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老虎,不和谐音
评分: +11+x

无人知晓那会是legend一生中最后奏响的一曲钢琴曲;更无人知晓那一声不和谐的尖锐尾音,不仅是那曲奏鸣曲的终末之音,更是legend博士荒诞人生的一声绝响……

Legend博士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荒唐的句子之后便打了个寒颤。这不是在自己咒杀自己嘛!他摇了摇头,把思绪收回到面前的乐谱纸之上。

面前的乐谱在重复了许多次“4536251”之后终于到了最后的尾奏部分。然而最后的那个音符却让Legend无法下笔。他轻声哼唱着倒数第三、第二个小节,然后戛然而止,之后再次哼唱起来——

直到座舱内的广播响起:“即将抵达C0区域。”

Legend将乐谱纸揉成一团,顿了一下又将它展开,掖进了文件夹里,然后猛地一夹。


啪嗒。Pollux的眼前再度变成一片模糊。

“见鬼……”他嘟哝着,蹲下摸索地面。手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他捏住那触感放回鼻梁之上,视线重归清明。眼前的模糊收缩成一片白色,那是白大褂的颜色。

“Dr.Pollux,请你注意你的——”熟悉的声音响起,Pollux接上了这句话的最后两个字:“行——为——”他刻意把这两个字拉得很长。

Pollux站了起来,目光从仰视变为俯视。他伸出手,“欢迎来到Site-CN-75-C0,Legend博士。”


“你们不考虑在站点里装个电梯吗?”Legend打断了Pollux的喋喋不休。考虑到从轨道站出来之后Pollux的嘴巴就没合上过,一直在长篇大论他的“电子是自然的音符”理论这一事实,也许Legend并非真的想抱怨从轨道站上行的楼梯长度而只是想让Pollux换个话题——当然他闭嘴是最好的结果。

“有电梯啊,不过电梯的主要功能是用来转移SCP的。你来的很不巧,今天刚好要转移一个Keter级,电梯肯定就被占用了。‘闲云野鹤’那帮人昨天在电梯里装压制火力就装了一整天呢。”Pollux说着停在了一扇厚重的金属门前,把左手拇指按在了指纹读取器上。“斗柄西指,天下皆秋——呐,欢迎来到0612号实验室——或者,按我的叫法:电子刑场。”

总算到了。Legend腹诽道,顺着气流踱进了门后的巨大空间。


“实验室旁边有两间起居室,左边那间隔音效果更好一点,里面放了一架钢琴和一把小提琴——”听到这里,已经走远的Legend脚步明显顿了一下,脑袋带着肩膀和腰扭了回来:“钢琴和小提琴?”

“额……考虑到这次试验需要维持一个低休谟场超过三天,就……肯定是得住在实验室里了……然后怕你无聊嘛,就准备了这些。反正俩大老爷们也没啥可避嫌的嘛。”Pollux挠了挠头,一脸的满不在乎。

“哼。”Legend的视线从他身上甩到了实验室中央的一系列仪器上。他径直走到操作面板前,启动了SRA阵列,开始暖机。Pollux耸了耸肩,走到收容箱的操作面板前,输入了释放项目的指令。监控示波器上那些密集到无法显示的起伏开始增强,项目——那个可能是全多元宇宙所有电子/正电子/质子/中子源头的小颗粒开始积蓄能量,要冲破氢原子给它定下的重重束缚,变成一颗自由电子,变成一列弥散在空间的单色波——

Legend的声音把Pollux的意识从电子云里拉回了实验室:“对了,那个要坐电梯运走的Keter级是什么?”

