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见,这就是混沌分裂者

rating: +67+x

正在接入……

很高兴我们终于获得了一次交谈的机会。接下来,请允许我与你度过一段对你有利而无害的谈话时光。你可以叫我K,称呼是无所谓的,毕竟一切名字都只是指代人的称号,大可不必在记住我是谁方面浪费时间。

混沌分裂者这个组织想必早就是所有基金会职员所耳熟能详的了。但在长时间与各位职员的交往过程中,我发现基金会内部对该组织的了解尚处于极其浅薄的层次,或存在着根本性的误解。这种现象造成了人员对混沌分裂者定义不清,刻板印象严重,直接导致了许多理应正常运行事物的偏差。而本次谈话的目的,正是为抹除这些误解,纠正这些错误而进行的。

但,请不要担心。本次谈话不会对你的工作生活造成任何不良影响。这不是一次拷问,谈话的方式将以回答问题的形式进行。我收集了普遍存在的有关混沌分裂者的疑问,我想,这些问题同样在困扰着你。接下来,我将为你一一解答。


“分裂者与混沌分裂者是一个组织吗?

CI2

分裂者图标

答案是否定的。

一般认为,分裂者是指以1924年的成立为开始,至1948年叛逃1为结局活跃的,由基金会内部组建的伪敌对组织。但根据混沌分裂者记载的有关分裂者的情报,最早的叛乱可能发生于1914年6月19日2 ,标志为4名O5人员的叛逃。

Chaos

混沌分裂者图标

分裂者,是由机动特遣队Alpha-1“红右手”成员组成的,由基金会于1924年成立的秘密工作组。其任务在于伪造一个潜在的敌对组织,通过创建分裂者,以完成基金会本身不应出手的肮脏勾当。关于其在1948年假戏真做的叛逃,分裂者们留下了无法解开的谜团,其叛逃原因至今未被查明,根据混沌分裂者内部人员的普遍共识,分裂者的叛逃很可能是其对基金会暴行忍无可忍的产物。作为基金会机动特遣队最精锐的一部分,红右手的叛逃没有任何征兆。关于其与于1914年发生的叛逃是否有直接联系,尚无从知晓。根据混沌分裂者对分裂者历史的记载,1948年叛逃的分裂者在完成军事力量,异常物品的转移后停止了相关活动。以其废除其使用的分裂者图标为象征,分裂者组织宣布解散。

F

猎鹰谷图标

混沌分裂者是一个涵盖范围极广的概念,该称呼可以指代由德尔塔指挥部控制的混沌分裂者中央,也可以指代由多个子组织形成的大型联合体。广义上的混沌分裂者是由混沌分裂者、猎鹰谷等组成的联盟3 ,是以获取异常为直接目的,利用异常为最终目的的联合体。接下来,我将为你阐述它的组成。

Zeta

Zeta单元图标

最初的混沌分裂者概念只单指由德尔塔指挥部控制的混沌分裂者。该组织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922年2月13日,基金会启动的“神之双子”计划。早期的德尔塔指挥部成员利用SCP-001(孩子们)杀死了当时的操盘者弗雷德里克·威廉姆斯(Frederick Williams)并发动了叛乱。目前认为,混沌分裂者吸收了来自分裂者的人员,并组建了一个由多个独立行动的单元构成的整体。其内部的子组织拥有较高的独立性,但必须听从最高德尔塔指挥部对其的直接管理。

猎鹰谷,是混沌分裂者内部众多子组织中拥有最强军事力量及最大收容场所的一员,由其特有的阿尔法指挥部领导。在2013年2月8日,猎鹰谷发动了针对混沌分裂者德尔塔指挥部的袭击,并试图控制混沌分裂者下属的多个独立单元。最终,德尔塔指挥部宣布向猎鹰谷妥协,猎鹰谷由此成为了混沌分裂者中的中坚力量,获得了极大的话语权,几乎控制了整个混沌分裂者。德尔塔指挥部不得不接受猎鹰谷提出的Haos学说,并将其定义为组织宗旨。有关Haos学说的阐述将在之后的谈话中进行。

Zeta单元是一个不被混沌分裂者所承认的独立单元。因其缺乏军事能力和结构体系,其内部人员并不需要通过严格的筛选及查证。绝大部分的Zeta单元成员不能形成联合的单元。因其遵循其独特的冬青协议,Zeta单元受到了由猎鹰谷控制的混沌分裂者的排斥。尽管如此,Zeta单元却具备了类似于混沌分裂者的结构及能力,甚至获得了一些其它混沌分裂者子组织及同行组织、各国政府的机密情报。有关冬青协议的阐述将在之后的谈话中进行。



“混沌分裂者与其它同行组织的关系都很糟糕吗?

