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兰的世纪:回归线




评分: +27+x

Ebolen-RGT

Ebolen synthetic system


EBL-RGT-tropic-71905
伊波兰一科(权利)——神性界(Atziluth)



##导读界面##

Part.C:逆向生长——一生向列

Part.O:共向信息——二生向层

Part.R:人之所向——三生向式

Part.S:重构再造——四生向界


##注意事项##

本文档被列为复合文档。

如果您阅读本文的意图是了解伊波兰体系,请以设定陈述为主体。

如果您阅读本文的意图是了解伊尔多社会,请以叙事内容为主体。

如果您阅读本文的意图是伊波兰权科查办体,请按照本文档的顺序进行阅读。



T:3H::







Part.C:逆向生长——一生向列


祭祀,抹除离魂再临
祭祀?恐惧掌控推翻


神灵,当然是所谓的神灵,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死活,社会的走向,更或者是伊尔多人这一物种的存在与否。伊尔多人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只不过是可以随意使用的消耗品,而神灵则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的存在不可质疑。没有人可以推翻世界政府以及反抗出卖种族的官员


祭祀是神灵控制人类的手段,但依照伊尔多史而言,至少在长达六千七百年之前,祭祀也曾作为生物对美好事物憧憬的一种集中体现,最盛大的一次祭祀出现在浊元年前1312年,也被列作是神灵真正地与伊尔多人近距离交涉,这也是伊尔多人距离摆脱异常的最近一次。



焦化树枝 薮淀花 新生儿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游荡在郊区的异常现象依旧泛滥,神灵并没有在阻止这一切,反倒是让伊尔多社会更加混乱,自从他们的到访之后,社会上冒出了一些崇拜神灵的人,他们成立了教派,打着“救世主”的名号,引诱他人去信奉他们的。浊元年前172年,随着教派的逐渐壮大,一些异常被遵奉为神,部分区域在经历武装革命后,沦为了神所统治的国度

浊元年前壹年,本还处于奴隶制度的伊尔多社会在仅仅一年的时间内成为了被异常完全统治的空壳结构,政府于元年01月01日被教派的狂热教徒击溃,世界进入长达4721年的完全统治时代。


WSO.jpg

AArvMa协议系统体系

Ebolen synthetic system - Technology Section

——与逆值系统同步启动,主要为补全战时状态而设计,经决策后,此内容已被纳入上层决策组以及军政体。


AArvMa协议由人员行动权、内容归属权、科学渗透权、武装拥有权、反制权、决策权以及后勤保障权构成,该协议常处于静态下,以法律为主要载体,在于约束、管制、规范组织正常运转为基准。AArvMa协议是第壹次伊波兰超自然大会的附属产物,于第叁次大会中人为加护于逆值技术之上,下行组织各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之上拥有其所归属的质点(Sephirah),拉结尔、拉斐尔与加百列下行组织皆含所属10项不同质点。
下行组织所属质点禁止同三大势力名称相提并论,为避免争议,“智慧”(Chhokmah)、光辉(Hod)、基盘(Yesod)三大质点于第贰拾壹届大会被勒令禁止使用。

street.jpg

这里是挤满人体各处器官的街道,看得出来,也闻得出来,这里刚刚经历过祭祀的洗礼。当然,看似恐怖之极的场景也不会让我们感到丝毫的不适,即使是满地的人类尸体又或者是腐烂的恶臭气味,我们也早对此麻木了。但是这让我们想起了自己亲人的死因,就单纯以我而言,在神灵的教唆,不对,是强迫下,亲手爆炸杀死了亲人,可我自己却阴差阳错地苟活了下来。我也数次想要自杀,但这不会成功,这是永远不会成功的,它们早就把死亡从我的生命中抹除。他们要是永远地死去,世界可能就正常了吧。

“推翻教派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要胡思乱想,有些事情被他们知道了可是要掉脑袋的。”耶殿褚叫醒了我。然后走了过去。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是累到睡着了,身上也沾着不知是谁的血,但也无暇去理会这些。因为我喜欢穿红色的衣服,不是白色的衣服,他们太容易脏了。

