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
rating: +1+x

 «求婚 | 啼哭 | 人散»


……前任基金会指挥官热带鱼,这里是Area-CN-42 人工智能-MI正在给您传来信息,事关您的女儿。

信息解码中…..

解码完毕(●ˇ∀ˇ●)

指挥官热带鱼,我是MI,您还记得我吗?我曾经运行过平行世界模拟计算程序来配对最有可能引导您女儿五月的对象,曾经的计算结果显示您在所有基金会职员内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最高,但因为“玉帝”的攻击,所以我在计算时疏漏基金会职员数量 216名,补充计算开始。

铜镜里映射出了美人,她拿着梳子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眼中热切地编织着无尽的美梦。

是……是今天了……是现在呢……马上了……

她激动的站起来,心中小鹿乱跳,在铜镜前不知第几次的整理着自己精心挑选的服饰。

这次不是汉服了,真红对襟大袖衫加上凤冠霞帔—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着穿这身衣服去见他。

抿一口红纸,无论谁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只会认为这是个马上要见到如意郎的新妇,又怎会想到她杀人无数呢。

空气中暴动的能量逐渐消失,啊……“十”无效化了,这很意外,但是圣子诞下,席卷半球的心灵冲击却已将“十”的过渡功能展现的淋漓尽致。

接下来就是倒计时的最后阶段——“零”的世界了。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98210号对象特工龙彩鱼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15.48962%,特工龙彩鱼会愿意保护五月的概率,低于4521号对象特工热带鱼的数据,不予以考虑,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下一对象数据加载完毕,98211号对象基金会一级职员 Area-CN-42 机动特遣队-辛辰-0 “海洋生物”,特工果冻鱼……

她忐忑的走出房间,看着蹲坐在地上的五月,两只手紧张的攒在一起,竟然不顾两人敌对的身份,害羞的直问道:“我这身好看吗?”

五月无力的抬起头来,一言不发。这几天给她的打击已经太大了,安德鲁斯,果冻鱼……她现在只想逃,逃开这个现实,逃到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里。

看到五月这个样子,女人居然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姐姐也不想……但你可能也不懂吧……那种想见到一个人想到急切的感觉。”

“我真的不管我们的民族要多么强大,磨砺成什么样子,我只想见到他,只想活在一个有他的世界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什么都愿意做。这……就是爱情,一种又可怕又可爱的感情,人会因为它堕入无间地狱,也会因为它而甜蜜无比。”

她在说什么……

“不单单是我能力创造的幻影,是一个真正的存在于世界的他,在明朝一直活到现在的他,我和他会相随百年,他的才华和能力将会得到尽数施展,我们不会再被蛮夷入侵,不会再被倭寇凌辱。修改数百年的现实和全世界的历史走向,需要你的力量。”

“作为倒计时最终阶段-零的力量。”

女人轻抚着五月的面庞,空气中的现实迅速扭曲,五月则是认命的蹲在那里,能保护她的人已经都不在了……

“没事的,姐姐马上让你从噩梦中……”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对象特工果冻鱼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

一震,扭曲瞬间凌乱,女人略惊讶的看着身后将匕首捅向自己脊椎的男人。

…… 100%,在所有平行世界中,最终特工果冻鱼都愿意保护五月……

“……私1 ……女儿……”

“怎么会……受到了“十”的异常影响,不光是你的心脏,就连躯体也应该融化成粘液了才对……”

“……My……fille2 ……”

如果从智能生物的角度上考虑,果冻鱼已经死了,他的大脑已经溶解的差不多,对人对物对任何话语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但是他还是来了。

拖着半融化的身躯,已经疏松的骨骼,液化的内脏,只凭着那一点的本能,挣扎的走过来了。

“Dont……触るな……我的Tochter3 ……”

这是果冻鱼脑中最后也是唯一剩下的执念,保护五月。

但……一把小刀又如何能杀死现实扭曲者呢。

故,原授权于您的核心内室进入权限被取消,现重新授权于特工果冻鱼,请依照附录计划将特工果冻鱼引入Area-CN-42核心内室,作为补偿,我将授权给您SCP-CN-017的进入权限。

……愿你们能在彼岸安眠(ㄒoㄒ)。

我怎么会不懂怎么处决幼年神呢……

果冻鱼的眼睛早已无神,但他还是用力按下了匕首刀柄上的一个按钮。无数纳米级别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从刀刃上喷射,迅速顺着女人的伤口流入血液,流遍身体的每一处角落。

麻烦别小看我们一般人类的智慧……这是Area-CN-42的Legion下的指令,果冻鱼提供的灵感,Site-CN-21提供的素材,Prism耗费两年制作出的武器……

神啊,欢迎……坠落人间……

数千亿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在人体内同时起效,即使女人是超过百年的现实扭曲者也无法扭转这已经死死的钉在墙上的命运。

