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终结,冷战,核武器
评分: +24+x

From:gro.noitadnuofpcs|locotorprasauQ#gro.noitadnuofpcs|locotorprasauQ
To:gro.noitadnuofpcs|3811-NC-tnemniatnoc#gro.noitadnuofpcs|3811-NC-tnemniatnoc
Date:2013/03/09
Subject:收容措施更变指示

鉴于SCP-CN-1183及SCP-CN-1183-2仍无无效化迹象,现已确定Quasar协议不具备抑制性作用。为保证针对项目的收容措施长久且有效的执行,MTF-丁酉-02("Star Rewritter"-重摹星轨者)将转入短期冬眠状态。即仅于收容失效时执行任务,其余时间转入冬眠状态。直至针对SCP-CN-1183的研究产生突破性进展。


伊尔-76MD在厚重的夹雨云层中的艰难的穿行着 ,代表着基金会的三箭头标志在机身上若隐若现。显然,恶劣的暴风雨天气无疑干扰着光学迷彩系统的稳定运行。但那座冬眠舱仍旧坚挺。精确至微秒级的解冻阵列通过外部指令启动,呈配套的加热装置将足以承担起一个家庭数天使用的电能转换为热能,又在一瞬间传导至冬眠仓中的人体,由此将其于深度睡眠之中唤醒。

“任务时间,地点。”特工Jobs睁开慵懒的眼睛,不紧不慢的问道。

“2021年10月3日,任务地点,Site-1。”驾驶舱中传出飞行员的应答。

“CN-1183已经扩散到那里去了?”

Jobs吃力的支起身子,试图想要逃离这禁锢他数年的冰冷机器。

“没有,现在外面世界一团糟,谁还管什么CN-1183啊。”

但他尝试了几次便放弃了。即便是最精锐的基金会特工,面对着因冬眠程序造成的肌肉萎缩,也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恢复。

“额…我不太能理解你的意思。”Job不解。

“唉,你还是自己看吧。”



“怎么样,想不到睡才这么几年,世界就天翻地覆了吧。”飞行员摁下自动驾驶键,并驾驶室中探出身子,似乎想要一睹Jobs震惊的神情。

“还行吧,新环境新开始吧。”

飞行员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坐回驾驶位上。基金会严格的规定不允许他在任务中展露过多的负面情绪。而像Jobs先生这种明显缺乏同理心的混蛋是不可能表现出任何他想要的情绪的。

就像脑子缺根弦一样。



“嘿,”Jobs坐到副驾驶位上,“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Site-1新址。原来的那个Site-1早就在第一轮核打击中被炸成废墟了,好在O5们都成功避难。现在这个Site-1在北极圈里,那里也算得上是现在地球核污染仅次于南极洲的地方了。”

“哦,那我们到哪了?”Jobs问道

“别着急,现在我们才到哈尔滨这片,离中俄边境还有点距离。”

虽然苏联希望让中苏战争保持在常规层面,他们还是意识到,使用核武器的最可能情景是:在观测到中国准备发动核打击的明确征兆后,苏联发动先发制人核打击。如果苏联预警能力没有被显著地削弱,苏联应该是可以成功实施这种先发制人核打击的,虽然这并不能完全解除中国的核武装。在对美国发动大规模战略核打击的情况下,莫斯科也可能会启动其对中国的核打击计划;这主要是因为苏联人无法确定分配给中国的核打击力量,能否在美苏洲际核对射中存活下来。另一个原因是,苏联人担心自己在美苏核战中严重受损后,中国基本会不受什么损伤。但另一方面,在美苏核对射这种情况下,苏联人也非常希望避免与中国的核冲突,因为在欧洲对付北约军力、在亚洲对付美国及其盟友,将是十分困难的事。3

在以沈阳大连为代表的东北工业设施均在第一轮核打击中瘫痪的情况下,曾经被冠有东北文化中心的哈尔滨也在第二轮核捆绑措施中化作一片残垣断壁。城市废墟自市中心向外环传播,无数因核爆或饥饿失去行动能力的人躺在废墟之上,不断发出无意识的低语。整座城市一片寂静,直到伊尔-76MD从低空掠过,引起城市废墟中的一片又一片吼声。尚有行动能力的人群冲上街道,追逐着那可能投下的第二枚核弹。在这种情况下,死亡对于它们来说便是最大的解脱。

“它们在追什么?”Jobs看着窗外,望向城市废墟中追逐着飞机的人群。

“大概是核弹吧,毕竟现在平民政府唯一能“杀人”的武器也就核弹了。”

“基金会呢?不用些异常武器帮他们解脱一下?”

