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eranza_Cai的冷门翻译们

作(?)者:Esperanza。
不要花时间阅读。
⭐★★★★

K1UwdXJJY2hFWmp5R283S3BOTHBsRUE3anROV0ptcVF1UVc3a1FPWFh5bXR3ZGNmVmk3aTZ3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这里列出的任何翻译,不管您什么时候看到,有任何的意见或者建议都还请提出来(讨论区或者私信都可以),我看到就会回复。

有时候我不一定会接受您的意见或者建议,但会附上理由,您也可以选择继续对这份理由进行讨论。其实我很容易被说服的啦

一种泥泞的色彩。

在英语里,我名字的意思是希望。在西班牙语里,它意味着太多的字母。它意味着哀伤,意味着等待。它就像数字九。一种泥泞的色彩。

——《芒果街上的小屋》,桑德拉·希斯内罗丝/著,潘帕/译




一点善意的行为。

善良的人: 不是一篇条目。这是一个,有谁在旅途中穿过此处,寻找足够让它们到终结的故事。
它们的脚步还能被感觉到,印入纸页之中。

——摘自人员及角色档案

我收集的Kind Man的出场文段。
感觉现在补完翻译也不必要了全文校对也不必要了,就把它留在这里好了(。

剧透注意。


一千道未愈的伤。

Avery%20Solace.jpg
是来自Lyrics LinnLyrics Linn神仙书法!非常非常感谢(´∀`)♡
虽然我也不知道放在这里是不是特别合适,但既然这个tab就是个安利页就姑且先这样……

然后也许有人愿意点一下这个链接

Avery Solace博士进入它们的房间,换下衣服,假装没有注意到在它们无光的房间中央那儿,那个被漆黑粘液覆盖的人形。

该实体只会在心理学家开始爬上床后,才会开始说话。 Lament的声音变得同他腐坏的肉体一样泥泞,在看不见的墙壁间回响着。

“Avery,今晚又不吃药?你一定喜欢我在你身边吧。真希望其他医生不会嫉妒(get jelly)。”
Avery在第二天早餐时才明白这个笑话。
“……我没那么糟。不论如何我是他们唯一的测试对象。我不是一只实验老鼠……药物没法让你离开,所以说它不起作用。”

“好吧,也不能说你不是只小白鼠。”
直到它们差点被百吉饼呛住才消停。
Solace博士背向声音的来处,试着睡一会。它们最后感觉到的事,是有人在帮他掖被子。

出于某种原因我也重译了一下这篇,然后明显地发现水平是真的不够啊Orz

Avery Solace盯着ta手里的马尼拉纸质文件夹。被脓液覆盖的Lament特工把他的手臂搭在ta脖子上,越过ta的肩膀看着。自从上一次事故之后,Solace博士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团队所需要。“最后的希望”——非常合适的名字。

在ta黑暗的房间里,Solace博士换下衣服,躺到床上,盯着天花板。在ta视线的角落,ta的幻觉坐在床边,看着ta试图入睡。

“又不吃药了,Avery?我真是受宠若惊。”Lament特工的仿制品笑出声来,那声音好像什么柔软又蓬松的东西正在慢慢地死去。

Solace博士没有回答。Ta只是不安地沉思着。


“所以……呃,你说啥?”

Avery Solace博士并没有明确地在看着Magnus博士。如果ta在看的话,ta就会明白自己刚刚朝他扔了一个重磅炸弹。Ta有特殊的能力可以看穿别人。Magnus博士在一口水喝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个时候,两位研究员正在Site 19的餐厅里吃早饭。

Solace博士点了点头,动作急促而不稳,更像是肌肉抽搐。“SCP-055。我知道那是什么。大概。”

Ta看着Magnus博士抓了抓他的脑袋,一头金发整齐地梳成马尾辫。有几缕头发从束发的皮筋里松脱出来,随即屈服于重力。差不多是早上九点钟,他的发型就已经开始凌乱了。Avery Solace博士也好不到哪里去,穿着一件亟需熨烫的实验服,不过ta从来就没有衣冠齐整过。至少ta今天费心穿上了相配的袜子。

Magus博士清了清嗓子。“那。呃。你介意告诉我它是什么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缓慢、近乎困惑的眨眼。“嗯。”

“你是说,你不想告诉我?”

又一下急促,僵硬的点头。Solace博士又啜了一口咖啡,快速地瞥了一眼一个空荡的角落,然后轻轻地歪了歪头。Magnus转身顺着ta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有看到。这让他模糊地想到了自己家里的猫。他转回去看着他的同伴。“那你介意告诉我原因吗?”

“……不礼貌?”Avery又歪了歪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喝了一口咖啡。

“你是说你不确定是不是无礼吗?一点都不无礼,Avery。你能——你应该告诉我。现在就说。”较高的那个人的话变得快速、深沉,令人窒息,与其说是请求不如说更像强烈要求。

Solace沉默了一段时间。ta呆滞的目光紧张地停留在一个空荡的角落里,眉头皱起,好像被空气冒犯了。“不。我觉得我不会说。人们……人们花了很多心思去搞清楚。他们现在还在努力。我不想毁了他们的乐趣……”

有一米八几高的Magnus站了起来,抓住另一位研究员单薄的肩膀。他让ta面对自己。他强迫ta与他对视,目光凌厉,充满了野心与找到突破口的狂热决心。“不,你一定要告诉我。现在就说。”一只手靠近了Solace脆弱的脖子,很容易就能折断。

可他的手被小心而坚决地撬开了。Solace拿着他的空盘和咖啡杯站了起来。“……不,那样会很没礼貌。我不想做无礼的事情,Magnus博士。明天见。”

要不是会违反人力资源规定,Magnus可能已经揍了ta一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