“我们可不用这么担心,我们再怎么地咒骂他们,他们也不想管,更不用管。”我继续不服气地说,“他们会在意我们吗?少了我们,他们也就是少了可以玩弄的玩偶罢了。”

“以防万一。你如果想让他们消失的话,可以去找找希特丹东部的人。”他指了指别在身上的三角符号,戳得格外用力,指甲和金属碰撞出清脆声,为显露他的刻意举动,甚至扯起了衣服,就像一个收到礼物的孩子一样,将他视为珍宝,而又极力地向外界炫耀。

“呵,怕不是又跟过家家一样的组织,你应该知道的吧?你加入过这么多的反抗组织,他们的结局要么是被神灵戏耍到分崩离析、自我残害,要么随着神的一声咒语被瞬间蒸发。现在你还是不死心吗?”

耶殿褚没有理会我,摆了摆三角勋章,将他严密地裹在了褐色的大衣之下:“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吗?”

“嗷,是你说的那棵大树吗,我说过那是比祭祀还要不现实的东西,我劝过你对吧?可你一点也不信,偏要拉着我去那个鬼地方,可那里根本就不存在好不好?你为什么总是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呢?”我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心脏开始震荡起来,强烈到身体也跟着起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欠他人情而推掉的聚会这件事让我及其不爽,还是厌烦他天真的样子。

我是个奉行及时行乐的人,不在乎他人的死活,也不在乎神灵会不会消失。我这副玩偶躯壳早就在这么多年的煎熬下消失了感官能力,无论是肢体上还是精神上的摧残,我早就不在乎了。在这么多年的摧残下,我一直在尝试过无数享乐的事情。我享受大脑里溢出多巴胺的感觉,我享受这个样子。

其实早就死了,墓前摆着玫瑰,说是玫瑰,但在我眼里却只是血染红的,红的不纯粹,不正常。因为已经死了,所以没有人可以问我原因,耳蜗甚至是大脑早就烂成一滩死水,渗透木质,染红了土壤。也正在庆幸她们红得不正常,可能为我献上花朵的人早就忘了她们的根部也被染红,甚至于插在我身上的举动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是如此的快乐。快乐到颅骨喷涌出绿色液体,但为什么呢?请您不要发问,不言而喻是一种享受。












Part.O:共向信息——二生向层


- SCPF
Rikv 〇 ||
- EBLS


经多方面考证,伊波兰宇宙是一张仅由一根时间线组成的单向多元宇宙2,于浊元年前312年的祭祀为分界线,祭祀前,基金会与伊波兰并无差异,同属于同一条时间线,而在此时间节点后期,伊波兰成为基金会的孪生宇宙,第一链接点也在此建立。

对比基金会宇宙,伊波兰宇宙自诞生以来便是处于异常泛滥的状态,直到元年,伊尔多社会也无法幸免,本应在此年进行的工业结构改革被无限期延后,社会停滞不前,思想麻木,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伊尔多社会已被完全控制,即使是有一些反抗的声音存在,但处于某种原因,反抗组织的一举一动都在神灵的掌控之中。

神灵通过精神干扰以及对人们身体的肆意改造,伊尔多人在如此的摧残下早已不纯,是违反自然规则的造物,混杂着取自不同生物的残肢断臂,这样只为了更好地服务自己所敬仰的神。


经伊波兰研究院专家考证,两世界布3在链接构建时诞生了“本质危害”这一产物,本质危害不可见,在投影理论体系内并无合理解释。元年至4621年期间,本质危害游走于两大世界布之间,通过第一节点从而影响宇宙内的时间线走向。

4621年6月20日19:24:09,伊波兰宇宙布发生了一起大型磁场扰动事件,原定于4621年6月30日的第五次投影计划被取消,延后至4622年12月02日,且投影对象由E-627224更改至基金会(9031)宇宙。4623年01月16日投影成功,DSE基金会的一座标准收容单元“着陆”于该宇宙。

