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史诗乃有文字流传的最早的故事,乃人类所写下的最古老(确切的说,是当时人们所记得的)的史诗。数千年来,这个故事被反复传唱。它讲述了一个有关骄傲、有关救赎、有关人类反抗命运而又最终接受自己的位置的故事。

贤明、健硕、百战百胜、半人半神的乌鲁克大王吉尔吉美什乃世间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但他傲慢自大、自我中心、残暴专横。神明听到了他子民的哭诉,便用黏土塑造了野人恩奇都,并派他去阻止吉尔伽美什的暴政。但恩奇都并未战胜吉尔伽美什,却与他成为了亲如兄弟的密友。二人联手击退了神明派来的各种挑战——凶猛残暴的巨兽洪巴巴、狂暴无比的天之公牛,还有其他无人知晓无人记录的怪物。最终,神明为了惩罚恩奇都而将他杀死,吉尔伽美什的爱意与医师的帮助也无法拯救他的性命。

丧失亲友的王被自己终将来临的死亡所困扰,开始周游世界寻找能欺瞒死神的方法。长途跋涉之后,他终于遇到了世界上最长寿的人:乌特纳皮什提姆。吉尔伽美什王对这位永生之人谦恭无比:这位智者让他七日不睡,然后王发现自己连睡眠都无法征服,更遑论死亡。乌特纳皮什提姆告诉他,有一种植物可以给予他无尽的青春,这让王松了口气。但在吉尔伽美什潜入深海采到它之后,一条蛇却偷走并吃掉了它。

故事到此结束,吉尔伽美什接受了自己的死亡并重返乌鲁克,成为了一位贤明仁慈的统治者。至少,这是我们如今听到的版本的结局。我竭尽全力确保最后几个石板不被发现,免得聪明人拼凑出真相。事实是,乌特纳皮什提姆告诉吉尔伽美什生与死之间存在平衡。 要让一个人比他被分配的时间长寿,其他人的生命必须缩短。而若是想让一个人永远活下去……吉尔伽美什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弄清楚这项技术,并教给他那些忠于职守的祭司。但最终,他还是掌握了秘密。

一开始,他们将老病之人在祭坛之上献祭,然后又将孩子和嗷嗷待哺的婴儿活活燔祭。接下来是乌鲁克的女——尤其是处女——祭司,这些祭司付出了难以言说的牺牲,她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与灵魂。很快,所有在乌鲁克街头露脸的的人都成为了猎捕对象,而猎人们唯一的渴求也只是成为最后一个被献祭的对象。最终,他们将彼此做为目标。在最后两位老者一边吟诵着新神的名字一边撕开彼此的喉咙之后,仪式终于完成了。吉尔伽美什获得了永生,并君临这座死者之城。

带着这份全新的力量,吉尔伽美什势不可挡地在世间划下一道道毁灭的割痕。成千上万的大军在他面前倒下,高耸威武的城墙在他前方坍塌。他无人能敌——即使他被切成碎片,他还是能卷土重来,骄傲地带着那些象征败北的伤痕,猎杀屠戮那些胆敢挡在他面前的人。他不求财富、不求美妇、也不求败北之人的崇拜礼敬。他的所作所为只因自己能做到并且想做到,他只求更大的挑战。

于是神回应了他的挑战。他们将恩奇都从死亡之国带回。目睹了他的朋友、伙伴、兄弟现在的样子之后,恩奇都再也无法忍受了。

然而,即使是神也不能随便将死者复生。他们无法找齐恩奇都的全部残骸,只好用钢铁与青铜代替其中一些部分。恩奇都再也不是曾经的样子了——一眼就能看出他不再是自然的肉体。为了确保恩奇都完成这个曾经失败了的任务,他们赐予他两项权能。其一是诅咒:他不能停留一地而无所事事,因为瘟疫与他如影随形,这瘟疫能让人颗粒无收、无处觅食;其二是祝福:不论人神,包括吉尔伽美什,伤害恩奇都的同时自己也会受伤。

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的大战将被世人永世流传——如果有目击者能活下来的话。他们争斗之时,周围的整个帝国都为之震颤,从艾拉斯的白银尖顶到维穆拉城的七座大理石教堂,在我的印象中,就连狄瓦都在二人杀进它们的现实时被波及。这场战争即将为全人类带来毁灭,但在战斗开始后的第七年的第七个月的第七日黄昏,吉尔伽美什对恩奇都造成了超过自身承受上限的一击,当这一击反噬到自己身上时,他倒下了。

“放我走吧,兄弟,”吉尔伽美什说,“此日已经破碎,我也无力再战了。”

“我做不到,兄弟,”恩奇都回应道,“除非你让我将你封印至世界终焉之时。”尽管对吉尔伽美什而言这很痛苦,但他对兄弟的强烈的爱还是令他妥协了。

吉尔伽美什就这样被拘束封印了起来,直到他遇到那能将他一劳永逸地击败的力量的那一天为止。至于恩奇都,神明赐予他的礼物实在太过强大,他只好开始流浪。两兄弟的故事从历史变为传说,恩奇都则竭尽全力确保这个故事的细节被遗忘,以免有人重蹈他兄弟的覆辙。时间流逝,就连他的名字都发生了改变。在他来来去去的这么多年里,恩奇都被用无数个名字称呼过:奥西里斯1、拉撒路2、流浪的犹太人3、圣日耳曼伯爵4……如此等等。

我很确信,我最初的名字绝不是恩奇都。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