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

“很高兴见到这里的所有人。”

“不认识我的人,我是机动特遣队Gamma-13的指挥官Jessie Merlo。这位是Tau-51的指挥官Damion Creed。来自Mu-13的大家,欢迎。”

“那么让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在不久的将来,SCP-3560将再次启动,而到时此站点将会被袭击。带领这次袭击的很有可能是SCP-3860,你们中也许很多人都知道,他就是Vincent Anderson。”

“我们的驻站奇术师已经确定了本设施中有八个不同的,SCP-3560居民们可能进入站点的重要位置。这包括F翼楼与G翼楼的大部分实验室,H区与A区,还有行政办公室。我们的在站人员已经在这些区域周围已经装备了数个霍夫曼便携式电子奇术装置。虽然如此,仅仅这些并不足以阻止一场大型袭击。”

“在指挥部门确定SCP-3560不再有任何活动并不会造成任何威胁前,我们会一直待机。每个小队都被给予了快速反奇书影响的必要物品。我听说弹药是由Conwell实验室研究一些以前幽灵的技术,并在Conwell退休前用反向工程制作出来的。他们做的很好。”

“发现3860后,对方需被立刻抹杀。他的最终目标是AIAD实验室,我们相信他想要毁掉一个储存在那里的一个AI构造体。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需要在那附近待机的原因。3860已经走投无路并身负重伤,所以大家要准备好打一场血战。”

“呵。当然,这所有的所有都是建立在SCP-3560的居民并没有杀掉3860的前提上的计划。希望事情会如预料般发展吧,而这将会成为一次风平浪静的设施封锁。”


“——一次风平浪静的设施封锁。”

Jessie Merlo飞快地穿梭在Site-64 G翼楼残破不全的楼道里,自己的一字一句回荡在她的脑海之中。一个幽灵泰塔隼个体穷追不舍,数只腿迅速地爬行着。它所持的刀刃上沾染着她三个特工同事的鲜血,一滴滴掉落在地。在它身前带路的则是一小群幽灵游隼个体。

“这里是Merlo!”她跑过一个转角,对着对讲机叫着,身后的泰塔隼慢慢逼近,“G翼楼已被占据,泰塔隼个体在楼内,我的小队全员牺牲,请求支援——”

特工踏入一滩鲜血。她滑倒在地,导致一声巨响;冲力使她滑过了下一个路口。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她连忙向前摸索寻找着她的枪,尝试着尽量拉开她与机器们的距离。但这一切毫无用处,她又一次滑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她翻了个身,举起手枪,随即射出了所有弹匣内剩余的子弹。银色的子弹打在幽灵机器之上,游隼们一个接着一个被驱除并消失在她的眼前。泰塔隼反抗般地发出机械吼声,随着咒语的生效,它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尽管如此,它并没有放弃,不停地向前爬着,旋转着刀片。Jessie用双手支撑着自己向后爬去,不一会后却被一面墙堵住。

她闭上双眼,静默着等待疼痛的到来。

趴下!

一阵枪响。一声震耳欲聋的机械吼声。而后站点落入寂静。

Jessie赶忙睁开双眼。一队Mu-13的特工们从她左边向她走来。他们的枪支依然指着方才泰塔隼颤抖着消失的位置。带头的特工对着他的对讲机开口。

“Mu-13,C小队。已重新占领G翼楼,正在回收伤亡人员,完毕。”

他笑着看向Jessie。

“你没事吧,Merlo指挥官?”

“好到不能再好了,”她紧张地笑笑。一位Mu-13走上前,扶着她站了起来。她将子弹重新装进自己的手枪内,然后环视着楼道内的一片狼藉。接着,她合上眼帘叹了口气,“那东西他妈的从地下突然就出现了,活剖了我小队的三名特工。而霍夫曼设备却顶多只能给它挠痒。”

“嗯,如果是幽灵的话也没办法。”Mu-13的队长指示着他队伍的人员去确认其他存货人员,并说道,“每次都这么棘手。”

“你那边有没有3860出现的迹象?”

