧。看了书说不定就能睡着了。唐想着,翻开了那本封皮已经破旧不堪的小说。这是唐最喜欢的一部小说,它讲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一直在默默地暗中保护世界的故事。虽然题材有些平庸,但是作者对书中的事件细节描写及人物心理刻画掌控得炉火纯青,环环相扣的剧情和充满悬疑的案件令人欲罢不能。说来也怪,唐曾试图去查询过这本书及其作者,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夜深,唐才伏案入眠。

唐又一次来到那条昏暗的走廊上,走廊尽头仍然是那扇门。虽说总是无法打开,唐还是不厌其烦地去尝试。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

唐走到了门前,但是门上的字不见了。

不见了。

唐突然变得迷茫,又开始害怕。就好像是一直追求的一个目标,一种慰籍,就这么消失了。那是自己在这个噩梦里唯一能认识到自我存在的象征,唯一能认清现实与虚拟界限的标志。

出于侥幸心理,唐尝试去推门。这一次,门开了。

惊讶赶不过惊恐。就在唐准备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一只手搭上了唐的肩膀。

唐从睡梦中惊醒,心脏正飞快地跳动,冷汗随脸颊流淌下来。内衣已经被汗浸透,黏在身上十分难受。他捂住隐隐作痛的头,瞥向窗外。天色尚暗,灯火辉煌。在这么一座繁华的城市里,车水马龙的喧嚣盖过了城市本身的寂静。唐合上仍打开着的书,躺到床上去。但直到天色泛白,他也没有重新入眠。

第二天上午,唐疲倦地望着办公室窗外的景色出神。在这个高度,大半个城市的景色都尽收眼底。"景色很不错吧。"略带笑意的女声在唐身后响起。"是啊,"唐心不在焉地回答,"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这个站点的原因。"……不对!唐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站点?这个声音是谁?回头看看去,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妈的,我最近是怎么了?"唐的头又一次痛起来,他痛苦地拍打着自己的头,但是疼痛并没有丝毫缓解。他知道,看来自己要去那个该死的心理咨询室了。

中午,唐在办公室匆匆吃完午饭,不顾卡特疑惑的目光跑上了34楼。在推开心理咨询室的门之前,他平复了一下呼吸,理了理衣服,好像下定决心似的挣扎着推开了门。"你好。"一名女性微笑着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那么你是来接受心理咨询的了……先生?"

"唐。叫我唐就可以了。"唐看着面前的女性,感觉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我是来接受心理咨询的,没错。"

"啊,好的。那么请你先在这里躺下。"那名女性走到一张躺椅前,向唐示意,"你可以叫我Hannah。"

唐服从地躺了下来。"好的,看起来你有点紧张。不要这么拘束,放松自己。"Hannah拽过一张椅子,坐在躺椅旁边,"那么,请你简单地告诉我你觉得自己需要心理咨询的原因。不要紧张,慢慢说。"

"好的。"唐望着洁白的天花板,"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最近总是做一个噩梦……同一个噩梦。它……好像是在暗示我什么……"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认为,"但是令我来这里的原因是……这个梦在昨天改变了……"唐突然觉得只是一个梦改变了并不能构成什么原因,于是又补充道:"另外,我最近经常出现幻觉,总是和一些不存在的人说话,还总是用一些很奇怪的词汇……比如说'站点'……"唐变得语无伦次,有太多事情想要表述,但是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如何表述。

Hannah微笑着听完了唐的描述,饶有兴趣地说:"你刚刚提到了一个噩梦?那么你能具体描述一下梦中的情景吗?"

"呃,我试试。"唐试着回想梦中的情景,"那是……一条很昏暗的走廊,走廊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白色的,地板是黑色……不不不,是深灰色的。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棕色的木门,门上有一些字……我在梦里可以看清这些字,但是每次我醒来都想不起来了……每一次……"唐的眉头渐渐皱起来,汗水也开始顺着耳朵流淌下来。Hannah显然注意到了,关切地说:"没事,别紧张。如果真的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唐意识到自己的神情又一次过于严肃,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意思。虽然我记不起来这些字,但是我记得这些字似乎与什么人有关……"唐对自己说出这些话感到很惊讶,"那上面,似乎写了什么'博士'或是'医生'之类的东西(Dr)……除此之外,我怎么推、拉这扇门都无法使其打开,这似乎令梦中的我感到很害怕。但是这一切在昨天都不同了……门上的字不见了,而且门也能推开了。这……让我感到很迷茫,因为门无法打开似乎在警醒我,当它可以打开的时候我就感到非常害怕……而这不好的预感最终成真了,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之后我就被惊醒了。"唐想了想,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