死亡,是她唯一要面对的现实。


……………..梦,碎了?但她还是不甘心的向五月伸出手臂,而果冻鱼又像疯狗一样向那手臂咬去。

剧痛,已是数百年没有过的剧痛。

力量流失的瞬间,很多女人曾经做过的事情却潮水一般的涌了回来。

卖弄的风骚,杀过的人,做过的努力……

…………

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哈呵呵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呵呵呵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她猛地推开死死咬住自己的果冻鱼,后者猛地撞到墙壁,慢慢的在墙上滑下一道血迹和生物液的痕迹,匕首和拿着它的手臂也飞向远处消失无影。

伤口失去了堵塞物流血更多,而女人也因为匕首的原因失去了全部的现实扭曲能力,血止不住,泪也止不住。

没有终极Boss败北时气愤的怒吼或者狂妄的叫嚣,她只是哭了,很委屈地哭了。


……若采4……

琼章5……

若采……不要离开我

琼章,你这又是何苦呢……

返生香……返生香没有了,神力也消失了……但我又不能没有你……

……

若采,别走,别走……

丧失了现实扭曲能力的女人再也听不到心上人的声音,她脑中再没有五月和果冻鱼,也没有倒计时的计划,只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跑向地道的另一边。

月光从那个房间仅存的一个朝天洞里射入,光芒笼罩着一个明代梳妆盒,那是她最珍惜的东西,她踉跄而至,如获至宝的捧着它,流着口水,像个傻子一样的笑着。

若采,若采,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我身子已经不纯洁了,但一直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好好服侍你的……别不要我……

别……不要我……

力量慢慢消失了,痛苦也是,她无力的倒了下来,手中的梳妆盒也因此跌落地面,里面装着不知是谁的骨灰溅落的到处都是。

她走了,走的和一个凡人一样。

风慢慢的从月光涌入的洞中刮了进来,骨灰慢慢的被风席卷,悄悄地将叶小鸾的遗体温柔的包裹起来。

琼章……你是否有想过,其实我一直都在呢?

真红对襟大袖衫,凤冠霞帔……身着嫁衣的叶小鸾终于向着他在的世界去了,虽然迟了数百年,但或许今天真的是他们重逢的日子。

她出嫁了。


……

五月和果冻鱼倒在地道两侧,月光漫过他们之间的地面,像一条分割线一样划分着两人的距离。

她有些呆呆地看着果冻鱼,而果冻鱼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他在融化,眼睛无神的望着地道的天顶,五月张张嘴,有些迟疑地向着月光的那一边伸出手,但触及到月光时又缩了回来。

她还是有些怨恨他。

此时,钟声响了起来,是教堂顶楼的钟塔,这意味着新的一天来临了。

对了,今天……

今天是她的生日呢……

果冻鱼的的眼神突然活了,他看到了五月,看到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很安心的笑了。他艰难的想将手伸向脖子把象征特工果冻鱼的白玉挂坠解下,却发现自己早就没有手了。

“生……”

月光开始偏移向果冻鱼。

“生日快乐……五月……”

挂坠闪着柔和的白光,月光照在他半溶解的脸上,但五月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恐惧,她知道无论多么恐怖,他永远是他。

“别过……来,会弄……脏你的。”

刹那的笑容后,果冻鱼的身体便分崩离析……

妈妈,爸爸回来啦!


远处的Area-CN-42,正在重新编写着SCP-CN-043的Legion突然停下了笔,他站起来,默默地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此时Ne走进来,将新来的心理咨询师写好的本月职员评估报告提交给了Legion,后者点点头。

“Ne子。”

当Ne快要离开的时候,Legion突然开口说话了。Ne转头看着Legion,他正盯着在窗边的一个破旧的泰迪熊。这是很多年前他的所有品,曾经他大吼着它没有问题,但是还被一个负责照顾他,不知好歹的特工没收了。

那个小J[数据删除]……

和姐妹们一起在武装直升机上执行任务的月兰18375也在同一时刻突然流下了泪水,她更加疯狂的喊叫着,将重机枪的子弹倾泻给了敌人。

“就在刚才,冻鱼他……走了。”

是肯定句。


都结束了……?

五月呆呆地看着果冻鱼,或是他剩下的部分,她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在黄浦江边看到的那对情侣。

为什么他们没哭呢,因为爱。

似乎是开了闸门一样,她想起了曾经和果冻鱼在一起的一切。

东方明珠塔上的夜景,黄浦江边的玫瑰,高空下的星空和礼花,幽暗树林的湖边,大阪夜间的电车,“乱世”村内的萤火虫……很多很多。

……

没事的,我都在。

……

我知道,别担心,想跑就跑,但我希望你能记得,无论你在哪个世界徘徊,我都会站在你身后保护你,然后等你回过头时,我就接你回家

呜……

对我来说,有你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呜呜呜……

嗯……我不知道你的痛苦……我很想知道,但我做不到。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带你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和精彩,或许有一天你会在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身上找到战胜黑暗的勇气和动力。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你今天要跳下去……我不会拦住你的……我答应你,你不用担心这边的事情,不要有压力,我会好好活下去,你的尸体会被我好好的安葬,你的心愿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但是如果你决定继续留下来……我们会陪着你慢慢的变老。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生日快乐,五月……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喷涌而出的某种痛苦抑制不住……这是第一次,五月凭借着那种新的感情嚎啕大哭了出来。


 «求婚 | 啼哭 | 人散»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