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又称为次伊尔多会议,该次会议议题内容主体为总结并谈论自第五次投影计划至伊尔多战役结束期间的内容。

Ebolen-RGT

EBOLEN.AOS-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
EBL-RGT-Atziluth-0028-0021A-AOS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Ha-Qadesh→Chaigidel)████
伊波兰拉斐尔(Binah→Samael[Adramelech])████
伊波兰加百列(Harab-Serapel[Baal]→Seraphim)████


伊波兰一科(权利)——神性界(Atziluth)——最高地阶
伊波兰权利——(HEND——至上荣光
等级:0级别公开
内容负责人员:[议员]、WSOA1-Transenci、Ehrschel
校验号码:2A6213B6B6360982E0A8846A6D74395FDE91356B
日期:4643年3月20日

大会内容摘要(部分内容):

  • 壹、投影技术及其理论体系
    • 1.有关投影技术的历史遗留问题的讨论。
      • 保留医疗用途。
      • 研究投影节点稳定系统。
      • 弃用“固体”的投影具体化载体。
      • 优化投影技术专项人员培训程序。
    • 2.有关投影技术及其理论体系所有权问题的回答。
      • ████
    • 3.有关投影技术理论体系的完善的讨论。
    • 4.有关于投影技术委员会成员新名单的公布即宣读。
  • 贰、本质危害
    • 1.有关于本质危害的讲座。
      • 不可视。
      • 不可观测。
      • 不可预知。
      • 无法抹除。
      • 持续扰动宇宙布。
      • 被怀疑含主管意识。
      • 危害伊波兰宇宙。
      • 危害基金会宇宙。
      • 通过联动的两组时间线所形成的回路游走于伊波兰宇宙、基金会宇宙。
      • 怀疑世界树为本质危害的接受端口。
    • 2.有关本质危害的讨论。
    • 3.有关针对本质危害的反制措施。
      • 优化投影技术输入、处理、输出、勘误端口程序。
      • 加强对投影技术使用权的协议限制。
      • 成立世界树研究委员会。
      • 改进本质危害检测程序。
      • 设立本质危害专项报备小组。
  • 叁、SCP基金会
    • 1.有关外交问题的讨论。
    • 2.有关技术支持的讨论。
    • 3.有关MCT与EIGS援助计划的讨论。
  • 肆、归属权
    • 1.权利式(神行界)高层集体会议。
    • 2.科技界(创造界)高层集体会议。
    • 3.查缉列(形成界)高层集体会议。
    • 4.办理层(物质界)高层及FUNCTION部门集体会议。
  • 〇、执政势力(执行权所有)选举


所属方:AOS[/size]] 受理方:EHC
校验方:EaH 宣传方:EIpC

entrance.jpg

走过街道,路过了一堆堆由濒死之人堆砌出的尸山,这些尸体会死而复生的,虽然不是现在,神灵不会让他们的玩物少上任何一只,而在相反的方面,将近八成的伊尔多人自己能够享受到死亡的快感,这样,他们就不用再忍受他们的折磨。耶殿褚却并不希望自己也会这样,他热衷于推翻现在这个吃人的社会,加入了这么多的反抗组织,但都无济于事。现在,我正在同他一起赶往一处看起来并不存在的禁区——希特丹外西区第二十四号街道。

在我的记忆里,希特丹的奥尔利丹一直是一个残暴而又冷血的类人型异常,他总是喜欢组织城市内的人进行全员的祭祀活动,最令我感到生气的事,他的喜好竟然是让父母亲手杀死自己的子女,还要强迫他们亲自饮下流淌在孩童体内的人血。而就像其他施虐者一样,祭祀的转天,奥尔利丹会复活这些已经辨认不出模样的残缺肢体,将前一天他们经历的事情深埋于心底,甚至是一次,奥尔利丹将全市儿童的同感放大到了几十万倍,自己也走下它不曾离开过的王座,从他们绝望的哭喊声中寻找快感。

