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伦理?

“录音需要,请先报出您的姓名。”声音被扩音器放大,回响在这硕大的房间中。

“恩,博士,唔,Robert Feldon 博士,先生。”他胆怯地向麦克风说。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紧张地录音。平常,他是那种在阴暗的屋子的高台上高谈阔论的人。

当然,这个房间也黑得可怕,其实这种设计的灵感正好来源于Felden在“伪装计划”失败前工作的地方。而那些质问他的人,有男有女,也正好站在高处。

他仔细地观察了一遍站在他身后的那群人,寻找着,就像他以前那样,想要找到一些弱点,恐惧,或者任何其它对他有益的东西。

他们用同样地神情看了回来。

Feldon冒出了冷汗。

“以及你以前的雇主和你的职位?Feldon博士。”站在正中央的男人再次发话道。

秃顶,微胖,身穿暗色调的衣服,戴眼镜。有着令人窒息般的眼神。和Feldon有很多共同之处。除了Feldon其实略微更年轻一些,而且更加健壮。而且他也是秃顶,不过在他以前从事的工作中,秃顶再正常不过。

Feldon清了清嗓子,再次对麦克风发话。“前任基金会的伦理道德委员会会长,先生。在我上任之前这个组织正走向衰败,先生。”

“请问你任职多长时间了?”

“过去的整整7年,先生。”

他明白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人知道虽然他的语气里充满了骄傲,但心里还是胆怯的。一个快速的扫视证实了他的想法。他们也洞悉了他的外厉内荏,而且对此一点也不高兴。

那群人嘀咕了一小会儿,直到站在正中的男人用一个眼神使他们安静下来。他看起来是负责人,而且大概也是这次审讯的主导。

“…我明白了。那你参与了多少对于这些…SCP项目…的’收容措施’的建设?”

“好吧,这取决于你的‘参与’到底指代的是什么。你是指我在任职于伦理道德委员会之前我所参与的收容措施和调查,还是指我在委员会工作后批准或修正的收容措施?”

“请回答我的问题。”

“没问题,”Feldon说,有几分紧张地看了看那些安静的陪审员。“唔,我猜,大概,恩,435个,或许是437个。”

“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的收容措施吗,博士?”

“说真的,它们一会儿就混起来了。当你考虑到我要参与的事情甚至比你的工资多的时候,就会觉得我把那些值得一提的收容措施忘掉也没什么奇怪的。”

该死,为什么我会和这些决定我命运的人顶嘴啊?Feldon郁闷地想。

“那,好吧,我们会注意这件事情的。很快我们就应该能够拥有获得所有信息。当联合国新委员会完全接手人道收容异常性质物体,事件以及生物的时候,我们将需要基金会提供他们以前和现在收容项目的信息。不人道的收容措施将会被修正。如果无法修正,那么对那个项目的收容将会被取消。而如果那个项目无可避免地会对人类造成威胁时,那么它毫无例外地会被处决。”

Feldon在暗地里好奇当他们挖掘到基金会更深更黑的历史时,多少人还会留在那个高台上。那些历史只有O5们以及伦理道德委员会才知道。

“博士,请回答问题。”

“实在不好意思,先生。您能够再重复一遍刚才的问题吗?”

“你参与了任何编号为453,231,158,239或任何其他的‘人形’个体的收容吗?”

Feldon看向一边,希望他能够撒个谎来掩蔽事实。

“没错,每个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会员都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方面参与了人形个体的收容。我们已经尽可能地避免他们被收容后生活上的一些不适。我的意思是,不管是他还是她。”

“看来你注意到了,博士,我相信大部分你批准过的人形收容措施对于大部分国家来说是,违法的吧?”

“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不那么做的话,世界就会被毁灭!”

“博士,现在大众还不是非常清楚你们所谓的‘现实扭曲者’。以正常思维来考虑,一个孕妇或一个小孩子就能够造成世界的毁灭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东西吧。在这一点上你有什么能够反驳的吗?”

“太多了,”Feldon说,开始远离他一开始站的地方,因为他发现两个壮汉正想阻止他四处走动,“在我成为委员会会长之前,我参与了对SCP-239的试验。在试验中,我看见239将整个基金会的保护设施都变成了她自己想要的样子。如果她还没有把所有人连同他们的神智和思想一起变成实物大小的布偶猫的话情况还能够接受。当我们让她将一切恢复原样时,她跟总负责人说,‘滚蛋啦便便头(butthead)。’我相信我不用解释他的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要求的那样,他走开了。但走出门之后就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最后她玩腻了她的那些‘玩具’,然后他们就简单地人间蒸发了。而且这还是无数意外中后果最不严重的那一个。”

“而那个女孩,你们称之为SCP-231?”中间的那个男人问道,他已经开始对于总是听见他不想要的答案而烦躁了。

“先生,有些事情没人想要知道,而我确认你是那群不想知道的人中的一位。”

“所以你坚持想要人类屈服于一个使你不敢大声讨论甚至不敢写在纸上的东西?你不觉的这很不道德吗?”

