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Greenes

一辆基金会军用运输车驶入了01站点。几个身穿重装甲的卫兵从车中涌出,跟随其后的是身着玫瑰金连衣裙的女人。她很高,比她身旁的好几个卫兵还高。她显然更适合站在T台上走秀,而不是站在一个灰色组织的卡车旁。她虽长相美丽,但她的怒火把她的脸扭成丑八怪。

她冲向正门,轻蔑地推开身旁的守卫,去见她最讨厌的女人。她猛推开门,扫视一眼大厅,丝毫不在意自己搞出的乱子。

他妈的Mesmur在哪?”她大声吼道。

正当卫兵前来阻止她时,电梯门开了。一个强壮的高个子女人 走了出来。她肤色黝黑,弯曲的头发巧妙地卷成一个圆发髻。她的左边跟着一个稍矮的女孩,年龄不超过20岁,手中握着几份文件,头发如同稻草一般,很有欧洲人的特点。她与她旁边的强壮女性形成鲜明对比,不过她站在她身旁似乎很自在。

超模抬起手来,把她尖尖的美甲指向黑人女子。“我他妈现在就要和你谈谈!”

Mesmur博士叹了口气,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稍矮的女生紧跟着她,依然紧紧地抓着手里的文件。那个女生踮起脚尖,小声和Mesmur说了什么。Mesmur博士点头回应。女孩似乎有点害怕。

“我知道你要和我谈谈。要不然我也不会派车接你过来。”Mesmur博士平淡地说道。“不过在我们谈话之前,你这次想用什么名字?”

超模咧嘴一笑,轻笑一声。“你他妈来猜猜啊。”

Mesmur博士眉毛一抬。“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Desirée。叫我DiDi就行。“超模回复到。

Mesmur博士的表情依然僵硬。“很可爱。你把我二十岁时的身份认同问题作为你有趣的小爱好1,这很不错。“

DiDi短笑一声,不过她也可能是在咳嗽。

Mesmur博士挥手向卫兵示意。“你们可以回了,之后我来接手。“

DiDi身旁的守卫放下戒备,走向一旁。DiDi不屑地吐了吐气,整理一下她的裙子,迈着大步走向Mesmur博士,咔哒咔哒地踩在亚麻油地砖上。

“这女孩是谁?“DiDi问道。

“我的秘书。“Mesmur博士回复道。

DiDi瞥了一眼女孩。“你有名字吗?“

不及女孩回复,Mesmur博士便回道:“她有名字,不过你不需要知道。我希望这次谈话不会太久。”

DiDi看了一眼Mesmur,目光又回到女孩身上。女孩退缩一步,仿佛想要躲在自己老板身后。DiDi觉得她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女孩…或许她用之前的身体睡过她。DiDi不想花太多精力搜寻记忆,便就此放弃。和Mesmur在办公室谈话比这个小角色的名字重要多了。


秘书最后一个进办公室,小心地关上门。Mesmur博士舒服地坐在她已经用了快一个世纪的旋转椅上,惹得坐在廉价金属椅上的DiDi好生羡慕。秘书急急忙忙地站到Mesmur身后,把文件放到她桌上。秘书短暂地看了一眼DiDi,而DiDi冷笑回敬。

"你是为鵟系外骨骼套装而来的吗?" Mesmur博士把手放在桌上,问道。

“我来这是因为你他妈卖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DiDi说道。“你和那个平壤女——”

“请不要这样叫她,好吗?Soo-Yun女士在说服Marshall, Carter and Dark拨款上帮了很大的忙。”Mesmur博士请求道。

“我他妈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因为你骗了我!”

秘书厌恶地皱了皱眉。观察敏锐的人会看到Mesmur的手扭了一下。

“我当时只有一个要求,我说除非这东西和真的身体一样我才会加入这个项目!”DiDi吼道。

“你的要求对于我们并非首要任务,相较于——”

你只有一个任务!

DiDi怒吼道。她的手紧紧抓住桌子,仿佛要把它折成两半。她的眼睛充满恨意地盯着Mesmur博士冷冰冰而无情感的眼睛。如果DiDi有血管的话,那她的血管应该都鼓起来了。

Mesmur博士清了清嗓子。“确切而言,你当时只想做鵟系套装外观方面的工作。而且你做的很不错。套装的外貌和真人一样。面部有知觉,还可以随时更换外表,做的非常不错。”

DiDi瞪着她。

“而我不明白的是,你明明已经得到你要的东西了,为什么还说我欺骗了你?”

