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前奏
评分: +20+x

前情提要:第三次海湾战争新闻访谈稿

相关故事:西风战役

在西方人到来之前,我已经抗争了很久。

我曾经只是普通的外勤人员,奔走在大街小巷中,寻找那些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东西。

然后有一天,一切都变了。他们告诉我大厦将倾。

于是我开始奔跑,这次不是为了收容,而是为了能打开一条生路,留下一个机会。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我不太知道,当你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们究竟如何。我只是希望有人知道这段历史。它属于ORIA。


行驶在崎岖山路上的日产皮卡车颠簸着,如幽灵一般穿行伊朗北部的厄尔布兹山脉 之中。有那么一次两次,停在路边,车里的人架起天线,在山峦中寻找什么。随后他们继续上路,在扬起六个小时的风沙之后,它停在了一处小院前。车上的人走了下来,三男一女。为首的女人敲了三下门,两轻一重。

门拉开一条缝,一双布满怀疑的眼睛从里向外张望。

“黑月为何嚎叫?”里面的人问。

“只因游人未归。”女人回答。门吱呀一声拉开,四人进入小院,几名端着AK步枪的人围上来。

“抱歉,例行检查,有证件吗?”

女人掏出证件。这时候掩饰身份极端不明智。证件上的名字是海伦娜•肖,CIA成员。三名男士也递过证件,他们分别是克里斯•西恩斯,卢克•阿曼,戴维•王。他们来自FAF。

警卫把证件还给他们,让开一条路。四人走进小院,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略微感到惊讶:杂乱的地面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轻武器和弹药箱,弹链挂在原本用于晒葡萄的架子上。成箱的手雷和一把“泰坦”发射器堆放在院子另一头的羊圈里,而正中央中间那把W85轻机枪旁坐着几个风尘仆仆的男人,此刻正将目光转移到来访者身上。

克里斯摇头:“真他妈见鬼,SMEU往里丢把火都能炸死一堆人。”

几个满脸灰尘的女人抬起头来看他。她们显然不是做这种活计出身的人,给枪管抛光的时侯有些生疏,使得一个军人模样的中年男人用波斯语喃喃地骂。

肖看着这一切。这些人,这些挤在院子里的人,他们是前研究员,特工,是失去妻儿的父亲,是丈夫被处决,女儿被夺走的母亲,是孩子,是长辈,他们曾经属于一个辉煌的组织——ORIA。

尽管ORIA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对待来者仍然存在着极大的敌意。肖也不愿和他们过多交流。在她过往的印象中,这帮穆斯林各个死认理,一堆抱着古兰经,不知所云。她和约翰跟着一个大高个走进院落最里面的房间,其他两人在门外等候,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周围。

有人帮他们坐下来,片刻后,头顶的灯光亮起,将木桌对面的人藏在阴影当中。只看见一股烟从他(她?)手中的雪茄缓缓上升。肖打开公文包,取出里面的纸质文件,传给对方。

“根据要求,这次会议没有电子留存,所有的记录均以纸质方式留档并直接交给FAF三军多域情报局长官和CIA中东事务处高层。未经允许查看文档的人员将被记忆删除乃至处决。所以,我们可以开始谈了吗?”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两分钟,雪茄的火光摇曳不定,时亮时暗。

“肖女士,我必须说,之前的诚意让我们吃惊。但迫于形势,我们还是得证实一件事情。”

一张照片被传过来,上面是一座正在燃烧的油井。

“这是什么?”那人问,声音中透着一丝冰冷。

“这应该是……SMEU的一处油井,我们在第三次海湾战争期间点燃了很多——”

“我听到了另一种说法,肖女士。他们说,你们带走了油井边上ORIA的收容物和研究成果,把它们交给了基金会。”

肖没有回答。一旁的约翰在桌上敲着指头。

“所以要不就是我听错了,要不我手里的东西……”他举起来晃了晃,“就是废纸一张。”

“请您务必相信我们的诚意,先生。我们之所以在这里开诚布公的谈判,是为了取得于双方有利的结果。ORIA希望复仇,基金会和北约需要遏制混分,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先生。”

肖打开公文包,取出另一份文件:“这就是为什么上周基金会OF通过了布鲁斯计划。该计划旨在为ORIA反抗军提供援助。包括战备物资、资金,人员训练等等。一旦伊朗建立新政府,我们会减少对伊部分制裁。具体内容都在文件里。”

漫长的等待,似乎有一个世纪。约翰抿了下自己干裂的嘴唇。

“告诉我你们的开价。”那人说,举起纸张,“别来这些虚的。”

肖和约翰对视一眼。

“基金会和北约希望反抗军遏制CI和SMEU在中东的行动。通过不定期的袭扰,爆破。现在多个中东国家对高度军事化多有不满,希望你们利用这一点牵制对方的注意力,以便于我们开展行动。”

“什么行动?”

“这是机密。”

那人倒回扶手椅当中:“当然,当然,机密。如果你们这帮美国混蛋不守信用,你们会面临可怕的后果。”

他停顿了一会儿:“不过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当然。所以自始自终我们都带着诚意。ORIA想要复仇,要夺回自己的国家,而我们想要CI不得安生。”肖露出微笑,“当我们共同的敌人摆在眼前,是时候放下偏见了,您说呢?”

