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乐章
评分: +19+x

背景提要:第三次海湾战争新闻访谈稿

当我被邀请进入幽灵小队的时侯,我想到的是我爸常玩,后来我也玩的《幽灵行动》系列游戏。当然我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邀请。

然后我发现这里真是地狱。没有后援,没有大部队,全部靠我们六个人自己扛。死了不会有名分,受伤了不能去当地医院。操,这干的是什么活。

尼克让我想开点,靠,我可不是这种人。我宁愿冲进混分的装甲集团军也不愿意苟且偷生。

但总得有人干,是吧。


阿富汗山区极端寒冷,即便是在四月,这里的气温仍然在十度到二十度之间徘徊着。幽灵小队的四人隐蔽在山丘上,监视着下方稀疏的灯火,草丛中的尸体仍然还有余温。

“ORIA最好到了。”弗雷德咕哝,“
谁知道SMEU多久会发现自个狙击手没了。”

无线电静默绝对让人难以忍受,这意味着他们根本不知道对面的援军人在哪。上尉那把装载了Lucas光电高倍瞄准镜的XM2029 ESR来回扫视着场地。

“两挺自动机枪。”

几人“Describe”目镜的视野中多了象征着机枪的红色图标,固定在场地上的两个点。

没看到入口。上尉的心沉了下来。他实在不想在场地上找机关或是构造奇术。他瞥了眼王宁,这个团队中唯一的奇术师在十米开外的一块岩石后,玩弄着手里的黑色铁十字护身符,不时向着周围看一眼。 尽管魔法——上尉在过去五年年的服役期内一直这么叫它——有时比无人机和侦察机器人更加优秀,他还是不敢贸然下令使用。

上尉把脸靠上瞄准镜,从容地标记目标,在晃过卡车的时侯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调整倍率,清楚地看到一支从轮胎旁伸出的抑制器。

选这个地方作为隐蔽地点简直是鬼才。他放置了一个象征着友军的绿色标记,其余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王宁盯着场地:“看样子你找到我们的朋友了。让我们去见见他们。”

“红一,这里是GQ10,我们即将从东面进入预定区域,注意识别,完毕。”

他紧张地等待了三分钟,直到通讯里传来模糊但肯定的波斯语:

“红一收到。欢迎来到阿富汗。愿真主的信徒指引你们求知的道路。”

“是他们。行动。”

三人沿着山坡稀疏的丛林推进到山脚的乱石堆里。卡文探出脑袋,左右观察确定没人后离开掩体,在上尉狙击枪的掩护下独自安放炸药。弗莱德和王宁交换了一个眼神。

“像以前一样。”

“是啊……Cap,告诉他们我们从东侧进入区域,注意识别。”

“收到。”

王宁一个翻越,像只猫一般无声滑过面前空旷的平地。在闪进一丛树木之后他停了下来,举起自己的CS/LR9警戒。弗雷德见状移出掩体,尽可能无声地前行,在一动到另一处树丛之后警戒,王宁继续前进。在花了三分钟走完不到五十米的路程之后,两人躲进高高垒砌的弹药箱后,两名敌人就在离他们不到五米的地方,从这里可以清楚地听见他们的谈话。

“我他妈的想要回前线了,这里真他妈的冷。”

“是啊,又不让生火,搞得好像谁回来这个闹鬼的地方一样。”

“啥?闹鬼?”

“是啊,前几天设施里面还死了个人,喉咙被他妈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撕开了——你不知道?”

“操。”

他们两人说话用的是英语而不是波斯语——万幸,这意味着这群SMEU实际上是混分的人。鉴于混分八成兵力来自打印机而且智力不高——

王宁率先行动,一个飞扑将背对自己的敌人压在身下。第二个人见状吃了一惊,正要掏枪,但弗雷德反应比他更快,两把飞刀插进他的脑门。

哗啦一声,王宁把那人割了喉。伴随着被手套抑制的窒息声,躯体不再动弹。弗雷德把另外的尸体拖进另一边的草丛,翻找起来。

“有张照片。他有家人?”

“打印机生产的士兵都被植入了虚拟记忆。日子总是要有盼头。”

“可怜的家伙。”

突然身后刷拉拉一阵响动,王宁一个机灵举起枪,枪口直指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披着吉利服的人。她用波斯语小声嘀咕了几句。两名队员对视一眼,打开终端的翻译。但她先用英语开口。

“先走。”她说,见两人没有反应,她又用嘶哑的口音说,“ORIA外勤行动组,真理。”

两人没说什么,跟着她快速离去。几束光束照亮了他们几秒钟前所在的位置。三人尽可能不发出响动地穿过一丛灌木,在一辆卡车旁趴下。王宁找了个地方警戒。

“这地方是安全的。重新介绍一下,艾菲拉•热合曼。”

“ORIA就派了你?知道我们要对付什么吗?”

