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了很多东西,但现在他们要反攻了
94.2%5.7%
评分: +31+x

当澳大利亚荒漠上成群袋鼠奔跑般的声音从街道尽头传来时,Smokey还以为地震了。

接着下一秒,一个身穿研究院白大褂,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眼镜歪斜的身影发疯一般地奔跑着,从街道尽头以无限接近于博尔特的速度向Smokey冲过来,边跑边喊:

傻孩子们!快跑啊!

在研究员Waits冲过自己身边之后,Smokey愣了几秒,接着他很快明白了Waits奔跑的原因——一群巨大的,洁白的饺子——没错,就是饺子,每个足足有两米高。正互相推搡着,滚动着,伴随着雷鸣般的闷响,铺天盖地,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如海啸一般向Smokey冲来——

“Holy shiiiiittttttttttt!”Smokey单膝跪地,手中的HK416步枪喷射出火光,然而多数饺子仍然在肆无忌惮地翻滚着,只有一个饺子撞倒了电线杆,在随即炸出的火花中变成了——煎饺。

还是那种嘎嘣脆的煎饺,散着油脂的清香。Smokey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不对啊,不是时候啊!快跑啊!

Smokey把枪甩到身后,转身玩命一般地奔跑着,试图远离距离自己不到五十米的饺子部队。

“我求求你了你不要过来啊——”

废物!他迅速赶上了研究员,用解码器解锁了路旁的一辆车,拽起Waits的白大褂把他扔进后座。自己迅速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室,一拳砸在一键启动按钮上。雄浑的本田发动机声顿时响了起来,Smokey一脚踩上油门,大幅度地一转方向盘,TYPE R车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笔直地朝着空旷的道路尽头冲去。

“诶诶,你在干嘛?不要单手开车啊!”

“屁话!这种时候怎么可以没有背景音乐?”Smokey翻找着播放列表,“找到了,坐稳了,小伙子。”

松油门,踩离合,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所有的激情在这一刻溢出,注入到儿时的梦想中——

五档。

一踩油门,强劲的动力便使得这辆小钢炮如同脱缰野马一般,沿着宽敞的厦禾路疾驰而去,将大批饺子甩在身后。

“诶诶小心!前面又有馄饨!”Waits大叫。Smokey想有猛打方向盘,汽车迅速转弯,Type R优良的刹车和转向牵引迅速将汽车引导到了正确的过弯路线,径直避开了前方大批滚动而来的饺子。Somkey将方向盘反打,伴随着悦耳的轮胎摩擦声,汽车驶上岔路。Smokey很高兴地看到饺子们狠狠地撞在一起,馅散的到处都是。

“坐稳。”他将方向盘回正,降低档位,踩下油门。


Smokey扶着虚弱的研究员走进Site-CN-19-6,没好气地将研究员搀扶到沙发上。忽略掉其他人惊诧的目光。

“上帝啊……这可怜的家伙怎么了?”Risk以一种慈母般的口气问,“徐,下面那些饺子是什么情况?”

“我以为你们知道我不知道……”

“禁止套娃!”电脑桌后面的Eraser喊,“根据已有资料,这似乎是OB传媒的一次大规模行动……鼓浪屿观测站同时观测到大量的馄饨正从海面上进攻鹭江道一带……”

“立刻联系Site-CN-19,请求武力支援或是奇术定点打击。云岚,帮忙做个引导。Sword,汇报情况。”

“四桥一隧运行状态良好,城市居民撤离度达到19%……老天啊,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Smokey看向窗外,一坨褐色的东西正粘附在窗户外的玻璃上,身上还带着葱。二话没说,一梭子子弹径直打在窗户上,随着一声咕噜咕噜的声响,那坨东西掉下了楼。

“噢噢我知道了!”从书房中走出来的陈域兴奋地指着窗外,还有更多的“肉沫”正从建筑物外墙向上爬,“这是四川招牌菜‘蚂蚁上树’!能放我出去吃东西吗?”

“你小子发什么疯!”Smokey吼道,这是他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你以为我不想吃东西?把那该死的音乐关了,Eraser!

偷偷摸摸跑到电脑旁的年轻人嗤笑起来,将《舌尖上的中国》伴奏关掉。

“我拜托你们,正经一点好不好!天哪!”Somkey怒视着在场的每一位行动组成员,“我们是‘锻钢’!我们是专业的基金会行动组!现在这里正在经历一次外星入侵!但是你们还在这里嬉皮笑脸的!有点危机意识好吧。”

噗嗤一声,Smokey看着差点笑出来的Risk。后者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赶忙捂住嘴,但脸上的肌肉仍在不停地抽搐着。

“真像川普。”云岚将头发绑成马尾辫。

“我是支持共和党的。”Risk粗声粗气的说。

“哦,不好意思。”

“够了!”Smokey正处在崩溃的边缘,他拿起一块面包塞进嘴里,“我求求你们了,认真点!看看窗外……我们……”

“窗外什么都没有啊。”陈域憋着笑,“你再看看……”

Smokey半信半疑地转过脸,看到窗外的街道,宁静祥和,人来人往。没有饺子和蚂蚁上树。

"什么,怎么会……”

“恭喜,徐琰先生!”客厅的广播系统突然响起了Site-CN-19主管龙安的声音,“感谢你为新一代致幻药做出的贡献!我们已经将您的实验录像上传至科技部数据库。同时感谢‘锻钢’小组的配合!祝好!”

通话结束,徐琰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是谁想出这个好主意的?”

“我。”摊在沙发上的研究员缓缓举起手,“我还得感谢你早上只喝了一杯水,因为我实在不确定空腹是不是会对药效产生影响。现在看来是不会。顺带一提,我是JSChen。”

“知道了。”Smokey带着吓人的气场一步一步走向沙发,“那么给你个选择。”

“刺身还是天妇罗?”

“天妇罗好吃。”

刚说完这句话,暴雨般的拳头便落在了JSChen的身上。

“我打死你个死吃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