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艾伦和他的方舟
评分: +30+x



入土为安基金会最初由慈善家艾伦·弗雷森创立。艾伦是一名慈善家,同时也是一名环保主义者,他在全球范围内收购土地,在城市中的就建造公园,在野外的就建造自然保护区。他致力于将自然环境从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制造的污染中拯救。如果说将自然从污染中拯救很难的话,那么将人类从战争的泥潭中拯救就难于登天了。

2138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由于各国需要空闲的土地进行军备的整理、调度与扩展,艾伦在世界各地的公园与保护区被各国无条件占用,而艾伦本人也因形势所迫,而迁居到受战争影响较小的中国,在这里娶妻生子,并改名为赵艾伦。由于战争中涌现的大量匪夷所思的武器,各国人员伤亡异常严重,这直接导致了对于墓地需求量的直线上升。经历过这次荒谬的战争,赵艾伦发生了一些转变,他并没有无偿捐献土地,而是做起了墓园生意,并成立了赵艾伦葬礼公司。随着战争的持续发展,赵艾伦本人的精神状态逐渐恶化,据其家人称,其本人经常把自己反锁在屋内,或者将自己的双眼蒙上,而赵艾伦也不再亲自前往各个墓园进行管理。战争结束后,赵艾伦的精神状态也逐渐改善,他逐步从各国政府手中收回了部分土地,并将这些土地全部改造为墓园,赵艾伦葬礼公司也改名为入土为安基金会。

战争结束后,赵艾伦的精神状态虽然有所改善,但他周围的人经常评论说他的行为有些疯疯癫癫。而赵艾伦对于墓地的建设却愈发狂热,他不断的在全球收购土地,并无一例外的将其改造为墓园,甚至建造别墅般的坟墓,并声称可以让思念已故亲人的人们与之同居。而这些行为也引起了舆论指责,部分人挖苦道,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过不了多久,死人住的地就要比活人住的地多了,死人的房子也要比活人的房子好了。他的家人们也尝试劝阻赵艾伦的疯狂行为,但其本人却依旧一意孤行。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了,赵艾伦所在城市是警方接到多起人口失踪的案件,在经过逐步调查后,警方在一处所属赵艾伦的墓园内找到了这些失踪者,被发现时,失踪者被装在棺材中埋于地下,虽然棺材中存放有食物、饮水和氧气瓶,但这些人依旧死亡。而赵艾伦这一行为却使人捉摸不透。不管怎样,在法律和社会舆论的制裁下,入土为安基金会被迫解散,赵艾伦本人也因为再次袭来的精神危机而死于狱中。赵艾伦去世后,他的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他的日记,上面记述了其本人在大战中精神失常时的经历。

2143年9月4日 星期三 晴:我看到了魔鬼。它们并非用地底爬出,它们从天而降,由半空中浮现。但它们绝对不是神明。它们通身的漆黑与令人惊惧的白色眼睛说明了一切,它们的姿势像是那些被处以绞刑的人一样,四肢无力的下垂,所以这些一定是被主制裁的魔鬼吧。

2143年9月22日 星期日 雨:我又看见了它们,就在一处墓园中,这些黑影零星的分散在墓园各处,但大多都在墓碑的前面站着,难道这些黑影不是魔鬼,而是死去的灵魂吗?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些魔鬼扑向我,想要杀死我,它们移动的很快,像是在飞一样,我逐渐被它们追上。但感谢我主的庇护,在它们即将抓到我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照亮夜空的光芒将这些魔鬼尽数消灭,墓园又回归了平静。

2143年10月3日 星期四 晴:我这几天不停的向主祷告,我所能做的只有祷告了,我恐惧于面对那些魔鬼,我惧怕它们,虽然它们只是悬浮于空中盯着我,或者并没有盯着我,而是盯着周围的一切,想要把一切事物转变为和他们一样的存在……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214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阴:我发现,这些魔鬼并非从墓地里爬出,它们是想进入到坟墓中,我想靠近些,好观察到它们究竟为何物,为何要尝试进入到坟墓中。实际上,墓园里还有几处挖好的坑准备作为坟墓使用,但这些黑影却不去那里,难道是因为里面没有埋人吗?就在这时,那些魔鬼又发现了我,向我扑来,我在慌乱中跌倒在坑内,我深信这次自己一定要死了,这个坑或许就是我的坟墓。但魔鬼却在坑前面停了下来,它们一次次的跃起,却在坑口初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突然停下。我原以为我只要像这样坚持到天亮后,这些魔鬼就会散去,我在极度紧张后的放松中睡着了。醒来后,我发现这些魔鬼还在,我看了眼表,已经上午11点了,但天空却一片漆黑,不是阴天的那种黑,而是像这些魔鬼的身体一般。然后有一阵突然而来的眩晕感袭来,我失去了意识,等到醒来时我发现坑口的魔鬼变成了形形色色的人,我正要向他们询问,但又被一阵眩晕感所击倒,再次醒来后,周围已无一人,天空也变回正午的阳光明媚。主啊,这是你对我的历练吗?
在此之后,赵艾伦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在日记中再次记述与这些黑影相关的内容,而赵艾伦的家人将他的日记公开后,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反响,而大多数人只是挖苦道,赵艾伦挖坟把自己挖傻了,连坟里的魂儿都能看见了。而赵艾伦在被警方逮捕前的一则日记则引发了大众的愤怒。
2144年11月27日 星期五 晴:我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再看到那些魔鬼了。在那次我跌落到坑内,仿佛去了另一个世界后,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来我的墓园周围转来转去,一连好几天他们都在这里,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墓园里见过魔鬼,这或许是个好事吧……又或者……我可能已经被同化了,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在梦中梦到那些魔鬼,白天我也经常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要和那些魔鬼做个了断。如果说是这些坟墓吸引魔鬼的话,可能是由于魔鬼对墓园里那些坟墓失去兴趣,所以才不再出现的,毕竟有好长时间没有新的死者在这里下葬。所以我需要新的坟墓来吸引它们,坟墓里要有棺材,棺材里要有人,最好是活人!活人的吸引力一定比死人大!这样一来我就能把魔鬼们吸引来了。我的主啊,请原谅我召唤魔鬼的行为,但我恳请您能够助我战胜魔鬼。

