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基金会
评分: +52+x

不管是否情愿,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迈步向前。人们整装、启程、跋涉、落脚,停在哪里,哪里就会燃起灶火。从个体生命的迁徙到食材的交流运输,从烹调方法的演变到人生命运的流转,人和食物的匆匆脚步,从来不曾停歇。

印度洋吹来暖湿的季风,植物正在疯长,又到了Dr.Eggtart最忙碌的季节。隐形霉菌是重要的经济来源,从广州到上海,高密度的人口,让这种霉菌拥有最理想的生长环境。

新买了房子,Dr.Eggtart得迅速挣够贷款的费用,在此之前,他为自己准备了一件特殊的礼物。上海百分之八十的霉菌集中在这里,Dr.Eggtart仔细搜索几天前发现的聚集地,当地的居民已经在霉菌的影响下失去了理智。现在,他得想办法到达市中心,在当地人眼中,霉菌是宝贵的营养品,值得为他冒险。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是这种风俗已经延续数年。Dr.Eggtart选了一把柴刀,从现在起,这把柴刀关系性命。看起来进展不错,一个小时过后,Dr.Eggtart接近了市中心,但还有更长的距离要走。他的助手放心不下,匆匆赶来。

Dr.Eggtart速度明显慢了下来。3个小时过后,他们来到市中心,现在他举起柴刀,霉菌并不怕人,Eggtart从特遣队那里学会了点燃火把,迫使霉菌寄主退避,砍开寄主的脑壳就可以得到最甜美的大脑霉菌奶酪。

霉菌奶酪不止用来果腹,更是Dr.Eggtart习惯的“刺激”味道,看似寂寞的路途,因为一位寄主女性的存在,变得生趣盎然。该寄主甚至会用简单的工具制作出霉菌奶酪花,这是这一带最简单最开胃的美食。通过加热大脑使蛋白质分子连接成网状结构,奶酪花实际上就是大脑蛋白质重新组合的凝胶。挤出水分力度的变化将决定霉菌脑花的口感。简陋的帐篷里,一幕奇观开始呈现。现在是佐料时间,提神的香菜、清凉的薄荷、微麻的藤椒油,还有口感清甜的白葡萄酒,所有的一切足以令人忘记远行的疲惫。丰盛的一餐,标志着另一段旅程的开启。全部霉菌大脑,重量超过五百千克,天黑前必须全部装车,因为工作,每个研究员每次外出长达一个月。

Dr.Eggtart的奔波给自己的房子提供了稳定的贷款来源。二十多年,风雨劳顿,之所以不觉得孤单,除了坚忍的自己,还有一路陪伴的新鲜味道。Dr.Eggtart和他的助手携带大脑霉菌一路迁徙,而其他人却轻装上路,只带着他们的双手。

“所以……有眉目了?”

“还不行。”

“抓紧时间好么?你是不是还不明白事情的重要性?”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有一个或几个人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拿skip来吃……呕。”

“所以,你也觉得恶心是么?那就赶紧查出来。保护,保护,别让那些skip在我们手里被偷走,被做成餐桌上的……美味?”

“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