“没有。”

她皱起眉,揉了揉太阳穴。“拜托了,你早晚也得迈出第一步啊。”


“我们早晚得迈出第一步。”Hector看了看周围,并将弹药填装入从一个死掉的机动特遣队特工那里拿到的步枪内。幽灵转过头,看着坐在附近控制台上虚弱的半机械人。

“我知道……31号,”Anderson喘着气回答道,手指不停的敲击着键盘,“但如果我们有计划地迈出第一步……一切将会顺利很多。Benny马上就会……回来了。而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内,我们可以好好准备。”

“好吧。我们就不能让Benny现在就把那电脑烧掉吗?这样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Anderson摇了摇头。

“从一开始,这此行动就是……有去无回。我得去……说声再见。你明白吗?”

Hector点点头。

“毕竟这是你的葬礼。”

“没错。”Anderson喘息着笑了笑。

几分钟后,一个闪闪发光的小球穿过墙壁,用几条小巧的腿爬了过来。它叽喳着叫了一声,宣布着自己的归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Anderson伸出一只摊开的手,“你发现什么了吗,Benny?”

小机器凭空消失后又出现在了Anderson的手心上,递给他一些看起来错综复杂的芯片。老半机械人点了点头,用另一只手按下了控制台上的回车键。

霎时间,一扇扇安全门关闭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站点。灯光暗了下来,仅剩下应急照明昏暗的光亮。看着这一切,Anderson点了点头,从控制台上拔出一个黑色的闪盘。一个简洁的白色符号印在它的上面。1

“你可以扶我起来吗,31号。”Anderson将Benny摁在自己胸前。小机器穿过了他的皮肤,消失在了他的体内。“是时候离开了。”


“汇报吧。”

特遣队助理主管Clarissa Shaw站在站点主要安保办公室内,此时此刻,这里变成了一个暂时的指挥室。几架霍夫曼便携式电子奇术装置的低响充斥着整个房间,在她的身边组成了一个强不可破的防护球体。在她面前的则是几个从拍摄着Site-64内楼道,实验室,与办公室的监控摄像头传来的画面。

“Gamma-14,B小队,餐厅已确认无事。我们已成功地关闭了厨房里的SCP-3560。Tau-51 A小队正在协助清理现场。完毕。”

“Mu-13,C小队。G翼楼已重新占领,已回收Gamma-13 A小队成员,并仍然在协助疏散伤亡人员。完毕。”

“Tau-51,B小队,正在原地待机。没有任何目标与其他敌对人员的迹象。完毕。”

“Mu-13,B小队,位于楼顶的主要SCP-3560个体已被封锁。在第五波之后没有发现更多敌对人员。正在待机,完毕。

“他是不是放弃了?”一位坐在她控制台前的安全技术员抬起头,开口问道。

Shaw摇摇头,“就这样放弃的话岂不是浪费了他如此精心设计的计划。他还有更多的手段没有用到,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去弄明白到底是——”

整个房间落入了一片黑暗。应急灯亮了起来。

“你他妈是在逗我吧,”Shaw倒吸了一口气,“好了各位,游戏开始了,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快给我把它修好!Tau-51 B小队,准备好!


机动特遣队Tau-51 B小队的十个成员站在昏暗的应急灯光下。每个人都准备好了各自的武器蓄势待发。整个设施内的安全门全部都已经确认关闭,只留他们在黑暗之中。他们现在正身处于地下将近一千米的一个封闭的空间内。

整个小队摒住呼吸,鸦雀无声。他们中的一些人有些时候甚至能听到同伴心跳的声音。

你在哪?汗珠顺着一位特工的脸庞缓缓落下,双眼环视着漆黑的楼道四周。

嗒。

灯光在此时恢复了。特遣队的成员们眨了眨眼,以便适应这突然而来的亮光。

“控制组,是你们修好的吗?”队长问道。

“不是,这大概全是Anderson做的。”

“有没有见到他?这对你我而言都有帮助。”

“没有,系统并没有被修好。我们现在正试着将它尽快修复。再稍等一下。

“你倒是说得简单,”队长咕哝着说,“看来我们仍处于暗处,伙计们,做好准——”

两位队员倒在地上,身上穿着的装备被撕扯的一塌糊涂。

其他队员连忙转身举起武器,对着一个向他们冲来的幽灵游隼不停地开火。它手中举着一把机枪,紧接着穿过了对面的墙壁。

“发生接触!”