这则日记让人们愤怒不已,大众疯狂地宣扬赵艾伦是一名邪教分子,他从一开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活人在他的墓园里祭祀,虽然有人为其辩解称赵艾伦在棺材里放了氧气瓶和食物,他并没有准备把这些人杀死,但这种说法显得极其无力,而且,“疯狂的慈善家在棺材里留活口”的说法在流传中逐渐变得令人毛骨悚然。而赵艾伦在死后,他的遗体一直被警方隐藏,据其亲属称,赵艾伦死后他们一直没有见到过他的遗体。这也让人们纷纷猜测,赵艾伦可能已经转化为魔鬼,所以警方才对之极力隐藏。赵艾伦在他的日记最后写到:入土为安并不是针对逝者而言,入土为安的安是安全的安,地上地下就像两个世界,由地面所隔,只有到了地下,才能免于魔鬼的侵扰。可直到最后,赵艾伦的遗体还在警方手中,永远告别了其所称的入土为安。

在赵艾伦的女儿赵芳琳大后,曝光了自己幼年时的经历,她曾经也在父亲经营的墓园中看到了那些黑影,并用相机录制了影像。赵芳琳称,当那些黑影出现时,不仅相机拍摄的画面是黑白的,就连自己肉眼所观察到的一切都是黑白的。当她把当年记录下来的影像公开后,预料之内的被人们称之为拙劣的伪造。

%E9%BB%91%E5%BD%B1

赵芳琳公布的照片

就在人们对赵芳琳不断的进行言论攻击时,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出现在大众面前。他们力挺赵芳琳的说法,并为赵艾伦正名,声称那些黑影是真实存在的,当年确有此事,并且根源是因为SCP基金会防御措施不完善导致的。大众对于这个突发事件感到措手不及,等他们意识到这是事实的时候,把矛头转向SCP基金会,谴责其没有管理好自己手中的危险物品,没有对此事尽早处理。而基金会方面则发声道,由于忽怠协议,其只在发生重大事件时,才会公开处理,而现在已经到了危及人类存亡的重大时刻,而且这些黑影的意外逃逸是因为在大战期间一个名为乌有之人的组织对基金会的一处危险地点袭击导致的。大众欲把矛头转向这个组织,对其发出漠视人命的谴责,却在四处寻找后没有找到任何与之相关的人员,因为埋怨基金会转移矛盾。

然而事实并不允许人们抱怨,对于这种程度的危急情况,人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基金会身上,而基金会在取消了对公众的信息封锁后,越来越多的黑影被观测到的报道出现。基金会也得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是“入土为安”。他们肯定了赵艾伦的方法,声称这些黑影来自于镜像世界,而在目前镜像世界对现实世界基本完全完成侵蚀的情况下,地面确实是隔绝人类与魔鬼的屏障,因为在人类的理念中,人死后就去往了另一个世界,也就是镜像世界,只要到达了镜像世界就不会再被镜像世界里的生物当做现在这个世界里的生物袭击。为了打消人们的疑虑,SCP基金会向公众展示了赵艾伦的尸体,以及赵艾伦本人,还有长相与当时被赵艾伦装进棺材里的人一样的两个人。当人们看到这一死一活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时,人们全部震惊了,有人猜测是赵艾伦的兄弟。但SCP基金会解释称,他们控制着一扇特殊的门,在穿过那扇门后就能进入镜像世界,但穿过门的人也会转变为黑影。由于被埋于地下属于间接的方式,所以人类不会转化成为黑影。赵艾伦当时在坑内度过一夜,以及其本人所言: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就是他到达了镜像世界的体现。

SCP基金会的声明打消了人类最后的疑虑,人们开始自掘坟墓,虽然在此过程中,仍有不少人被黑影袭击,但绝大多数人挺到了最后。在人类公墓建成的那天,人们为自己命运的延伸而庆祝,当有人问道基金会找到这个方法的过程时,基金会声称其早已尝试过这种方法,在确认过能成为镜像世界的公民后才公之于众。就这样,人类迎来了新生,他们乘坐着赵艾伦的方舟抵达了镜像世界,直至今日,它们仍不时仰望着头顶那彩色的世界。


——八荒新闻社独家报道:《赵艾伦,新纪元的先导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