“很好的措辞,女士。你知道,我父亲,一名伊斯兰革命卫队少校,经常跟我说什么吗?把西方人赶出中东。”

“世界变了,我们得向前看。”

“是啊。向前看。但愿如此。”

传来铅笔在文件上书写的声音,文件被传了过来。肖低头看了眼,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艾莉娅•穆罕默德。

灯光亮起,一张娇美的中东女性面孔显露出来。她让她的手下从座位离开,冷脸对着约翰。

“自从你2025要年刺杀我以来,老了不少啊。”

“我今天来是为了公事,艾莉娅。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嗯……是这样。肖女士,协议中的事项,我希望能尽快落实。对于SMEU来说,ORIA反抗军的情况还是黑箱状态,这对于我们行动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我会尽快落实,不会太久。”

艾莉娅伸出手:“安拉保佑你,肖。”

肖露出笑容,两只手紧握在一起。

“我可以再请求你一个忙吗?”


皮卡车驶入德黑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当地的宵禁要早晨六点才能结束,这段时间只好在车内度过。

“根据艾莉娅的数据,ORIA的人员大多是散兵游勇。德黑兰附近比较多一些。大马士革、的黎波里、黎巴嫩也有分部一些,但通讯基本没办法进行。”

“所以她的意思是什么?他们要撤到沙特重整旗鼓?”

“号召成员回来战斗。这是更好的办法。中东人的游击战也是出名的。时不时挑动敌人的神经,让他们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对我们的行动有好处。”

“你知道你在玩火。”

“我当然知道。司令部不可能放着ORIA四处乱跑。他们很危险,至少这样能看住他们。”肖长叹一声,“中东人强烈反对西方干涉,她有这样态度不错了。”

“要不是国家这样子,估计她也不愿意合作。这人什么来头?”

“她丈夫是拉扎里•热合曼,ORIA外勤部门的头子之一,最早被干掉的人之一。传说她从组织解体后就一直在打游击战。现在形式恶化,艾莉娅没有选择,只能和我们交易。”约翰说,看着窗外的星空。

“你信他们。”

“他们全都是爱国者,不会坐视不管。现在伸出橄榄枝正是时候。该死,我讨厌中东的一点就是这里没有好茶。”肖咂嘴,“老实说,我也没有信心。”

一时间没人说话。

“明天我就要回华盛顿报道了,山姆会接手情报站的工作。有需要去那里找他。不过你们自己大概也有情报站,对吧。”

“是啊。”克里斯接过小型打印机复印的文档,把它装进书包,“一路平安,荣幸和您一起工作,女士。”

“你也一样。”


当弗雷德•布莱克走进FAF安全屋“铁堡”的员工宿舍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十五分。里面的苦涩的茶香味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接着它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东方身影。

“你好,弗雷德,希望你没有长胖。”

“我还希望你能够话少一些,看来这也是奢求了。”弗雷德低头看着桌上那把CS/LR9旁杯子中的不明茶饮,笑着说,“那是什么,王?”

哗啦啦,王宁从保温壶里把更多的不明液体倒进另一个杯子:“广东凉茶,这里天气干燥,容易——”他想了很久才想出来怎么说,“——上火。试试看”

弗雷德想了半天上火是什么意思,他端起一杯尝了一口,脸上扭成一团。

“真苦。”

“是啊……是有这个问题。我有方糖。”

“中国人……”弗雷德嘟囔着接过盒子。

当弗雷德加第三块方糖时,从背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两人抬起头,看见一张放荡不羁的脸。弗雷德露出一副欣喜的表情。

“卡文!你这混蛋!”他打了那个前西格玛202小队队员一拳,“你怎么过来了?”

“西格玛小队成员轮换嘛,我在特种部队待久了,想要换换口味,就去参加了测试,现在我在这里。”

弗雷德转过身,将王宁介绍给卡文。后者和他握手,脸上露出敬佩的神情。

“你就是联合作战大学里伪装与潜行项目记录的保持者?”

“都是过去的事。别提了。”王宁挠头,“和你比起来,我微不足道。把混分赶出北美的英雄。”

“拜托,饶了我吧,你俩就像一对老夫老妻。”弗雷德说,喝完那杯凉茶。卡文和王宁兴看了他一眼,交换一个眼神。正当他们要进一步深入交流的时侯,军靴声在走廊上响起。三人转头看去。尼克•赞恩上尉那张孔武有力的面孔出现在视野中。他的目光扫视着宿舍,最后落在卡文身上。

“啊,新兵,我听说过你的能耐,印象深刻。”他说,“欢迎来到幽灵小组。出任务的时侯收敛点。”

他停了下来:“你们有三个小时做准备。我希望一个月的假期没让你们的脑子迟钝。”

“任务是?长官?”

“帮我们的ORIA朋友一把。”


地中海,基金会“石斛兰”号航空母舰,战情室。

多域情报局总长斯盖奈特·斯拉诺维奇摇晃着手中的咖啡杯,盯着面前的一张地图。在他的左手边,FAF总参谋长肖恩·道格拉斯正阅读着五十分钟前送来的协议复印件。

“我们的小小计划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SMEU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在境内了。你觉得如何?”

“你这是在与魔谋易。”肖恩放下文件,“你有考虑过后果吗?”

“我坚信这能带来一个干扰他们的机会,”他顿了顿,“西风要来了,老兄。此时分散这帮混蛋的注意力,对我们前期部署是有利的。”

肖恩•道格拉斯哼了一声,倒回扶手椅中:“随你怎么玩。我得警告你,要是O5-7怪罪下来,你少拉着我一块。”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看起来我们有客人了。”

门口的守卫立正行了一个军礼。来人身着空军蓝色制服,带着老成稳重的表情,昂首阔步走进室内。

“你好啊,拉兹罗夫斯基将军。”斯盖奈特愉快地说,“旅途顺利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