DiDi的手捏成拳头,重重地锤向桌子,发出沙哑的咆哮。“那我为什么不能操?!”

Mesmur博士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感情。她的嘴唇弯曲,露出微笑。“你可以做这个,只要你的医生同意。毕竟可能会使多巴胺限制器过载。”

“为什么这里会有他妈的多巴胺限制器?这他妈有什么意义?”

“当你把这么多高科技零件和奇妙的异常技术融合在一件产品中时,一定会带来一些限制的。可改变的外貌,耐久性,为大脑提供舒适的空间…这些技术对于人类更高质量的生存至关重要,一点小小的快感相较于此是值得牺牲的。”Mesmur博士解释道。

“全是屁话。”DiDi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自从Royale酒店那时起你就对我怀恨在心。你背着我和我们的对手Anderson和MCD联系,把他们拉进项目里。”

Mesmur博士用手捂住嘴,想要掩饰DiDi发火给她带来的乐趣。她知道她不应当纵容自己像这样找乐子,不过这挺值得。

“我真不该相信你。‘Violet Mesmur博士’…听起来就像是哪个垃圾间谍电影里的大坏人。”DiDi说道。

“那我猜你把自己当成什么英雄间谍了,是吧?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Mesmur博士说道。手放了下来,不过还能看到她脸上的笑意。“你才不是英雄。你把别人的大脑挖出来,再强奸他们的尸体。”

DiDi笑了。“你可别忘了你也买了一具尸体。我轻而易举就能找到你原先身体的文件,告诉你那具身体是从哪里来的。”

Mesmur博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已经找到了她。我一用上鵟系套装之后,我就查了我在普罗米修斯的订单,派人去找她的大脑了。我打算给她也搞一套套装。但是她的大脑腐烂太严重了,套装不能兼容。”

“你是个尸体掠夺者,和我一样。是因为你下了订单,那个女孩的大脑才会烂在土里。别以为你是什么英雄。“DiDi对着Mesmur博士说道。”而且你现在正在祸害更多人,把他们装进一个不能令他们快乐的身体里,就因为你是如此的小心眼。“

Mesmur博士身体前倾,眼神严肃。“DiDi,我不是因为小心眼才这么做。我这么做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人类需要尽快找到新的替代方案,即便是不完美的方案。“

“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Mesmur博士生气地皱起眉。“第二个是因为你的客户已经使很多人,甚至是孩子,陷入痛苦。你掠夺无辜的人,只为你能在床上有新的体验。”

DiDi倚着椅子,翻了个白眼。“说到底你还是小心眼,还非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我真想知道你们伦理委员会里有多少肮脏的决议是这样骗人的。”

“我不是小心眼,你只是想为你的生意下滑找个理由。比起你的大脑移植,人们更喜欢鵟系套装。套装更方便,不会腐烂,可以做更多的事。你已经市场淘汰了。“Mesmur博士对DiDi说道。

DiDi和Mesmur博士沉默的坐着。秘书也安静地站在一旁,她太紧张了,不敢插嘴。很难判断到底是Mesmur博士更累还是DiDi更累。DiDi突然站了起来,打破了沉默。

“好吧…这真是浪费我的时间。你拒绝修改套装,就这样…我得再吃几瓶抑制剂,看看我能不能伪造张医嘱,好让我参加几天前他们邀请我去的酒会。“DiDi说道。

“祝你愉快,DiDi。”Mesmur博士说道。

“死一边去。”DiDi打开门,准备离开。

正当她要走的时候,她转过头来,盯着秘书。

“你看起来真的很眼熟。“DiDi说道。”我们在哪见过吗?“

秘书摇了摇头。DiDi叹口气,耸耸肩,走了。门一关上,Mesmur博士就伸手去拿她口袋里的抑制剂,打开瓶盖吞了几片。她吐了口气,倚着椅子。

“如果她留的更久一些我就要过度用药了。”Mesmur博士说道。“我很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Mira."

秘书疲惫地笑了笑,回复道:“没事的。你说的每句都对。”

Mesmur博士拿起桌上的文件,翻了翻它们。文件里是一份名单。里面写着普罗米修斯绑架过的男女老幼。里面也包括Greene自己为了他变态需要而用掉的28人。Mesmur需要把他们全找到。确切而言,这27个,毕竟她已经雇佣了他们中的一个。

Greene已经完了,不过他们还没意识到。虽然这份乐趣会慢慢伤害她的身体,但Mesmur博士由衷地感到开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