遗憾的是,混沌分裂者与主要的几个同行组织关系都很糟糕4

鉴于对异常项目的利用意识,混沌分裂者对全球超自然联盟(GOC)对异常的破坏表示出了极度的不满。在描述其行径时提到:他们对异常的行径已经可以用糟践形容,却仍然在使用异常物品作为武器。混沌分裂者认为,GOC内部的理念是相互冲突的,他们在保护人类和拥抱异常之间没有取得平衡。目前,混沌分裂者对GOC的关系分类为:一个对混沌分裂者及其所有盟友构成直接威胁的组织。

混沌分裂者对破碎之神教会及其衍生组织抱有观望态度。他们并不打算出面干涉任何试图重组神,或阻止神重组的行径。目前,混沌分裂者对破碎之神的关系分类为:一个从未接触过混沌分裂者的组织。

关于欲肉教派,混沌分裂者希望能获得其有关生物武器开发及利用的相关科技,但由于根本观念的冲突,混沌分裂者对欲肉教派抱有敌意。混沌分裂者会出面解决任何可能威胁到其自身或其盟友的欲肉教派产生的影响。他们将欲肉教派在公共场合散布病毒,制造混乱的行为视为威胁。目前,混沌分裂者对欲肉教派的关系分类为:一个对混沌分裂者及其所有盟友构成直接威胁的组织。

在混沌分裂者成立早期,蛇之手曾认为混沌分裂者成员将成为新的放逐者,并考虑使其获得放逐者之图书馆的通行权。但在此后的交流中,双方因关于异常处理的观念冲突而产生分歧,最终谈判不了了之。蛇之手无法接受混沌分裂者在有关问题处理上的激进与疯狂,称混沌分裂者为“狂人”。混沌分裂者则认为,蛇之手是依附于放逐者之图书馆的保守主义者,认为图书馆向他们提供了虚伪的安全感。甚至在相关记述中提到:图书馆的进入方式是很困难的,但只要我们成功进入,只需一次强硬的打击便能将其夷为平地。尽管观念不合,但混沌分裂者与蛇之手仍保持了稳定的中立关系,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基金会与GOC。目前,混沌分裂者对蛇之手的关系分类为:一个倾向于对混沌分裂者保持中立的组织。

Sepia.jfif

SEPIA图标

根据混沌分裂者的记述,SEPIA是一个高度隐蔽的同行组织。与GOC的观念不同的是,SEPIA致力于消除异常物品的异常性质,而不是毁灭他们。SEPIA已经发动了多次对混沌分裂者控制相对薄弱的异常收容场所的袭击,造成了多次永久性的损失。因其高度隐蔽及行动速度极快的特点,混沌分裂者很难对SEPIA造成有效打击。目前,混沌分裂者对SEPIA的关系分类为:一个对混沌分裂者及其所有盟友构成直接威胁的组织。

由于历史原因,混沌分裂者对SCP基金会的记述糟糕到了极点。他们将所有关于SCP基金会的文档中对基金会的称呼改成了“SCP闹剧”。以下是混沌分裂者对基金会的描述:

基金会代表了他们自己所憎恶的一切:停滞和腐败。却自命为引领人类未来的灯塔。他们对异常的态度与人类祖先认为的火和闪电的态度相同,他们选择将人类的未来收容在像守财奴建立的金库一样的安保设施中。在为维护“常态”而进行的行动中,基金会屠杀了数十万人,毁灭了国家,抹杀了文化,犯下了无比的滔天罪行。它对人类的影响已经严重限制了人类的进步,拖慢了人类的发展。近年来,该组织变得非常强大,它是否会继续误导人类,还是声称其统治准确性,仍然是个问题。