“没必要,没义务。”

“道德伦理委员会不是解散了吗?还有相关使用限制吗?”

“正因为那群守旧的老头子们解散了,基金会才不会那样做。”

随着伊尔-76MD的渐渐远去,哈尔滨再一次回归寂静。







为确保在核战争中具备快速首次打击及报复能力,在Thomas S. Power将军的策划下,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命令B52轰炸机群在空中执行全天候24小时的空中警戒任务。每架轰炸机可载5000万吨级的核武器,相当于二战期间全部炮弹和炸弹爆炸当量总和的16倍。空中警戒部队的巡航路线自波斯湾至北冰洋,这些路线在地理位置上拥有一个共同点,即处于巡航路线的B52轰炸机群将具备两小时内抵达苏联境内目标的能力。







“长官,您的文件。”研究员Brian的声音在Edward身旁响起,将他拉回现实。

“哦,好的,谢谢。” Edward接过文件并打开。

Plan S4


时间:1967年7月04日

地点:美国██州战略空军基地(Site-█)

指挥官(站点主管):Bob将军


  • 收缴基地中一切个人通讯设备。
  • 宣布基地处于警戒状态,执行灯火管制并封锁基地。
  • 完成之后向我汇报。

“操。”Edward暗骂一声,连忙拨通内线电话。



您好,接线员。这里是皮森空军基地的Edward上校,请帮我接通指挥室的电话。

好的,请稍等。


●○○

○●○

○○●

这里是Bob将军。

Bob将军。不,我的意思是Bob主管。您确定要执行文件上的指令吗?

是的,Edward中校。

好主意……我的意思是处于紧急状态有助于提高效率。

中校,恐怕这次不是演习。

并不是演习吗?长官?

虽然我不应将机密告知与你,Edward。但作为一名好长官,你有权了解真相。

………….您的意思是?

看来我们处于热战了

哦他妈的上帝,是那群苏联人吗?

这就是我要你执行的命令。刚接到监督者议会和白宫的红色电话,那些该死的共产主义份子已经渗透了不少在亚洲和欧洲的基金会站点,所以我被命令关闭基地。

而你,Edward。我要你巨细无遗地执行我传达的每一条命令,以防止那些天杀的共产主义份子的暗中破坏。

真的有这么糟糕吗?长官。

看起来是十分心惊胆战啊。现在我要你向第35,36,37,41,28支队传达S作战命令,S for SCP。

额……S字头作战命令,收到。

做完之后向我汇报。

是!长官。







警报声在基地各处响起,基地设施群在Bob将军的注视下回归黑暗。


Jobs将那份损伤评估文件翻了又翻,最后才一脸“无聊”的将显示屏关闭。

“老哥,能不能跟我讲讲这末日之后人都咋活的。”Jobs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转身冲向飞行员。

“刚才途径哈尔滨你看见的就是。”飞行员随口答道。

“别啊,积极的一面还是有的。你看,现在人不是死不了吗,放以前死一个人得多难受。”

“虚无缥缈的幻想罢了,”飞行员摁下自动驾驶键,与Jobs四目相对,“全世界的工业农业都瘫痪了,到处都是饥荒瘟疫。饥民得不到食物只能吃土,那些病魔缠身的人也没有医物治疗。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去…..”飞行员欲言又止。

“没事,基金会对咱员工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好歹你和你的家人总不用担心这些吧。”

“他们都死了。”

“怎么死的?”

“核战。”

“额…具体方式是?”

“高温气化。”

“卧槽,这个挺厉害的。没想到这也能杀人。”

“如果你老婆孩子也在那1000万死亡人数里,你还会这么想吗?”