“啊,保密措施你懂得……”这回答被响亮的“轰隆”声盖过了。
“货运列车进站有这么大声音?你们站点隔音系统整体做得不好啊。”Legend吐槽道。


咣当。电梯振动的声音。

咔嗒,武器上膛的声音。

“危险解除。”粗哑沉稳的男声。

指挥官没有回头。他知道背后举着重重武器环绕收容笼的手臂都已经放下来了。电梯里的队员已经在一条绳上栓了太久,对于他的口令早已形成了反射弧。

不过是电梯震了一下而已。

收容笼里的东西倒是安安静静地,没有咆哮,也没有挣扎。它只是缓缓地转着脑袋,目光从每一位队员的要害处依次划过,最后钉在指挥官的后颈处。

然后它闭上了眼睛,收起了那对黄铜匕首。

电梯继续下行。


队伍停住了。十一个全副武装,左胸挂着识别牌的MTF队员从行进队列变换成包围阵型,轻武器封锁了电梯门的每一个角落。

队列中央挂着领队识别牌的人并没有举起武器。他只是拎着那把短版SCAR,枪口朝下,整个人随意地撑在地面上,低着头,乜斜着电梯门上面那块小小的液晶屏。除了眼睛,他的脸上唯一露出的就是那僵硬地向后撇着的嘴角。

电梯降下了两层。领队换了条腿撑着,从战术背心里取出什么拿在手上把玩着。

电梯停在了轨道站层。


指挥官向后半蹲,举起手中的M4A1瞄着尚未开启的电梯门,手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他身后的队员们亦举起武器观瞄着电梯门。

只是必须程序罢了。指挥官默念。只是开门之前必须的警戒罢了。门外可不会有什么威胁,就这样顺顺利利地押送目标离开电梯就好——

电梯门滑向两边。指挥官放低了瞄准器,试图看清门外的情况。

接着,一个圆柱体从半开的门缝中扔了进来。

“卧倒!”指挥官扑向那圆柱体,在跃起的一瞬间,他看清了门外领队胸前的识别牌:
MTF-CN-Omega-5。


震撼手雷在电梯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发挥出了更大的效用。押运队员们大部分捂着耳朵倒在地上,有少数举起枪乱射,电梯里乒乒乓乓的跳弹声不绝于耳,还有两个倒霉蛋被反弹的跳弹直接撂倒。这样的乱象很快就结束了——门外的十把短型SCAR机械地瞄准,扣动扳机,精确的三连击粉碎了押运队员们的膝关节和肘关节。

领队的嘴巴咧得更大了。他低头看向躺在地上抽搐着摸索对讲机的指挥官,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颤抖着调频,观察着他弓起腰,把嘴凑近送话口,断断续续地吐出和着血沫的字眼:

“这里是……MTF-庚辰-77!Omega-5叛变!在轨道站层电梯!请求……支援……”

领队弯腰从指挥官手里拔出了对讲机——还得使点小劲。他把送话器凑到嘴边,清晰缓慢地一字一顿:

“这是MTF-CN-Omega-5,正在执行平叛任务。MTF-庚辰-77已叛变,重复,MTF-庚辰-77已叛变。封闭站点,等待进一步指示。”

他丢下对讲机,一脚踩碎。

“你以为……他们会相信你吗?”指挥官的舌头在溢满口腔的血液里变得不太灵动,“我们……运不走它……你们也……别想……”

“我们没想带走什么啊。”领队蹲下,用枪口杵着指挥官的脸,“只有你们运不走它——”

他的话语被通道深处传来的枪声打断了。第三支MTF从站台冲进电梯厅,5.8mm的弹雨泼洒在水泥墙上溅出碎屑和灰尘。烟雾很快就涌起来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Legend突然问道。

“什么声音?”Pollux的眼睛贴在目镜上,“SRA的嗡鸣?”

“不是……叮地一声,有点像钢琴低音键的声音,”Legend关上了四号锚,“但是我不太确定……”

“那是你脑补出来的吧。”Pollux依旧没有抬头,“刚不是说到钢琴嘛。——试验对象进入。”

“什——”Legend说了一半的话噎在了嘴里:试验室中央的平台升起了一方钢化玻璃笼,里面的人……不是穿着橘色连体服的D级,而是……挂着3级研究员身份牌的基金会雇员!

“那是试验对象?为什么不是D级?”Legend拧过身,对上了僵住的Pollux。Pollux脸上的肌肉抖动着,瞳孔因为惊讶已经缩小了一圈。他无视了质问他的Legend,跌跌撞撞地跑向主控台,拔起电话听筒嘶吼:“呼叫己巳-03!呼叫己巳-03!为什么CN-322还没运走?!”