所有现有项目和潜在的项目都被他们认为是人类的诅咒。基金会的行为就像一群害虫,剥夺了土地上的宝贵资源,并嫉妒地将它们囤积在自己的粮仓中。它影响的广泛性使研究领域变得举步维艰。任何发现其存在的普通人会被控制并对其使用一种强大的基于文本的认知危害进行灌输,这种认知危害在其内部被称为“行为准则”。

ger-axn.png

AUF异常帝国研究部图标

基金会将自己视为人类当前状态的捍卫者。他们采取了各种极端措施来强化这一立场。他们拥有庞大的常规武器和异常武器库,这使他们的人员在与其他组织打交道时具有极高的优越感,表现出了不可理喻的傲慢。他们的政治影响力也使他们能够颠覆政府。根据我们许多的情报人员的汇报,由于他们在试图控制一些国家政策的实施,他们与许多国家的关系在急剧下降。

2

布莱克家族图标

无论如何,混沌分裂者将继续忠于自己的使命宣言,并继续监视世界上的基金会罪行。

9

Antares学会图标

目前,混沌分裂者对SCP基金会的关系分类为:一个对混沌分裂者及其所有盟友构成直接威胁的组织。
格鲁乌“P”部门,AUF异常帝国研究部等已经无效化或接近无效化的同行组织的员工有一部分流入了混沌分裂者;地平线倡议等中立组织曾与混沌分裂者签订多项契约、条约;安德森机器人,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等组织与混沌分裂者保有一定的贸易关系。其它组织都曾或多或少的接触过混沌分裂者,因情报不足或接触过少,在此不作阐述。

6

绿色守护者图标

混沌分裂者并不是孤立无援,没有盟友的组织5

布莱克家族是于1928年成立的组织,现任领导者R. Blake领导了乌鸦座计划(Corvus Ocultus)并发起了反叛,武装反抗了基金会。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许多类人异常选择追随R. Blake。由此,真正意义上的布莱克家族成立了。该组织与黑手党,帮派,私人公司和私人雇佣军团体有一定联系,尽可能避免了与其他主要GoI的互动。该组织与混沌分裂者交互良好,保持了一致对外(基金会及其盟友)的宗旨。

混沌分裂者的另一个重要盟友为Antares学会。尽管表面上与普通教派相似,但其内层结构却与异常组织相似。其成员对至神性抱有极大兴趣并不满于世界目前的局势。他们相信他们的主“Grandes Maestros”提供关于超自然的情报或关于其实体的存在的消息,并试图使其成为人类迈向新和平时代的方针。混沌分裂者常常与他们开展各项合作。

混沌分裂者对GOC与基金会的仇恨已经到了血海深仇的地步了吗?当然不是。

在一场跨纬度的宇宙战争中,参战双方中的一方攻击了当前宇宙,将人类文明卷入了战争。GOC与基金会组成了:SCP—GOC联盟并利用多项异常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在这场战争中SCP—GOC联盟获得了大量的来自战败方的异常,并协调双方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绿色守护者。SCP—GOC联盟在该组织中扮演了协商者与调控者,权衡着参战双方的势力。混沌分裂者暗中参与了这场战斗,默默填补了SCP—GOC联盟在地球防御阶段的空缺,其起到的作用在书面上被基金会记录为“未知势力的援助”。战争结束后,混沌分裂者开始积极参与对参战双方投入使用的异常科技的逆向研发,并秘密参与了SCP—GOC联盟的战后重建,技术研发等工作。这也成为了混沌分裂者与其定义的“敌对势力”少有的合作。

“混沌分裂者会毁灭一切他们用不上的异常吗?

在Haos学说中,混沌分裂者的理念被明确要求:“被混沌分裂者所回收的物品必须是有用和可利用的,以进一步实现混沌分裂者控制全球的目标。”这是否意味着混沌分裂者将把一切无用的异常摧毁呢?