“哈哈,肯定的啦。你想想,全球70亿人死1000万人,你还不够幸运?要我说你多有福分,以后再娶妻生子就是了。还吊念啥死人。”Jobs拍了拍飞行员的肩膀,以示安慰。

“…….”飞行员瞅了Jobs一眼,没说什么。

狭小的机舱再度回归平静。


41251B52.jpg

代表着指令更换的紧促通讯声在机舱中准时播出,一组适用于JETDS系统5的六位混合代码按顺序播出。通讯员将通讯代码抄录于记事本上,并按照规定进行对照。

通讯员对着代码本确认多次,最终握紧麦克风,陈述道:“昆中校,我想你不太可能会相信我。但我刚从AN/CRM114收到基地的指令,S字头支队攻击计划。”

“你在说S字头支队攻击计划吗?”昆中校用他特有的德州口音问道。

“是的,长官。”

“我告诉你们多少遍了,不要在轰炸机上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确实是支队攻击计划S,长官。”

“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在机舱中听到的最他妈扯淡的一句话。”昆中校放下手中的通讯面罩,“我要去确认一下。”

AN/CRM-114装置上显示出六位混合代码:FGD-1916

“与基地确认一下命令代码。”昆中校拍了拍通讯员的肩膀,又再次对照了一遍代码。

“了解。”

“长官,会不会是地面基地在测试我们的忠诚度。比如看看谁会真的执行作战命令?”武器操控员在通讯频道询问道。

“伙计,根据我以往的经历,空军绝不会在B52抵达安全巡航点后发布这种指令。除非他们发出了错误的代码。”昆坐会驾驶位,对照着飞行网格微调路线。

“长官,基地回复说没有错误。”通讯员确认到。

“操。”

隶属于41支队的251机组掠过巡航安全点,这只搭载了8台Pratt & Whitney JT3D涡轮扇发动机的空中巨兽呈21°东西北角修正路线并继续前进,势必将上帝的惩罚降临于它的红色宿敌。


Edward中校在幽暗的站点通道中一路小跑,手中的收音机播放着悠扬的乐曲。

“长官……”Edward中校推门而入,喘着气说道,“您布置的命令均已完成。”

“很好,但是请把这该死的收音机关掉。” Bob将军吐出一口烟雾。

“但是长官,这就是我要说的。”Edward举起手中的收音机,“我换了好几个频道,里面放的都是歌曲。长官….”

“Edward中校,我十分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 Bob将军挥了挥手,打断到。

“但是长官!”

“现在请给我倒一杯威士忌,用半勺雨水混合。”

“我有权怀疑您伪造并下达核打击指令。”

“中校,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挑战长官的权威吗?” Bob将手中的雪茄碾灭在烟灰缸上,严肃的说道。

“我作为一名联邦军人,有责任保护国家的人民免于战火。十分抱歉,请允许我以军人的身份离开,并发布返航指令。” Edward转身离开。

“Edward中校,容我提醒你。你首先是基金会的特工,然后才是中校。”

Edward中校并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大门,试图去达成他作为军人的使命。但他并未如愿以偿。即使他用尽浑身解数去拽动把手,房门依旧如摆设一般丝毫不动。

“我们管这个玩意叫做智能锁。” Bob将军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请立即给予我钥匙与返航代码!否则我将采取必要的武力手段!” Edward将身子压低,尽量以愤怒的语气威胁道。

Bob将军笑了笑,并没说什么。他将桌子上的报纸移开,一把M1911手枪赫然出现在那里。

“现在,中校。请给我倒一杯威士忌,加两勺雨水。”

夜幕降临。


伊尔76-MD从一片乌云之中穿出,由引擎产生的轰鸣声将处于中俄边境的黑龙江唤醒。无数疑似尸体的河中漂浮物一瞬间涌动起来,它们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试图以肉身为梯,追赶上低空掠过的伊尔76-MD。

“卧槽,那是什么?” Jobs指向窗外疯狂扭动的恐怖生物。

飞行员并未回答,他轻轻拉动摇杆,一瞬间便将飞机的拉高,让那座生物之梯的计划落空。

“人,”飞行员将飞机拉平,“准确的说是一堆疯了的人。”

“不是异常?” Jobs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准确的来说我们都是异常,除了那群会死的人。”

“额…什么意思?”