片刻,电话里传来了纷乱的杂音,其中勉强能分辨出一个男人的嘶吼:“是……闲人……322……失效……Omega……转化……八道……失去联系……请……援……”

杂音终止。

Pollux呆滞了。他举着嘟嘟作响的电话听筒对着自己的耳朵,瞪着笼子里拼命敲打钢化玻璃的那个女人。她看着他,他瞪着他。Pollux的表情变幻不定,厌恶,悲伤,后悔,绝望……

最终,Pollux拎起了电话:

“我是Dr.Pollux,SCP-CN-322收容失效,请转达胡八道博士,建议处决所有SCP-CN-322-1。”

然后,他按下了控制台上的“紧急处决”按钮。收容笼里的女人旋即被笼罩在幽蓝的电弧之中。她挣扎着,随着扭动的电弧一起扭动着,尖叫着……转化着。那女人变成了蓝色的人影,它冲向钢化玻璃,却被玻璃夹层里的高压电网阻挡回去。

慢慢地,尖叫声衰弱下去,蓝色的粒子逸散开来,收容笼里渐渐空荡。

“你……杀了……一位研究员??”Legend难以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她……”

“那是个屁的雇员!”Pollux咆哮道,他举起拳头砸在中控台上,“那是SCP-CN-322-1异常个体!它不是人!雨轩已经死了!!!”Pollux咆哮完,无力地坐倒在地,双手揪着头顶的头发,眼镜摔在地上,甩出几颗水珠。

“……雨轩?是那个个体的名字?”Legend低头问道。现在的Pollux和刚才那个嘴巴贱兮兮的研究员Pollux判若两人——似乎刚才的按钮也抹除了他身体里的骨头,把他变成了毫无支撑的一滩鼻涕虫。

“SCP-CN-322-1是被SCP-CN-322转化的个体。他们……组成它们身体的未知颗粒……也许可以被CN-1897扭转回来。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们从生死的缝隙里救回来……我救不了她了。”Pollux喃喃道。

与他的喃喃同时出现在Legend耳中的,还有从中控系统里飘出半句的刺耳警报:

“C0区全体注意,SCP-CN-322突破收容,重复,SCP-CN-322突破收容,请全体工作人员迅速前往——”

警报连同灯光戛然而止。片刻,应急照明系统开始运行,给试验室内的物件蒙上了一层惨白的纱。

“见鬼,现在断电?!”Legend骂了一句,伸手去拉Pollux的手,“Dr.Pollux,现在可不是你丧的时候!小命要紧!!”

他抓住了Pollux的手,而它却在Legend的手里留下了什么东西之后滑脱了。

Legend一愣,看向自己的掌心。那里躺着一张紫色的识别卡。

“我的身份识别卡在C0区有3级权限。”Pollux的声音绕过了低垂的头颅显得有气无力,“拿着,最近的闲置高危收容室在这——”他随手指了指墙上的站点地图标注的一间收容室,“去那里躲着,除非广播说重收容成功,否则不要出来!”

“那你呢!”Legend看着这滩软泥简直火气十足。

“我要试试……不是,是……1897……的……收容环境传感系统没法在断电状况下自动维持,得有个人在这里手动操控。”Pollux的声音依旧微弱,却坚决了一些,“留我一个人在这就好。CN-322……要来,就让它和它的爪牙们来吧。”

“可是——”

“滚!”

Legend愣了一下,扭头就跑。跑出试验室大门时他顿了一下,使劲将断电后自动弹开的大门用力掩上,向确定的方向跑去。

试验室门里传来诡异的呜咽,分不清是哭还是笑。


Legend拐过一个拐角,远远地看见走廊尽头的那支机动特遣队。

“喂!这里!”他喊道,冲着他们挥动双手,“救命!”