小队从原地散开,准备着开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而这场游戏却并没有延续多久。

随着电流噼啪的响声,他们身后的门渐渐开启。队长转过头,引入眼帘的是Vincent Anderson。他站在门槛的另一边,食指向前伸出。一股蓝色的闪电般的能量从指尖直奔小队而来。

霎那间,又有三个小队成员倒在地上。剩下的特工们向四处散开,但面对他们的则是一个个打在身上的装有霓虹橙粘液的小球。球内的液体逐渐变大并硬化,将这些不幸的士兵们禁锢在一个个硬壳之中。

“我觉得……差不多好了。31号,请你停手吧?”Anderson摇摇晃晃地跌在墙上,而这面墙则成为了他仅有的支撑。紧接着,Hector再次出现并向半机械人走去,用他的肩膀扶起Anderson,支撑着他接着向设施内部前进。

“刚才真是很顺利。”Hector迈过一位被禁锢起来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机动特遣队特工。

“确实如此。”Anderson点头附和。

一阵枪声响起。半机械人倒在了地上,而他的幽灵同伴则瞬间原地消失。数颗银色的子弹穿入了他的躯体。他转过头,单色调的喜剧面具因他刚才的落地而逐渐裂开。

他看到的是一位破茧而出的机动特遣队特工。

Anderson浅浅地叹了声气。他将手伸进口袋里,取出一颗含有霓虹蓝色粘液的小球,并将其向空中投去。它不偏不正地落在了特工的身上。“啪”的一声后,发出了“嘶嘶”地响声。特工在Anderson的眼前挣扎着,惨叫着,看着自己的皮肤慢慢融化。紧紧几秒之后他便没了动静,唯能看到橙色的硬壳上有着一颗棒球大小的洞。

Anderson再一次颤抖着站起身,一步步蹒跚着走向附近的墙壁以便支撑起自己的躯体。

“我-呃-呃-呃觉得……我们不会-诶-诶-诶……再有什么麻-啊-啊-烦了,对吧-啊-啊-啊-啊-啊?”

Anderson扶着墙向前挪动着,终于来到了Benny告诉他的Phineas的所在地,而此时此刻,仅有一扇门将他们隔开。

正当Anderson将手伸进口袋里尝试拿出更多霓虹蓝色小球时,门在他面前渐渐开启。霰弹枪漆黑的枪口对准了老半机械人,而举着枪的则是Sasha Merlo主管。Anderson看了看眼前指着自己的枪械,又抬头凝视着自己老对手的双眸。

“干得真漂亮,Sasha,”他嘶嘶有声地说道。

Anderson倒在了地上。而Sasha则是又一次将子弹上膛并开枪。

这一枪为了所有牺牲的特工。

这一枪为了所有被毁的事业。

这一枪为了被他所伤的自己的家庭。

最后一枪为了她自己。

最后一颗弹壳掉落在地。倒在地上的Vincent Anderson没有了动静。

Sasha叹了一口气,举着枪的手慢慢放下。她看着眼前宿敌的尸体,过了一会,笑了起来。她跪下身,取下他脸上的喜剧面具,然后丢在一边。

“抓到你了。”

Sasha站起身。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走去帮助附近的机动特遣队成员。听到一声忧伤的喳喳声后,她停下身。慢慢地,她转头看向身后。立足于安德森尸体之上的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阿穆尔隼无人机。无人机看了看他,然后向Phineas所在的电脑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

Sasha冲向门口,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只见Benny在半空中附身向下冲去,进入了电脑的硬盘之中。

“不!”

她急忙穿过房间,一掌拍在按钮上,尝试着启动AIC。电脑屏幕闪了闪,一条讯息出现在了屏幕之上,仅滞留了短短的几秒。

再见了,Merlo主管。

屏幕变的一片漆黑。

不!”Sasha喊叫着,一拳一拳地击打着键盘,“这次你不能赢,Vince!不!”

她用力摇晃着主机,紧接着踹了几下。

“主管?”