“看,前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耶殿褚大叫着,前方是一组隧道,通向着一片类似于草地的平原。隧道向两边延申,用山群围成了天然的隔离带,“核辐射”、“生物危害”、“爆炸原”等警告的字样贴满了薄得像一片纸的阻断门,周遭装满了摄像探头,虽然他们早就不发出一丝一毫的亮光,带给蝼蚁的却总是恐惧到难以呼吸的压迫。

“所以说,我们费尽心思找到的禁区,里面藏着什么?”

“据说是一棵高达200多米的古树,她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四千多年,不过自从她诞生以来,似乎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容貌。”他在一组告示牌上摸了摸,手已被染灰,激起了咳嗽声。他是正确的,不过这一点也很容易猜测出来,即使是一块简简单单的告示牌,如果是由神灵立在那里的,不论内容是好是坏,也无人敢靠近。

“好吧,好吧,那么那一颗树有什么用呢?”我放下了扛着的包裹,反光的令人刺眼,真凶是小型电锯,“你不会是想让那颗树像我们一样断腿吧?”我还是没有放下对他的不满,对他的怀疑也没有消减,我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家里,因为这里的空气实在让我喘不上气,即使我自己就是一滩烂蛆,也不会妨碍对自然生物的厌恶。

我点起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在焦油糜烂的浓烟里讨要尼古丁带来的快感,我就像是狗一样,不,我就是一条狗,一条游荡在人世间的狗,垃圾桶是我的爱人,更是我的家,单单是被咬烂的三明治也会让我饱餐一顿。

我又掏出一根向他递了过去,他推了回来,是啊,这么天真的开拓者是不会用这么简单的方式获取快乐的:“我们就这么进去,神灵怕不是要让我们在火炉里呆上数十年了。”

“其实不然,你看,这些监控和警示牌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能做的只是威慑我们远离这里。自从禁区出现以来,从来没有人敢踏足此地,监视者早就松懈了警惕。不过为了避免危险,这个,你带着身上。”那是刻着三角符文的金属方块,不大,可以刚刚好地放进口袋。

我们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Part.R:人之所向——三生向式


Shadow.
Dasein.
Alia mondo.


投影技术,起源于伊波兰史3991年,该项技术通过依靠其庞大的投影理论体系以及共相架构4得以重构生命体,常用于治疗残障人士或强化机体,但由于教派方面的压制,投影技术雪藏于4006年。4259年再次启用,伊波兰研究院于同年成立,在三个月的时间内,投影技术已经达到可以刻录、读取以及再造的强大功能。

4391年5月02日,成熟的投影技术被首次用于生命体复活,焰铀齿轮(MCT-Alpha-1-PXWSOA1)与军火库(EIGS-Beta-10-LXWSOA1)两大精锐部队携带便携式投影再造机进入希特丹区域,提取以世界树为中心方圆拾公里的伊尔多人残留样本,鸣壹佰〇伍声礼炮,复原再造。

4572年02月16日,伊波兰权科查办体革命胜利之日,投影技术使用权、改造权、拥有权全盘移交至拉结尔会议。4621年02月16日,投影技术经近五十年的升级转型,正式拥有跨时空、跨宇宙级别的传输能力。


反观伊波兰从不到十个人的反抗组织到现在拥有上亿人员流动量的国际综合体系,监视5是我们最大的阻碍,即使是不留痕迹的举措,也会以失败结尾。

在世界树的研究下,我们将世界树的集体模式运用到了投影技术之上,由此结合了“投影底片”的辅助性科技,投影底片取代了传统的伊波兰人员身份认证,每底片录入单个人员的身份信息,可以进行人体再造,照投机可以放大底片数据进行物理打印,达到目标的医疗效果。