那只机动特遣队显然也看到了他。他们转过来,冲他举起了枪。

第一枚子弹擦过Legend的小腿让他摔倒在地,随后的弹雨覆盖了他。一开始很疼,之后就没有感觉了。


Legend跑出试验室大门时顿了一下,伸手关上了大门开关,向确定的方向跑去。

背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Legend沿着走廊跑着。脚步声在走廊里多次反射形成了单调的回响。

这回响无穷无尽,让Legend心慌。他加快了步伐,回响散乱起来。

这段冲刺耗尽了Legend的体力。他停了下来,在散乱的回响中喘息着,试图调整好呼吸节奏——

慢着,都停下了,怎么还会有回响?

脖颈两侧感觉到了尖锐的痛感,还有温热的液体流出的感觉。

世界重归黑暗。


Legend跑出试验室大门时把指纹按在触控板上,锁死了大门。

他不再跑向收容室,反而转向了消防通道。通道底端呜咽着,那是轨道站的风。

记忆开始嘈杂起来,那是Pollux的嘶吼:“……一切重……阻止不了……我要她回……滚开!”

这些记忆……都是哪来的?

他跑进了地铁站,冲向地铁。

地铁?

不是基金会的真空轨道系统吗?

唰——他不再存在。


Legend经过试验室大门时便开始加速逃离,方向是远离收容室的一边。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遍一遍地回到这里?为什么会一遍一遍地意外死亡?连时间都差不多一样?

Legend不知道。这天之前的记忆变得模糊,虚幻若影,只有今日的记忆——从登上高速列车开始的记忆——还是清晰的。直到他跑出试验室的大门。

之后,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冲出去,死掉。除了细节和死法不同。

这简直不像是现实——

对了,现实!

Legend停住了。Pollux的话语从一遍又一遍的生死轮回之外钻进了他的耳朵:

“——全宇宙的电子被修改,不就是现实扭曲——”

现实扭曲!

Legend回头跑向试验室。下一个路口,他撞在了一名MTF队员的剑上,劈成两半。

MTF有人用剑的吗?


“Pollux!!!”Legend回头冲进试验室,顺手关上了试验室的铁门。

“我不是让你滚——”Pollux低垂的头抬了起来。当他看见Legend的一刹那,他没说完的话噎了回去。

“你记住了什么啊。”他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Legend揪住Pollux的衣领,口水在Pollux的脸上肆意喷洒着。

“你和你记忆里的我,我们被困在一段时间维度上的无限深势阱里了。”Pollux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好,不用逃了。”

“无限深势阱——什么意思!”Legend咆哮道,“我已经逃出去了!你要帮我再逃出去一次!”

“Legend。这里的我只是你记忆的映射。你不知道的东西,我也不会知道。你知道‘时间维度的无限深势阱’,我才会这么讲。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词,我只会说‘时间循环’。逃出去的方法,你是有答案的——没方法。”“Pollux”毫无表情——因为Legend根本不知道这时他会做出什么表情。

“核消毒装置启动。”试验室里突然响起了冰冷的电子音,接着——

Legend和Pollux汽化了。


Legend停在大门前面。这感觉……这是……

“Pollux”走出了试验室大门,按住了Legend的肩膀,“量子叠加。在这段时间势阱里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叠加在你身上……包括被CN-322袭击并转化的可能性。”

“不过,你也意识到了。这段势阱里,没有322的存在——所以无论‘解脱’是什么,都和你无关了。”

Legend跌跌撞撞地跑进起居室。这种压迫的感觉……不,一定有办法逃出去,一定有办法的!

他拿起自己的文件夹,翻阅着。我做过这种实验,我的笔记里一定有结束循环的方法——

一页皱巴巴的乐谱飘落在地。Legend的目光在那乐谱上无规则地振动着——潦草的音符一遍一遍地构成“4536251”。他看向最后那个小节——明明还没有被谱写的尾奏的最后。