Sasha没有听到Jessie走了进来,也没有看到站在门口的多个机动特遣队的特工们。

“操他娘的!我们抓到你了!我们抓到你这个日狗的混蛋了!”

“主管!”

“你就在地狱里慢慢腐烂吧,Anderson!见鬼去吧!

“妈!”

Sasha只感到自己的女儿用力摇晃着自己。她的怒火慢慢地平息了下来。

“妈,”Jessie说,“一切都结束了。你赢了。”

Sasha点点头,含着泪闭上双眼。Jessie紧紧地抱住了她,而Sasha Merlo主管,阿西莫夫执法者前指挥官,完全垮掉了。

Site-64一片寂静,只剩下一位老妇人痛苦的哭泣声。


再次睁开双眼时,Vincent Anderson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在他身体之上与周围蔓延着一层层的浓雾,掩盖着黑白色的树木植被。他慢慢抬起头,环顾了一遍四周。他现在孤身一人。

他放松般的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拍掉了身上的泥尘。身上穿着的依然是他死亡时的衣着,连同那无数个被霰弹枪子弹穿出的洞。虽然如此,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身体也感觉更加轻盈。

“看来一个问题有回答了啊,2”他自言自语道。有那么一会,老半机械人站在原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安息吧,Phineas。不管你身在哪里,对不起了。”

鼓掌声打破了寂静。

“干得漂亮。”一阵熟悉的声音从一颗树的背后传来,“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你总是这么无私。”

Saker 76号迈进了他的视野之中。

“那么现在,你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Anderson举起食指,但紧接着顿了顿。他的双眉皱了起来。

“在这里,你的魔法没法生效的,Anderson先生。”另一阵声音从Anderson的右方传来。他转过身,看到的是一个从雾中出现的游隼个体,“你已经死了。”

Anderson向后退了几步,举起了另一只手。一截细长的电线向前打去,穿过了游隼的头颅。仿生人向后倒去,但不一会后又站起身,再次向他走去。

“我们也死了啊,你这蠢货,”他背后的第三个声音笑了起来,“你已经山穷水尽了。”

“别过来!”Anderson叫到。他四处挥舞着手中的电线,劈开数个仿生人。而围绕着他的笑声却愈来愈大。

随着电线的断裂,Anderson看了看四周。他的瞳孔内满是一群群仿生人的笑容。

“Hector会阻止你的,”Anderson喊着,“麦克斯韦宗的大家会来救我的。我一定能接触到数据转换器,然后我一定能逃走。不管怎样,我总是能——”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Saker 76号打断了他,他的声音没过了震耳欲聋的笑声,“这将是你的终末。Anderson先生,欢迎回家。”


六个月之后

在俄勒冈州的海岸边,一位男人与一位女人坐在他们房内狭小的空间中。他们双双依偎在沙发之上,两人手里皆举着一杯红酒。夕阳一束束温暖的光透过玻璃制成的阳台门,用鲜艳的黄,橙,红色描绘着屋内的一切。远处的波浪也被染上着活泼的色彩,卷起火焰般的海水,等待着傍晚的到来。

女人打了一口哈欠,将头微微抵在她丈夫的肩上。而他则是抬起胳膊搂住了她,轻吻了她的额头。她微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谢谢你,”Gabe说道。

“为什么要道谢?”Sasha问。

“因为你安然无恙地从另一边回来了,”Gabe回答,“我不用再担心孤身一人度过这接下来的几年了。”

“嘛,你了解我的,我当然会尽自己所能啦。”Sasha笑了笑。

“你会想念那一边吗?”

“总会有那么一点想念的。但是,嘿,不管是什么总有一天都会结束的吧?”

“确实,”Gabe笑了起来,“不管怎样,谢谢你。”

Sasha点了点头,嘴边扬起了一丝微笑。她举起手里半空的红酒杯。

“敬阿西莫夫搅屎棍,”她说道。

“敬阿西莫夫搅屎棍,”他回答。

接着,他们向地平线望去,残阳如血,鲜艳的橘红色渐渐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夜空中数不清的点点星光。


« 易失性记忆 | 终末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