4512年,投影技术委员会认定“外貌改造”合法化。

晶柱6分为三大根:拉结尔、拉斐尔、加百列。4513年,全体人员的投影底片被归为三类,保留并重叠各底片的优良数据,创造三大势力的特点。拉结尔代表智慧,拉斐尔代表感性,加百列代表理性,三类人员的特点就此分开。4514年,人员轮换,伊波兰禁止传统的生育方式,改为晶柱衍生出的生命体,至此,伊波兰蜂巢社会逐步形成。


Ebolen-RGT

EBOLEN.AOS-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
EBL-RGT-Atziluth-0028-Akx-AOS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Ha-Qadesh→Chaigidel)████
伊波兰拉斐尔(Binah→Samael[Adramelech])████
伊波兰加百列(Harab-Serapel[Baal]→Seraphim)████


伊波兰一科(权利)——神性界(Atziluth)——最高地阶
伊波兰权利——(HEND——至上荣光
内容负责人员:[议员]、WSOA1-Transenci、Ehrschel
校验号码:0676E93AF3FF9AAF7E3F8F7625DF5E6FED0263A1
日期:4643年3月20日~4643年4月20日

伊波兰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第陆会期节选内容:

拉结尔会议出席21人,拉斐尔出席108人,加百列出席145人,伊波兰权科查办体旁听人员801人,SCP基金会旁听人员56人,FUNCTION部门参与部分会期。大会内容录入员10人,大会内容为发布的议题拆分2.2,主题为“有关本质危害的谈论”。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代表主张加强世界树周围区域监管力度,成立常驻部队以及实验团队进行实地考察,坚持以不干扰为准则,伊波兰拉斐尔附议。

伊波兰加百列武装部队副委员长称消除本质危害的威胁是亟待实行的,据可靠的数据称:本质危害为世界树自诞生以来分裂出的分支碎片,暂怀疑为Z8-002号分支所遗失的分量源质,其特性显Chesed逆向性即Gamchicoth发展走向,被归类为破坏的亡魂,拥有极大的破坏性。在投影理论体系的演绎模型下,该本质危害的扰动现象会称指数爆炸级别增长,直至世界树根部崩坏。

任伊波兰拉斐尔科技归属权副委员,伊波兰研究院院长拉法尔在2.2.4“是否即刻处理本质危害”之主动动议环节称:“目前伊波兰对本质危害的理解尚不明确,不可盲目抹杀本质危害。”拉法尔院长在2.2.4第二次复议期间申请的自行资料陈述申请得到通过,申请时效600秒,切断除三势代表人外信息传输系统,主席台附加授权代码EBLCA2-Ao72918Ikd,信号屏蔽启动。


伊波兰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第拾捌会期节选内容: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在议题3.2“有关面向SCP基金会方面技术支持的讨论”申请的投票获得全员通过,实行日期4644年01月02日00:00,授权代码WSOA1-0002-EON,系损益级别(DM-GN-AArvMa)为自卫Ⅲ型,执行方为伊波兰加百列会议。



所属方:AOS[/size]] 受理方:EHC
校验方:EaH ##lightgreen|##

somewhere.jpg



世界树扎根于净土之上,群山拥护,湖泊环绕
极夜
她是神的工具,是逆向生长的世界之树,邪恶、不正当。


——《伊波兰元年史》


黑的不正常,变得如此之快,看了看时间,刚刚是正午十二点,但我看不到太阳,反而是满月,还有连带着得星河,这里没有灯,但还能看清远处。

“这个,把它喝下去。”耶殿褚给我一瓶橙色的液体,“这是我们用于身体再造的药品,它可以保住你的命。”接了过来,看起来没什么味道,只是一股淡淡的味道,像是曼珠沙华,我爱她,即使是被人认作是代表厄运的花朵。她曾经进入我的生活,在不起眼的角落生长出一簇红色花团。