Hannah在笔记本上记了什么,"我明白了。我现在还要了解一下你的心理状态。闭上你的眼睛,放空思想,然后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唐闭上了眼睛。似乎过了很久,眼前仍是一片黑暗。但是慢慢的,唐似乎感觉到天花板变亮了,像是头顶上有了一盏灯。自己身下的躺椅似乎也更加柔软,身上沉沉的,好像压了一层被子。他把这些情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Hannah,Hannah轻声说:"继续放松,不用太过紧张。你还能感受到什么?"唐不太能感觉到什么,他努力地去放空思想,但是越是去想,思绪就越来越乱。当他突然听见什么声音时,他吓了一跳。

"我听见……有滴水声……很轻,但是不间断……就像是医院中吊瓶的声音……"唐的手背痒了起来,"然后还有'咝咝'的声音,我知道这是什么……是……心电监护仪的声音……"唐很疑惑,自己是在某所医院内吗?"好像有说话声,很遥远……我试着听听……'前额叶损伤'……'失效'……'脑出血'……等等,似乎换了一个声音……'删除'……'植入'……"唐的头突然剧烈地疼起来,疼痛使他不禁叫出了声,Hannah急忙冲上前,按住唐抽搐的手并拿出什么液体给唐灌了下去。唐呛了很久,嗓子里火辣辣的,但是头不再疼了。他擦去因刺激产生的眼泪,沉默了很久。

"你刚刚发生了很严重的紧张性痉挛。"Hannah见唐已经平复,"我看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你还要继续心理咨询吗?"唐的嘴里泛着酸味,说不出话的他只是摇摇头。Hannah到桌边倒了一杯水递给唐,等唐慢慢地喝下了这杯水后她才说:"鉴于你的心理状态,我还需要对你进行后续的心理治疗。请将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来,我之后会再与你联系。"Hannah看着痛苦的唐,补充道:"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我明白你的感受,我真的明白。""……是吗?……我不觉得谁还能明白我的痛苦……这根本不是肉体上的,甚至不是精神上的,是本质上的,本质上的!"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上唐的心头,他不顾嗓子德沙哑向Hannah吼道。"……我真的明白。我也真心希望能帮助到你。"Hannah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感到天旋地转。加上先前的疲倦,他很快倒在了自己的桌上。"……喂,醒醒,老板要来了。"当卡特摇醒唐的时候,他仍然迷迷糊糊。"你中午的时候睡着了,我看你比较累就没有叫醒你。""嗯?我不是去那该死的心……"唐突然止口,意识到了一件很可怕的现实:这栋写字楼,一共只有31层,根本没有34层!"……我睡了多久?"唐紧张地问道。"……半个小时吧,你从吃完午饭就开始睡了,也没多久啦。"卡特想了一会儿,答道。

又是梦……?唐顿时清醒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梦,意味着什么?预示着什么?唐有些麻木。不应该这样,为什么所有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唐很厌烦,他开始讨厌这样的人生,咒怨这不公的上苍。

但是生活仍要继续。

晚上,唐又一次翻开书本,未看部分仅剩下几页。

"要是我的生活也像这小说所述说的一样该多好啊。"不知为何,唐的心中一阵惆怅。但这种生活真的是自己所想要的吗?唐又不禁质问自己。

无论前方是否畅通,是否崎岖,是否危险,我们都会前进;无论前方是否神秘,是否黑暗,是否恐怖,我们仍会探索;无论世界局势风云变幻,人心转变堕落与否,我们都不会改变。

终章落幕,却不是结束。我们的职责不会变化,更不会终止。人们或许不会铭记我们,但是历史会。

控制,收容,保护。

最后一页,一个唐眼熟无比的logo。

控制,收容,保护。

控制,收容,保护。

控制,收容,保护。

唐在心中默念了许多遍。

他说不出内心是平静还是愤怒,是惊喜还是悲伤,是感慨还是讥讽,是波澜起伏还是早已麻木。应有的反应他都没有表现,应联想的事物他都没有在意。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矛盾。

……害怕?

愣住已久,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害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