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豚
评分: +33+x

今天是猎豚的日子,Eggtart握紧了回旋镖,跳下灰色的坚硬地面,艰难地跋涉在海面上,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出海。

海依旧是那片海,入目暗黄,一望无际。Eggtart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听长辈的话,穿一双长靴再出海,坚硬的海粒随着他的每一次迈步被带起,落下的时候渗进皮鞋里,Eggtart觉得自己在回家之后,恐怕得用针去把它们一粒一粒挑出来。

因为自大所带来的失误,严重的拖慢了劳作的进度,原本只要在正午的时候到达海上的渔站,就能赶上海豚群的巡游时间,用回旋镖打上两条扛回家,就能解决全家人一周的伙食。

渔站,终究是到了。

胡乱拍打了下身上的海粒,Eggtart重重地往椅子上一坐,开始打磨起手上的回旋镖,时间很紧,一分一秒都不容浪费,他甚至没有像当年带着自己出海的父亲那样,举行每次准备前的仪式:朝渔站墙上的同心圆标志啐一口。

这无疑表达了Eggtart父亲的厌恶情绪,只是关于要这么做的原因,父亲仅仅是很模糊地与Eggtart讲起过,同心圆是远古时期某个部落的标记,他们释放了可怕的海兽,将整片大陆化为海洋,残存的人类只能退守到海拔较高的地方苟延残喘。而那个释放了海兽的邪恶部落则再也没有人见到,或许早在海兽获得自由的那个瞬间,同心圆部落就已经灭亡了吧。

打磨工作基本完成,Eggtart举起回旋镖,凑到阳光下仔细看着刃尖,然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很久以前,他就在家里帮助父亲处理猎具,这些工作早已驾轻就熟,只是眼下却没办法去设置早已备好的陷阱。

几只海豚幼崽摆动着透明的身体,慢慢地由远及近,向着渔站的方向游来。

Eggtart将陷阱扔在桌上,自己像原样坐着一动不动,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海豚靠近。

五米。

四米。

三米,出手。

回旋镖划出一道暗沉的弧线,与海豚的身体轻轻一触,旋即返回。海豚应声而落,掉在海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轻响。与此同时,Eggtart的第二镖也已出手,又命中一只海豚。

握住飞回的回旋镖,Eggtart始终保持着坐姿,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海面上的海豚尸体,看着它们迅速干瘪。

无色透明的血液从海豚尸体上的切口快速流出,在海面上浮动了片刻,便渗进了大海的颗粒之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块深色的不规则印记,让这一片海洋变得粘稠。这一小块血迹会引来大家伙,到了那个时候,Eggtart就算是完成了使命。

这一等,就是大半日。

然后,是一阵巨响。

海面剧烈地震颤,粗大的柱形物从远方猛然立起,细密的海粒大片大片地扬向天空,昏黄的雾气甚至遮蔽了太阳。

潜藏在海底的巨兽,将自己的阳刚之物刺破洋面,挟天地之威,向着渔站缓缓而来。

Eggtart迅速地收拾起地上的海豚尸体,一只扛在肩上,一只夹在腋下,也不去管鞋里是否又进了更多海粒,向着来时的方向玩命地跑去。

海兽虽然只有单一性别,但却需要接受同类的精子才能进行繁殖,脱离海兽身体的精囊在大洋中沿着固定的路线游弋,人类就在这半途守候,砍破被称为海豚的精囊,让精子沉入海洋,附近的海兽便会循迹而至,将精子混着大海颗粒凝成的半流质一同纳入生殖器官,在漫长的生育周期之后,便会有新生的海兽诞生。

这便是猎豚的真相。

而人类砍破精囊,引来成年海兽,自己则收获精囊外皮作为食物这一行为,究竟是何时成为了海兽生殖过程中的一环,早已因为文化传承的断代而消失。海兽毁灭了人类文明,而人类的幸存者却利用海兽习性存活下来,这一循环恐怕还将继续进行下去。

海兽和猎豚人都收获了想要的东西,各自掉头离去,只留下残破的渔站伫立在海面,黑色的同心圆标志画在正中,狂风卷起粗糙的海粒,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划痕。

当年的同心圆部落,是否会料到如今的局面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