实际上,对Haos学说提到的“有用和可利用的”概念始终没有明确的划线,这意味着混沌分裂者获得的异常对组织本身是否有用,取决于接手该异常的混沌分裂者团体的判断。混沌分裂者会尝试尽可能从获得的异常中找到值得利用的特性,以实现物尽其用的目标。为避免异常的潜在价值被浪费以及防止产生组织无法控制的结果,被混沌分裂者发现的异常通常会受到合理保护及开发。即使确定为完全没有使用价值,是否摧毁该异常仍取决于负责该异常的研究小组。

以于2019年7月██日为基金会所观测到并记录的异常项目:待君归为例。种种活动迹象表明,混沌分裂者在基金会发现该项目前就已展开对该项目的调查与记录。事实上,该项目仅为一种没有任何研究价值的景观异常,但负责研究该项目的混沌分裂者研究小组仍在该项目出现地点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在明确该异常并无使用价值后,混沌分裂者小组撤出,并保留了项目原貌。基金会在获得未知势力提供的情报后抵达了该异常出现的位置,并获得了有关该项目的全套分析资料及其名称。据推测,信息提供者应为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下属部门:CI古廷研究院。由此判断,是否对异常进行抹除的一大影响因素为当事人抉择。

Zeta

冬青协议图标

有关异常取舍问题的论述,也出现在Zeta单元遵循的冬青协议中。该协议明确反对猎鹰谷倡导的Haos学说中有关异常的处理方式。在该协议中,Zeta单元如此阐述猎鹰谷的行径:只要它没有用,混沌分裂者便不会获取这一物品。但这导致了我们无法探寻那些我们本能够了解的异常现象。知识就是力量,而这世上没有我们不应该追寻的力量。在冬青协议中,有关异常的处理问题得到了正面回答:为了进化人类,我们需要合作,最好的合作方式是参与,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寻求知识和力量,我们将为更美好的明天而奋斗。我们要对我们掌握的所有异常进行研究。

Zeta单元倡导的冬青协议的影子早已出现在了混沌分裂者旗下的个体乃至是单元中。根据有效的记载,源于混沌分裂者暗示、指导使基金会发现的项目并不在少数。除少数激进主义分子及猎鹰谷的积极拥护者外,更多的混沌分裂者成员愿意妥善对待他们遇到的每一个异常,即使它们对他们并没有用。

“混沌分裂者的目标是什么?毁灭世界吗?

典型的认知错误。

最早对理念有发言权的,应属开创这一切的分裂者们。分裂者所提出的观念文本,目前以无从查询。但他们的理念仍随着人员的调动,变迁传播开来。分裂者们倡导推翻基金会的统治,揭露基金会犯下的暴行。这样的观念与其成员与基金会的瓜葛密不可分。在为基金会犯下太多罪行后,他们选择走向光明,尽管他们至今被世人当做无耻的叛徒。

%E7%AE%A1%E7%90%86%E5%91%98.png

Alpha、Beta级人员图标,主要是高级管理层及指挥官

混沌分裂者继承了分裂者的意志。但随着人员的交叠与操盘者的更替,最初的观念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变更,为解释权的拥有者所掌控。目前认为,混沌分裂者内部分为多个派系,其中以:新生派、独裁派、毁灭派为主体。

%E6%88%90%E5%91%98.png

Gamma、Delta级人员图标,主要是高级成员及普通成员

独裁派,推测为混沌分裂者内部最大派系。在猎鹰谷夺取混沌分裂者控制权后,该派系随即融入到了混沌分裂者的理念当中。在Haos学说中,猎鹰谷明确提出了混沌分裂者目前所做的一切都应为其最终夺取世界服务。该派系倡导通过武力控制世界,要求全人类在支配下高强度的进行研究,迫使人类走上进步的道路。在这种观念的加持下,以猎鹰谷为代表的的利益集团行事更加暴力激进,乃至对同僚也毫不留情,视任何持反对意见者为异端。

sigma.png

Sigma级人员图标,主要是经过洗脑的平民,激进分子和自由先锋

新生派,可能是由分裂者余部构成的派系。他们希望利用异常项目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一个以人类与异常共存,异常帮助人类进化的世界。为此,他们不得不视希望保持现状的基金会等组织为敌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有能力以个人身份进出放逐者之图书馆,甚至与蛇之手成员交好。但在猎鹰谷发动政变后,该派系存在军事实力薄弱,缺少发言权等根本问题。为此他们不得不向猎鹰谷妥协,以获取反击基金会等组织,获取更多异常的能力。