“还有艾哈迈德,我弟弟,在山上。大清洗之后阿富汗就没多少人了。这里有一个加强排,三挺自动机枪,警报器和运动侦测器。”

“好,还有什么?异常?”

“巨灵。”

通过通讯频道,小队的四个人全部听到了这要命的词汇。弗雷德忍不住骂了一句。

“什么情况的?”

“不好说,自从这个设施被CI接管之后就没联系过。可能已经疯了。”

“操他妈的。我们怎么进去?”

“服务器的通风管道。”艾菲拉说着从终端上调出地图,上面标记了一个绿点,“东北方,320米。可以直接到达机房。你们带了……”

弗雷德长叹一声,从背包里抽出一支记忆强化药剂注射器,交给艾菲拉,后者看了眼上面的英文,然后把针头扎进自己的小臂,向弗雷德点头。两名队员分别给自己也来了一针。

“你怎么骗过运动侦测器?”

听到这句话的弗雷德放下手中的M38突击步枪,从背心的夹层中抽出PDA操作起来,片刻之后他转过头。

“搞定了。现在他们只会把我们当成自己人。艾莉娅给了我们一些权限。”见对方不明白,他说。

王宁匍匐着过来,拍拍弗雷德的肩膀:“我们得快走,对面显然发现了尸体。”

的确。现在弹药箱那里聚集了一打士兵,正在散开搜索着两边的草丛。和石头堆。三人退到离他们更远的地方分散开来,枪口指着不同方向。

“卡文,炸药安放完毕就撤退。”王宁低声说,蹲下来将枪口对准壕沟上方一个正在吸烟的士兵。

“收到。”

“03,周边安全。动手。”

王宁抓住那人的腿猛地一拉,士兵的下巴重重磕到了地上,身子被拖下斜坡。嘴巴被捂住,匕首插进颈动脉。三人地爬上斜坡,轮番交替向前行进。ORIA的外勤人员素质远超他们的预料。艾莉娅数次发出转向的命令,使他们能够和巡逻队擦肩而过,而不是冲进那一帮手持伊朗制KH2030突击步枪的杀人机器里。

漫长的二十分钟,躲过至少三支巡逻队和一辆不知为何停在这里的Xazande步兵战车之后。三人躲到一个小山包后,小队两人打开腰间背着的小型逆模因发生器。艾莉娅在手环上操作了一阵,竖起大拇指。

“见鬼,他们也有逆模因发生器。”王宁用中文在弗雷德耳边说。

后者摇头:“ORIA的装备大部分是十年前的了,有这种设备也不怎么奇怪吧。”

两人看着艾莉娅走出土坡,走到另一个看上去像是石碑的地方,在手环上操作了一番之后,那玩意向右边旋开,露出一个向下的洞口。她歪头示意他们跟上,然后向前一步脚朝下坠了进去。两人走到洞口边,向下看了一眼,把夜视仪翻到头盔上,打开头灯。

“你先,我弄一下设备。”弗雷德说。王宁以“大”字形姿势滑下通风管道,弗雷德用腹背式攀登法将自己固定在通道顶端,开始在两侧用电机钻孔。末了,他将一根A级钛合金柱子横向固定死,将自己攀登绳的绳钩挂在上面,确认牢靠后,他深呼吸,滑下通风管道。大门随即关上,四周一片漆黑。


晚上十点十五分,雷克雅未克,FAF北方行动基地“响尾蛇”,410会议室。

格利兹曼•布拉格少校走进会议室。作为幽灵行动负责人的他被叫到这空无一人的房间,显然不同寻常。果不其然,当他在座椅上坐定,会议桌上巨大的全息投影设备就泛出了蓝光。

少校不自然地皱眉头,因为投影上是老上司,多域情报局的罗伯特中校的脸。

“长官。”他点头,“又见面了。”

“你好,布拉格,以下的内容为总参谋部最高机密,禁止外泄。”

真够开门见山。

“说吧,先生。”


王宁的脚踏上了坚实的地板,在军靴重击之下它发出声惨叫。沉闷的碰撞声在他耳边响起,转头看去,艾菲拉从一个士兵的擒抱中挣脱,转身用装了抑制器的斯捷金奇手枪干净利落地给那家伙来了个莫桑比克式处决:三发躯干,一发头。一连串的动作熟练致命,王宁心中暗自佩服。

哗啦一声,弗雷德从通风口掉出来,解开绑在身上的攀登绳。手电光柱照在艾菲拉身上。

“哪一台服务器?”

艾菲拉指向身后的一台两米五高的铁家伙,“下载所有数据,然后把它销毁。”她掏出一5T的移动硬盘,“拷贝两份。”

弗雷德过去拉出键盘,一阵操作之后,屏幕亮了起来。混分做了不少改动,例如把界面做成英文。他顺利找到文件夹,拷贝所有的文件。

“这是什么?”