“虽然只是个假说,但是流传比较广泛。”飞行员摁下自动驾驶键,“据说死亡终结是以生物的形式感染人类的,那些末日发生前处于一个完全隔离环境的人则没被感染。还保留着死亡的权利。”

“切….这么逊。谁想死啊,乐观一点啦老兄。”

“你似乎对这个末日充满期待?”飞行员罕见的没有立即结束对话。

“那是,刚刚那个人梯。多酷啊,放以前哪里会有这种东西。”

如你所愿。”飞行员轻声说道。

伊尔76-MD在低空中继续翱翔,它的目标在人类唯二的乐土。



“中校,你是否知道我仅喝雨水和蒸馏水的习惯?” Bob将军啜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看向坐在沙发上满脸焦虑的Edward。

“是的…是的长官。您确实只喝雨水和蒸馏水。”Edward紧张的回答道,不时的望向时钟和桌子上的手枪。

“那你告诉我,你见过苏联人喝水吗?”Bob追问。

“没有..没有长官,他们似乎只喝伏特加,哈哈…..”Edward强颜欢笑道。

“那就对了,他们喝水一定是有原因的。”Bob坐到Edward旁边,与他四目相对,“而我将像你揭露历史上最险恶的共产主义阴谋…………氟化饮用水。”

“……….?” Edward半时间接不上话来。

“人体的百分之98都是水。中校,你我都是由水组成的。”

“啊…是的长官。我了解到您想表达的意思了。”

“而氟化水会侵蚀你的身体,腐化你的灵魂,更是会让你的生命精华流失!中校,你想想。小孩子们的冰淇淋里都由氟化水制成,这是一个多么丑恶的共产主义阴谋!” Bob严肃的说道。

“额….是的长官。请问您是如何得知这一阴谋的。”Edward第一次如此怀疑他眼前的男人是个疯子。

“那是在我第一次做爱之后…….我感到莫名的空虚和劳累,而往后的经历让我明白,是氟化水使我流失了我的生命精华。”

“嗯嗯…..是的长官。”

“你知道,女人们不愿意拒绝我,而我也不会拒绝女人们。但我坚持不给她们一点我的生命精华,因为生命精华关系到我们的……..”

直升机在低空飞行时特有的噪声隐约传到Bob将军耳中,使他不由得停止了谈话。基地警铃大作,密集的曳光弹将黑夜染白。一支支特异事故处小队在基地的四周发起攻势。密集的交火声使得几公里外卡车司机们都能听见。

“操!没想到白宫的那群杂种们来的这么快,我得赶紧去指挥防守!”Bob将军连忙起身,准备加入战斗。

“不不不长官。” Edward几乎跳了起来,阻挡在Bob面前,将数分钟前构思的话语通通说出,“长官,您知道,我天天喝水,几乎就是个水人。而您看我有任何问题吗?没有!我想您一定是理解错了苏联人的阴谋!”

窗外的枪声逐渐减少,这代表着基地的守备力量逐渐被消灭。

“Edward中校,你被审问过吗?” Bob脸色平静的问道。

“额…..没有长官。但是我做过相关方面的训练,真的是一场噩梦。” Edward连忙回答,生怕Bob将军改变主意。

“我怕我挺不过去…..”

“您当然不需要,您只要说出返航代码。我以个人荣耀担保,您绝对不会受到一丝伤害!”

“我去一下洗手间。” Bob将军脱下外套,向洗手间走去。

“对!对的,男人都应该在重大时间前给自己梳理一下,以迎接荣耀。”Edward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将Bob将军送入洗手间。

Edward靠在洗手间的门上,试图与Bob将军搭话 “长官,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我们来猜返航代码,我说……….”