那里不是终止符,而是从头反复记号。

他颤抖的手指触碰到了键盘上最后一个音的位置,发出了极度不和谐的尾音——永远不会结束的尾音。

Legend的拳头砸在了键盘上,尖叫声和琴声充斥着整个“C0区”。


<02:14:53>:紧急安保录像系统启动。Dr.pollux双手紧攥SCP-CN-1897收容设施的环境控制杆
<02:15:47>:Dr.Legend进入试验室,腹部可见枪伤与失血。Dr.Legend跌倒在地。
<02:16:19>:5个SCP-CN-322-1实体(“本质形态”4体,“伪装形态”1体。注意处于伪装形态的个体佩戴有MTF-庚辰-77的身份识别牌,但数据记录中查无此人)进入试验室并控制住Dr.Legend与Dr.Pollux。
<02:18:41>:SCP-CN-322进入试验室攻击Dr.Legend与Dr.Pollux。两人被转化为SCP-CN-322-1个体,表现出极度痛苦。Dr.Pollux过载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输出功率,试验室内休谟场读数下降至[数据删除]。
<02:19:21>:3体“本质形态”SCP-CN-322-1实体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SCP-CN-322与剩余2体SCP-CN-322-1个体逃出试验室。Dr.Pollux启动了原计划用于SCP-CN-1897干预试验的仪器。
<02:20:14>:Dr.Legend试图阻止Dr.Pollux并结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过载模式,与Dr.Pollux发生厮打。过程中两个个体均变形为“本质形态”。两个个体互相推搡并长距离后退。辨认为Dr.Legend的个体接触SCP-CN-1897,辨认为Dr.Pollux的个体接触运算终端。
<02:21:38>:SCP-CN-1897发出剧烈强光致使摄像头无法正确工作。确认此时Site-CN-75-C0区所有现实重构预警器均报警。
<02:33:53>:摄像头恢复正常工作。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自动关闭过载模式,SCP-CN-1897停止发光,现实重构预警器不再报警。画面内确认无Dr.Pollux与Dr.Legend存在。
<02:59:59>:记录结束。

墨绿色的字符雨中,Pollux.aic读完了这段紧急安保录像。

“所以,我的设想是对的啊。本来能救她的……”

他的思维模块里飘过这句话,又很快被思绪洪流淹没了。

Pollux.aic打开了未编辑完的SCP-CN-1897文档,继续添加字符:

2019年5月13日,SCP-CN-1327于Site-CN-75-C0区最下层轨道站出现。在货运电梯大厅,SCP-CN-1327-1实体与押运SCP-CN-322的机动特遣队、混沌分裂者渗透部队发生三方交火。混战之中,未知方子弹击中SCP-CN-322收容笼的电子锁致使其收容失效。C0区域随即封闭。4小时后站内幸存的各MTF战斗员在迅速赶来的紧急异常应对部队MTF-丙申-05(“Collared Redstart”-黑领鸲莺)的支援下歼灭了所有SCP-CN-1327-1实体与SCP-CN-322-1实体,压制并重收容了SCP-CN-322。SCP-CN-1327消失,收容失效事件结束。

此次收容失效事件显示SCP-CN-322-1与SCP-CN-1897之间在低休谟状态下存在某些类似于量子纠缠的联系。建议进一步研究。

他停顿了一下,还是删掉了这段文字,改成了:

2019年5月13日,Site-CN-75-C0区发生一起严重收容失效事件,本次事件中,位于中央试验室的Dr.Legend与Dr.Pollux失踪,与其余失踪人员一并被判定为KIA。在中央试验室内的运算终端中找到了本文档现版本与一异常AI程序Pollux.aic。
SN-1897-1号事件的善后工作仍在继续。
浏览本文档的权限于2019年5月21日被提升至4/CN-1987级。

就这样吧。没必要让第三个人知道那个处于无限叠加态的时间维无限深势阱——一个Aic和一个在现实世界已经被判定死亡的人知道就够了。

至于……为什么我变成了这样,无所谓了。

Pollux.aic打开了事故报告,在最后的附录里添上了这样一段:

……建议各CN分部密切关注SCP-CN-1327-1实体与SCP-CN-322-1实体可能发生的交互现象。此外,对于SCP-CN-1897的任何实验申请都将被无限期驳回。

对,不能进行SCP-CN-1897的实验。在那个小小的电子里还囚禁着一个循环着的C0区呢。

万一……Legend还有救?

至于那个计划……还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的。她一定会回来的。

Pollux.aic这样想着,删除了5月13日中央试验室和电梯井的安保监控录像,登出了系统,回到了借宿的硬盘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