“研究资料,人员资料。我们的,也有他们的。”艾菲拉说,“CI把这里当作信息中继站。”

“我们的任务应该是播放广播来着。”

“是的,这就是我在弄的事情。”艾菲拉在一台服务器前忙活,键盘噼里啪啦响,“服务器连接着控制中心的发射程序,所有的发射信息都是从这里调取。我只要进行反向操作,从服务器编辑数据传给控制中心,然后手动超驰控制——好了。”她退后一步,现在就等——”

刺耳尖厉的警报声忽然在耳边炸响,连戴着降噪拾音耳机的三人都感觉到了声浪撞击的力道。逆模因显然没有骗倒机器。通风口随即被铁栅锁死,弗雷德冲过去,取下PDA尝试手动控制。毫无效果。

“操他妈的!”铁栅纹丝不动。

“系统把自己隔离了。我没法解除警报。”

王宁警戒着机房门,外面走廊上的警灯疯狂地闪烁着。军靴的脚步声从拐角传来。“我们得走了。”他说,“估计磕了记忆强化,这帮人找到我们了。”

“艾菲拉,信息发出去没有?”

“是的。”

“Move!”

听到声音的王宁朝走廊扔出气囊,它在数秒内迅速充气成为一个半米高的掩体。他一个侧滚躲进它后面,举枪朝着刚转过拐角的士兵打出一个短点射,正中此人面目。他对着正冲出机房的两人做了一个“面罩”的手势,随后摸出腰带上的催泪瓦斯,拉开保险甩了出去,呛人的浓烟登时扩散开来。三人带好面具,一边后退,一边交替开火,死死将混分压制在转角,顺带丢出一颗破片手雷。

哐当一声炸响,三人来不及关注到底炸死了多少人。刚才的遭遇战将这几名军人的神经紧绷到极点。他们在每个转角停下来,用切角逼迫埋伏的敌人。在一次又一次的CQB中,三人或多或少均有负伤。正当他们按照指引拐弯的时候,一具无神的躯体让他们停了下来。它静静地站立在离他们三米远的地方,挡在他们和出口之间。

巨灵。艾菲拉用口型通报,并示意两个人缓缓向后退。弗雷德立刻猜到了那是什么,而王宁只比他慢了三秒。三人缓缓后退,枪口平举。巨灵缓缓抬头,扫视着他们仨,似乎在确认他们是不是自己人。

王宁吟唱起咒文,那听上去像是一首古老的苏格兰民谣。其他两人都等待着,祈求快点结束。一分半的演唱过后,柜子没有动静。

“别碰到他。”

“如果?”弗雷德问。

他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成队的士兵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连成一堵铁臂铜墙,KH2030步枪齐刷刷指向他们。

“立刻放下武器!”

“Shit。”

三人转过身,举起双手。几名士兵缓步上前。正要夺走他们的步枪时,一声人类声带所能发出的最尖利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爆发。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艾菲拉抓住两人的肩膀把他们摁倒地上。巨灵发出的心灵冲击波几乎是贴着她的头皮飞过,扰动了她的发梢。人类的喊叫声,咆哮声,恐惧的抽泣声从CI士兵那里洪水一般爆发,让三人耳膜生疼。弗雷德翻了个身,准星,照门,和巨灵连成一线,它却侧身让开一条路,嘴里说着什么。

“他说走。”艾菲拉拉起两个人,这时候一发子弹打在她的腿肚上,她咕哝了一声倒在地上。弗雷德和王宁一左一右架起她,这时候更多的子弹开始在大厅里纷飞。

混分已经全疯了吗?

王宁举起护身符,在他们和混分之间造出一扇六层防弹玻璃,三人和巨灵隔着玻璃看那混乱的场面。无数的手臂在空中挥舞,有两个人正撕下同伴的衣物,试图去咬他的颈动脉,另有两个人举起枪向着对方头——

巨灵呆呆地站着,好像也被自己所作所为震惊了。直到王宁拉了他一把。

“走啊,为什么站着?”

它这才反应过来,和小队一起沿着走廊快速行进。前方的通道不断窜出一些散兵游勇,但都在巨灵的攻击下哀嚎着倒地。

“我们正要从东侧主出入口离开设施,有一名伤员和一只巨灵,注意识别!”

咕哝着的艾菲拉也把这话传达给自己的艾哈迈德。三人在巨灵的掩护下冲出主入口,刺眼的聚光灯全部打在他们身上,眼前白茫茫一片。高音喇叭传来警告。

“放下武器,这是最后警告!”