毁灭派,是以毁灭文明为最终目的的派系。他们或是对世界现状极其失望者,或是憎恨人类文明本身者,亦有希望世界重新洗牌将一切回归混沌者。该派系人员希望借助异常手段毁灭文明,彻底粉碎世界秩序。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组织者,也不像独裁派或新生派一般为有目标的团体。他们广泛分布于混沌分裂者的各个子组织,站点,研究小组中,几乎分布在混沌分裂者的各个角落,混沌分裂者本身也难以统计毁灭派成员具体的人数。这使得他们成为了威胁极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其它派系的观念或与上述集中重复,或支持人数过少,在此不作阐述。

实际上,因其复杂的人员构成,混沌分裂者由上至下的观念也是不统一的。从科研人员的角度谈起,冷战结束后,一部分格鲁乌“P”部门信奉共产主义的科研人员加入了混沌分裂者,与他们对应的是流亡拉美的源于AUF异常帝国研究部并加入混沌分裂者的纳粹余孽。从地缘国际的角度出发,混沌分裂者的子组织相对独立散布于世界各地,导致很多民族仇恨,国家渊源在同一个组织内迅速升级。从员工选择的角度出发,混沌分裂者的最高级别的人员可以是能影响世界的大国官员,最低级别的人员也可以是街头巷尾的无耻暴徒。在复杂的人员构成的影响下,混沌分裂者拥有一个统一的观念成为了天方夜谭。但聚集在一起的混沌分裂者们却找到了他们的共同点:改变现状,进化人类。而想实现这一目标的第一要务,便是获得这个世界的控制权。基于这个共识,观念不和的各个派系,剑拔弩张的各个势力最终也能组成联合,成立庞大的混沌分裂者。

因此,混沌分裂者的领导层没有必要煞费苦心的向一名属于组织的街头混混讲述理念有多么高尚。他们只需要将共同的目标展示出来,而其他人想在这个共同的目标运行中,或实现后做什么,只取决于他们个人。夺取世界的控制权后,每个人都能分到自己想要的那一片面包,这就使得人们前赴后继地追随着混沌分裂者的观念。

在使命宣言中提到了这样的观点:即使是一半甚至八分之七的成员被杀死,我们仍能自给自足,并有能力迅速重建6。这种不同寻常的愈伤能力从何而来?可能只是因为拥有使命宣言最终解释权的领导层并未受损吧。

“混沌分裂者的部队是松散且没有战斗力的吗?他们每次都输得很惨。

只能说,这是宣传的产物了。

22%E5%8F%B7%E5%B9%B2%E9%A2%84%E5%B0%8F%E7%BB%84%E6%A0%87%E5%BF%97.png

22号干预小组图标

混沌分裂者的势力范围极广。理论认为,混沌分裂者的势力范围主要存在于第三世界国家,但事实上,混沌分裂者仅从第三世界国家获取武装力量及实验人员。混沌分裂者的站点分布于世界各地,仅混沌分裂者公开的位于美洲的武装力量,异常收容设施有25个以上。研究中心基地,指挥中心基地,基础信息储存基地等各类别基地不计其数。相较于基金会与GOC的地面设施,混沌分裂者的设施往往更加隐蔽,且地下设施占设施总体份额更大,以避免被卫星等航空航天器发现。

%E5%AE%9E%E9%AA%8C%E6%80%A735%E5%8F%B7%E5%B9%B2%E9%A2%84%E5%B0%8F%E7%BB%84%E6%A0%87%E5%BF%97

35号干预小组图标

混沌分裂者受到了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这使得他们的军队能隐藏在所在国家的军队内部,享有军方的科研设备及场所。有关混沌分裂者常备军队的数量并没有明确的文字叙述,进入21世纪后,混沌分裂者通常采用以小组为单位的专业化部队执行任务。目前已被基金会观测并记录在案的混沌分裂者中国干预小组有:22号干预小组(“Weeper” - 拭泪人),35号干预小组(“Night Passerby” - 夜路人)。

