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已至,天未明
评分: +2+x

20████年,██月██日
“爷爷,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小男孩坐在床上,央求着。

“不行!现在多晚了!”

“你不给我讲我就不睡觉!我就不睡!爷爷,你每次都有说不完的故事,都很有趣啊,比如上次给我讲的会移动的雕像……而且你每次还是拯救世界的那个!多么伟大啊!”

“你这小子还会拍马屁了。”

“不给我讲我就把这些故事告诉别人!”

“好好好我讲……”

“好啊好啊!我还要听你讲拯救世界的故事!”

“嗯……故事开始了,记住他只是故事啊,千万别当真也不要和别人说。”

“好的!”一声稚气而坚定的回答。

“在二十世纪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而惊天动地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啊?”

“地球和另一个星系的行星换了个位置。”

“哇!”

“不过还有一部分在近地轨道和在太阳系边缘的人类被留在了太阳系……嗯……离我们20多光年吧,你前几天看了那本科普著作,应该知道光年的概念吧,它可不是时间单位。”

“所以按故事的说法,我们现在不在太阳系了?”

“对”

“那也太惨了!幸亏不是真的!”

“虽说光年不是时间单位,但路途遥远,要知道若隔开的只是距离不可怕,可怕的是时间。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小说,男女主角被隔开了几万年,这是生于死的距离啊!”

“那他们怎么办啊?”

“回家,谁愿意在那里孤独一生?对他们来说,家园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遥远无望。不过他们在考虑到燃料问题后决定只能以最大的速度——光速的百分之五十前进……”


19██年,██月██日
联合舰队距地球18光年

Erica正在书写航行日志,纯粹是因为无聊和分散注意力。

她才苏醒了不到三个月,就已经受不了了。

她本是Site-cn-03临时派去近地轨道工作一个月的一名工作人员,一个月之后她就可以回地球。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情况,她的内心近乎是崩溃的。

是啊,换成谁都会崩溃的。

Erica坐在玻璃舷窗前。
现在她面对的,是无底的深空和无尽的路程。一条铅灰色的时间之路在她的眼前展开,可她似乎模糊地望见了在那无尽的远方,那个蔚蓝的星球……

眼前的星河是无比的明亮,Erica第一次感受到身在其中的震撼。

她从小生在城市,星河是看不见的,在Site-cn-03时就更不用说了。初到近地轨道,她只是惊叹星光的美丽,望着眼前庞大蔚蓝的行星——她生活过的地方,感到无比亲切与欣慰。

而现在那个熟悉的蓝色星球已不见,她仿佛在精神上失去依靠。置身于广漠的宇宙,孤独的航行,震撼人心的星河。广袤的宇宙让她愈发觉得孤独与渺小和漂泊不定。她感到自己在一个庞大的存在之中,却又仿佛囚禁在一个狭小的金属飞船里,虽说它并不小,且拥有很好的模拟生态系统,但愈发让人觉得封闭。不见阳光,陪伴他们的只有冰冷的人造灯。拥有这种想法的不止Erica一个,前一段时间有不少人自杀。最让他们可怕的是,当他们回归故乡时,不知家乡已变得什么样,他们更不知道因冬眠年龄仍然年轻的他们如何面对苍老的爱人,陌生的孩子,和已故的父母,亲朋好友…………

22光年的距离,44年的路程,中途还要在一个恒星系停泊补充燃料,越过比邻星时减速,算起来一共需要50年了……

她想起,她出发时走得急,也无暇顾及幼小的孩子的哭闹了。“没事,妈妈一个月之后就会回来的!不用伤心。老公,你也注意身体,多多保重!”却未想过这竟然是诀别。

“算了,别想了,只会更糟。”

Erica原本只是临时生活在这里,由于这个突发状况,她被安排冬眠5年。还好有冬眠设备,人员可以轮流休眠苏醒,不然联合舰队等不到回家人员就不足了,也避免生态系统耗费太多燃料。鉴于Erica现在的心理状况,她不得不在五个月之后继续冬眠直至舰队到达太阳系边缘。

人们曾经总是说,把目光投向宇宙深处,星辰大海是他们的征途。

现在,所有人都把目光穿越20多光年投向那一个蓝色的星球——他们的家园,无一例外……

或许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漂泊的路途,在途中总会有太多事情让人难以预料。


20██年,██月██日

Erica从休眠中醒来,她刚走出休眠仓,就飞奔至舷窗。巨大的土星占据了舷窗的一半,飞船在光环上方飞翔,舷窗映着她年轻的容貌,金黄的发丝与土星环交织在一起,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天使。

她找出一根粉笔,在舷窗上轻轻描绘着土卫一的轮廓。

突然,一个蓝点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这就是她,他们盼望已久的暗淡蓝点,虽渺小,此时在他们眼里却无比伟大。

历经漂泊,终于找到归宿

Erica看了看墙上悬挂的,按照地球标准时间设置的时钟“现在,天还未明吧……”


“所以,他们现在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应该快了——你知道你奶奶吗?”

“他不是在我爸小时候就因意外去世了吗?”
男孩听长辈说过,她的奶奶在他爷爷还年轻时就去世了,从此他爷爷也没有和一个新奶奶结婚,亲戚们都劝他再娶一个,不能这样孤独终老吧。但他仍然我行我素,还买了个简易望远镜,每晚望着天空。男孩所知道的就这么多,家里人一般也不提这事,甚至他连奶奶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听过一个传说,人去世后都会变成一颗星星,也许爷爷是在找寻奶奶吧。”

“我确实在找寻她,她有一天终会成为天边一颗越来越亮的星,保持着她的年轻姿态归来。”

“我和你奶奶原本是同事……在一起工作的时候认识她的……她出差了,到现在……她还在路上……直到我都退休了……”

“爷爷你没事吧?”

“你奶奶叫Erica,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当她漂泊的时候,在那个蔚蓝的星球上,有个人在用一生,等待着她……”

男孩抬头望向窗外,突然看见天空多了一排整齐的,微微泛蓝的星,越来越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