弗雷德眨了眨眼睛,适应强烈的光线。门口聚集了至少一打的混分士兵,他们没有机会。他看向巨灵,这家伙释放冲击波也需要时间,在那之前它至少会被十二发子弹击中。王宁长叹一声。

“我想这就是终点了,朋友。”他转头对弗雷德说。后者微笑着回应。

“到了下面,可别叫我喝凉茶了。抱歉,女士,委屈您了。”

艾菲拉苦笑了几声:“安拉保佑你们。”

“放下武器!”

弗雷德丢掉了他的M38,王宁放下CS/LR9。两人双手抱头跪下,这时候他们听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声音——

柴油机。越来越大。抬头看去,那辆Xazande步兵战车不知何时出现在大陆上。他的35毫米机关炮转了一圈,对准混分士兵,与此同时通讯里传来上尉振奋人心的声音。

“趴下!”

没有犹豫,三人瞬间躺倒。巨灵跟着重重趴下,嘴里骂着一串波斯语。35毫米机枪开火,没来得及反应的混分立刻被打得七零八落。

这里指身体。一瞬间枪支残件,断肢,肉块如暴风雨一般到处飞扬。几个靠边的人想要逃走,却被弗雷德一枪一个放倒在地。步战车转了一圈,停在四人面前。舱门打开,卡文和一个中东面孔的男人走下车警戒。

“需要顺风车吗?”

“去你妈的。卡文。”弗雷德笑着扶起艾菲拉,一瘸一拐跑进车里。巨灵紧随其后。正当王宁要上车的时候,柴油机声音陡然增大。步战车从另一头崎岖而行,弹雨落在他们身旁。王宁护着另外两人先走,正当他踏上车门时,轰隆一声巨响——它精准地压上了反坦克地雷。

王宁关闭舱门。负责驾驶的上尉一脚油门到底,带着队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晚上17:34,伊朗-阿富汗边界。

男人在市集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手中拎着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伊朗,德黑兰市区。

女人在市集上购买食物。摊位上的烤肉发散出沁人心脾的香味。这让她想到了儿时,父亲也常常给她买这样的美食。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市集。

两个男人快速地在街道上行走着。他们从一旁的货摊上拿过坎肩、帽子和墨镜,在下一个转角脱下外套,换上拿来的衣物。他们背过身子,装作顾客躲开混分特工,然后从容地走出市集。

这时候,他们的手环震动起来。和他们一样,SEMU的国家里,还有两万四千人的可穿戴设备同时收到了这样一条通讯。

与此同时,在那辆颠簸的装甲车上,艾菲拉正将手环的扬声器开到最大,让队友们共同收听这则广播。他的弟弟,艾哈迈德,则为姐姐包扎着伤口。

那天,ORIA的反抗军,那些留下来的,终于祖国的人们,在时隔六年零七个月又二十一天后,听到了象征着伊斯兰无畏精神,抵抗侵略的声音:

“致所有的ORIA战士:

不论你在何方,德黑兰也罢,喀布尔也好,能听到这段简讯,说明你还是先知的战士。

我们的组织分崩离析,但散乱的结构并不能使它灭亡。在国家高层被血洗,民众执迷不悟的当下,我们更加需要团结。

我们将在山脉中,在盆地里,在荒漠中与我们的敌人,所谓为了伊斯兰繁荣,实则是为了自身利益的欺骗者战斗。我们将挖出美好后面血淋淋的事实并公之于众,我们将会在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展开行动,让所有人看到他们面具下丑恶的嘴脸。

我们不会停止战斗,直到他们被毁灭的那一天。

ORIA,以上。

真主保佑你们。”


两天后,伊朗,克尔曼省。

“二零八,三七零,六二二,七零一。”

“欢迎回来,哈里发。”警卫拉开门,领袖在里面,已经恭候多时了。”

“伊卡洛斯来不了。他想办法传了信。他正在被监视,让我们不要去找他。”

“知道了,快进去吧。”

哈里发走进门内。在挂着ORIA组织LOGO的白色墙壁上,挂上了由羊皮纸承载的阵亡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地毯上有十来个人正对着麦加的方向做祷告。

哈里发没有加入他们。他并不是穆斯林,对这一套程序尊重但不感兴趣。他只是默默听完了他们的祷告,等站起来之后,走到他应该站的位置。面对众人的点了点头。

“欢迎回来,哈里发兄弟。你的忠心值得赞赏。”艾莉娅点头。哈里发默默地接受了赞赏,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尊敬的领袖,我听到了我们和西方人合作的传言。”

哈里发担忧地看着艾莉娅,这种担忧在看到她点头的瞬间变成了不解。“为什么?”他问。

艾莉娅站直身子,直视他褐色的双眼,良久,她从一旁的木盒子里拿出一支握把刻着奇术符文的斯捷金奇APS手枪,严肃地交到他的手里。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我的兄弟。”

她握住他的上臂。

“欢迎回到新ORI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