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

我记得那种温暖。这是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光也在那儿,一颗垂死的星星发出柔和的橙色光芒。但那温暖……是难以描述的。它一点也不像这个地方那么冷。

那里还有其他像我一样的存在。我们是大型生物,所以我们不生活在一个挤满岩石的地方,天性系统就是这样。我们的家不是用石头填满的,而是用柔软的温暖,用一颗找到它自己位置的星的安静的光。我曾经被告知过,当我们第一次到达那里的时候那颗星星还很年轻,有一个老者声称自己记得它何时还会说话。我不相信他的胡言乱语。

当我们在孩童时光花了大量光阴,却无法进行理性回忆起来。没有同伴还能记起他们生命中的这段时期,尽管看护员告诉我们这很有趣。我们带着一种忘却老去的喜悦去追逐星骸,带着一派天真在太空中嬉戏,有些同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试图重塑这种纯真。

但是,当然,你来这里不是为了知道这个的。你来这里是因为你想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我们每个人内部都有一颗种子。随着我们的成熟,它会进化。最终,它繁殖。这个过程……很复杂,恐怕你无法理解。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对这种进化进行一些控制,我们许多族人都为他们创造物的复杂和美丽而自豪。

我们一生都在携带着这颗种子,成千上万的微小生命在其中处于萌芽边缘。有些选择永远不让这种子生长,他们不愿意为了这种如园艺般平凡的事情而放弃遨游太空的荣耀。但我们其他人,我们知道必须做什么。

所以我们离开了。我们离开了那颗温暖、快乐而和平的欢星,纵身投入那冰冷的虚空。离别者永远不会回来。没有歌谣传唱他们的成就,没有警告自他们的死亡而回返。再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听闻。

我们在星骸、岩石和大片的黑色虚无中搜寻,寻找可能让一个小种子得以生根发芽的地方。这是一项漫长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告诉你这需要花费你一生的时间。

我想说的是,经过大量的搜寻,我偶然发现了一颗看起来很有希望的小行星。所以我决定冒险。

这不是我想重复的经历。在我得以海洋里栖息前,空气中的火焰把我烧得滚烫,我从中恢复过来花费了漫长的时间,而且感觉很不愉快。但我已经把自己奉献给了这项使命,我无法逃避。

那在我们其中的种子……破裂了,就是这个词。它在我们着陆时破裂了。破裂之后,种子就被释放了。它在我们体内生长,在我们的身体里繁殖。随着它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可能会找到通往我们着陆的世界的路。我知道有一些小生物已经找到了从我体内前往这颗星球水域的路,虽然它们大多数仍然在我身体里面。

最终,我将会死去。这种巨大的撞击缩短了我们的寿命,而我们体内文明的发展并没有缓解这一问题。最终,我体内的那些生物会找到一条出路。

一切都将会改变。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