“噢,我确实觉得那很不道德…至少按广义的道德来讲,”他笑着说。“但您瞧,大多数人都没有发觉的事情就是SCP-231并不只是一个孕妇。而群众们却都这么单纯地认为着,实际上,他们都错了。所有的人,所有有思考能力的人,包括您,都没有注意到SCP-231其实被编为SCP-231-7。她是第7人,也是我们最后用SCP-231-X的编号收容的个体。其他的全死光了。她们的死基本都是因为她们想要空手突破我们所设计的收容措施,或是因为我们想要拿走…她们的胎儿。有一次,SCP-231-1真的生下了那个孩子。结果造成了一个百人死亡事故。你注意到这一点了吗,先生?”

全员都沉默着,消化着这些信息。

“另外你还注意到每一个婴儿都有造成和最后那一次,或比那一次灾难要更可怕的事故的潜力吗?”

陪审员们依然静静地坐着,有些烦躁。秃顶博士占据了上风。

“你们有空的话,可以查清我说的一切,和你们的审讯一样迂腐。”

陪审员们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直到中间的男人再次发话。

“博士,这件事到时候自然会真相大白。不过就算搞清楚了你们所谓“现实扭曲者”到底是什么,我们对于一个10岁以下的孩子能有这种力量的事还是相当的难以相信,而且除了你提供的那些信息之外你的同事都只会大喊着‘给我个痛快吧’。另外,不管你对你说的那个231做了什么,只要我们这个小组拿到了官方批准就能够马上阻止她。”

但Feldon可以从他们少数的几个人脸上看见了一些不自信。他感觉到力量的掌控开始转移。现在这个屋子是他的舞台了。

“那么好…有些时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seeing is believing)。但如果你发现你错了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办?”他自鸣得意地问。

“Feldon博士,这次审讯并不是关于我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而是关于你与你同事对于不同国家的人们所作出的毫无疑问的非人道行为。”

“那是当然。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们就没有收容一些不会毁灭世界的吗?”

“那个嘛,我们还有一个两人用,配着胶套鞋的羊驼戏服。在我们收容它之前,它是被用来治疗精神分裂的,不过它的使用者用药过度死掉了。

“…啥?”

“不用在意细节。还有其他问题吗?”

“唔。在你的印象中,你有批准或策划过对任何对人类而言有潜在威胁的收容措施吗?”

“…有过。”

陪审员们皱了皱眉头。

“那你有批准或策划过任何会对其他人类造成危害收容措施吗?”

“是的,但我们—”

“你批准或策划的收容措施中有任何包含对人类而言异常或残酷的处理吗?”

“…请定义‘残酷和和异常’”

“博士,你刚才的这个问题已经向陪审员小组证实了你的道德判断是值得怀疑的。你的所作所为,就像你自己承认的那样,并不人道。”

“那,根据这个,根据只是我们收容的项目中的一个就能造成上百上千人的死亡的这个事实,到底什么才是人道的呢?到底什么才是对与错,到底什么才是异常和残酷?你准备每天问这种问题问到你退休吗?”

陪审员小组再次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作为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代表,你连保持基金会人道的自信都没有吗?在这一点上,你失败了。

“你觉得我失败了?那等着瞧。你会希望我回来的,回来接替你的工作。”

“就照你说的这句话,博士。我告诉你,这个委员会的建议是,你将永久性地无法参加基金会的任何工作。另外,此外,我们建议在一个我们指定的机构给你做一下全面的心理评估,一旦发现任何问题,你 就必须接受治疗,无论多长时间。带他出去吧。”

那两个带着Feldon进来的男人,将这个前任伦理道德委员会会长押进了一辆驶向心理机构的车,一个为了突显遵守国际法的必要性而将前任基金会员工不断送入的地方。

那个陪审团的的团长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其他成员。

“带下一个进来。”

.

.

.

.

两周后

头条:前任基金会“伦理道德”委员会会长

现已释放,并回到工作岗位

五月十日,2014

今日,Robert Feldon博士,前任基金会“伦理道德”委员会会长从两周前被联合国委员会送入的心理机构中释放,并回到了他原来的岗位。大多数的陪审员拒绝解释撤除原本指令,释放Feldon博士,并使他接替原联合国陪审团团长,以及为针对人道收容超自然项目,事件和生物而建立的联合国新委员会会长Gregory Rexin的原因。

当Rexin被提问时,他只说了一句话,“在这个世界,在我们所有对事物的认知都彻底颠覆的世界,到底什么才是人道的?到底什么才是对与错,另外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定义残酷和异常?”

更多详细解释的要求已被拒绝。Cont. pg. 2A ETHIC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