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小人物的获奖感言(录音版)
评分: +4+x

我们于NightRaven自杀后例行清理房间发现磁带一卷,其当时本应出席颁奖典礼,然其借故缺席,该磁带内为其录音。目前录音内容公布如下,为其于一年前的颁奖典礼演说。


这里是NightRaven,谢谢各位给我这次荣耀,感谢各位和我的出席,最后感谢各位异常给我这次机会让我活到这次颁奖典礼。我不敢上台,于是只能用这种形式来颁布获奖演说。

我们的组织是一个伟大的组织,再此有一大批的优秀员工,而我在其中脱颖而出,必然少不了上层领导对我的大力栽培,少不了各位朋友对我的支持,在过去的日子里我非常荣幸成为基金会的一员,使我在这个伟大的组织里发光发热,跟着领导的指挥!

今年有如此殊荣和领导们的英明决定是分不开的,在新的一年我必将更好地贯彻上级方针,坚定不移实行上级决定,做好基金会的螺丝钉!基金会把我们放在哪里,就在哪里发光发亮!

好了,你们爱听的结束了。我当选殡葬部最佳员工,因为这个部门只有我和Arthur两个人,这迫使我在上面滔滔不绝,下一个就是他,但大家都不喜欢又臭又长的感言,我再次表达完感谢后切入正题。

有些突兀,不过,我们的颁奖是有意义的吗?我一向认为基金会不是这样的组织。

这就是我不敢说这话的原因了。我一直在好奇,为什么要评选许多位优秀员工,到了最后80%的人都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使典礼越来越长,就如同我们的生命一样被极速地浪费。原先的简略颁奖仅需半小时,而现在我们不得不浪费一个上午。并且奖项从原来的仅全站点的优秀员工增加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项目,搞得现在各个部门都有十几个得奖人,像什么加班加的最多都有奖,工资拿的少也有奖,就连C级那些打扫的都有奖,比如说什么负责区厕所最不臭,这太过了吧。原先是那些特别出类拔萃的员工得奖,而如今只要不干坏事都能有个奇怪的奖项给你,那还不如不设这奖,直接批评那些没得奖的人算了,毕竟连C级都能得奖。

激励员工不是原因,我认为激励员工完全不需要那么多奖项,谁都能得奖,那自然没了动力,而想着“反正我不是那个不得奖的”。然后这种尴尬的演说就延长下去,自然,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不会再尴尬了,不过在我之后的人会尴尬。可能有人认为该行为是激励,但,我感觉我就像个砸场子的,基金会的员工并非幼儿,他们不需要这种空的奖赏,而且奖杯,一个奖杯,根本不能装水的奖杯,我实在认为没什么用处。激励的作用只有在奖项少的时候才起的到,要是普遍了,就没什么用了。

其次,我们的荣誉在站点外还有用吗?退一万步讲,我们中有奖项收集爱好者,被这种小小的荣耀便可满足,但我们是暗处的组织,此种荣耀除了在一群大概率不在乎的同事面前显摆就只有藏在心里,奖项爱好者可不能把荣誉藏在心里,他们不说就会爆炸的,于是有时的年夜饭就会有人开始讲述他的光辉岁月,顺便把我们这群普通员工都说一通,把饭局也搞得长的不行,饭吃完了有些人还在不停地说,这完全不像是我们应该有的作风。我们都活不长,为什么还要做这些形式主义呢?

我感觉我说到这里就会被拖下去了。

颁奖对于我们基金会是几乎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基金会所有人的意义便是消耗自己的生命,以换取这个世界的太平。没有一个人不恪守岗位,努力工作,以至于几乎过劳死。为什么每年非要提出特例来呢?当然,特例是会有的,但是并不是这种80%的人都能拿到的,形式主义的一二三等奖,我们那些需要被铭记的英雄,忍耐着异常,使某些异常依附于自己而控制它的,在收容行动中身先士卒的,还有被遗忘的那些无名墓碑,奖项永远是属于他们的。我们需要为死亡的人留下他们的荣誉,而活着的人则继续往暗处前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便是在暗处前行。在暗处的保卫者,有些好笑吧,这个称呼。但我就是抱着这种念头来的。

我们和这奖项一样不过是无名小卒,和80%的人一样的无名小卒,这种奖项除了满足人的虚荣还能干什么?我们需要虚荣吗?在这机器里,我们还需要人性吗?不,我认为是不,有些莫名其妙吧。从获奖的无意义讲到了虚荣。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这是我最后的发言了。我们除了工作,还需要些什么呢?更高效,亲爱的,我们需要更高效,而不是这种走形式,我们保卫的是人类,至少是一大部分。有些蚂蚁为了保护蚁后渡河时会自动变成蚂蚁船,我们就是那些蚂蚁。我们不需要这些官僚和形式,因为我们是自动的。

消耗生命的蜡烛。

蜡烛如何延迟燃烧?总之不会是金子。

我说完了。谢谢。

后片段为持续空白,故剪辑处理。


“我感觉他挺有员工素养的,完全不用在这里死。真是可惜这段录音不在他活的时候被发现。”

“一贯这样,要是他可以入世一点,也就不至于如此。对了,明天的颁奖典礼大概怎么安排?”

“上午十点到下午一点,然后再是午饭。”

“天啊,越来越长了,我得买个面包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