洗手间内传出一声枪响。


伊尔76-MD缓缓降落在覆盖着厚重雪层的跑道上,因摩擦而产生的巨大噪音将积雪不断震起,又落下。

“这里就是Site-1新址?看起来蛮凄凉的啊。”Jobs看向舱外的建筑,打趣道。

“还没开始建多久,据说是在前苏联的一个ICBM基地重建的。不过具体我也不清楚。”飞行员将舱门滑开,转身回答。

“所以说,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我啊,我都得去几百公里外的Site-1补充航空燃油。然后继续执行指挥部的命令。”

“等等,你不是说这里是Site-1?”

“没错,对你来说这里就是Site-1,”飞行员从口袋中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并吸了几口。

“什么意思?”

基金会严格的规定不允许飞行员在任务中表现出过多的负面情绪,但现在任务已经结束。

“字面意思。鉴于你自身的反人类情绪。为确保你不会致使更多的人员产生生理及心理上的的不适,我有义务将你这种人员隔绝在外…..或者说,放逐,你可以尝试徒步到达Site-1或在此处生存,而你的反人类队友们将会在几天内陆续到达。”

飞行员又猛吸了一口香烟,最终将它丢在冰天雪地之上


昆中校摁下通讯键,他清了清嗓子,操着他特有的红脖子嗓音说道

“伙计们,我十分理解你们现在的想法。虽然我不是一个十分擅长演讲的人,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讲两句的。我知道,如果你对于核战争没有任何个人感情,那么你就不配被称为人类。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与义务。根据我这辈子的经历来看,国家只有在乡镇被偷袭,城市被打击之时才会指派我们轰炸那群苏联鬼佬。国家和人民指望着我们打败那群共产主义份子,碾碎他们虚无而不现实的阴谋。而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失望。我保证,以后的嘉奖和晋升名单上绝对会出现各位的名字,无论种族,肤色和信仰。”

“现在说明S字头支队作战计划相关要求。首先,为防止恶意监听及错误命令传输,所有机载接收器将切换至AN/CRM-114连接,等待操作。”

“已切换。”通讯员扭动操作面板,回复道。

“现在设置紧急前置代码,S C P。”

“设置完毕。”

“锁定操作面板。”

“锁定成功。”

“检查自毁电路。”

“检查完毕。”

昆中校将S计划指令册翻到第二页,继续说明起来。

“现在说明任务目标。首要目标为哈坦加ICBM发射场,投掷一枚3000万吨级,若核武器失灵则投掷剩余一枚2000万吨级。次要目标为纽克森港口。起爆方式为空中引爆,起爆高度设置为一万英尺。领航员准备预载目标路线网格,等待操作。”

“预载完毕,可以随时切换。”领航员将两张网格放入预载器。

“现在检查核战争生存箱,你将获得一支.45口径手枪及两盒弹药,一本袖珍俄语短语全集及圣经,一百美元与价值一百美元的卢布和黄金,药物包括,镇定剂,安眠药,兴奋剂以及吗啡。十包口香糖,一支避孕套和三双尼龙袜。”

“操。”昆中校笑了笑,将计划说明书放下,“这他妈够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潇洒一周了。”



“请别开玩笑了。” Jobs与飞行员对视,用少有的严肃语气说道。

“哈?开玩笑?”飞行员耸了耸肩,“我可没义务和你开玩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冬眠舱也是一种封闭环境哦。也就是说你他和你的队友们他妈的能死,是极其珍贵的可死亡人种。按理说我应该把你和你的队友们带去基金会进行研究,但你们?你们这种毫无同理心的玩意还配称作人?你们只是一群会说话的猴子!正因为你们是猴子,所以死亡终结才不会在你们身上起作用!”

“我再重申一遍,请不要…..”

“去你妈的!”飞行员打断道,他指着Jobs咆哮道,“你知道吗?我们活的生不如死你他妈却跟个没事人似的幸灾乐祸!不,你不是幸灾乐祸。你这是作为一只猴子理解不了我们的心情罢了!”

“你想回Site-1?好啊,你让我陪我老婆孩子去我就帮你实现愿望!”














核闪光在空中出现。

我的对手Simon ArranSimon Arran,DF-thirteenDF-thirteen,Dr BottleDr Bottle于本轮(第三轮)的参赛作品:风语河岸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