涉水排开湖水,是并不算深的湖底,水很清澈,看得透彻,我的感官并无法感受到她原有的样子,只是单单的水分子,也只是单单地附着在我的衣服上、肌肤上,我也是无法无法感受到她传导给我流动的感觉,她明明就是水,我却希望她是鲜活的生命。这是一滩永不流动的水,没有微生物游荡,也没有腐臭的样子,更没有尘埃沉浮于此,这就是很纯粹的水,但我这愚蠢的机器却察觉不到她轻抚我的样子。

湖水并不平静,但很安宁,这里没有生物的污染,即使是我与动物的回忆,也无法激起浪花,残肢从远处飘来,但看不出模样,顺着光的指引,却是更加支离破碎的样子,更希望的反而是平静的样子,现在这样会让我喘不过气,就像是被犹如闪电般组成的人类的手一样扎进咽喉,他们和他妄图用放在我嘴里的明珠当作对我最大的慰藉,但当我知道那是用彼岸花做成的,反而会非让我陷入痛苦,我会把嘴里的她想象成是我曾经的爱人,这是我一生都不愿意回忆的往事。

果实附着在树上,八根树枝向外延申,吊着时刻在变换的球形的犹如玻璃球般的果实,即使是这些果实看起来如此的不真实,但在她们之中放映的画面是如此的真实。

“找到了,是那里的橙色果实,现在速战速决,破坏掉它。”耶殿褚显得格外兴奋,或许是因为那颗果实罢了。我感受着金属的冰冷,感受着作为她存在的作证的重量,空气弥漫即有的味道,格外刺鼻;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寒冷刺骨,感受着我难以承受的重量,压到血管都可炸裂,血液可以蒸发,重到可以压穿宇宙……

不正常,不,这绝对不正常,我可以察觉到肾上腺素的分泌,泪水的涌动,红细胞之间的碰撞,我感觉我重获了新生,但这感觉并不熟悉。我感觉到自己被无形的碾压进土壤,躯体被瓦解到无比细微的颗粒,通过世界树的树根,深入地底,恶臭的气味揉捻我的灵魂,我感受的到被火烧为灰烬的痛苦,被无数子弹穿透身体的无助,直到氧气耗尽后的绝望,但也不限于此,我在无尽记忆轮回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Part.S:重构再造——四生向界


物之根柢


“科技”归属权的归置职权总受理处扎根于伊波兰研究院,虽说是由拉斐尔所管控,但实际的最终掌控权仍旧属于拉斐尔,4532年,AOS紧急会议公布了“第肆版科技产权条例”,其内容为伊波兰科技所有权皆归为拉结尔会议所有,中性势力7拥有使用权及申请修改权。

在伊波兰体系的投影理论体系下,“神行界”、“创造界”、“形成界”、“物质界”依序水平分布,“创造界”位于第二层,接收上层的意志,使上层意志与思想具象化,下放至其余两层,伊波兰四界为综合体系的基盘,以此为基础,三大势力具备了可以独立运行的能力。


地球历2004年7月18日,伊波兰研究院于北太平洋设立人类分部,8月12日与基金会方面签署技术支援条约。2005年01月06日,伊波兰群岛集体投影完毕。2005年,“布缎计划”原负责人████博士作外交官出席了首届世界线科技交流大会,于大会结束后任伊波兰常驻科技委员。


Ebolen-SCE

EBOLEN.AOS-第贰拾捌届超自然大会
EBL-SCE-Beriah-0002-AOS-EON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Cherubim)████
伊波兰拉斐尔(Beni-Elohim)████
伊波兰加百列(Elohim)████


伊波兰二科(科技)——创造界(Beriah)——缔结万物
伊波兰科技——(VAU——物之根柢
等级:0级别公开
内容负责人员:[议员]
校验号码:30083612768E4287881E0417BDB9C8BE3863919F

伊波兰授权条目:
经拉结尔最高层联合伊波兰研究院院长及“投影技术”委员会委员长最终决策,本条例于████年██月██日正式实施,主受理方为伊波兰武装部门(军政体、军执体)、科技行使体与科技部门,由伊波兰科技所属部门组成本次计划的后勤保障体系。

