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申请

桌子后的人注视着其面前的广阔恐怖,它徘徊着,咆哮着仿佛要喊掉自己的头。“我是至高的巢群之心。即使平常微不可觉,我的影响遍及各处。我乃墙后等待之人。当我突破你们现实中那些微小裂隙时,我即是衰败与毁灭的象征。黑色软泥,巨大触手和鲜血从你们的眼中流出。我的六个口永远嘶鸣,并且第7口将唱起终结世界的歌谣。我的凝视足以使人们疯狂。”它靠近了些,用其触手化的附肢做了几个引人注目的手势。

“没有力量可以与我匹敌。当我认为你们的世界要被终结,它就会迎来终点。我的力量远比你们所能想象到的任何存在都要强大。"它将自己堆进了小木椅子里,并且注视着那个人。"我是衰败,我是毁灭,我是Zalgo,并且我即将降临。”

多条触手猛烈地敲打桌子,“那为何我无法成为SCP?”

SCP基金会的主任没有对坐在他面前黑色模糊的怪物表现出震惊。从那团黑暗中尖锐微小之物发出的刺目红光并未改变他的相位,而仅是在主任低头看着桌子时被他的眼镜和光头反射了。

“你瞧,”他说,同时整理着文件,“这是你第5次尝试申请SCP身份,我不知道对你说过多少次了,所以仔细听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们没有任何意愿录用你。不要再尝试了。”

“你没听到我说的么?”Zalgo问道,同时在体形上迅速增大,“我是至高巢群之心,而且…”

“没错没错,我们之前了解过这个。你是终极毁灭之力,可以抹消世界,以及其它的你一直谈论的特质。没必要再次重复。现在,我并不是说我鼓励这么做,但是既然你如此的想要加入,为什么不到外面制造些危害?”

“制造些危害?'我在过去那些年里的所为已经超过危害的程度了。我驱使无数的孩童陷入疯狂,在世界范围内制造自杀并且渗入我能存在的任何地方,然后你让我制造些危害?”黑色物质挺直了躯体,凝聚起它卓绝的力量。

“Zalgo”主任断然说道,“你找上了在线漫画,并且污染了它们。”

这星辰之外的憎恶空洞地看着主任,然后瘫在了它的椅子里,看起来被击败了。"不论如何,为何你想成为SCP?”

“好吧,”Zalgo用未在尖叫的口之一叹道,“那该死的细长之人已经传播他的影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使得人们谈论他的所作所为,把他放在照片,励志故事,日常事务里。他现在甚至拥有个人的网络系列了!你能相信么?”

“好吧,”主任把头歪向一边,谨慎地说,“但是那对任何事有什么关系?”

“我是可畏憎恶之物中的后来者,需要一些公众关注。涉及到在线漫画的整个事情是个开始,但是人们很容易只利用我的手段而记不得提起我的名字,我告诉你们,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不利。你们组织收容我,我就出名了。虽不像Yog-Sothoth和Azathoth那么有名,但是足够获得一些认可了。所以,这样如何?”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在主任拿下眼镜一手擦拭镜片另一手抚额沉思时笼罩了整个屋子。Zalgo在椅子里紧张地等待着主任的回应。最终,主任把眼镜放到一旁,开口了。

“除了拒绝参与一些憎恶之物之间诡异的竞争之外,我们不能收容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并不是收容措施的花费和难度问题,噢,与它们无关。我们有类似682那样的SCP,并且花些小钱来维持锁住它的状态,即使它逃出来了也是一样。因为你看起来自愿与我们合作,收容你看起来也小菜一碟。但还是不行。仅仅是因为你看上去不够有趣。”

Zalgo似乎因这段话被激怒到沸腾,并且打开了数张嘴想要反驳,但是主任阻止了它,“容我解释下,你充满了能量,并且有能力只用思考就毁灭世界。这对其它组织来说是非常合适并且有利的。但是在SCP基金会,我们不能仅因那些标准就接纳你。太过分了。你过于强大了,你也没有可以拴住的钩子。而且坦白地说,你很无聊。当你开始申请时,你就已经与我们的要求不符了。”

瞬间,似乎Zalgo准备在那时就地解决掉主任。令人紧张的时间以其尽可能慢的速度流逝着,在主任的肩膀放松之前,这团黑色的物质叹息道:“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会只靠自己出头的。”

随着椅子在地板上粉碎,主任说:“试试第十三號倉庫,或者混沌分裂者,我肯定他们比我们更宽容。”Zalgo发出一声感谢的咕哝,然后融化到墙中离开了。主任给了自己片刻的休息然后喊到“下一个!”,并且准备着聆听下一个诉求。

一个巨大的有着湿软脑袋和长波浪状触手胡须的绿色类人挤进了办公室,并把它自己填进了椅子。在查阅了更多几页的文件之后,主任抬起头并说道:“感谢您今天的参与…先生怎么称呼?”

“Cthulhu。”(克苏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