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终终终终终结
评分: +15+x

“别哭了好伐,又没出什么事。”

Yarg博士紧紧的抱住Bread不放手。

“哇真的不害臊啊你这人!”

他勉强松开,但是泪水已经沾到了Bread的衣服上,组成很难看的形状。这下好了,他想,面包一定会生气,气氛会很尴尬。

但没有,面包掏出纸擦了擦身上的咸水——也没你们想的那么贴心,她不是会用纸去给别人擦眼泪的人,但她还是用手搓了搓Yarg那头蓬乱的头发以示安慰,即使身高使她有点力不从心,然后缩手再擦干净手上的头屑。

“你今天是尿床了吗?”Bread一脸嫌弃的问。

“没有。”Yarg则是低着头回应。

“那你tm哭得人模狗样的。”

Yarg用袖子擦了擦脸。他实在不愿正面回答。

“假如有一天,我们全部都消失了,掉进什么都没有,绝对的虚无。我们不会感知到,但我们一定会掉下去……怎么办?我很害怕。”

Bread愣了一两秒,然后给了Yarg的肚子一拳。

“别立flag啊!”

Yarg并不觉得怎么痛,这一拳似乎让他稍微轻松了那么一点。可是他实在不想失去任何人,但他马上就要失去他们了,他知道终结就要到来。

Bread,刚刚那一拳还有一点泄愤的意思在里面,为自己的实验袍报仇了。他的同事,Yarg博士是个怪人,虽然大家叫他Voctor,但这很明显不像个真名,更像是外号。总之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面包就很清楚的了解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偶尔会感性,偶尔会理性,偶尔会正经,偶尔会傻屌,总是变得很快,也易怒和容易感动。

“到底怎么了?我很急欸。”

“……”

Yarg没能说出口。那太残忍了,可能除了他没人知道,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需要承担末日前的绝望。他实在是不想死,或是比死更可怕的情况。

他想起那些怀疑论者的发言:我们每一帧都在死去,上一帧的我们被下一帧的我们取代,上一帧的我们在那一瞬间感到爆炸性的痛苦和绝望,但下一帧,新的我们取代了旧的我们,包括一切记忆和感情,但也活不过一帧。我们一直在死,一直在被取代,每一瞬间都有无数个我们陷入无限的痛苦……不不,这没什么实际意义,这只是对传统时间理论的毫无立脚的质问,这只是拖时间。他知道自己想得越多,时间就拖得越久,尽管这里的时间不是以他的世界作基础。

他又想起刚加入演绎部的时侯。托尔金博士是个怪人。想起那些粗糙却可怕的理论,那些叙事的想法。想到这些并不是很难,但要实际达成,收集那些细节却需要一个庞大组织的支撑。演绎部做到了。

所以他知道,结束就要来了,一切就会消失,坠入无尽的虚空……可能连虚空都不会存在,是彻底的无,时间或者一切更高元的存在都没有。王子与公主不会有好结局,连他们自身都没有反应过来就不复存在了,一切,连童话本身。

……

“韦利弗!你再不说话我就给上级汇报你可能是被什么scp附身了或者只是单纯的疯了。”

“……没事。”

他不想说再见,不想告别这一切,纵使他早已看穿事件的发展,他一直都能,但何为“一直”?那些虚假的,过去的事实,对他而言是真实的,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是真实的,但对有些人,它是虚假的,就是一小段描述。

“……真是,我还要去打卡呢,你们博士真的闲,我先走了。”

Bread没有耐心去听他的胡言乱语了,她知道他说的或者想的有一定道理,也知道演绎部不是小丑——其他人总是这么认为。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Bread知道他是值得信任的,但还是有那么一丝担心涌现,万一他错了怎么办?万一他没能看穿事件的本质?万一他出事了怎么办?

Bread在走廊尽头的门停下了脚步,并回头说:

“再见?”

Yarg远远的听见了,他知道这会来的。他的预测没有错,但却是不可避免的,他有点后悔自己进入的演绎部,了解了那些东西,获得了自己在事件中的定位,拥有那样的本领,让他在绝望中逝去而不能向其他人一样在无知中……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唯一发生的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全部物质和非物质,一切都概念上的死亡了。

他开始急不可耐,既然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还要逃避?与其在痛苦中苟延残喘,为什么不……不,他还有留念,他还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他还想和Bread,或者其他任何人多说一些话,多体验一下虚假的活着的感觉。

他想:“他们什么都不会感觉到,于他们而言,我们只是虚假的存在,我们没有灵魂,没有自己的意识,我们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此刻想到这一点,恐怕也是他们安排好的吧。”

“但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我们是真实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我们的行为是真实的,可我们既然被创造,又为何要让我们感受终结的痛苦?难道这个世界只是用来给他们批判,给予荣耀的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Bread的耐心真的要到极限了,她还忙着打卡,再有几分钟就要算迟到,她上司的脸色就会更难看。但Yarg不愿思考,并且一刻也不愿多等了,他的心里有愤怒,恐惧和悲伤,但他选择独自承担这份绝望,对于其他人,他希望他们能在平静中终结。

他想说对不起。

他想:终于来了。

他张开嘴,说:

“……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