参考资料节选:
“投影技术”的跨宇宙级别功能需要在两世界布之间架构稳定的投影节点,目前,可被调动的投影节位于Site-CN-95,其使用权限不完全属于伊波兰,由伊波兰与基金会共同管理,“投影技术”机动性大幅减弱。

目标对象:月球(Moon,Der Mond,Luno)



所属方:Ebolen synthetic system[/size]] 受理方:MCT,EIGS,EBLA
校验方:AOS,EaH 执行方:EBLA,ECO9C,AUR

under.jpg

花瓣碎了一地,而他却可能已经坠入地狱。我路过街道,灯火暗淡,肉体果实之上,针状破碎,亲手摒弃了那片彩虹,曼陀罗华吞噬了红彼岸,阿波罗永无降临人间之日。我试图摆脱刺入身体的万千钢针,但无济于事,我的骨骼早就随着不知道是胆汁还是什么的犹如发散阵阵绿光的核废水一同离我远去。声声警报在耳边响起,我能够无比明确地感知我正在被拆解的痛苦。

那股感觉再次的侵入我的灵魂,意识再次被卷入漩涡之中。高加索神鹰在上空盘踞,神毁了我的家庭,我的婚姻,我的人生,我的一切,现在又要加害于我这副早就丢了魂的空壳,听起来是如此的可悲,难道持续上万年的痛苦也要由我去承受吗?我见证过宇宙的毁灭,文明的消失,伊尔多物种的灭绝,世界树的腐败和死亡,在这一刻我经历了无数事态变迁,精神也接近崩溃。我放弃了思考。是啊,从始至终怎么可能会有他人的存在呢,他也就不过是我的幻想罢了,我又开始崇敬这位根本就不存在的人,那是个无比虔诚的模样,追随自己的信仰,即使是献出自己的身体,出卖自己的灵魂,可能由他来驾驭才是最好的选择,但这都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了。

从出生到入死,我就一直躺在发霉的灵柩里,我在下面,我也在上面,承受着深埋在地下的痛苦,承受着被彼岸花茎勒住咽喉的无助,经受着自由被锁住的痛苦,任由离魂的我在人世间留下种种痕迹,我还是在地下,依靠微弱的碰撞声来证明我的存在。当我在准备痛骂将我封锁在地狱时,我才发觉一切都是我的自作自受,难道我可以怨这个吃人的社会吗?难道我可以把一切的原委都推到另一个我的身上吗?没错,我将我锁在了永无天日的地下矿坑之内,我最惧怕的就是真实的我,还有经历的那些破事。我想要如数奉还,但出口早就被焊死,牢笼并非坚不可摧,总有它被泥土冲破的那一天,我能做的只是等待。


radiata

Ĉias es mirihf Erlösavo.


灵魂离体。看啊,那是彩虹的尽头,宝藏发出泛泛金光。空气中有雨后泥土甘甜的滋味看,矿灯闪耀,死亡的丧钟逼近的脚步声加快了本不该存在的心跳声。

我目睹了自己的死状,只可惜我已无法去用泪水化解,再痛苦的感觉也已无法妨碍到我。如果可以的话,临走前我想凭借仅剩的一丝肉体去感受,感受残留的水迹,感受血液留有的余温,还有泪水的苦甜。阿波罗高举金弓步入人间,红彼岸淹没了名为曼陀罗华的恶魔,狂风袭来,曼珠沙华打败了魔鬼,击碎了禁锢革命的枷锁。彼岸花开,彼岸花落,我重获了新生。

























4391年5月02日,我们来到了耶殿褚的葬身之处,为这位革命者致以伊波兰全员最崇高的敬意。
如您所愿,曼珠沙华开遍了这片名为伊尔多的大地之上。
今日,欢迎回家。

WSO.jpg
归属权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
受理权 EHC
认证等级 Apla0-WSOA1
[[size 125%]]Ebolen [[size 125%]]tropic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