根据混沌分裂者的观念,他们的军队能使用任何有利于其行动的异常,这使得混沌分裂者的干预小组趋向于专业化,便捷化。以22号干预小组为例,其主要有具有精神情感影响类的人形异常,及能熟练使用相关异常物品的战斗人员组成。该小组多次被派遣用于执行精神打击、人员渗透、间谍活动等任务。常常伴随其出现的34号干预小组则以其配备的大量战术打击类异常配合其行动,保证了其快速撤出,转移的安全性。总人数一般不超过15人的干预小组往往能完成常规部队无法完成的任务。

目前的混沌分裂者,尽可能避免了造成大规模战争的冲突,以隐蔽防守与渗透破坏为并行方针。这使得混沌分裂者进入了相对稳定的发展期,其有关异常项目的研究和开发得到了长足进步。

“混沌分裂者好像销声匿迹了,他们没有再进行任何大的动作了吗?

不是的。混沌分裂者仍然保持了自身的活跃,并仍在为实现其目标而努力。

CI-Logo-INT-Standard-Dark.png

混沌分裂者——国际图标

从2013年猎鹰谷控制混沌分裂者开始,混沌分裂者在世界各地的子组织,站点及人员出现了人心涣散的迹象。猎鹰谷无法有效号召其德尔塔指挥部执政时期发展的庞大下线,整个联盟存在着分崩离析的可能性。在意识到潜在的危机后,猎鹰谷的阿尔法指挥部决定将权利还给德尔塔指挥部,以维持混沌分裂者的完整性。随后,混沌分裂者在2020年中期发起了一场全球动员,组建了混沌分裂者——国际。混沌分裂者于世界各地的几大分部选择了联合,他们统一了大体宗旨,旗帜、图标等标识。各站点间的交流出现了空前热潮,往来于站点间的异常项目交流开始变得频繁。

同时,以法国分部为主体混沌分裂者分部们也在积极展开新的外交浪潮。与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的贸易开展,与黑皇后的会议议程,与玛娜慈善基金会的相关合作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带来战争并不意味着销声匿迹,不是吗?

“混沌分裂者有中国分部吗?他们在活跃吗?他们是无恶不作的吗?

答案是有的,他们在活跃,而且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无恶不作是指什么。

混沌分裂者的中国分部在2017年甚至更早成立,并于2019年组建起了系统化的,联合的站点。与其他分部不同,中国分部舍弃了比较容易被发现的各类站点,进而组成了以部门为主体的,以设施为实体的联合。他们的活动较为低调隐蔽,且以调查研究为主。

%E6%88%98%E6%9C%AF%E7%A0%94%E7%A9%B6%E9%83%A8

战术研究部图标

中国分部的混沌分裂者们,在主体宗旨的运行下加入了自己的行为准则。他们拒绝引发不必要的战争、冲突、暴乱,抵制任何会造成国家分裂,民族矛盾的行为。他们仅将斗争的矛头指向基金会及其盟友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并在行动中尽可能避免引发不在计划范围内的误伤。

目前情报显示,中国分部成立了多个分部以进行系统化的调查,其中以基因改造工程(存疑),战术研究部,精神情感研究所,古廷研究院为主。古廷研究院在调查有关古代典籍,文化遗产等相关异常项目时以部门名义或个人名义保护的“无价值”类异常不在少数,其中有一部分提供给了基金会相关调查部门。这种微妙的关系始终维系着两个剑拔弩张的组织,配合在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研究员,我的这些解答对你是否有一定的帮助呢?关于混沌分裂者,你是否产生了一种全新的认知呢?对其恶劣的刻板印象又是否产生了变化呢?不用给我答案,毕竟这只是一次休闲的谈话而言,并不是什么拷问。

啊,对了。我为你讲述的混沌分裂者也只是我的一面之词,要想彻底了解到这个富有特色的组织的内在,还得由你亲自执行了。

好的,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点击下面的关闭按钮,就可以结束这次有趣的混沌分裂者之旅了。

关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